第七章 今夕往昔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七章 今夕往昔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七章 今夕往昔

  在车辕上,清音时而坐在张阳怀中,时而趴在张阳的,甚至在最为狂乱之际,张阳竟站起来,抱着清音跃上马背,借着奔马的力量,阳根在蜜处自然抽动起来。{藏家}

  半个时辰后,清音被冰火水龙钻“转”得死去活来,禁不住哀求道:“主人,不要啦,人家下面……已经干啦!疼……”

  邪器爱怜地停止进攻,却没有抽出,他轻咬着清音的耳垂,低语道:“宝贝儿,别急,你马上就会有水了,嘿嘿……”

  清音迷离的美眸刚浮现迷惑之色,她的花径突然诡异地颤抖起来,转眼间,一汪蜜汁就从她体内喷涌而出,完全打破人体生理的常识。

  “啊,主人,怎么会这样?是你新学会的道术吗?”

  “这是我成为什么邪器完全体之后,自己出现的能力,而且只要是我碰过的女人,就算隔着百丈距离,我都能感觉到她们的存在,甚至不管是法罩还是阵法,都挡不住这种感应。”

  张阳骄傲地昂起头颅,把这种无耻的能力视作伟大招术,一边继续催清音的蜜汁,一边邪魅问道:“好老婆,老公我厉害吧?”

  “厉害,主人你最厉害了!咯咯……”

  小音无限崇拜,一边主动迎合的阳根,一边又好奇地问道:“主人,这新招术对其他女人有用吗?”

  张阳的脑袋顿时耷拉下去,尴尬地道:“除了你们之外,对别人并没有用,不过总有一天,我这一招肯定可以摆平天下所有美女!”

  “对,主人是最厉害的,一定能摆平天下所有美女!呀——”

  清音话语末了,猛然爆,花径肉环一缩,终于把张阳的榨出来。

  瞬间,女人的春水‘男人的,在花径深处激情碰撞、浑然相融!

  这一刹那,张阳的心底突然生出一缕莫名的慌乱,他猛然死死搂住清音,一边射出最后一滴精元,一边喘着粗气问道:“小音,你会离开我吗?”

  “不会,永远不会!主人,小音要一辈子留在你身边,下辈子还要当你的宝贝!”

  自心灵的真情在张阳两人的体内激荡。

  曾经的一代邪门玉女轻轻一跃,双腿盘在张阳的腰间上,本已无力的身子激情万丈地蠕动起来。

  张阳心窝一暖,再次搂紧清音,颤声道:“小音不走,小音永远不许走。你是我的女人,生生世世都是我的女人!”

  马车在无边激情中飞驰狂奔,转眼就奔出上百丈,烟尘冲天而起,飘到道路旁的一座山峰上。

  “狗贼,你这混蛋、狗贼——”

  咬牙切齿的仇恨吓得烟尘四散奔逃,山峰一颤,就见井清恬手执飞剑腾空而起。

  “师姐,冷静!”

  天灵女抱住井清恬的手,地灵女抱住井清恬的腰,玄灵女与黄灵女则干脆抱住井清恬的双腿,“砰!”

  的一声,就见五个美丽玉人在山坡上滚成一团。四女联手终于压下井清恬的怒火。

  黄灵女的年龄与法力都最低,却第一个跳起来凝声道:“大师姐,那辆马车很怪异,好像是一个阵法,我们只要一接近就会陷进阵法中,等于是自投死路!”

  “小师妹说得对。”

  天灵女依然不敢松开井清恬的手臂,脸带忧虑地道:“刘采依虽然看似没有灵力,但连天狼尊者都被她玩弄得灰头土脸。大师姐,咱们要想一击必杀,就不能轻易暴露身份。”

  井清恬重重呼出几口气,本命飞剑终于飞回灵力空间,随即她咬着银牙道:“继续追下去二有机会,立刻斩下狗贼头颅!我要将他千刀万剐、碎尸万段!”

  四灵剑女互相对望一眼,黄灵女忍不住又问道:“师姐,那……师娘呢?她已经失去了记忆,万一她帮着狗贼……”

  “不是,她不是你们师娘!我娘亲早就死了,在二十年前就死了!”

  井清恬刚刚平息的怒火又卷土重来,而且更加狂暴而猛烈,随即她一掌挥出,山峰竟然垮塌好大一片!

  大路上,马车内。^9g-ia^

  刘采依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,眼底光华一闪,随即习惯性地看向一元玉女。

  一元玉女既是崇拜刘采依,又隐隐有点比试的心思,于是她先回给刘采依一个会意的眼神,便悠然道:“对方的杀机越来越强烈了!照我估计,他们的耐性会在五十里外的西林渡到达极限。”

  “嗯,那好,就加快一点度,到西林渡等候他们!”

  刘采依的声音飘到车外,已经欢爱完毕的清音随即一声欢呼,一鞭抽打在马臀上,而当那响亮的抽打声飘入车内时,刘采依两女的心弦禁不住再次颤抖。

  西林渡,临江客栈内。

  张阳带着三个令天下男人都为之晕眩的女眷住进上房,并在简单吃过晚饭后,他打着哈欠独自回到房间,很快就熄灯睡觉。

  月光在江面升起,一点一点的飘向江边的客栈。

  夜色一颤,几道人影破空而至,轻盈无声地停在屋顶上。

  夜风一动,女人的幽香飘散开,几个神秘女子用手比划几下,其中一名女子就顺着屋瓦飘落而下。

  在房内的床上,侧卧的张阳正出均匀的呼吸声,而穿窗而入的女子并没有立刻扑上去,她看着床上的人影,眼底闪动着怪异的光华。

  几秒的静立后,那神秘女子终于行动了,她一步一步地走向床榻,走得很凝重也很是缓慢。

  “唉,你这刺客还真是不称职呀!要动手就快一点吧!”

  神秘女人走到一半,张阳突然翻身坐起来,很不满地翻起白眼,末了,还嘀咕道:“这么胆小就不要当刺客了,丢人!”

  “当啷!”

  一声,青铜剑的光芒顿时照亮床榻,而那神秘女子竟莫名地停顿两秒、直到张阳的杀气涌来,她猛然一声惊叫,竟然转身就逃。

  同一时间,房外响起清音的喝斥声,紧接着是一片惊慌求饶声。

  张阳的白眼翻得更厉害,本要下床的身躯向后一倒,他干脆躺回去,心想:唉,这样的刺客还让娘亲紧张半天。嘿嘿……原来娘亲的胆子也不大嘛!

  房外,清音一剑将四、五个敌人扫到院子,接着她腾空而起,正要一剑斩下时,一个跌得最难看的女人突然惊叫道:“清音师妹,别动手,我们没有恶意!”

  “哼,谁是你师妹?妖妇,看剑!”

  清音的潜意识中可没有妙姬这个师姐,夺目利剑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。

  “小音,等等。”

  一元玉女及时出声,从清音的剑下救了妙姬一命,接着她在一干吸尘谷女子身上迅扫过,下一刹那,她突然玉脸一绷,眼眸急收缩。

  “轰!”

  几乎是一元玉女心生不妙预感的同一瞬间,一声巨响陡然响起,张阳所在的屋顶就炸出一个大洞。

  在月光之下,就见两道人影冲天而起,太虚真火如蛇飞舞般,剌得红尘俗世的凡人双目疼,一时间只听到惊雷不断,仿佛即将天塌地陷。“藏家”

  “井清括!”

  妙姬、一元玉女异口同声地惊叹一句,随即一元玉女飞身而起。

  虚空幻影一闪,四灵剑女横空出现,两女扑向一元玉女,两女则扑向正与井清恬厮杀的张阳。

  瞬间,凝重的杀气已是连天接地。

  一元玉女的灵觉把一切都扫瞄在脑海中,井清恬剑上的太虚真火令她大吃一惊,而四灵剑女的灵力同样让她脚下烟波震荡。

  灵梦的美眸中闪过一抹寒光,本有保留的灵力全力爆,无息玉顿时光华一收,她立身的空间光异变。

  太虚灵力也难以捕捉上古神器的气息,一元玉女在天地两灵女面前凭空消失;下一刹那,她已挡在另外两灵女身前。

  “当!”

  的一声金铁交鸣,打神尺震退两把飞剑;同一刹那,张阳的青铜剑也震飞井清恬的飞剑。

  “井清恬,你还有脸见我!”

  张阳的胸中充满着怒火,但剑芒却略带沉重,杀气吞吐之际,曾经的一幕幕突然在他脑海中回放。

  在那段天阉废人的日子中,井清恬绝对是张阳人生中唯一的异彩,那些深深烙印在脑海中的画面,令张阳至今也不愿相信那是假的!

  “狗贼,杀父夺母之仇不共戴天。我井清恬此生若不将你扒皮拆骨,愿永坠地狱,不入轮回!”

  张阳被过去所困扰,紫灵玉女则没有半点留情,有的只是透心彻骨的仇恨。

  杀气感应下,张阳的剑芒终于射出去,并趁井清恬收回飞剑的刹那,青铜剑一剑刺穿她的护体法罩。

  紫灵玉女的本命飞剑再次脱手飞出,张阳看着利剑刺入紫灵玉女的娇躯,手腕不由得再次抖。

  “咯咯……狗贼,去死吧!”

  笑声,得意而狰狞的笑声在张阳的身后响起,就见张阳面前的“井清恬”突然变成一张符咒,而真正的井清恬则从黑暗中一跃而出,一剑斩向张阳的后颈。

  “主人,小心!”

  在这危急关头,清音破空而至,两把飞剑贴着张阳的后颈交错而过。

  “大胆妖女,竟敢偷袭我家主人!哼!”

  清音那不含丝毫杂质的美眸中已是怒火飞腾,她凌空接住撞击而回的飞剑,紧接着一剑横空,竟然用出张阳的绝招——刺剑势!

  刹那间,虚空呜鸣破碎,井清恬的眼神却在这时一片混乱,完全忘记闪躲或是还击。

  张阳正想惊叫阻止,不料清音的飞剑突然停下来,她眨动着双眸,神情很怪异地看着井清恬。

  “你是谁?我怎么感觉好熟悉?你是谁?快告诉我,我们有何关系?”

  瞬间,翻腾的风云仿佛中了定身咒般,就连灵梦与四灵剑女也定在半空中。

  清音的话音未完,两行莫名的泪水已涌出她的眼眶,她摸了摸脸上的泪珠,眼神突然变得迷茫起来。

  不好!小音出事了二定要打断她的思维,赶快!张阳心神激荡,心脏猛然向上一撞,撞得胸口疼,他从未像现在这样,害怕失去一个人,害怕到如此恐惧的地步。

  不要阻止她,给小音自由,让她恢复本性,那才是真正对她的爱!又一道声音在张阳的脑海中响起,在害怕失去清音的这一刻,他才完全明白清音在他心中的地位,已越很多很多的女人!

  就在张阳天人交战、极其矛盾时,井清恬先有了反应,在无意间帮了张阳一个大忙。

  “贱人,滚开!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!滚开,贱人!”

  在厉声叱骂中,失态的井清恬从清音的身边飞过去,恶狠狠地一剑刺向张阳。

  清音下意识想挥剑阻拦,但手腕却异常沉重,令她只能呆呆地看着井清恬的背影、看着井清恬杀向张阳。

  “轰!”

  转眼间,虚空又响起猛烈的声。

  四灵剑女见识到元息玉的强大,终于联手围住一元玉女。

  张阳怒了!咆哮的上古法剑再也没有丝毫犹豫,在一剑刺出的同时,他森冷地低吼道:“不管是谁,敢骂小音就必须付出代价,包括你——井清恬!”

  紫灵玉女的名字从张阳的齿缝中迸射而出,刺剑势的呼啸更是杀气腾腾;井清恬的本命飞剑同样剑气呜鸣、真火咆哮,近乎狂暴地迎上去。

  往昔,花前月下;今夕,刀兵相见!

  曾经,含情脉脉;如今,面目狰狞!

  虚空一颤,两剑火花四射,在两人交错而过时,两道鲜血飞洒向虚空。

  “师姐!”

  “主人!”

  四灵剑女与清音同时惊叫,就见清音接住张阳抛飞的身子,而天灵女则接住井清恬,其他三灵女美眸一缩,突然围着一元玉女飞地旋转起来。

  一元玉女一头秀被狂风吹动,梦幻烟波隐有混乱之势,在压力之下,凝重的神色弥漫着她那飘逸出尘的玉脸。

  在狂风中,元息玉再次光芒收敛,打神尺则横扫空间。

  “轰!”

  的一声炸响,灵梦没能突围而出,打神尺也被三把飞剑强行挡下来。

  四灵剑女虽然少了一人,但三人的剑阵竟然连一元玉女也难以冲破,令隐身在暗处看戏的刘采依禁不住眉梢微皱,眼底闪动着思索的光华。

  十丈外,清音则与天灵女对上了!

  清意神杂乱,天灵女也是大有顾忌,她们打得热闹却最没有危险!

  再远一点,张阳与井清恬都没有动,只有双方的鲜血顺着他们的飞剑滑动,一滴一滴地洒落而下。

  “呀——”

  终于,紫灵玉女先动了!曾经清丽脱俗的玉人,如今却出狂暴的吼声,人剑合一刺向昔日的情郎。

  张阳也动了,可他并没有展开护体法罩,而是一声怒喝:“削剑势!”

  剑出人动,两败俱伤!张阳又一次与井清恬错身而过,并在这刹那,青铜剑上飞旋转起来,就要使出撩剑势。

  只要向后一撩,井清恬必然一分为二。可是……她可是小音的女儿,真要杀了她吗?初恋的情怀又怎能说抹去就抹去?在这电光石火间,张阳的手掌松开剑柄,一巴掌反手拓过去,只听“啪!”

  的一声,张阳竟狠狠给了井清恬一道耳光。

  同一刹那,失去飞剑的井清恬则露出森冷的笑容,她左手一翻,一把白玉箫凭空突现。

  曾经,这把白玉箫令张阳无数次沉醉。

  如今,白玉箫却爆出太虚法器的光芒,凶狠地击中张阳的后背。

  “砰!”

  在重击声中,时光陡然恢复正常,井清恬旋转着飞出去,张阳则直直地砸向地面。

  四灵剑女见状,同时甩开对手,不顾一切地杀向张阳。

  清音同样不顾一切地追上去,一元玉女则美眸一扫,聪明地杀向井清恬。天灵女见状花容失色,第一个返身挡住凌空飞射的打神尺,地灵女则拦住清音。

  玄灵女与黄灵女则一声叱喝,用尽全身之力,终于在接近地面时追上重伤的张阳。

  一干吸尘谷妖女见状,无不脸色大变,而妙姬绝对是个自私自利的妖妇,但也绝对是个很有智慧的妖妇。

  妙姬瞬间横下心,身子飞上去的同时,大吼道:“保护张公子!”

  其他几个妖女眼底依然有恐惧,但在妙姬的命令下,她们还是勇敢地扑上去。

  几把大虚飞剑对付两个太虚高手,等于是飞蛾扑火,偏偏在这生死瞬间,虚空飘过一缕微风,竟然把她们本就心虚的剑气“吹”得变了形。

  只见一女的飞剑往左一歪、一女的身影快了一步堪堪避过,而另外两个妖女干脆整个身子栽上去。

  奇迹就在这一瞬间生了!吸尘谷诸女杂乱的剑气突然撞在一起,紧接着“轰!”

  的一声巨响,不仅她们被撞飞,而且还把对方的太虚飞剑撞偏方向。只见两把飞剑贴着张的阳头顶大地,在烟尘飞扬的刹那,张阳已经回过气,他一声怒吼,倒立的身子陡然向上飞腾,脚底对准玄黄两灵女的心窝。

  “砰!砰!”

  两声闷响,张阳两脚踢中玄黄两灵女的身子,踢得她们口吐鲜血,惨叫着抛飞半空中。

  “四师妹、小师妹,快撤!”

  翻滚的风云中,天地两灵女扶着井清恬率先含恨御剑而去,而玄灵女与黄灵女强行稳住身子后,随即也飞向夜空深处。

  胜负已现,尘埃却未落定。

  刘采依从院子的凉亭中悠然走出,高挑的倩影不带丝毫女人味,精明干练的目光锁定住玄黄两灵女的背影,道:“四郎,追上去,给她们一个教训!”

  刘采依不下令追击井清恬,反而咬着玄黄两灵女不放,张阳虽然不解,但还是强忍着内伤追上去;与此同时,一元玉女与清音追向井清恬三女,一元玉女是为了掩护张阳,而清音的美眸却不再纯净无瑕,一缕朦眬在她眼底盘踞不去。转眼间,一半的人飞离客栈,只留下一片烟尘在风中打转。

  刘采依眼神一冷,看着妙姬道:“你是来投靠四郎的吗?”

  在刘采依目光的扫视下,见惯大风大浪的妙姬竟然感到心跳加、手心出汗,不由自主就跪下去。

  “小妇人妙姬,被逆徒谋害,已是走投无路,恳请采依夫人收留!”

  “你要来投靠四郎?嗯,有意思!”

  一抹穿透人心的精光在刘采依的眼中闪过,她轻点下颔,道:“起来吧,我替四郎收下你了!从今天起,你不叫妙姬,就改叫妙奴吧!”

  “多谢夫人,妙奴给夫人请安。”

  妙姬磕头一礼,就此摇身一变,成为“邪器小组”的最新一员!

  在客栈外的江面上,先后划过几道快如闪电的人影。

  张阳紧追着玄黄两灵女,虽然他的伤势比两女严重许多,但追到对岸河畔后,他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,追击的度越来越快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