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哀情幽兰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九章 哀情幽兰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九章 哀情幽兰

  距离西林渡五十里,一片密林中。9g-ia

  地灵女从树梢上跃下来,凝声道:“二师姐,一元玉女与师娘没有追来,咱们安全了。”

  话语微顿,地灵女目光一转,望向躺卧在草地上的井清恬,担忧地问道:“大师姐的伤势如何?吃了疗伤金丹后,有没有好一点?”

  天灵女的眼底同样弥漫着担忧,怨恨交加地道:“狗贼的剑气虽然没有直击大师姐的要害,但已伤及奇经八脉,大师姐至少要闭关一个月以上,看来我们是赶不上修真大会了!”

  “不行,一定要去!”

  紫灵玉女突然跃身而起,扭曲着绝美的玉脸,一代玉女竟变成可怕的夜叉,再次怒吼道:“不杀张四郎,我井清恬誓不为人!”

  滔天的仇恨余音未绝,一口鲜血已从井清恬的口中狂喷而出。

  天地两灵女急忙冲上去,扶着昏死的井清恬。

  “啊,糟啦!大师姐怒气攻心,伤势又加重了!快,快拿疗伤丹药!”

  天地两灵女手忙脚乱,金丹还未找到,井清恬突然猛烈一抖,气息急下降。惊叫声再次冲开天地两灵女的朱唇,地灵女一边喂药,一边惊声道:“怎么会这样?难道狗贼的剑上有毒?”

  “杀、杀,张阳,我要杀了你!杀了你!”

  在一片浑沌中,井清恬疯狂追杀着张阳,可无论她怎样拼尽全力,也总是刺不中张阳,令她恨得鲜血狂吐,又疼得清泪奔流。

  “张阳,你为什么不死?为什么?呜……”

  紫灵玉女无力地跪在一圃烟云上,悲鸣在这浑沌空间中激射回荡。

  “你要报仇吗?我可以帮你!”

  一缕天籁仙音在虚无中飘动,光华一闪,浑沌空间中多了几分异彩。

  “谁?出来!谁在说话?”

  “是我,可以帮你达成心愿之人!”

  神秘光华又灿烂三分,就见一道高挑娴静、清丽出尘的身影从虚无中走出,气息与以往的紫灵玉女甚是相似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井清恬美眸一缩,猛然跃身而起,同时亮出本命飞剑,冷声怒斥道:“你是妖灵!休想占我身躯,我井清恬绝不会与妖孽同流合污!”

  无论怎样仇恨满胸,紫灵玉女天生的灵秀还是存在,面对如此诱惑,她保住心海最后的明净。

  身份被识破,妖灵并没有懊恼,眼底反而浮现出赞许的光华,柔声道:“井姑娘,实不相瞒,我正是万欲宫的哀情幽兰。你切勿误会,我现身并无恶意。”

  井清恬一振本命飞剑,怒视着哀情幽兰,道:“你不为夺我躯舍,为的是什么?”

  哀情幽兰水袖微动,用思维变出桌椅,接着她优雅地入座,无奈地叹息起来。

  “唉,当年之事已是黑白难分,我也无心解释。井姑娘,我等元神要想重生,除了夺舍之外,还可用漫长的岁月慢慢修炼,若不是你悲愤至此,我也不会从冥神修炼中醒过来。”

  也许这是元神的直接对话,也许是哀情幽兰的话语自至诚,令紫灵玉女莫名地相信她的话语。

  井清恬坐在哀情幽兰的对面,沉吟着问道:“你是说,我把你惊醒了?”

  “正是这样!我出关原本要在百年后,没想到这才一年不到,就被你惊醒了。【藏家】唉,也许真的是天意吧!”

  “妖……哀情幽兰,那你现在准备做什么?”

  世事奇妙,变化万紫雷山曾经是镇压妖灵之地,可如今紫灵玉女却与妖灵相对而坐、谈笑甚欢。

  “井姑娘,我有一提议,既能助你复仇又不伤你元神,你可愿意?”

  “幽兰前辈请讲?”

  “我以你元神识海为栖身之所,传你灵力,并封印我自己的精神烙印。”

  哀情幽兰娓娓细语,举手投足间仿佛牵扯着人间愁云。

  “啊,那前辈岂不等于自我消失?这怎么可以!”

  “井姑娘,无须为我担心,我只是一缕元神而已。”

  哀情幽兰感激地笑了笑,笑得却还是那么哀愁:“我原本就不愿面对这个尘世,况且来道法大成之时,自可解开我的封印,并助我塑体重生!”

  不待井清恬回应,哀情幽兰又道:“一个身躯容纳两个元神,你必然会不适,不亚于走火入魔、经脉倒转之苦。井姑娘,你若想好,就在心底呼唤我吧!幽兰告辞了!”

  “不用!前辈,清括已经拿定主意。”

  紫灵玉女立身而起,美眸光芒四射,坚定地道:“请前辈与清恬合为一体,只要前辈能助清恬报仇雪恨,就算要清恬粉身碎骨也愿意。”

  “井姑娘,即使我传你灵力,你也需要一段时日吸收炼化,而痛苦则会一直伴随你,你可真的想好了?”

  “清恬主意已定,请前辈成全!”

  “唉,你已被仇恨充斥,总有一天会像我当年一样遗憾终生。罢了,你我都顺应天意吧!”

  在无奈的叹息声中,浑沌天地开始旋转起来。“轰!”

  晴空一道霹雳,在西林渡的上空一划而过。

  刘采依走出客栈的脚步微微一顿,抬头望了望天空浮云后,她的唇角飘出一缕幽沉而无奈的叹息。

  “娘亲,大清早的,什么事烦心呀?”

  张阳神清气爽地跟上来,清晨露珠也没有他的神色灿烂。

  “烦你这不孝子呗!嘻嘻……”

  刘采依走到马车门口,突兀地调笑道:“小混蛋,昨夜追出去,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坏事?”

  “嘿嘿……什么都瞒不了娘亲,孩儿正有事情想问呢!”

  张阳紧跟着刘采依钻进马车内,厚着脸皮、理直气壮的把他昨天干的坏事说出来。

  此等男女之事,刘采依却听得一脸平静,还饶有兴趣地追问道:“你真没有碰玄灵剑女?那丫头长得也不错呀!”

  “真的没有!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在黄灵女身上泄后,一时间一点想法也没有了。”

  天下第一智慧美妇莞尔一笑,道:“你欺负黄灵女的时候,是不是感觉特别冲动,完全没有理智?”

  “对,就是这样!太奇怪了!娘亲,那是什么原因?”

  张阳好奇地问道。9g-ia.

  “因为黄灵女的体内有妖灵存在!”

  刘采依说得轻松,张阳却吓得浑身一抖,不敢置信地道:“怎么可能?我完全没有感觉到妖灵的存在,再说我与黄灵女……欢好后并没有受到伤害呀!”

  庄重的气息在刘采依的眼中闪现,此时的她竟然有一点宝相庄严,凝声道:“四郎,你没有受到伤害,那是因为你已经是邪器完全体,所一你感应不到妖灵,妖灵也感应不到你。”

  “娘亲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就告诉孩儿吧,不要再说一半,留一半了!”

  “儿啦,相信娘亲。娘亲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保你平安。”

  刘采依少有地露出宠溺气息,深深一叹,道:“妖灵与邪器之秘牵连甚广,若是现在流传出去,必将引起天翻地覆。娘亲不想二十年前的事情又重演一遍,咱们启程吧!”

  马车动了,刘采依那高挑而丰盈的身子微微一侧,又变成平日的戏谑气息。

  张阳也算有点了解刘采依,知道她越是表现出随意,心底其实越是认真。

  知道问不出结果,张阳不得不强自抹去好奇的念头,话锋一转,嘻笑着问道:“娘亲,我现在感应不到妖灵存在,那算进步还是退步呀?呵呵…”

  “当然是进步了。黑灯瞎火的,打情骂俏不是更好玩吗?咯咯……”

  一对特别的母子同声嘻笑,邪魅的气息连车门也挡不住。

  这时,刘采依补充道:“你与黄灵女没有生变化,是因为她还没有爱上你,一旦她对你动心,妖灵必现,也是妖灵最为软弱的一刻。”

  清音耐不住寂寞,主动挤入张阳的怀中,欢声道:“四少爷,照夫人这说法,你要捕灭妖灵就更简单了!咯咯……修太母!”

  “那是当然,少爷我现在可是邪器完全体!嘿嘿……”

  张阳的注意力从刘采依转移到完美的身上,他两手一紧,感受着清音那痴迷的娇吟声,心底深处的忐忑这才悄然消失。

  清音仿佛一点也不记得她昨夜的奇怪,在张阳的怀里换了一个更舒服也更激情的坐姿,不含丝毫杂质的美眸眨了眨,嘟着小嘴,道:“四少爷,为什么要剥夺人家的工作呀!人家做车夫做得不好吗?”

  “好,小音宝贝儿干什么都很能干,可这样陪着我不好吗?”

  “嗯,人家愿意一直陪着主人!”

  清音话音未落,突然身子一颤,一口咬住张阳的肩膀。

  同一刹那,一元玉女的脸上飞上一抹红晕,娇躯尽力靠向后面,而刘采依则一瞪美眸,斥责道:“小羊儿,给我老实点,不许胡闹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张阳乖乖的把手从清音的裙下缩回来,指尖上一缕水光特别明显。

  瞬间,一股异样又在车厢内弥漫,就连刘采依也眼眸一闪,刻意移开目光。“主人,讨厌!弄得人家好难受!”

  在亲昵时,清音永远是称呼张阳为主人,她秋波一荡,随即当着刘采依与灵梦的面,她竟然张开小嘴,吸住张阳那根沾水的手指。

  “咚!”

  几颗心脏同时猛烈跳动。

  一元玉女周身波澜卷动,幻梦烟云越来越乱、越来越快;几秒后,一元玉女飘逸的身子突然活力四射,不仅转过身,还笑问道:“夫人,为何要收下妙姬?”

  一元玉女的倩影动了,可她周身的烟云却静了。

  刘采依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,回应道:“邪器小组需要一个像妙姬这样的人物,总会有她派得上用场的时候。”

  张阳与妙姬可是老熟人,双眉微皱,道:“娘亲,吸尘谷妖女的确能做我们不能做的事情,不过,我担心她们会随时生出异心。”

  “咯咯……”

  刘采依笑了,笑容自信而优雅,眼底隐约还有一道寒光闪过,就连一元玉女也禁不住心神一惊,下意识坐正身子。

  药神山,长生堂。

  毒手玉女一如既往地埋在一大堆药草中,那高挑而纤细的身子虽然沾满碎屑,却难掩她的天生丽质。

  “师姐,你说他什么时候才会到呀?信上不是说很快吗?”

  海萍坐在桌旁,以手撑着下颔,眼神在大门口与宁芷纤之间转来转去,焦躁已写满她的玉脸。

  “师妹,把左边第六排那一根红色试管拿来,我要试一试它的毒性。”

  这段日子,宁芷纤一点也没有闲着,她把张阳随口讲出来的东西,大部分都变成现实,而且在玄妙道法的帮助下,其效果绝对能让张阳目瞪口呆、不敢置信。

  海萍不知不觉成为宁芷纤的助手,她熟悉的在几百根金属试管中,找到宁芷纤要的东西,随即又问道:“师姐,你说他会不会把我们忘了呀?听说一元玉女与他待在一起,还有”天涯海角“的几个女弟子。”

  “哼,他敢!”

  宁芷纤一边把最新培育出的毒素滴在实验物上,一边头也不回地道:“他要是敢始乱终弃,我就用他的孩子当试验品!”

  “咯咯……”

  海萍晃动着身子,嘻笑一番后,又好奇地问道:“娘亲说过,肚子三、四个月就会鼓起来,可师姐,你的肚子怎么没有变化呀?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?不过正好,不然会影响我修炼灵毒。”

  宁芷纤完全一副无所谓的口吻,不过行动之际却下意识慢了一丝,随即又指挥道:“师妹,把解毒的试管拿过来,小心一点,那药更毒!”

  “芷纤,你怀有身孕,应该比萍儿更小心,还是别碰这些毒物了吧?”

  柔媚声调在门外响起,就见百草夫人柳飞絮迈步而入,那成熟风韵与野性明媚交织的气息,一下子将青涩的海萍与不修边幅的宁芷纤比下去。

  海萍羡慕地看着柳飞絮那怒突的曲线一眼,娇声道:“娘亲,我已经劝过师姐好多次了,可她都不听。”

  “师娘,我会注意的!你们放心,这是四郎的孩子,肯定也是个怪胎,不会那么容易出问题的。”

  宁芷纤一边反过来安慰百草夫人与海萍,一边继续双手飞舞,与毒共舞。百草夫人无奈地摇了摇头,正要说什么的时候,一个女弟子飞冲上山,老远就欢呼道:“师娘,张……张公子到了。”

  当日药神山与上官云一战,已让张阳的名字永远刻在药神山上,不明内情的普通弟子更是把他视作救星、看成偶像。

  “啊,四郎哥哥到啦!”

  海萍飞身跃出大门,有如一只幸福的鸟儿。

  宁芷纤带着疲惫的双眸一亮,终于扔开花花草草,紧跟着也走出长生堂。

  “唉!这两个丫头,真是被迷傻”一!张阳真有那么好吗?“百草夫人看着海萍与宁芷纤的背影,禁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,在略一沉吟后,她那肥美无双的臀浪原地一转也飘向山脚。

  两刻钟后,药神山山顶,百草居内。

  宾主双方欢聚而坐,刘采依自然是客人之,张阳则坐在最后面,而吸尘谷一干妖女全部留在山脚。

  洛阳一乱,护国公主大胜邪门三宗,令刘采依的名头更上一层,百草夫人在惊叹之中还带着丝丝遗憾,遗憾她不能像刘采依一样遨游天下、一展抱负。

  在一番寒暄后,百草夫人充满歉意地解释道:“百草出外采药去,暂时回不来,只能由我接待,还请公主不要责怪。”

  说到百草老人时,柳飞絮的语气不由自主地透出一丝怨气,青春年少之人没有什么感觉,可刘采依的眼底则闪过一抹异样还有一丝感慨。

  “飞絮,咱们分别不久,不用这么生疏吧?”

  刘采依踏上药神山后,身上多了几分巾帼豪气,挥手道:“再说我此番前来是有事相求,你这么客气,我怎么开得了口呀?”

  刘采依的豪气果然触动百草夫人的本性,掌管一大宗派的修真美妇身子一震,亲切感油然而生。

  海萍更加不想百草夫人生分而客套,接过话头道:“采依夫人说得对,大家都是自己人,用不着这么客气!四郎哥哥,你真要变成我们药神山的弟子呀?”

  女生外向,真乃天下不变之规律。

  百草夫人苦笑一声,随即主动道:“张阳要借用我宗身份自然可以,可药神山向来只招女弟子,如今突然多了一个男子,恐怕反而会引起怀疑啊!”

  百草夫人的担忧绝非推托,一元玉女先行了半礼,这才代替刘采依回道:“夫人无须担忧,有你的金针秘术,一定可以将张兄易容成普通女子,那对掩饰他的身份更加天衣无缝。”

  “什么?变成女人!不干,我不干!”

  张阳只知道来这里换身份,对于“变性”这一招还是第一次听见,他的脖子都不由得急成红色。

  “咯咯……”

  大厅内几个大小美人纷纷笑出声。

  宁芷纤重重地掐了张阳的手臂一下,这才娇嗔道:“傻瓜,只是用金针秘法易容,又不是让你真正变成女人!”

  刘采依喝了一口香茶,悠然道:“四郎,正邪两道精英都会在九阳顶出现,你可是他们第一目标,只是简单的术法绝对瞒不过一群老怪物。娘亲思前想后,费了好大心力才想出这么一招,你可别辜负娘亲呀!”

  “我……好吧!”

  张阳的眼底、心里全部充斥着怀疑,但最后也只能痛苦地点头答应下来。胜利的窃笑在刘采依的唇角浮现,她又看向百草夫人道:“飞絮,四郎还要学会药神山的基本功法,这样改变气息后,就是真正的天衣无缝了!”

  百草夫人思绪一转,目光突然灼热几分,心想:如果张阳以药神山弟子的身份出现,再加上灵力大进的芷纤,那这次修真大会,药神山岂不是可以声威大振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