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各怀鬼胎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八章 各怀鬼胎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八章 各怀鬼胎

  “霜姨,你说什么?你怀疑红玉就是张阳!”

  冷蝶少有地张大双眸,有如冰雕般美丽的玉脸写满震惊。9g-ia

  “对,我近距离观察过,这个假红玉虽然表面看不出破绽,但如果细心观察,这个红玉经常会做出男人的动作。”

  其实还有一点寒霜没有说,每一次靠近“红玉”,她就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,那种感觉虽然有点莫名其妙,但却真实存在。

  “如果真是他,他来九阳山做什么?难道有妖灵宿主出现,嗯,很有可能!”

  “宫主,请允许我私探药神山,出手试一试红玉的真假。”

  “霜姨,我不是不允许,只是现在情形特殊,最好还是等一等,以免落人口实,遭人围攻。”

  寒霜眼帘一垂,强行压下心中的急切,凝重地点了点头。

  如今整个九阳山无不是杀机四伏,谁都想暗中重创对手,但谁都不敢轻易成为众矢之的,毕竟正邪两派的第一人都在此处。

  “咯咯……这药还真神奇,你们看,我的脸全好了,一点疤也没有。”

  岳珊在大厅中欢快旋转,治好脸上的伤痕后,她对药神山的仇恨立刻爆,笑声突兀一顿出来,狠毒地咒骂道:“红玉贱人,本小姐不会放过你的;青书师兄,随我来,咱们去教训药神山的家伙。”

  “师妹,去不得!师尊有令,咱们不可轻举妄动。”

  “哼,胆小鬼,你不去,本小姐自己去。”

  岳珊一边埋怨,一边飞身跃出大厅。

  林青书急忙追到院子,他一边阻拦岳珊,一边讨好不已,并聪明地说伤疤刚好,现在去厮杀,很可能会影响岳珊的冰肌雪肤。

  在林青书的甜言蜜语下,岳珊摸了摸脸颊,终于勉强答应下来。

  就在林青书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一道黑影突然凭空突现,刺目的剑光恍如一道闪电般直刺向岳珊的咽喉。

  “师妹小心!”

  林青书勃然大怒,本命飞剑杀向突然冒出来的刺客。

  在电光石火间,另一个黑影从侧方冒出来,娇小的身影与鬼魅的飞剑都毫无声息,有如毒蛇般直奔林青书的要害而去。

  同一刹那,先前刺客的飞剑剑势一转,也杀向林青书,原来他们的真正目标不是岳珊,而是明天即将参赛的三才山二弟子。

  飞剑相撞,火花四射,惨叫声响起,前后不过刹那间,两个剌客已经破空而去。等娇生惯养的岳珊从惊恐中回过神来时,剌客已经无影无踪,只留下林青书躺在地上,好象一条死狗般卷曲着、惨叫着。

  刺客竟然又出现了,而且再次偷袭三才山高手!

  不到一刻钟,整个九阳山已经炸开锅,各派高手无不暗自惊叹:这药神山还真是胆大包天。

  “杀,给我杀光那群贱人!”

  地才尊者是林青书的授艺师尊,听着爱徒重伤的惨叫,他已是须怒张。

  “二弟,回来!这样攻击药神山,我们会失去参加修真大会的资格。9g-ia”

  天才尊者及时阻止地才尊者,随即双目一缩,狠道:“要报仇很容易,咱们就在擂台上杀死他们!传令下去,遇上药神山弟子,只死不活!”

  “当!”

  的一声,编钟的鸣音拉开第二轮新秀大赛的序幕。

  擂台还没有开始,“红玉”已经成为胜者,药神山弟子们一个个眉飞色舞,唯有百草夫人神色凝重、眉心微皱。

  “臭小子,老实交代,是不是你干的?”

  “师娘,我们昨晚一整夜都在一起,我干了什么,你还不知道呀?”

  张阳一脸可怜兮兮,贼贼的目光则扫向百草夫人的,懊恼惋惜的意味无比明显。

  百草夫人玉脸微微一红,暗自计算一下时间,现张阳的确不可能有空去刺杀对手,她随即思绪一转,目光扫向主席台。

  隔着十几丈的距离,刘采依第一刹那就感应到百草夫人的眼神,她那丝毫没有女人味的身影不摇不动,只是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。

  百草夫人见状,心想:竟然也不是护国公主做的手脚,那会是谁呢?对方是在帮药神山的忙,还是在陷害药神山,抑或只是单纯的要制造混乱?

  疑云在张阳等人的头顶上盘旋,得意则在吸尘谷中暗自弥漫。

  小玲珑一斜月牙美眸,火雷真人立刻躬身道:“启禀主上,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中,曹孟果然准备弹劾药神山。”

  “那就好,只要曹孟一出头,这个九阳山修真大会就更加热闹了,咯咯……”

  小玲珑声调一沉,笑盈盈地问道:“我今天的对手是金石门的高手,你做好准备了吗?”

  “回主上,昨夜大乱,属下在对方的茶水下药时,他们还在外面看热闹。”

  火雷真人话语一顿,随即凑近半步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主上,以你如今的灵力,何不趁此机会一战成名?”

  “蠢货!我们能有如今的顺利,全在于我们身处在暗中,你也给我小心隐藏实力,若是露出马脚,别怪本座心狠手辣。”

  小玲珑一挥衣袖,将火雷真人蠢蠢欲动的名利之心强行压下去,她目光一斜,看向最高、最大的主席台,那才是她心中的目标。

  一刻钟后,九阳真人正要敲响开赛锣声,不料风雨楼主一跃而起,大声道:“真君、圣君,此次大会有人屡下毒手,这根本是不把两位道尊放在眼底,也不把天下修真者看在眼中,还请两位道尊查出真凶,还三才道兄一个公平。”

  怜花公子也立刻跳出来大声附和,两大邪门这么一说,身为受害者的三才山即使不想出面也不行。

  一时间一片喧哗,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药神山,只要两大道尊稍有示意,恐怕药神山立刻就会遭到群起攻之。

  一元与六道相互一望,两人的目光随即同时看向刘采依,刘采依则平静而悠然地看向一元玉女。

  最后,身份最为合适的一元玉女站起来,优雅飘逸地四方行了一礼,随即柔声道:“曹楼主说得甚是,破坏大会规矩者,自然不能轻饶,不过大会的进程也不能受阻,也许贼人此番作为,为的就是破坏修真大会。”

  天籁仙音随风飘动,一元玉女那如星辰般深邃的目光停留在风雨楼主身上,她声调微微上扬,问道:“曹楼主,你说呢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曹孟还在措辞,一元玉女又环目四方,扬声道:“各位同道,三才山可是高手如云、人才济济,一般人又怎能伤得了林道兄与岳姑娘?如果不是有心破坏修真大会,灵梦很难想象有谁敢这么挑战三才山。$9g-ia$”

  一元玉女话语再次微微一顿,飘逸的目光直射向三才山,亲切地问道:“三才尊者,小女子所说的可是这样?”

  三才尊者同时脸色微变,如果说不是,那等于承认三才山无能;如果说是,那他们也唯有暂时放过药神山了。

  天才尊者代表三才山无奈地点头,风雨楼主更是无语以对,毕竟如果他再坚持,就等于揽上幕后元凶的黑锅。

  一场混乱就这样被一元玉女轻易化解,年轻修真者对一元玉女更加痴迷而崇慕,但聪明人则皱起眉头,因两大道尊此举看似在维护修真大会的和平,其实却制造无尽的暗流与隐患,如果药神山这样做可以不受惩罚,那其他门派自然也会效仿,不管真凶是不是药神山,其余门派都会这样想、这样做,那最后的结果不妙呀!

  比赛终于开始了!

  很快,就轮到宁芷纤上场,张阳双目一收,仔细地看着那个看不见脸的恨天散人,心中暗自猜测他会不会是三才山或五行山的人。

  飞剑闪光,劲气呼啸!十几招过后,围观的修真者无不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恨天散人的强大他们已经知道,却没有想到毒手玉女竟然也强大如斯,融入灵毒的大虚真火竟然连太虚结界也不能阻挡。

  “师姐,打败他,狠狠的打败他,咯咯……”

  药神山弟子们齐声欢呼,海萍的手掌拍得最是欢快,在她的心中,仇恨是很简单的,只需要宁芷纤帮她打败恨天散人,她就已经满意了。

  宁芷纤终于把散天散人逼到台边,她一声冷喝,不仅灵毒激增,而且一道太虚真火还在剑上猛然爆,虽然只是小小的火焰,但的确是太虚真火。

  瞬间,半个九阳山顶沸腾了!众人皆心想:毒手玉女竟然已是太虚高手,药神山这一次果然非同凡响。

  百草夫人那修长的眉梢连连跳跃,连她也没有想到,宁芷纤的灵力会进步得如此神,而且还能在厮杀中突然突破。

  “哗!”

  的一声,恨天散人的衣服裂出一条口子,他的一只脚已被逼出擂台。

  就在这时,张阳却第一个脸色大变,他惊声大叫道:“芷纤,小心!”

  “红玉”刚出尖锐的叫声,擂台上已是异变陡生。

  恨天散人突然扑向宁芷纤的利剑,同一刹那,一道光芒从他衣服的裂口中飞射而出。

  众人只听“轰!”

  的一声炸响,转眼间,宁芷纤吐血飞落在台下,而恨天散人则好似野兽般咆哮着、挥舞着双手。

  也许这是有史以来意外最多的一届修真大会,九阳山弟子足足愣了十几秒,这才敲响金锣,宣布恨天散人胜利。

  张阳看过心爱玉人的伤势后,这才松了一口气,随即冷冷地看了恨天散人一眼,心想:敢这样伤我的女人,如果有机会,即使暴露身份我也不会放过你。

  这一场打过后,因为清音的比斗是在第二天,而林青书已经弃权,张阳在无聊之下,开始在擂台区四处闲逛。

  走出几十米,张阳正好看到小玲珑在与一个金石门修真者对打,对于小玲珑的取胜,他丝毫不感到意外,但意外的是,金石门修真者的灵力越来越乱,就好象宿醉未醒一样。

  嘿嘿……这小妖女肯定又做了什么手脚!张阳在心中邪魅地赞扬小玲珑一声,随即又逛到其他擂台下,突然他眼底升起两团异彩,心中只有一个声音:好一个灵气四溢的风雨玉女!

  在擂台上,一袭灰色衣裙飘忽而动,任凭对手的飞剑如何满天飞舞,也不能碰到她半点裙角;她那纤细娇躯移动之际,精致的玉脸上看不出丝毫杀气,只有淡淡的波澜在她眼底微微起伏。

  张阳正在欣赏风雨玉女的灵动飘逸,她突然又给了他力量上的冲击。

  只见风雨玉女左手法诀变幻,黑丝手套光芒飞闪,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五环阵法,惊雷、闪电、烈火、寒冰还有飓风同时飞扑而下。

  “轰!”

  的一声巨响,风雨玉女的对手虽然是一个成名高手,但却有如幼儿般毫无反抗之力,浑身冒着青烟与寒气,惨叫着滚到擂台下。

  张阳禁不住暗自吐了吐舌头,对阵法威力的认知又加深一层。

  如此重创对手,风雨玉女眼底的灵动之光却不受影响,灰色长裙轻轻旋转,灵动与神秘交织的倩影飘然下台。

  张阳好奇的目光下意识追上去,不料以他如今的实力,竟然也难以捕捉风雨玉女的气息,不见她动作,他就见到一道光芒闪过,风雨玉女已经瞬间消失。

  邪器少年又一次呼出一口大气,几秒后,他心中的郁闷还未散尽,双目突然又亮了,充满了诧异与惊叹。

  在另一座擂台上,一个大虚破天境界的矮壮修真者,正被一个刚刚进入大虚境界的少女逼得东躲西闪。

  身姿柔美的少女每一剑舞动,对手的飞剑都急忙躲开,丝毫不敢两剑碰撞,等到矮壮修真者好不容易闪到少女的身后,一张张符咒又从少女的身上飞出来,连环的灵力强行炸开他的结界。

  “当啷!”

  一声,终于矮壮修真者被逼得硬接一剑,可他的剑势虽然占了上风,但飞剑却断成两截。

  “嘶!好快的法剑,金石门果然名不虚传!”

  凉气灌入张阳的嘴中,金石玉女的柔美也刻入他的脑海中。

  连续的惊艳令邪器少年的兴致大增,他本想四处转转,海萍与幻烟却追上来。

  海萍娇嗔埋怨道:“红玉师姐,咱们要下山回房了,你怎么一个人乱走呢?”

  幻烟单纯的心灵总是忘记掩饰,破绽百出地笑道:“海萍姐姐,这很容易猜的,他肯定是想看美女了,咯咯……”

  “红玉姑娘怎么会对美女有兴趣?这位姑娘说错了吧?”

  清冷而悦耳的话音从侧方飘来,寒霜的眼底闪烁着压抑不住的波澜。

  冷汗倏地浸透张阳的后背,他在心中一边暗呼不妙,一边光转动着思绪,但一时间根本想不出遮掩的好办法。

  寒霜步步逼近,眼中已经流露出明显的怀疑,道:“红玉姑娘,你还记得我吗?当日在药神山上,多亏得你相助,我家宫主才能起死回生。”

  “记得,我记得,嘻嘻……”

  张阳的笑声连他自己都觉得心虚,念头一转,他试探着问道:“寒长老,请问有何指教,还是有话要我带给我家师娘?”

  “没什么,只是凑巧遇上你们,顺便问候一下,再见。”

  寒霜瞬间又回复冷漠的表情,在与“红玉”错身而过的刹那,她不仅留下一缕寒梅馨香,而且还留下一句惊人之言,惊得张阳的心脏抨枰直跳。

  “张公子,小心紫雷山的黄灵剑女,她一直在暗中追踪你。”

  寒霜飘然而去,张阳眼角一瞟,果然在人群中看到一张可爱的椭圆玉脸。

  黄灵女一见张阳回头,慌忙俯,那拙劣的跟踪术让她显得更加可爱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张阳心中的嘻笑涌到唇角,念头一转,他对海萍与幻烟道:“你们先回房,我处理玩完这个小麻烦再回去。妹妹,乖,与海萍姐姐一起回去吧。”

  幻烟虽然不想与张阳分开,但还是乖乖听话;海萍其实也不愿意,但因为张阳称呼她为“海萍姐姐”,令她一下子有了强烈的责任感,随即认真地带着幻烟走下山顶。

  邪器少年伸展了一下“女人”的腰肢,然后在山顶与山腰之间转悠起来,不用怎么费力,他就把黄灵女引到一个僻静的地方。

  呵呵……这丫头真的跟上来了!嗯,正好在她身上试验一下,看我下面恢复正常了没有!如果正常了,今晚就可以给百草夫人一个美妙的惊喜!张阳的心窝一荡,挤压已久的欲火疯狂地肆虐着,至于事后是否会暴露身份,他这一刻已经完全没有顾虑。

  张阳的意念还在脑海中盘旋,身躯已经一个飞闪,故意鬼鬼祟祟地钻入花丛中,只等着“好奇心”太重的小羔羊自投罗网。

  “啊!”

  惊叫声从黄灵女的嘴中出,不过她离张阳还有十丈之远。

  金铁交鸣声迅猛地充斥着空间,躲在花丛后的张阳暗自一声咒骂,站直了身形;下一刹那,他猛然脸色大变,毫不犹豫地冲上去。

  只见黄灵女竟然遭到两个太虚高手的偷袭,在猝不及防下,她连飞剑也难以出鞘,一个照面就被踢倒在地。

  “嗷——”

  第三个蒙面人出现了,恍如一匹狂的野狼般,凌空扑向倒地的黄灵女。

  这时,黄灵女用尽全力布下一层灵力结界,不料先前两人却一左一右压制她的双臂,还撕裂她的护体结界。

  这两个太虚高手所做的一切,似乎都是在为最后出现的小个子同伴做铺垫?

  刹那间,明悟的灵光在张阳的脑海中一闪而现。

  在大吼声中,张阳的剑气并没有刺向两个太虚高手,而是刺向那个身材瘦小,有如孩童般的刺客;同一刹那,两根金针从他的指缝间飞出,以标准药神山的架势,一左一右地射向那两个太虚高手的眼睛。

  药神山的招牌飞针并未伤到对手,两个太虚高手的护罩轻易将飞针震碎,不过黄灵女却趁机一声怒斥,太虚真火冲天而起,把那极其瘦小的刺客掀上半空中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