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两个邪器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一章 两个邪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章 两个邪器

  九阳山山腰,僻静之处,易容的张四郎与三个仇人狭路相逢。9g-ia.

  “三位道友不要误会,我只是随便走走,这就离开。”

  邪器少年一向信奉“好汉不吃眼前亏”的道理,他试探着缓步后退;天狼山两个太虚高手同时看了看恶煞女,见她没有什么特别反应,两人眼中的杀气也消散了许多。

  张四郎退出三丈,禁不住暗自呼出一口惊险的大气;就在他以为危险过去的时候,幻烟意外出现了,而且还是她的本来面目,那汹涌的乳浪瞬间就吸引了两匹狼的目光。

  “红玉姐姐,你在这儿呀!咯咯……”

  两匹狼可能不认识幻烟,但王香君绝对不可能忘记剑灵;要知道,当日可是幻烟一手促使,张阳才将恶之器魂“送”给了恶煞女!

  “遭啦!”

  不妙的预感令张四郎心海一紧,他根本来不及细想其它,刺剑诀闪电般涌入了手掌。

  恶煞冥女王香君果然神色变化,向前走出几步,盯视着幻烟,森冷地道:“你不是人类,你是谁?”

  “你也不是人类,你又是谁?”幻烟的瓜子小脸迅寒气弥漫,小的依然在猛烈晃动,但钻入旁观三个男子心窝的,不是火焰,而是透心入骨的冰寒。

  噌地一下,两道非人类的目光在虚空碰撞,王香君随即面无表情,转身而去。

  “咦!?”看着天狼山三人的背影,张四郎不由出了强烈的诧异惊叹声。

  “哥哥,不用担心,以前的王香君已经消失了,她不可能记得我们的。咯咯……”

  幻烟轻身一跃,不知从哪儿学来的这一招,竟然好似树袋熊一般,双腿缠在了张阳腰间;少女,那一团柔软无意识地摩擦着,磨得某男一片折腾,性福得想哭出声来。

  “好妹妹,你是故意用原貌考验王香君的吗?”张阳急忙收手一托,把幻烟的柔软部位从他要害转移到了之上。

  剑灵感应不到哥哥那火热坚硬的物什,不满地小嘴一嘟,娇小曼妙的身子埋怨着扑入了哥哥怀中,同时回应道:“是呀,人家一感应到恶之器魂与哥哥见面,立刻就赶来了。”

  “呃!”这一下,绝世无双的轰然砸中了邪器少年的心窝,疼得他瞬间五官扭曲;如果不是因为身受禁制,他一定会恶狠狠地将幻烟就地正法。

  唉,什么时候才能突破金针法诀第二层呀!现在百草夫人又“变心”了,看来要想逍遥快活,真是遥遥无期呀。

  张四郎暗自一声长叹,随即一边承受着的折磨,一边唉声叹气地回到了居处;走过院门的刹那,剑灵突然神秘一笑,在张阳耳边低语道:“哥哥,今晚等着惊喜来临吧,咯咯……”

  欢快的笑声令张四郎双目迷惑,不待他出声追问,幻烟已经飞身离开了他的怀抱,恍如依人的小鸟,投入了小音怀中。

  惊喜!什么样的惊喜?现在的自己能有什么惊喜,难道百草夫人回心转意,要继续帮我“修炼”吗?

  邪器少年心窝一热,大步冲入了厅门;可惜,迎接他的依然是百草夫人平静而疏离的目光,百草真人还很是热情地道:“张公子,老夫对金针法诀也有涉猎,可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  “宗主切勿折煞张阳,张阳定当全力修炼,不敢劳烦宗主。”

  张四郎急忙推拒了百草真人的好意,随即一个人走入了练功静室,然后忍不住砰地一声,重重关上了房门。

  百草真人面露错愕,野性美妇则对着房门,语带弦外之音道:“那就辛苦张公子了,明日一早,芷纤会前来叫醒公子。告辞!”

 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张四郎已经变成了药神山的助拳人,完完全全的外人!

  听柳飞絮这话语,分明就是告诉他,以后再也不要多想;邪器少年又在房内泄了一会儿闷火,随即还是老老实实盘膝打坐,辛苦地修炼着金针。【看小说就选藏家】

  夜色弥漫,万籁俱静。

  但在这天地自然的平静下,无知人类却开始自寻烦恼,掀起了一浪又一浪的暗流。

  小玲珑连夜被召唤到了风雨楼主面前,一番简单的交谈后,小妖女急返回了吸尘谷院子,一进大门,她立刻一脚踏碎了青石地板。

  “主上,曹孟又有何企图?”风雷真人早已等得心急,一见如此情景,他立刻有了不妙的预感。

  “本座下一轮的对手是风雨玉女,曹孟叫我必须输给她,呸,王八蛋!”

  小妖女一头秀无风自动,月牙美眸少有地皱了起来。

  成为六道的亲传弟子,那绝对是一步登天,也是她盘旋脑海的梦想;可是在这之前,她连风雨楼也不敢得罪,也得罪不起。

  风雷真人与左右二长老都明白了前因后果,三人也算狡猾之辈,但谁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。

  “你们不要打扰本座,本座一定要化解这个麻烦,哼!”

  小玲珑一声冷哼,太虚真火仿佛灵蛇飞舞,包裹着她娇小但却曼妙的身子,强行撞开了静室房门。

  月过中天,第一道暗流猛然爆。

  张四郎正在静室里忍受欲火的煎熬,突然,一串步音狂冲而至,百草夫人几乎是用肩膀撞开了房门。

  “师娘,你这是……”刚刚入定的少年瞬间目瞪口呆,看着飞扑而入的美妇人,不由自主张开了双臂。

  “张阳,快,快救萍儿,快呀,愣着干什么?”

  百草夫人一声娇斥,张四郎这才看清她怀中还抱着海萍;少女此时一脸通红,身子好似八爪鱼一般,紧紧缠在了娘亲身上,还在不停呻吟。

  柳飞絮本要把女儿放到床上去,不料女儿却抱着她不放手,混乱之中,海萍一口咬在了娘亲胸前,竟然隔衣咬住了柳飞絮的。

  啊得一声,百草夫人与女儿一起滚到在床上,她还未来得及翻身,女儿已经整个人压在了她身上,如蛇扭动起来。

  “啊!”这样的舌头用力吐出了大口,夜半三更,春色突然降临,而且还来得如此迅猛,令化身的邪器也禁不住不知所措,呆呆地看着海萍一把撕开了娘亲的衣襟。

  “四郎,你快帮忙呀,师妹快不行啦!”

  门口幻影连连闪烁,宁芷纤与小音,幻烟连续赶到;小音与芷纤与分开师娘母女,幻烟则在张阳耳边,神秘低语道:“哥哥,这就是惊喜,咯咯……”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

  惊喜的确是很刺激,但张阳却想不明白,怎么会出现这一幕,药神山可是医道天下第一,药神山的千金小姐怎会无缘无故走火入魔!

  “芷纤姐姐在炼制一种新的灵毒,海萍姐姐一不小心就中毒了,咯咯……这种毒正好克制海萍姐姐修炼的药神诀,结果就成这样了!”

  幻烟的笑声特别神秘,张阳知道内情绝不会这么简单,但他聪明地选择了不追问,目光转向一片混乱的床榻,好奇问道:“萍儿走火入魔,我要怎么救她呢?”

  “用你的阳气就行了。咯咯……”

  幻烟促狭地挤了挤眼角,话音末了,眼底还透出了一丝羡慕,虽然明知哥哥已经了解,她还是有点酸溜溜地详细解释道:“哥哥,你的精元里既有至阴,也有至阳之气,当你喷射的时候,只要阳根抵在海萍姐姐上,阴阳两气就会平息她的内火。9g-ia”

  这时,宁芷纤已经用药令海萍昏睡,她低垂着眼帘,有点忐忑不安地道:“师娘,师妹能安睡两个时辰,这两个时辰内,一定要……灭去她体内的欲火,不然……”

  “后果我知道,我一定不会让萍儿出事的!”

  百草夫人丰盈高挑的身子猛然一挺,随即凝声道:“芷纤,这件事为师不会怪你,你与小音、幻烟先出去,为我们护法,为师要立刻解开张阳的禁制。”

  毒手玉女再次低头领命,从始至终,她的眼帘都没有完全张开,幻烟依然是一副欢笑的表情,而小音则暗地里给了情郎主人一个得意的眼神。

  张四郎双目一亮,靠着自己的聪明,很快想明白了前因后果。

  不用多说,芷纤这灵毒制造出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,海萍中毒也绝不会是一时大意,而芷纤之所以会这么做,一定与娘亲有关。

  嗯,那一晚她无故消失一个时辰,难道就是被娘亲叫去了?对,一定是这样,除了娘亲,还有谁能令芷纤故意瞒着我。

  咦,娘亲为什么又要这样做呢?难道……

  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张阳心中一闪而现,邪器少年呼吸瞬间一紧,看向百草夫人的目光多了几分放肆,充满了侵略性。

  同一时间,紫雷山居处!

  井清恬拍案而起,怒声道:“红莹就是那个贱人,一定是她,错不了!”

  四灵剑女知道大师姐说得是师娘,今天擂台上,红莹打败金光的绝招可不是药神山的招式,反而与邪器的剑招十分相似,再加上井清恬的特别感应,她们就是不想相信也难以欺骗自己。

  “师姐,师娘怎么会混在有药神山队伍里呢?”

  “不用说,那个贱人肯定是与张狗贼在一起,狗贼上次离开西林渡后,一定是秘密去了药神山,想借助药神山的掩护,来九阳顶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。”

  井清恬充斥仇恨的猜测无意间猜对了几分,她再次猛拍桌案道:“我要去暗查药神山院子,一旦找到张狗贼踪迹,立刻诛杀。”

  冲天的仇恨绝非大会规则可以阻挡,天灵剑女握着粉拳道:“师姐,我们陪你一起去,绝不放过张狗贼。”

  地灵女与玄灵女也是杀气腾腾,唯有黄灵女眼底闪过了一抹异样。

  井清恬戴上了蒙面黑纱,却摇头道:“你们四个都要参加下一轮比斗,此时不宜在外行走,我此去以侦查为主,你们就留在房中继续修炼,回复紫雷山荣誉也是大事。”

  大师姐一个人跃身而去,黄灵女暗自咬了咬银牙,眼底闪过了一抹微不可察的坚定光芒:嗯,有机会一定要试探一下那个红玉,看她究竟是女人,还是男人!

  “小师妹,你在想什么,想得这么出神?”

  黄灵女的神色虽然隐秘,但四灵女修炼的可是一套功法,早已练到了心灵相通的境界,玄灵女迷惑的话音未落,地灵女也诧异问道:“小师妹,你这几日都神思恍惚,我感觉你心里在想什么人,嘻嘻,是不是看上谁了?”

  如今的九阳山,可谓天下年轻俊彦齐聚,难怪地灵女会有此猜测。

  黄灵女顿然神色扭捏,手足无措,不知如何向三位师姐解释;她心中回转的可是张四郎,她又怎能对三位师姐解释;一缕怪异的感觉更令她下意识说不出口。

  小师妹如此情状,完全是一副怀春少女的害羞表情,天灵女先是为师妹欣喜,随即又禁不住黯然叹息,很是隐晦地提醒道:“小师妹,男欢女爱实乃正常,不过,你别忘记,咱们还有深仇大恨未报,对方会不会介意……咱们的仇恨?”

  一提到仇恨,四灵女的心房同时向下一沉,她们已经不是完璧之身,还有享受情爱的资格吗?

  沉寂突然降临在四灵女身处的空间,欢笑则在吸尘谷院子里回荡。

  “咯咯……有一个人可以帮我大忙。”

  小玲珑的月牙美眸闪闪亮,神秘而得意地问道:“看到今天那个红莹用出的招式了吗,有没有一种熟悉的感觉?”

  “有,她用玄音迷惑金光神智那一招,属下清晰地感觉到,与我们吸尘谷的法诀很是相似。”

  左长老话音未落,右长老立刻点头附和,并皱眉猜测道:“是呀,的确很像;药神山什么时候偷了我们的秘籍了?难道是失踪的叛徒云姬,投入了药神山门下?”

  “没那么简单,咯咯……”

  小玲珑娇小的身子坐在宽大的椅子里,却没有丝毫不协调的感觉,越来越有威势的小妖女鼻尖一抖,突然凝声道:“那根本就是我吸尘谷的媚术,而且红莹拥有极其高深的修为,连妙姬生前也不过如此。”

  提到妙姬刹那,小妖女刻意观察了两个长老一眼,见她们没有什么异常反应,暗自满意地笑了笑,随即声调一扬,很是坚定地道:“我已经知道这突然变厉害的红莹是谁了,本座现在要去拜访另一位故人,你们小心看好门户,不要让任何弟子知晓我今晚的行动。”

  “是,属下遵命!”

  两个长老整齐地俯身行礼,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,她们已经逐渐被小玲珑收服,更对小妖女的手段敬畏无比。

  药神山,练功静室里。

  小音三女以不同的表情走出了静室,房门还未完全关闭,百草夫人已经急声道:“张阳,脱去衣衫,躺到床上去。”

  张阳依言行事,穿着中衣躺在了床上;金针一闪,紧接着又凌空停顿,百草夫人微咬朱唇道:“你为了萍儿,能付出多少?”

  邪器少年眼中迷惑浮现,美妇仔细解释道:“强行解除禁止危险万般,你会无比痛苦,而且一不小心,你还会永远变不回原样,我也只有三成的把握。”

  听到这么恐怖的结果,张阳却眼神一亮,如有实质的目光了百草夫人脸上,他毫不迟疑地道:“为了你,我做什么都愿意!”

  轰地一声,百草夫人脑海瞬间波澜翻腾,张四郎这一句话语,彻底搅乱了她的心海,女儿情势危急,她反而一时间下不了针了。

  “师娘,来吧,我是邪器,绝对不会轻易挂掉的。”

  微笑浮上了张四郎脸颊,他伸出大手,揽住了站在床边的美妇人腰肢,轻轻一拉,美妇顿然贴在了床边。

  男人动作已经完全越过了界限,但百草夫人心中只有感动,没有丝毫反感,她银牙一咬,野性的艳光瞬间充斥了空间,金针狠狠地刺了下去。

  “呀——”

  房内一声惊天惨叫,房外的小音花容绽放,欢声道:“修太母了,咯咯……”

  毒手玉女的眼神还是一片杂乱,禁不住自言自语道:“这样做好吗?我是不是背叛师门了?”

  小音的嘻笑迅消失,怜惜的目光在她眼底一闪而过;转瞬间,完美从纯真少女变成了成熟佳人,她轻轻地抱住宁芷纤香肩,柔声安慰道:“芷纤,你没有错,你做得对;三夫人说得对,不这样,才会真的害死你师娘。”

  “嗯。”宁芷纤缓缓呼出一口大气,有人给她安慰,本性并不柔弱的她终于迅恢复了平静。

  房内,一盏茶之后,张四郎从昏死的境地醒转过来。

 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,顿然欢喜得眉开眼笑,但百草夫人却神色凝重,很是担心地问道:“张阳,你试一下,看完全恢复了没有?”

  “恢复了呀,一点问题也没有?”张阳掌心一番,太虚真火噗地一声凭空突现,在他掌心里轻盈跳跃。

  百草夫人丰润的玉脸多了一缕晕红,有点尴尬地道:“我是说你……下面,能不能……给萍儿解毒?”

  “下面?啊!”张阳先暗自得意地看了看自己的,随即突然脸色大变,惊叫道:“不行,怎么不行了!?”

  鸳鸯戏水诀竟然运转不灵,邪器少年吓的是魂飞魄散,男人下面没反应,可比杀了他还难过;百草夫人似乎早有准备,玉脸再次闪过羞涩晕红,随即出声安慰。

  “张阳,你不用惊慌,这只是强行解除禁止后的正常反应,这次冒险虽然成功了,但你经脉肯定会受点轻伤,休息几天自会痊愈。”

  “几天?那萍儿怎么办?”张四郎早已把海萍当做了自己的女人,他可不想弄巧成拙,反而害了海萍。

  “听我把话说完,不要再插嘴了!”

  野性美妇白了张四郎一眼,就好像在生自家男人的气一样;这一眼的风情瞬间就勾住了张阳的魂魄,令他乖乖点头,用力闭上了嘴巴。

  不知不觉间,两人的心绪又回到了前几日练功之时,百草夫人一时间忘记了丈夫的存在,紧张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,调侃打趣道:“你放心吧,你不会变成太监的,咯咯……本夫人只要在你受伤的经脉上扎上几针,你自会瞬间复原。”

  说到这儿,百草夫人美眸突然多了几分羞涩,笑声自动消失;张四郎微微一愣,随即也明白了过来。

  他受创的经脉可是要害部位,这岂不是说师娘要扎他的?呃!

  不用金针扎到,邪器少年只是一想到那一幕,一团热气立刻在,炸得他沉睡的阳根轰然苏醒。

  下一刹那,邪器少年暗自一掐大腿,强行命令阳根再次沉睡,如此美妙的未来,他怎会傻得轻易错过。

  “师娘,那就全靠你了,来吧,为了你,为了海萍,我不怕!”

  张四郎大方地躺回了床榻,还把眼睛紧紧闭上了,一副为了百草夫人不惜上刀山、下油锅的慷慨模样。

  百草夫人心弦一颤,因为张阳这模样,她思绪顿然微妙变化,恍惚间,张阳真成了“受害者”,而她才是“凶手”一般。

  嗯,他都愿意为了……我豁出去,我何必在扭捏呢。

  野性美妇心中念头如是转动,双手随即极力平静地抓住了张阳的裤子,羞窘迷乱下,她已经忽略了张阳可以自己脱裤的事实。

  美妇人修长的手指抓住了裤腰,往下拉扯的刹那,她心弦陡然一颤,禁不住暗自惊呼起来:天啦,她竟然在给丈夫意外的男人脱裤子!

  “师娘,快呀,海萍还等着我们呢。”

  关键时候,张四郎理直气壮地一催,柳飞絮心房竟然被催得一片混乱,刚要松开的手指下意识向下一扯。

  男人裤腰滑下来了,男人强劲的黑森另立刻映入了美妇的眼帘,她仿佛看到恶兽一般,急忙移开了目光,随即暗自一咬牙,拼命地用力一拉。

  哗地一声,张阳的裤子脱到了裤脚,那可怜的阳根虽然内里火焰咆哮,但外表却好似霜打得茄子。

  这是为了给萍儿治病,是为了萍儿!不要害羞,没什么好害羞的!呀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