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重温旧梦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六章 重温旧梦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六章 重温旧梦

  “她们都不行?喔,我明白了,你的意思是不许我,只能对你一个人专情是不是?”

  “不是!不是!混蛋!你不放过我师姐她们,我就杀了你!”

  黄灵女的小脸红若滴血,她连声否认,可神情与声调却更加容易让人误会。{藏家}

  “好好好,别生气。我不碰她们就是了,只碰你一个。”

  邪器少年何等邪恶?

  他一脸无奈的表情,让黄灵女吃醋的形象迅深入人心。

  黄灵女见张阳真的离开她的三位师姐,忍不住有股如释重负的感觉,虽然她身处在色狼的魔爪之下,可她竟然感到欢喜,甚至还有一点得意:张阳竟然这么听话,嘻嘻……

  “狗贼,不许碰我们小师妹!”

  黄灵女为了姐妹牺牲,其他三灵女自然也不会苟且偷生,同声喝斥道。

  “你们叫我不碰我就不碰呀?我凭什么要听你们的?你们又不是我老婆!”

  同人不同命,天灵女三女的要求遭到张阳强烈的蔑视,他斜眼看着即将破晓的天色,随即俯身抱住黄灵女。

  “混蛋,放开我!”

  “你要我去欺负你三个师姐吗?”

  “不是,啊……”

  三言两语间,邪器已经解开黄灵女身上的腰带。

  黄灵女似乎知道命运不可逆转,唯有退而求其次,急声哀求道:“混蛋,别……别在这里。”

  “唉,亲爱的,你怎么这么麻烦?我有办法,嘿嘿……”

  邪器突然扑到天灵女三女身边,飞掀起她们的长裙,盖住三张咬牙切齿的玉脸,而他自然不会放过这可以揩油的好机会。

  在天灵女三女羞愤的怒骂声中,邪器飞身回到黄灵女身边,邪恶地解开她身上最后一件衣物,道:“亲爱的,我对你好吧?还有什么要求吗?”

  “呸,谁是你亲爱的!放开我,啊……唔……”

  其他三灵女虽然看不到,但却听得清清楚楚,她们同时浑身充斥着怒火,脑海浮现出黄灵女被张阳这狗贼狼吻的画面。

  几分钟过后,“滋”的一声,张阳轻柔无比地刺入黄灵女的花径,手指还轻轻搓揉着乳珠,无论是手指还是阳根无不柔情四溢,弄得黄灵女的身子酥麻不已。

  快感越是迷离,黄灵女的朱唇咬得越紧,她可不想在她的三位师姐面前出羞人的呻吟,不过花径却不由自主地夹住张阳的阳根,还涌出一股股羞人的蜜汁。

  一寸寸,几秒后才插到黄灵女的,随后张阳露出邪恶的微笑,突然略加力量插了一下,硕大“噗嗤”一声,完全充塞着黄灵女的花房。

  “啊……哦……”

  黄灵女的呻吟出声,她坚持不到一分钟,身子的反应已经打破她心灵的控制。

  时光一晃,春色轮回。

  这一幕仿佛回到紫雷山的山洞内,张阳又一次开始四灵剑女,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,他已经不是菜鸟,而是纵横肉林的邪器!

  “啊!啊……呀……混蛋!你这混蛋!呜……”

  黄灵女的呻吟很快就飘上半空,自然也传入天灵女三女的耳中,而此时黄灵女最害怕的不是邪器的入侵,而是天灵女三女愤怒的喘息。

  天啊!自己竟然在师姐们面前被狗贼弄得大呼小叫!王八蛋,都怪张阳!啊……

  黄灵女芳心一怒,腰肢猛然挺起来,恨不得将张阳震到天上去。{藏家}

  “啪!”

  张阳用力一挺,正好与黄灵女上挺的撞在一起,响亮的撞击声顿时弥漫山野,玉脸被蒙住的天灵女三女不约而同地身子剧烈颤抖一下。

  记忆悄然主宰天灵女三女的脑海,使她们开始恐惧起来,想起当初那撕裂的剧痛,再听着此刻那猛烈的撞击声,她们不由自主为黄灵女捏一把冷汗,心想:可恶的狗贼!杀千刀的混蛋!有朝一日,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!

  天灵女三女的诅咒并不能阻挡张阳的欲火,当黄灵女在尖叫中飞上之巅后,“啵”的一声,九转冰火钻抽离而出,随即压在天灵女的身上。

  不待天灵女惊声尖叫,邪器之物已经胀开她的玉门,“噗嗤”一声,带着几分狂暴,贯穿只经历过一次**的紧窄花径。

  “呀——”

  天灵女又感受到被的痛楚,芳心的恐惧陡然化成尖锐的惨叫,吓得玄灵女与地灵女玉脸煞白,为即将来到的噩运羞愤不已。

  黄灵女终于从迷离中回过神来,她先是怒声咒骂张阳不讲信用,随即不禁暗自迷惑:“师姐怎么叫得那么恐怖?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难受?还有点……唔!

  张阳对天灵女真的很不温柔,一开始就是连续的抽动,快如闪电,插得天灵女的急翻动,羞人的春水洒出一片水雾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天灵女紧咬的银牙齿缝间出羞辱的低吟声,其实她心中也在暗自迷惑:好像下面不疼了,比起记忆简直不能相提并论,难怪小师妹会忍不住呻吟,连自己也……啊,不能叫,绝对不能叫!

  张阳岂能如天灵女所愿?他猛然将天灵女的双腿扛在肩上,身子则往前倾斜,然后斜向下连续,并抱着天灵女在原地转了半圈。

  “啊!”

  张阳这一转,背部正好对着黄灵女,让黄灵女正好看到张阳与天灵女的交缠的画面。

  邪器少年每一次都是大开大合,他故意高高抬起腰部,让黄灵女看得清清楚楚,甚至能看到天灵女那飞溅的春水,令黄灵女的心房评枰狂跳起来,她再纯真,也已经猜到这是张阳故意刺激她,但她还是禁不住心窝一片烈焰飞舞,似欲窒息:天啊!张阳对二师姐暴呀三师姐下面会不会被插穿呀!唔……

  “呀……”

  天灵女终于叫出声,脑中顿时如遭雷击般一片空白,无意识的尖叫与的春水喷涌而出,而且双腿突然一紧,用力夹住张阳的脑袋,为她的人生填上羞耻的一笔记录。

  张阳一挺腰,也射出一波的岩浆。

  天灵女的叫声更加尖锐,彷如一把利刃般刺穿虚空,吓得地灵女与玄灵女浑身一颤,还以为天灵女被张阳活活弄死了。

  邪器满意地亲了天灵女一下,从抽离而出,毫不停留地扑向地灵女。

  “王八蛋!张阳,你这个不讲信用的狗贼,不许碰我三师姐!”

  黄灵女看着天灵女双腿大张、瘫软如泥的惨状,心中一酸,突然怒火万丈,张口就是一连串粗野的咒骂。

  “亲爱的,你休息够了吗?嘿嘿,那咱们再亲热一下。”

  黄灵女的怒骂没有引起张阳的怒火,反而引爆他体内的欲火,张阳又一次分开黄灵女的**,而且依然温柔地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快感在摩擦中急上升,黄灵女的些微反抗瞬间就土崩瓦解,心房陷入迷离一刻,禁不住在心中自问:张阳怎么总是对我这么温柔?

  “啊!哦……啊、啊……”

  当呻吟失去控制的刹那,黄灵女终于想出一个答案:可恶的混蛋,他是故意要让本姑娘在姐妹们面前出丑!黄灵女的心中如是寻思,樱桃小嘴也越张越大,羞人的娇喘从全身每一个窍喷薄而出。9g-ia

  一刻钟后,黄灵女的已经被灌满。

  张阳随即悠然解开地灵女的衣裙,一边揉捏着那盈盈一握的,一边略显费力地玉门细缝内。

  地灵女那细长的花径被张阳的阳根胀大,她能感觉到身体似乎被撕成两半,而恐惧还在心房弥漫,张阳已经猛然爆出力量,阳根一个加,强烈撞击力一下子就撞开地灵女的花房。

  连续几场冲刺,邪器也有一丝疲惫,在上百下抽动后,他侧躺在地灵女身后,然后抬起她的一条**,又开始毫不留情的进出抽动。

  地灵女的意志是四灵剑女之冠,但她的身子却比天灵女还要敏感,尤其有几根青草缠绕着她的,并随着张阳的冲击,草尖好似邪恶的触手般不停撩拨着小小的。

  “唔……狗贼,我一定会杀了你!要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随着玄灵女近似悲鸣的骂声,她的花径陡然收缩到极致,强烈的夹击令张阳一声低吼,欢呼着与蜜汁浑然合一。

  敏感的地灵女昏迷在草地上,邪器则傲然挺立,沾满三个美少女蜜汁的,依然坚挺无比。

  黄灵女看了那可恶的凶器一眼,下意识咬住下唇,她不敢再惹火烧身了,不料张阳仿佛听到她心底的咒骂,竟然还是扑到她身上。

  “滋……”

  邪器少年抱着黄灵女,在靡笼罩的草地上悠然转圈、来回漫步,虽然没有大开大合,但却不停旋转着。

  “混蛋,你害我!哦……混蛋,你害我!”

  四周已经洒满黄灵女的露珠,令她羞窘不已,突然她一口咬在张阳胸膛上,咬得张阳喉间一声闷吼,脊背的酥麻提前来临。

  的岩浆威力无穷,黄灵女瞬间魂摇魄荡,她又被邪器化为一汪春水、一抹春泥。

  张阳的脚步并未停顿。在黎明的第一丝曙光破空而至的刹那,他一挺腰身,黄灵女顿时身子一颤,已经尽根而入……

  时光悠然流淌,夜色逐渐散去。

  张阳回到药神山院子时已经天色大亮,迎面就是几双透着淡淡责怪的美眸。

  “主人,你怎么又丢下人家啦!今夜的行动我也要参加。”

  清音第一个缠住张阳,用尽她所知的媚术要张阳答应她的要求。

  “咯咯……张阳哥哥,我也想帮你。”

  海萍虽然力量不足,但却比清音还想要帮助张阳。

  “四郎,如今九阳山高手如云,你的身份已经被许多人怀疑,还是小心为上。”

  宁芷纤不愧是宁芷韵的妹妹,内里也有几分姐姐的细腻体贴,很认真地道:“你就带上清音吧。有她在,遇上强敌也可以给我们报个信。”

  玉人如此体贴,张阳顿时心房一片温暖,虽然吸尘谷妖妇更适合干这件事,他还是抵抗不住清音的厮磨,有点呼吸灼热地答应了。

  这时,百草夫人完美无双的美臀悠然而现,她已经是药神山新任宗主,一挥玉手,颇有威仪地下令道:“列队,上山!”

  “师娘,我还没吃早点呢!”

  “你昨晚不是吃饱了吗?动身吧!你在前面带路。”

  百草夫人横了张阳一眼。

  别人只觉得她在耍宗主威风,张阳则知道她的怨气何来,自然是昨夜的放浪令她清醒后又羞又怒了。

  占了大便宜的张阳呵呵一笑,就此饿着肚子走上九阳山顶。

  “嘻——”

  第五轮比斗的锣声准时回荡在天地之间。

  因为参赛的人数少很多,比斗的场次不再那么紧密,但弥漫在山顶上的气息却更加凝重。

  “张阳,你的对手是两仪谷的少阴玉女,你有把握战胜她吗?”

  “师娘,你要我赢,我就一定能赢!”

  邪器少年说得平静而自然,众女则心弦一颤,美眸异彩连闪。

  自信的男人最迷人,自信的邪器更是光芒万丈!他身影一闪,第一次以强者的气势登上擂台,紧接着迎来众人的啸声。

  除了少数真正的高手之外,大多数修真者都把“红玉”这飞身一跃当作中看不中用的花俏招式。

  少阴玉女绝对是一个高手,站在擂台一侧的她不禁眼帘一抬,第一次目光直视名声不太好的药神山弟子;同一刹那,张阳也看向闻名已久的东方怜。

  张阳与东方怜的目光在虚空中相遇,虽然没有电光惊雷闪烁,但强者之间的感应陡然充斥在摇台四周。

  少阴玉女那张秀美出尘的玉脸又多了三分郑重,如云秀随风微荡,她缓缓亮出剑,并礼貌地向张阳行了一礼。

  张阳也扭捏地回了一个女人的礼节,同时禁不住暗自惊叹一声:少阴玉女之名果然名不虚传!她不仅极美而且极为灵慧,既有着有着井清恬的秀气,又比井清恬更加清灵,却又不像灵梦飘渺到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。这是一个活色生香的玉女美人,虽然仙姿稍差灵梦一丝,但天下男人更愿意尾随在她身后,为那一丝幻想而奋斗。

  “红玉姑娘,请出剑!”

  少阴玉女的声音宛如天籁,结界的光华则有如水银泻地,瞬间笼罩整个擂台。

  这一刻,强者决斗的气息忽略了男女之别。

  邪器少年心神一震,眼中再也看不到东方怜那盈盈一握的杨柳细腰,只看到一缕飘忽剑芒,好似风中轻烟般若有若无地缠向他的脖子。

  张阳下意识朝左右连闪,不料那“轻烟”却顺风而至,无论他的身法有多么快,甚至连续布下太虚结界,也不能挡住那缕飘忽的剑芒。

  瞬间,张阳不敢再怜香惜玉,他急忙亮出掩饰身份的普通飞剑,太虚真火“飕”的一声在剑身上奔腾呼啸。

  “呼……”

  两把法剑顿时相撞在一起,但虚空却没有响起金铁交鸣之音,更像张阳的法剑从风中飞过,刮起一串诡异的呜鸣声。

  少阴玉女一声冷喝,身子好似风中柔柳般,带动着剑芒绕体飞旋,一缕缕云雾从她剑尖上飞舞而出,转眼间,一个阴阳八卦的云雾法阵就包围着张阳。

  “啊!”

  张阳没有料到少阴玉女这么强,更没有料到她这么好战,一上来就是两仪谷的绝学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,阴阳交融的云雾绞断张阳的法剑,至阴柔力继续撕扯着他的身躯,而无论张阳释放出多么凶猛的真火,对于阴柔云雾都没有半点作用。

  第一个照面,“红玉”的髻已经被剑气削断。

  在危急一刻,云雾中突然闪现一道亮光,紧接着是一声暴喝。

  “刺剑势——”

  上古法剑不得不凭空突现,张阳不得不使出保命的绝招。

  至阴至柔的八卦云团被刺剑势一剑突破,随即张阳如鬼魅般破雾而出,剑芒的轨迹再次异变,虚空向下一沉,削剑势扫向少阴玉女的杨柳细腰。

  转眼间擂台上风向逆转,“红玉”竟然大占上风,将少阴玉女逼到擂台一角。

  擂台下,庸人的窃窃私语声瞬间汇成洪流,他们不敢相信眼前一幕,皆心想:难道两仪山也被买通了?药神山的手段未免也太厉害了吧!那可是正道排名第二的两仪山。据说在两仪谷深处还住着一大群前辈老怪物,连一元真君也得礼让三分,他们怎么会故意输给卖药的呢?

  庸人之外,真正的高手则是另外一副表情。

  天狼尊者第一个从座位上弹起来,三才山的大宗主更是“飕”的一声跃出三丈,随即才强行返回座位。

  刺剑势一现,很多人都肯定心中一个猜疑。

  邪器——台上这个出人意料的“女人”,就是邪器所伪装。张阳出现了,他真的出现了!

  “嘻—”

  这时,台上终于响起金铁交鸣之音,也让一干庸人之心没有猜忌。

  少阴玉女被逼到角落,她飘忽的身法已经没有作用,而张阳原本以为一剑扫去,少阴玉女必然会被迫下台,不料她却突然横剑挡住他的“撩剑势”!

  剑花四射之际,东方怜的秀飘飞而起,每一根梢上都迸射着阳刚之力,剑气也是瞬间大变。

  这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人!张阳心底再次一声惊叹,随即一声大喝,削剑势再次破碎虚空。

  “当当bt一”在电光石火间,张阳与东方怜一动也不动,唯有剑光如虚似幻,转眼间两把法剑已经硬碰硬地对撞十几下。

  这时,张阳手臂麻,而东方怜一个秀美少女自然也不会好过,两剑挥舞之际,都在出呜鸣的颤音。

  “啊!”

  无数的唇舌吐出惊诧气息,看着两团疯狂对撞的太虚真火,再没有人怀疑两仪山在放水,也再没有人怀疑“红玉”的实力。

  这是一场激烈但不精彩的比斗。

  张阳只想一剑将东方怜逼下台,而东方怜则死也不退,她的腰肢纤细无比,但却仿佛注入钢铁般,女人里少有的坚定意志在她的剑刃上迸射出万丈光芒。

  十秒钟后,两把法剑已经碰撞上千下,邪器变成打铁匠,少阴玉女也变成打铁女。

  张阳的眉心已经浮现出汗珠,他能感觉到东方怜的手臂已经酸软,但她挥剑的动作却不受丝毫影响。

  呼……这女人的意志力太强了!她绝对敢做出两败俱伤的事情!张阳的心底不由得生出一丝后悔,但他就是想抽身也已经退不了,两人的真火已经好像两条灵蛇般,疯狂地纠缠在一起。

  东方怜似乎已经认出张阳的身份,她周身弥漫的轻柔烟波并没有变化,可美眸则暴射出如有实质的光华,好战的气息更是强盛。

  唉!邪器少年在心中一声无奈长叹,既然不能退,那他也只能抛开一切杂念,一剑接一剑地挥舞不休。

  张阳与东方怜的灵力在伯仲之间,持久的对撞后,太虚真火的颜色突然异变。

  “啊,不好!”

  宁芷纤几女眼中的信心被惊恐占据,原来张阳与东方怜已经用上“源生之火”,而如果再这样下去,张阳只是受伤下台就已是她们最大的期望。

  百草夫人猛然立身而起,扬声疾呼道:“红玉,快认输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