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春色暗流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一章 春色暗流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章 春色暗流

  夜色迷离,荡漾。“本章节由藏家”

  苗郁青好似一股狂风般冲进张阳的卧房,可却没有看到张阳的身影,只看到二夫人与宁芷韵躺在床上,婆媳俩都是一丝不挂,玉体布满爱痕,彷如两团软泥。

  宁芷韵三女同时惊叫一声,尤其是二夫人,她身子一缩,如掩耳盗铃般紧闭着美眸,羞得浑身不停抽搐。

  苗郁青知道宁芷韵与张阳相好,却不知道二夫人的事情,更没有想到端庄的二夫人竟然会有这样的勇气,不仅婆媳共事一夫,而且还联床同欢、大被同眠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苗郁青心弦一颤,突然想到她自己,她这样深更半夜闯进张阳的房间,又有什么资格笑话二夫人?

  “婶娘,你找四郎有急事吗?”

  宁芷韵第一个回复镇定,在张阳经常的刺激下,她已经对这类事情有了相当的免疫力,随即穿上一件中衣,就这样半裸着身子走向苗郁青。

  张阳的余温还在宁芷韵的肌肤上游走,欢好后的佳人双眸妩媚如水,散着惊人的艳光,就连同为女子的苗郁青也禁不住心弦荡漾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苗郁青不由得呻吟出声,因为宁芷韵这一靠近,残留在她身上的邪器味道立刻钻入苗郁青的体内,成为压垮苗郁青的最后一根靡稻草。

  突然苗郁青身子歪斜,宁芷韵还未来得及伸手搀扶,苗郁青已经把她抱入怀中,紧接着就是一番激情的摩擦。

  二夫人在床上瞪大眼睛,慌乱地问道:“芷韵,她……她这是怎么啦?”

  宁芷韵刚披上的中衣已经滑落在地,她那饱满挺拔的极力闪躲着苗郁青同样肥美的,随即脸色微变,道:“大婶娘体内的魔气余毒作了!婆婆,赶紧去找四郎,他与芷纤在为二婶娘治伤。”

  “啊,好、好,我这就去。”

  二夫人一听情势紧急,再也顾不得羞涩,未着寸缕的身子马上跳下床,在凌空的刹那,几滴竟从她飞洒而出,情景无比靡。

  瞬间张阳的味道更加浓烈,苗郁青鼻尖一耸,突然推开宁芷韵,如疯般扑向二夫人。

  “啊,不要……芷韵,快救我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

  柔弱的二夫人怎么会是苗郁青的对手?她一下子就被苗郁青推倒在床上。

  顺着那飘忽的味道,苗郁青的檀口直向二夫人的玉门扑去,那急促的呼吸吹动二夫人的芳草。

  二夫人何曾经历过这等阵仗?瞬间就吓得花容失色、大呼小叫。

  宁芷韵呼出一口大气,随即以最快的度穿上外衣,然后猛然飞身上前,一掌打昏苗郁青。

  “婆婆,我带婶娘直接去找四郎,你去探望一下大姨娘与四姨娘,我担心她们体内也有魔毒。”

  相隔不远处,唐云的房间内。

  宁芷纤收起金针,唏嘘地道:“虽然二婶娘的伤势已经痊愈,不过心神还无法平静,这次的打击对她来说,确实太残忍了。”

  “是呀,西门雄死了,守信也死了,也许只有时间才能抹平她的伤痛。”

  张阳附和叹息,而看着唐云那清冷艳丽的睡容,他少有的没有胡思乱想。

  在一番感慨后,张阳两人正要离去时,宁芷韵却抱着苗郁青冲进来。

  “四郎,快救人,婶娘熬不住了。9g-ia.”

  “啊!”

  张阳看着如蛇般缠在宁芷韵身子上的苗郁青,呼吸瞬间变成熊熊烈火。

  同一座大宅内,不同的院落。

  虽然铁若男与四夫人的辈分不同,但却情同姐妹,而因为担忧,也因为有点受不了张阳的狂野轰炸,铁若男干脆搬到四夫人的房间,与四夫人抵足而眠。

  在摇曳的烛火下,四夫人突然单刀直入、双眸亮地问道:“若男,守礼死了,你却一点也不悲伤,说老实话,你是不是与四郎……”

  “你别瞎猜,睡觉吧。”

  铁若男居然也有羞窘的一刻,她下意识钻进被窝,躲避着四夫人好奇的目光。

  “咯咯……还不承认!你看你这脸蛋又红又嫩,一看就是被男人滋润的,而且你这里的印记是怎么回事呀?”

  说着,四夫人突然拉开铁若男身上的衣襟,一把握住那诱人的,目光则紧紧盯着附近那一个无比明显的吻痕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咯咯……不要告诉我,这是你自己弄的。还不老实交代,不然我这四娘可要大刑伺候了!”

  “四娘,别闹啦!”

  铁若男的声音透着一丝慌乱,并扭动着身子,闪躲着四夫人的检查。

  “啊,这里也有一个,还有这里,咯咯……再让我看看。”

  今日四夫人大胆许多,竟然一把掀开被子,探手抓向铁若男的桃源禁地。

  即使是野性的铁若男,也被四夫人狂野的举动吓了一大跳,她一边紧抓着身上的亵衣,一边伸手抓向四夫人的。

  铁若男两女嘻笑着打闹起来,可闹着闹着,四夫人的笑声突然变成呻吟声。

  等铁若男反应过来时,四夫人已经如八爪鱼般缠住她的身子,那泥泞的贴在她上,不停蠕动着、摩擦着。

  “啊,四娘,你……”

  铁若男顿时吓呆,愣了足足十几秒后,她才猛然花容一变,暗呼不妙:糟啦!

  四娘体内的魔气余毒作了!

  铁若男立刻想到张阳这灵丹妙药,可四夫人根本不给她离开的机会,她合身一扑,竟然完全压制住灵力高强的铁若男,随即铁若男一指点中四夫人的道,然而只会一点道术的四夫人娇躯一震,竟然神奇地自行冲开禁制。

  趁着铁若男惊诧之际,四夫人动作灵活地挤入铁若男的两腿之间,并一把撕裂铁若男的亵衣。

  两位花信佳人瞬间一丝不挂,一人痴迷癫狂,另一人则羞急交加。

  铁若男一急,大虚真火顿时从掌心中冒出来,可下一刹那,她又急忙撤去真火,生恐误伤自家人。

  然而不等铁若男想出办法,四夫人的朱唇已经“咬”住她的玉门,虽然她动作生涩,但桃源禁地何等娇嫩敏感?铁若男一声尖叫,就被四夫人弄得浑身酥软。

  “呀……”

  铁若男瞬间思绪微妙变化,一缕戏谑的光华在她眼底一闪而过,心想:嗯,既然被四夫人现了,那为何不趁此机会拉她下水?咯咯……反正她身中魔毒,早晚都逃不过臭小子的魔掌。

  邪器的女人似乎也沾染上邪气,铁若男不再挣扎,在享受四夫人服侍的同时,更不由自主地学着张阳的动作,刺激着四夫人全身每一个敏感的部位。【藏家】

  “啊!啊……”

  在铁若男的刺激之下,四夫人眼底的难受逐渐消失,呻吟则更加迷离醉人。

  当四夫人尽情的与铁若男厮磨纠缠之际,在几墙之隔的大夫人房间内,难受的低吟声则在床榻四周盘旋。

  薄薄的锦被好似微风轻拂的水面般,荡漾着极其轻微的波纹;而被子下,大夫人几乎要咬破朱唇。大夫人体内的魔毒也在肆虐,但她雍容端庄的禀性却不愿屈服,双腿已经夹紧无数次,可她都用意志力将其强行分开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大夫人的身子时而卷曲,时而伸直,她只盼能够立刻入睡,但无论怎么辗转反侧,她就是没有丝毫睡意。

  当的嫣红爬满全身的刹那,大夫人猛然掀开被子,冲向屏风后的浴桶。

  就在这时,张雅月推开房门,很担忧地问道:“娘亲,你这已是第三次洗澡了,是不是身子不适?女儿去请芷纤过来帮你诊治一下,好吗?”

  “不,不要让外人知道。”

  大夫人无论怎么样也放不下面子,身为正国公的正妻,她自有一分融入骨子中的优雅贵气。

  “娘亲,可是这魔气余毒很歹毒,女儿怕你的身子承受不住呀!”

  张雅月眼帘微微一垂,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羞涩,随即略带异样地道:“女儿听说四哥哥有特别的法子能彻底祛除魔毒,百灵如今已完全复原。娘亲,要不……”

  “不可以!我是四郎的大姨娘,怎能与他有肌肤之亲?我就算死了,也绝不会做那种事情。”

  大夫人断然摇头反对,随即暗自掐了身子一下,然后又自我安慰道:“雅月,你不是说这只是一点余毒吗?娘亲相信,只要坚持几日,自然能将毒素完全化解。”

  “那好吧,女儿再用灵力助你压制魔气。”

  张雅月知道大夫人的个性,无奈地低叹后,她飘然上前帮助大夫人宽衣解带。

  当张雅月的指尖扫过大夫人的肌肤时,这普通的接触竟然带起一股酥麻,令大夫人猛然一颤,丰润的玉脸顿时羞红得如若滴血。

  大夫人急忙连连深呼吸,强自平静地道:“女儿,我自己脱衣,你去关门,我不想被下人看到。”

  片刻后,大夫人坐在温凉的浴桶内,张雅月则站在浴桶边,双手抵在大夫人的背上,极力压制着诡异阴毒的魔毒。

  月亮逐渐坠落,春色却没有过去。

  唐云觉得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恶梦,在恍惚间,一连串人影在她眼前晃过,有亲人,有仇人,还有诡异的幻影,终于,所有人影都消失不见,她的世界只剩下一片苍凉,她则好似一缕孤魂般在天地间茫然游荡。

  “咦,什么声音?听上去好痛苦呀!”

  唐云下意识顺着声音飘去,转眼间,她看到一辆正在奔驰的马车,而那痛苦的呻吟声就是从马车内传出来。

  好奇的风儿似乎与唐云融为一体,她思绪刚转动,风儿立刻吹开马车门。

  “啊!”

  瞬间唐云用力捂住小嘴,可却怎么样也压抑不住那半声惊叫。

  马车内是一男一女,而且一丝不挂,年轻的男人正在猛烈耸动,那粗大的沾满女人的汁,而那女人趴在座椅上,浑圆的不停向后晃动,令男人的插得更深、更猛。

  唔……真是一对奸夫妇,好不知羞耻!唐云一声低骂,只想移开目光,突然那个女人仰天一声尖叫,让唐云看到她的面容。

  啊!天啊,竟然是大姐苗郁青!唐云不由得瞪大眼睛,看着苗郁青那急收缩的画面。

  下一刹那,那个男人也抬起头,甚至还对着苗郁青露出邪魅的笑容。

  那个男人竟然是四郎,天啊,大姐不仅偷情,而且还是亲侄儿,唔……震撼有如惊涛骇浪般,让唐云的心灵摇摇欲坠。

  张阳邪魅一笑后,突然向后一退,“啵”的一声,从苗郁青的花径内抽出来,带出一汪靡水浪。

  唐云看着张阳的,又是一个恍惚,最后竟不由自主地飞向马车,张阳的则在她的瞳孔中飞放大。

  不待唐云羞窘地闭上美眸,突然马车内出现第二个女人,那个女人比苗郁青更加荡,竟然跪在张阳面前,急不可待地含住不停吮吸起来。

  “真是下贱!”

  唐云的咒骂脱口而出,甚至认定是那个教坏张阳,意念一动,一向淡漠的她竟然怒火万丈。

  就在这时,张阳再次向后一退,那个身子一转,一张清丽秀美却略显苍白的玉脸立刻映入唐云的眼帘,不由得心想:这女人长得挺漂亮,一点也不像,真是人不可貌相呀!咦,这张脸好……好熟悉,这……这不就是我吗?

  “呀——”

  心灵世界的震撼顿时化为现实空间的一声大叫,唐云陡然惊醒过来,身子如弹簧般坐起来。

  “……四郎,轻一点,婶娘受不了啦。”

  唐云还未驱除脑海中的恶梦,一道呻吟钻入她的耳中,她下意识抬头一看,只觉脑中“轰”的一声,遭受到无比强烈的冲击,心想:天啊,我还在做梦吗?

  屋内,窗边,只见苗郁青趴在软榻上,而张阳正站在她的身后,紧搂着她肥美而浑圆的;这个画面,与唐云梦中的场景何等相似,就连张阳撞击苗郁青的声响也是一模一样。

  一秒、两秒、三秒,唐云猛然掐了她自己一下,在的疼痛中,她终于完全清醒过来,然而现实却比梦境更让唐云的心房砰砰狂跳,因苗郁青叫得是那么羞人,甚至比那次在马车内大声许多。

  唔……他们怎么会在我房间,在我面前做……这种事情?难道四郎对我……

  也不放过!想到这里,唐云心中一片混乱,这一瞬间她完全忘记悲伤的事情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赶快逃走,一定不要像上次那样。

  唐云跳下床后,双脚一颤,就伸手撑着床边,可没有把身子撑起来,反而摸到一手湿痕,那腻滑的感觉又一次充斥着她的心窝:天啊,原来他们还在床上做了那事,那岂不是就躺在自己身边!那我会不会已经被……

  唐云本能地摸了摸,虽然感觉有点泥泞,但并没有那种感觉,令她禁不住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二婶娘,你醒啦,感觉如何?有没有不适的地方?”

  此时,被褥一翻,露出宁芷韵那完美的**娇躯,可直到她轻轻拉扯唐云的手臂,唐云这才现她的存在。

  “芷韵,你、你也……”

  在很多人心中,宁芷韵都是端庄的代表,虽然唐云曾怀疑过铁若男与张阳的关系,但从没有怀疑过宁芷韵,但看着宁芷韵此时的慵懒风情,还有唇角那一滴白色痕迹,唐云的美眸又一次睁大到极限。

  宁芷韵点了点头,大方承认与张阳的不伦关系,随即柔声解释道:“二婶娘,四郎与芷纤原本在为你治伤,可大婶娘的魔毒突然作,四郎就只好在这里为大婶娘驱毒了,你别介意。”

  其实无论唐云介不介意,已经无法改变眼前这靡的一幕。

  不待唐云脑海中的巨浪平息,张阳已经抱着苗郁青大步来到床边。

  苗郁青先羞涩地看了唐云一眼,随即爬到宁芷韵的身边,娇喘吁吁地道:“芷韵,婶娘又不行了,你再顶一会儿吧,让我歇一歇。”

  “四郎,来吧,不要伤着婶娘。”

  宁芷韵动作优雅地躺在床上,随即双腿一分,带着几分红肿的玉门就映入唐云的眼帘,甚至能看到上流动的春水。

  “滋”的一声,张阳的缓缓地进入宁芷韵的体内,虽然他动作温柔,但宁芷韵早已不堪挞伐,疼得五官扭曲,低吟出出声。

  “……”

  张阳正值欲火旺盛之际,根本顾不得怜香惜玉,紧接着一阵大开大合的。

  唐云的眼眸越睁越大,也许是惊吓过度,也许是浑身无力,又也许是脑中一片空白,她完全忘记逃走,只是呆呆地看着张阳的猛烈进出。

  一刻钟过后,苗郁青咬着银牙,从后抱住张阳的腰身,娇嗔道:“四郎,不要再弄了,你想弄死芷韵呀!来吧,婶娘休息够啦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虽然苗郁青勇气可嘉,但当张阳的充塞她时,苗郁青却不由得痛叫出声。

  “四郎,快停下来,大姐不行了!”

  唐云的心声终于冲出嘴唇,她一时冲动地上前推开张阳,张开双臂保护哎哎惨叫的苗郁青。

  张阳喘着粗气,好似走火入魔般,狂乱的目光又转向宁芷韵。

  此时,宁芷韵侧卧在床角,父叠的双腿间缓缓流淌着春水与混合的液体,那泥泞的痕迹,顷刻间将一个端庄贞洁的花信少妇,变成妖娆妩媚的女神。

  察觉到张阳的目光,宁芷韵虽然心房颤,但还是咬牙翻转身子,做好承受张阳疯狂撞击的准备。

  “芷韵也不行了!四郎,你去找别人吧。”

  倩影一闪,就见唐云挡在宁芷韵身前,她美眸大张,勇敢的阻挡着邪器,却忘记了一件事情,她可是在直视张阳的**。

  看着张阳的之根向上一弹,竟奇迹般胀大一圈,唐云顿时吓了一跳,不过微妙的思绪却让她没有移开目光,反而更勇敢地瞪着张阳。

  “二妹,你快走,四郎失控了,我们不会看着他走火入魔的。”

  说着,苗郁青从唐云的身边爬向欲火焚身的张阳。

  “大姐,你……”

  唐云心弦一颤,恍惚间,时光倒流,她仿佛回到离开东都洛阳的时候,回到那辆奔驰的马车内,而与上次的心情一样,唐云为了报答苗郁青与张阳,毅然挺身而出,颤声道:“大姐、芷韵,你们不要着急,我帮你们。”

  在苗郁青感激的目光下,唐云缓缓靠近张阳,当她来到张阳面前的一刻,只觉得空间一闪,梦境与现实浑然交替,再也分不清楚。

  啊,这不是先前梦中的一幕吗?唔……一想起梦中最后的情景,唐云全身一热,觉得仿佛有一股电流瞬间充斥全身,花瓣一抖,桃源禁地立刻多了几分湿气。

  此时,虽然张阳表面上一副狂躁的模样,但内心却是得意无比、兴奋不已。

  张阳当然没有走火入魔,这是引诱唐云的陷阱,而苗郁青与宁芷韵虽然不想助纣为虐,但张阳却理直气壮地大声说,只有这样才能让唐云从绝望中重获生机,即使张阳的目的很邪恶,但他的借口却令两女难以反驳,这才有先前的一幕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