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引诱唐云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二章 引诱唐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章 引诱唐云

  弥漫着的房间内,张阳平躺在春水横流的床榻上,而唐云则跪坐在他身边,并颤抖着玉手握住张阳那滚烫的。“本章节由藏家”

  “咚!”

  当玉手与张阳相触的瞬间,唐云的芳心就有如被鼓槌击中般,不过也许是救人的决心很坚定,也许是因为已经不是第一次,她掌心微微一颤后,反而握得更加用力。

  唐云开始着张阳的,她下意识美眸微闭,掩耳盗铃般移开目光。

  在唐云身后,宁芷韵两女不约而同地呼出一口大气,虽然是演戏,但她们的确已经不堪挞伐,而且见在唐云身边交欢,张阳好象特别激动,不由得心想:唔……

  坏东西!

  半个小时后,张阳又出难受的呻吟声。

  此时,唐云的两手已经酸软,在一番犹豫后,她缓缓张开檀口,然后俯子,就像上次那样,一点一点地吞入张阳的。

  “呃!”

  张阳舒爽得出闷哼声,看着唐云美丽的脸颊在不停地起起伏伏,他心窝一荡,不由自主地伸手抓住她的。
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  唐云的朱唇依然在吮吸张阳的巨物,但她双手则抗拒着张阳的抚摸。

  张阳不得不缩回手,悄然给苗郁青一个眼神。

  苗郁青见状唇角微翘,露出无奈的笑容,随即轻柔地抱住唐云的上身,玉手则灵巧地探入她那早已凌乱的衣襟内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唐云对苗郁青的抵抗有等于无,转眼间,她的就被苗郁青揉捏成靡的形状,不由得呻吟出声。

  张阳顿时呼吸一重,开始轻轻地耸动着腰肢,在唐云的小嘴里小幅度地起来。

  不停上涨,快感弥漫在四周。

  此时,宁芷韵也上前帮忙,苗郁青抚弄着唐云的上身,她则揉捏着。

  在宁芷韵两女联手之下,唐云背脊一挺,羞人的春水就喷在宁芷韵的指尖上。

  已经过去将近一个小时,唐云只觉得嘴唇酸胀、舌尖麻,但张阳的依然咆哮怒吼着。

  突然,唐云觉得宁芷韵的手指变粗、变热了,也变得更加灵活,吮吸的动作不由得一顿,然后顺着张阳的回望过去,正好看到张阳的手指她的花径内。

  唐云本要挣扎,不料张阳的指尖一挑一勾,快感瞬间从中扩散开,酥麻有如电流般涌入深处。

  “啊……哦……”

  羞人的呐喊冲出唐云的檀口,她舌尖下意识猛烈弹动,正好弹打在上,紧接着她又是银牙颤抖,仿佛小锤般不停捶打着张阳的勾棱处。

  瞬间,张阳只觉得一团热流在前端开,原本他的计划是要坚持到最后,但此时此刻,在唐云那美妙的碰触下,就好象失守的城门般打开了!

  唐云瞬间惊喜交加,用力吞咽着胜利的成果,舌尖卷动之际,响起一阵阵咕咚声。

  十几秒过后,张阳的呼吸回复正常,唐云则含羞带怯地抬起身子,唇角一颤,倒流而出一缕,正好滴在她胀大的上,令靡空间再添一抹绝世风景。

  苗郁青与宁芷韵朱唇微张,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意外光华。

  唐云则整理着凌乱的罗衫,玉脸上洋溢着喜悦而轻松的气息。9g-ia

  引诱陷阱就这样结束了……吗?

  不,怎么可能这样就结束!

  张阳双臂一展,就将唐云压在身下。

  当张阳的腰身轻轻一挺,唐云陡然花容失色,心想:天啊,怎么那么大、那么硬?不是刚刚才泄精吗?啊,不好,四郎要……

  一种危险的感觉让唐云的玉脸红若滴血,她能清楚感觉到抵在上的巨物正在往下滑动,并且距离桃源禁地越来越近。

  唐云紧张得浑身颤抖,双手一抬,用力地推着张阳。

  张阳并没有理睬唐云的挣扎,兀自不轻不重地腰身一挺,就隔着衣裙准确地刺中玉门。

  同一刹那,苗郁青与宁芷韵出现在唐云两边,并按住唐云。

  春风一荡,衣裙飘飞!张阳在宁芷韵两女的帮助下,轻易把唐云变成**美妇,而唐云看似纤细,但身子却柔腻丰盈,堪称是。

  “不要!不……大姐、芷韵,你们要做什么?”

  唐云不停反抗着,可酥麻感早已充斥着全身,而且她不仅没有挣脱束缚,反而乳浪荡漾,久久不休。

  “二妹,我知道你也喜欢四郎,我这是在成全你。”

  苗郁青说话的同时,宁芷韵竟吻着唐云的,并轻轻一吸。

  “噢……”

  唐云控制不住地呻吟出声,可呻吟声还在飘动,她另外一颗也被苗郁青吸住。

  宁芷韵两女这么一弄,唐云忍不住全身抽搐,她双腿一绷,这才现张阳站在她两腿之间,那火热的巨物正抵在她的花瓣上,肉与肉的接触丝毫没有阻隔。

  “二婶娘,我要进去了,好吗?”

  张阳缓缓研磨着唐云的玉门,也是在研磨着她的心灵。

  “不!不能……这样,我不要,四郎,放过我吧,我是你二婶娘呀。”

  “二婶娘,我知道你需要我,而我也想要你。”

  说着,张阳轻轻一动,半个进入玉门,随即又停下来,他继续邪恶地刺激唐云的心灵,道:“再说了,你都已经吃过我下面两次,让我吃一次,这样才算公平,对吧?”

  “不……不对,唔……”

  唐云的声音在反抗,却突然颤抖,顿时春水奔流而出,羞得她无地自容。

  只需再过片刻,唐云就要自动开城投降,但张阳却更加愿意倾听唐云哀羞的悲鸣,因此他用力一耸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瞬间胀大唐云体内的花径,就在无比**的摩擦中,直插而入。

  那感无比强烈,而唐云何曾经历过这等巨物?身为人母的她,竟然有了被铁锥贯穿的疼痛感。

  “呀——”

  张阳期待的尖叫声出现了,唐云哀羞的悲鸣穿云裂空,就仿佛死囚中枪般惨烈。

  “……”

  张阳的双手撑在床边,的撞击声转眼就充斥着空间。

  一刻钟后,唐云的舌尖再次从朱唇间弹出,在尖叫声中,羞涩的韵味依然盘旋,却不再悲伤绝望。$9g-ia$

  画面一闪,唐云紧闭着美眸,玉手抓住床单,腰身小幅度颤动起来,若有若无地迎合着张阳的。

  终于,唐云的四肢缠在张阳的身躯上,本性淡雅的她没有大喊大叫,但银牙紧咬下唇的动作却更加迷人。

  直到这时,张阳才激情万丈地吻住唐云的朱唇,在一番狂野的吮吸后,他突然身子一翻,仰躺在床榻上,道:“二婶娘,我有点累了,你坐上来吧。”

  “不,四郎,我……不会……”

  唐云明白张阳话中的意思,心房再次剧烈颤抖,连带着花径深处的肉环一层层地猛烈收缩,夹得张阳连续倒吸凉气,爽得不知今夕何夕。

  “二妹,我帮你。”

  苗郁青柔媚地微笑道,然后扶着唐云的身子动作起来,就在半推半就下,唐云最后还是坐在张阳的腰间上,曼妙的身子缓缓下沉。

  一寸、两寸、三寸……张阳看着一寸寸地“消失”,看着唐云的花瓣逐渐盛开,听着唐云的呻吟一分分地上扬,瞬间欲火暴涨,而当唐云完全坐下来的一刻,他用力向上一耸,令唐云整个身子抛荡起来,翻飞的乳浪尤其靡诱人。

  “喔……啊啊……”

  唐云的身子在床上抛荡,心灵则飞上云霄,张阳的仿佛她的心窝,插得她花房不停。

  唐云的脑中瞬间一片空白,除了剧烈地迎合着张阳之外,她没有丝毫意识,无论是喜怒哀乐还是爱恨情仇,都被张阳的“九转冰火钻”化为的火花。

  随着张阳一声虎吼,春色大戏终于在岩浆的欢腾中完美落幕。

  新的一天来到了。

  早晨的薄雾特别轻柔,世外道山的雾气更是多了几分神秘。

  朝阳的光辉进入风雨大殿的一刻,六道圣君的传人——小玲珑跨过大殿的门槛,她换上一身绚烂衣裙,飞扬的倩影仿佛从阳光中走出来。

  “风雨楼曹孟,参见玲珑姑娘。”

  时移势易,风雨楼主不得不以大礼迎接小玲珑。

  “楼主不用如此多礼,你我毕竟师徒一场,小玲珑永远不会忘记曾经身为风雨楼的一员。”

  小玲珑身份大变,似乎也老成许多,还了曹孟一礼,随即微笑道:“不知楼主是否有空?小玲珑想与楼主商谈未来合作事宜。”

  蚕食下驷,拉拢中驷,铲除上驷!

  原来风雨楼就是小玲珑心中的中驷;而上驷自然是势力暴增的天狼山。

  曹孟的眼珠飞地转动,他还在思索小玲珑话中的涵义,怜花公子却突然上前几步,尖声斥责道:“大胆,区区一个小玲珑,竟敢在本座面前自以为是!呸,你有什么资格平起平坐!”

  怜花公子好似泼妇骂街般,令他的直属手下不由得露出苦笑,风雨楼的几个堂主则笑得前俯后仰。

  此时,小玲珑也笑了,笑得让人毛骨悚然,而就在她一挥衣袖的刹那,一道黑影猛然从她身后飞出,如闪电般射向怜花公子。

  一声巨响,就见怜花公子的护体法罩瞬间碎裂,一双瘦骨嶙峋的手则掐住他的咽喉。

  “啊!”

  无数惊叫声同时响起,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在急放大。

  一招!只有一招,怜花宫宗主就被打败了!虽然是出其不意的偷袭,但实力的高下却不容置疑。

  曹孟眼珠一缩,认出出手之人,紧接着他看向在小玲珑身后的几个随从。

  瞬间,强烈的震惊充斥着风雨楼主的眼神,他急忙抱拳,行礼道:“请前辈手下留情,怜花兄只是无心之言,绝无冒犯前辈之意。”

  风雨楼主竟然称呼对方为前辈,而这“前辈”竟然是小玲珑的随从?

  整座风雨大殿突然一片死寂,众人的眼神再也没有丝毫轻视,甚至连妒恨的光芒也不敢出现。

  拿下怜花公子的麻衣老者并没有回应曹孟,而是将询问的目光看向小玲珑。

  小玲珑很讨厌怜花公子,但她并没有趁机杀死对方,只是随意挥了挥衣袖,还笑道:“下人鲁莽,请楼主与怜花宗主切勿介意,小玲珑向你们赔不是。”

  麻衣老者如鬼魅般退回原地,怜花公子则一脸怒色地摸着脖子,曹孟则满面欢笑地与小玲珑寒暄。

  在小玲珑六个随从的震慑下,两方人马欢聚一堂,一边饮宴,一边谈起正事。

  在欢声笑语中,小玲珑就此摇身一变,从风雨楼主的挂名弟子变成结盟领。

  当小玲珑御剑破空而去时,天空风云变色,大地飞沙走石。

  修真界终于要变天了!

  天狼山,练功密室内。

  天狼尊者盘膝坐在最前,恶煞冥女则在他身后,在后面则是两个傀儡妖灵,他们排成一条直线,两个傀儡妖灵的能量透过恶煞冥女涌入天狼尊者的体内。

 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,只听天狼尊者一声狼嚎,就一掌震碎坚固的石门。

  “恭喜师尊神功大进,一统天下!”

  恶狼看着满地的丽粉,禁不住吐了吐舌头,因那可不是普通石门,而是用万年金刚石千锤百炼而成,以他的灵力最多只能留下一道掌印而已。

  “唉!”

  天狼尊者没有多少喜悦,反而摇了摇头,无奈地叹道:“邪灵之力太诡异了,为师用尽全力,也只能吸收这点力量,要想杀死六道与一元老儿还是远远不够。”

  “师尊不用烦恼,现在才只有两个傀儡,只要小师妹把其他妖灵全部抓来,师尊定能功参造化,心想事成。”

  恶狼充满期待的话语还未落地,火狼的身影已经急来到。

  “师尊,大事不好,小玲珑去了风雨楼……”

  听着小玲珑拉拢两大宗派的事情,天狼尊者双目精光暴射,冷笑道:“小贱人,野心还真不小,敢与老夫争抢天下,有意思,嘎嘎……”

  火狼可没有天狼尊者那么乐观,凝声提醒道:“师尊,六道把家底都交给小玲珑了,看来他在九阳山说的话并不是随口说的。”

  “那又如何!老夫手上有恶煞女,别说一个小丫头,就是他六道亲临,老夫也要扒了他的皮!”

  虽然天狼尊者嘴中说得凶狠,可思绪一转,还是凝声问道:“张阳与下一个目标动向怎么样,可有打探清楚?我要让香君提前下山。”

  “回师尊,张阳已经回到阴州,短时间内不会离开。血月洞天与紫雷山都在我们监视之下,两个目标的一举一动无不知晓,请师尊裁决,要先对付哪一个?”

  “嗯,井清恬对我们防备很严,紫雷山又是一个正道大派,就先攻打血月洞天吧。拿下血月玉女,顺便报当日一箭之仇!”

  同一时刻,俗世阴州。

  正被念叨的张阳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,他揉了揉鼻子,嘻笑着问道:“娘亲信上怎么说?她不回来吗?”

  “四姨娘去天涯海角了,估计来回要十几天。”

  张幽月将密信递给灵梦,然后平静地补充道:“四姨娘此去,可能是与师门长老商议,要怎么对付即将出世的万欲牡丹。”

  一元玉女迅看完信上内容,美眸微微一闪,接过张幽月的话头,悠然道:“张兄,四夫人希望你早日动身,尽快捕猎其他妖灵,现在咱们要与天狼山争抢时间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张阳眉心微皱,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,随即凝声道:“我能感觉到,万欲牡丹还在阴州附近,而且敌意强烈。”

  灵梦也皱着柳眉,叹息道:“我也感觉到了,万欲牡丹故意散敌意,就是不要你离开阴州,好方便王香君的行动。”

  灵梦轻易看穿敌人的目的,并迅地想出对策,道:“张兄,捕灵之事刻不容缓,你若不放心,我可以把大夫人她们送到一元山,或者带着所有人一起行动!”

  众女纷纷点头,就连张家四月也认为这是好主意,不料张阳却断然摇头。

  “不行,此去一元山路途遥远,很可能会遇上危险,一起行动更是开玩笑,我不会拿她们的性命去冒险。万欲牡丹要逼我留下,我就留下来,看她究竟还有什么花招。”

  “张兄,可是……”

  灵梦虽然已经习惯张阳的“胸无大志”,但还是忍不住要出声劝说。

  “灵梦,你别劝我了。在娘亲回来之前,咱们就按兵不动,让王香君去折腾吧。”

  在家人与拯救天下之间,张阳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,话音未落,他已经离座而起,大步走出书房,不给灵梦继续游说的机会。

  张家四月与宁芷纤、冷蝶心中丝毫没有诧异,这样的结果她们其实早已猜到,谁叫张阳是个不称职的救世主。

  邪器的女人、家人不再坚持,甚至还有点为张阳的亲情而感动,但一元玉女可是重任在肩,少有急躁地追出去。

  “张兄,你与恶煞女最终必有一战,你若任凭她继续这样下去,会对你很不利。”

  张阳停下脚步,看着有点动怒的灵梦,他的眼神逐渐认真起来,在两秒的对视后,他仿佛自言自语般道:“这些我都明白,不过为了救别人,要牺牲自己的亲人、爱人,这样的大英雄我做不到。”

  话语微顿,张阳双目陡然光芒闪烁,懒散的气息瞬间消失,话语凝重而有力:“我愿意当邪器,不是为了别人,只为了那些我爱的人!”

  张阳那如誓言般的话语缓缓随风散去,突然张阳话锋一转,反问道:“梦仙子,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选择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灵梦从小的训练就是为了拯救苍生,大义早已融入她的骨子中,但此时此刻,她看着张阳那“自私”的目光,却突然现那些大义竟然是那么令人难受。

  “梦仙子,对不起,我让你失望了。”

  张阳难得正经地留下一句低沉的感叹,随即迈开步伐走向后宅。

  直到张阳的背影消失,灵梦仍没有从茫然中回过神来,心海如波澜般翻腾。

  灵梦没有成功说服邪器,反而隐约被邪器说服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