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床上训练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八章 床上训练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八章 床上训练

  一炷香后,房门终于打开了。9g-ia

  张阳与宁芷韵两女出现在张雅月眼中,张阳固然是随意自在,可宁芷韵两女竟然也是举止从容、端庄大方,并肩站在张阳身后半步,而且那可是夫妻站立迎客的礼仪。

  张雅月虽然心中早有定数,但还是禁不住如此强烈的冲击,一时间木然呆立、哑口无言,完全没有优雅雍容的气息。

  天啊,芷韵姐与二娘竟然这么不知羞耻。嫂嫂还好,反正二哥已死,改嫁小叔也说得过去,可二娘是四哥哥的长辈,怎么可以!太过分了、太不像话了!可是……为什么自己不觉得特别愤怒,甚至是特别意外呢?

  最初一刻,张雅月就像大夫人一样,过不了礼仪伦常那一关;然而羞怒即将爆一刻,她的怒火又离奇消失,毕竟她不是大夫人,修真学道也让她不再那么执着凡尘俗礼。

  张阳给了张雅月适应的时间,直到她美眸波澜平息,他这才微笑道:“雅月,你是为了大姨娘的事情来找我吗?坐下慢慢说,总会有解决的办法。”

  “嗯,娘亲这两天情形越来越严重,我已经压制不住她体内的魔毒。”

  张雅月轻轻点头,一边回话,一边走向座椅,她正要入座之际,美眸一颤,玉脸上的羞红红到耳根子。

  宁正韵与二夫人眼珠一转,随即比张雅月还要害羞。

  宁芷韵两女百密一疏,整理痕迹时忘记那张椅子,只见椅面上闪烁着一汪水色,还散着特别的幽香,也不知是儿媳的,还是婆婆的?

  “呵呵,雅月,那张椅子坏了,坐这张吧。”

  这种情景永远不会令邪器尴尬,只会令他快乐无边、我欲成仙。

  如果没有这两日的经历,张雅月不一定会猜出那水渍是什么东西,可惜现实没有如果,她平生第一次现挪动脚步也是那么困难。

  室内突然一片沉寂,只有羞窘的呼吸在翩然起舞,留下一缕缕暧昧的浪花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每一瞬间,张雅月的心跳就会加快一分,虽然明知座下的椅子很洁净,但她却总是感觉到一缕缕湿气不停往臀部的衣裙内钻。

  终于,张雅月暗自掐了自己一下,然后颤声打破暧昧的气息:“四哥哥,我来是想请你帮忙救救娘亲。”

  “好妹妹,不是我不愿意,而是大姨娘不愿意,加上芷纤不在家,还是……”

  “不行!”

  张雅月少有的情绪强烈波动,对大夫人的担忧抹去她心中顾忌,竟脱口说出这两日与大夫人之间的羞人事情,末了,还很自责地道:“我本以为可以帮助娘亲,没想到却让她的情况更加严重,她现在一天至少要……失控三个时辰以上。”

  听到大夫人与张雅月母女亲热,张阳禁不住喉咙一热,随即用尽全力压下邪恶的联想,眉头紧皱,道:“芷纤估计也会出现这种情况,再这样下去,大姨娘一定会变成花痴。”

  “四哥哥,我不要娘亲变成花痴!”

  “雅月,你也知道,救大姨娘只有那一个办法,可是以大姨娘的性子,她是绝对不会同意。大姨娘现在的元神特别虚弱,如果我们强来,只会害了她,唉!”

  张阳出真心的郁闷叹息,在这张家别院里,大夫人就是他唯一的遗憾所在。

  张雅月闻言一时呆滞,没想到事情转来转去又回到了原点,而宁芷韵与二夫人对大夫人的性情更加知晓,婆媳俩的唏嘘更加无奈。

  就在郁闷弥散之际,一道野性的声音穿门而入,带来一缕曙光。

  “这有什么难的,只要不让她知道就行了。9g-ia”

  门被打开了,淡淡的暮色凌空洒下,映照着铁若男那修长的美腿,还有她那野性四溢的明亮双眸。

  “啊,不让娘亲知道?嫂嫂,快告诉我,怎么才能让娘亲不知道?”

  张雅月倩影一闪,拉住铁若男的手臂,问道。

  铁若男反手拉住张雅月的手腕,神秘地笑道:“那就要看妹妹你了。”

  “啊!”

  片刻后,房中传出张雅月一声羞叫,她连声道:“不、不……不行,那不行,我做不到。”

  铁若男的主意很野性,张阳自然是乐在心中,而宁芷韵眼底闪现着一丝迷惑,但她并没有说话,二夫人则认真地分析道:“若男,你这法子虽然好,但雅月还是处子,很容易就会露出马脚。”

  “咯咯……不会的,而且可以学嘛,只要雅月练习几次,自然就不会露出马脚。”

  铁若男为了说服张雅月,紧接着又提议道:“妹妹,你要是愿意,我可以做婆婆的替身,你与四郎就在我身上试一试。”

  “嫂子,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  张雅月瞬间有一种晕眩的感觉,铁若男这一句话的威力,绝不在先前宁芷纤与二夫人的冲击之下。

  直到这时张阳才出声,他一边压抑心中的激动,一边强自平静地道:“若男姐,这法子太为难雅月了,还是等芷纤回来再说,说不定她会想出更好的法子。”

  “不,四哥哥,已经等不及了,我……愿意。”

  张雅月银牙一咬,说出“我愿意”的一刻,她突然不再晕眩,丰盈高挑的身子紧接着一片滚烫,就连脚尖都绷成石头。

  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  张阳艰难地说出三个简单的字眼,他不是在犹豫,而是太过惊喜,令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,无法正常出声。

  铁若男眼底闪过得意的光芒,紧接万打铁趁热地道:“二娘、芷韵,麻烦你们给雅月当一次门神。咯咯……她训练的时候,可不能被别人打扰。”

  事情竟然变成这样了!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

  绝色婆媳的美眸中充满慌乱,看着一副慷慨就义的张雅月,宁芷韵心弦一动,出门之际,轻轻拉住铁若男的衣袖。

  “若男,你为什么要拉雅月下水?四郎与她可是亲兄妹。”

  “芷韵,你与二娘是同气连枝,我可是连大夫人的面也不敢多见,哼。”

  宁芷韵两女的声音在院门外低声回绕。

  铁若男轻轻一哼,在泄不满后,她又话锋一转,略显神秘地道:“芷韵,你说四郎会不对雅月动心吗?婶娘、姨娘、舅母、嫂嫂,他哪一个放过了?咯咯……四郎说得对,只要喜欢,\切都可以。”

  铁若男说得美眸光,宁芷韵则羞得娇躯烫,她虽然同意铁若男的说法,但忍不住道:“可咱们本不是张家的人,雅月不同,她的血脉永远无法更改。”

  “不就是血脉亲缘吗?雅月是修真求道之人,只会顺应天道自然,哪有那么多俗世规矩?更何况四郎也许……”

  铁若男话说到一半,却闭上朱唇,不再多说。

  宁芷韵何等聪慧?丰盈的娇躯顿时剧烈一颤,忍不住凝声追问道:“若男,四郎什么?你说清楚呀。”

  “我也是偶然听到二娘与大夫人闲聊,她们也只是猜测,当不得真。《藏家,最好的》”

  说着,铁若男双手连摇。

  宁芷韵呼吸一紧,用了几秒钟才回复平静,她下意识回头看了看里屋,感叹道:“其实我也听到过这种流言,说三夫人从没有怀孕,四郎就好象是凭空冒出来一样,难道四郎真是……”

  “咯咯,我可没说,是你说的,如果三夫人追究,可别连累我。”

  铁若男的笑语弄得宁芷韵哭笑不得,两个感情最好的妯娌嬉戏片刻后,随即深呼吸,各自进入工作岗位。

  春风回荡,暮色迷离。

  在灯火摇曳的卧房内,铁若男躺在床榻上,身上只有薄薄的亵衣。

  “嫂嫂,不脱衣裙可以吗?只是训练呀。”

  张雅月的手指与衣襟紧缠,似乎已经连成一体。

  “傻妹妹,训练更要认真,不然一定会露出马脚,快把衣裙脱掉吧。”

  在说话的同时,铁若男为了让张雅月勇敢,她脱掉肚兜,顿时挺拔圆润的跳跃而现,骄傲地挺立在灯火中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张雅月的芳心再次遭受冲击,看着在灯光映照下,铁若男散出惊人的艳光,她既羞窘又有点羡慕,青春少女的曲线自然没有花信少妇诱人。

  “若男,就让雅月只脱外衣吧。”

  在张雅月最是羞窘的时候,张阳及时出声解围。

  一缕感激在张雅月的心底悄然闪过,随即她以优雅迷人的动作缓缓脱去水色长裙。

  张雅月终于缓缓压向铁若男的身子,身材曲线在轻柔的动作下微微起伏,中衣虽然严密,但却挡不住那两点**的凸起痕迹。

  “雅月,你再抱紧一点,上来一点,一定要挡住大夫人的目光。”

  铁若男开始实地教学,在出一连串指令后,她声调微变的道:“现在把我当作你娘亲,魔毒正在作,你做好准备。”

  话音未落,铁若男的四肢已经缠住张雅月的娇躯,贴体的厮磨一点都不像在演戏,更像是两女在同欢同乐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张雅月的朱唇被铁若男吻住,羞涩的颤音在两女的唇角飘动。

  衣衫凌乱了、衣襟解开了!也许是铁若男**的手段很高明,也许是张雅月的决心很坚定,片刻之后,两女的倩影已经肉色闪烁,迷离。

  铁若男一咬一扯,随即张雅月的肚兜向下一滑,一抹鲜红在张阳眼中一闪而过,虽然张雅月迅地背身,但那娇嫩晶莹、小巧好似豌豆的乳珠还是刻入张阳的心窝,永远难以磨灭。

  张阳的鼻子喷出热气,目光就像钩子般直直凝视着张雅月的身材,恨不得将她的衣衫撕成碎片。

  “四郎,你呆站着干什么?该你上场了。”

  铁若男的声音自然,张阳与张雅月却不约而同背脊一挺,呼吸似欲窒息般。

  来啦,四哥哥就要压上来啦,唔……张雅月只觉得身后空气一热,一双火热的大手就在她**上抚摸、游走,那指尖的动作很细微,相比铁若男的动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但酥麻的感觉却直钻心房,甚至铁若男所有猛烈动作的刺激加起来,也没有张阳这轻轻的抚摸强烈。

  一股躁热冲开张雅月的檀口,她往上一仰,再也压抑不住羞人的呻吟声。

  鸳鸯戏水诀的光华在张阳的指尖上跳跃,他抚摸着张雅月那滑如凝脂的小腿,目光已经飞向她的双腿尽头,那美妙**的桃源禁地。

  薄薄的衣料怎能阻挡邪器的热力?张雅月猛然一口咬住铁若男的香肩,颤音四溢的同时,她猛烈收紧双腿,意图抵抗张阳侵略的热气。

  铁若男一边娇喘吁吁,一边两腿一分,强行分开张雅月的双腿,紧接着她伸手捏住张雅月的,狭窄的空间虽然不方便,但她五指揉捏的动作灵活无比。

  突然张雅月的中衣被解开,半边从肚兜边缘挤出来,美妙的处子**弥漫着空间。

  张阳连连深呼吸,感到陶醉无比,心火一荡,他就压在张雅月全裸的玉背上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张阳的胸膛这么一贴,张雅月的娇躯再次如遭雷击般,劲气不由自主地透体而出,将张阳震飞起来。

  “四哥哥,不是说……你只站在床边吗?这样会……暴露形迹的。”

  张雅月每说一个字,身体的温度就会上升一分,羞怯的她仿佛变成另一个人,全然没有平时的优雅。

  “我……我没有站稳,一不小心,呵呵。”

  张阳的理由连小孩子也不会相信,张雅月却相信,她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气,随即再次趴在铁若男的身上,还调整一下姿势,让张阳的身形隐藏得更加隐蔽。

  邪器暗自运转法诀,压下暴涨的欲火,然后再次站在床边,手掌轻轻落在张雅月浑圆的**内侧。

  张雅月的银牙几乎要咬破下唇,但身子还是如触电般颤抖一下,道:“四哥哥,你还是摸嫂嫂吧,我已经适应了。”

  张阳那火热的手指微微一顿,随即从张雅月的肌肤上若有似无地扫过去,落在铁若男的桃源禁地上,接着他指尖微微一挑,勾住铁若男的薄纱。

  “四郎,你动作错啦,不能脱掉大夫人的亵衣,不然会被她现的。”

  铁若男完全沉浸在游戏中,似乎已经不可自拔,在纠正张阳的错误后,她突然激动地抱住张雅月,狂乱地催促道:“女儿,快动,娘亲受不了啦,好痒呀!”

  野性火辣的铁若男虽然与大夫人的气息相去甚远,但那禁忌的言语却威力无边,张雅月不由自主地挺身相迎,处子与“娘亲”肥美的撞在一起。

  张阳的手指又热又硬,从薄纱飘动的缝隙间钻进去,第一下就捏住铁若男的。

  “四郎,又错啦,你太用力,不像雅月的力度。”

  铁若男的嘴唇离开张雅月的乳珠,她无比严肃地责骂工作马虎的邪器一番,然后又握住张雅月的,神情自然地道:“女儿,你来,给你四哥哥示范一下,看你是怎样抚慰娘亲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张雅月还未来得及抚慰“娘亲”,快感已经从上弥散开,偏偏这种时候,张阳的手放在她翘挺的上,虽然没有抚摸,但热力却钻入她的之内。

  两秒的低吟后,张雅月依然趴在铁若男的身上,玉手则探入她两腿之间,修长的手指含羞带怯地动起来,但只是一味地刺激着。

  张阳的鼻孔好似喷火般吐出热气,突然他灵光一闪,抢在铁若男之前,假装认真地问道:“妹妹,你没有往大姨娘里面弄吗?是大姨娘不同意,还是你不好意思?”

  “我……不好意思。”

  事关拯救大夫人的大计,张雅月的脚互相一绞,那羞人至极的话语还是在房中传开来。

  “嗯,那你应该学一学,不然大姨娘的魔毒很难被催到极点,只有魔毒完全作我才有把握救人。”

  “四郎说得对,雅月,你往里面插吧。”

  铁若男接过张阳的话语,还用力分开双腿,不仅她的蜜处完全张开,就连张雅月的双腿也被迫分成“一”字形。

  “雅月,进……再进去一点,嗯啊……对了,转动一下指尖,加一点力,呀!重了一点。”

  床上教学逐渐情绪澎湃,铁若男腰身向上一弓,连带张雅月的身子也拱起来,接着她一声欢鸣,蜜汁喷涌而出,打湿张雅月的玉手。

  张雅月羞窘地低吟,下意识要缩手躲避铁若男射出的蜜汁,不料那娇嫩的突然急收缩,好似一张小嘴般吸住张雅月的手指,还有强大的吸力凭空突现,把她的整根手指都吸进去。

  “啊!”

  如此怪异的情景,张雅月从未在大夫人身上见识过,她不由得出一声惊叹。

  张阳眼底只有沸腾的欲火,没有丝毫诧异,见铁若男为了帮他,竟然连鸳鸯戏水诀也用上,不禁感动得四肢酥软、五肢暴胀。

  刹那间,来临!

  张阳半蹲在床边,挺身一耸,隔着两层衣衫准确地刺中张雅月的处子禁地。

  “啊!”

  张阳这一击的力量并不大,但张雅月却如遭雷击般,从脚尖到梢都在剧烈抖动,她本能地扭动着腰身,可没有甩开那火热的,反而让顺势一顶,在亵衣上顶出一个浅浅的漩涡。

  “四哥哥,错……错啦,你弄……错啦,啊……”

  张雅月的身子再次如同触电般,羞急的声音还未落地,一团湿痕已经在亵衣上扩散开来。

  “妹妹,你别动,你越动,我越找不准目标。”

  张阳按照预定的剧本,在黑灯瞎火中胡乱冲撞,直到张雅月羞急得要哭出声,他才往后一退,出懊恼的叹息:“唉,看来这办法行不通呀。”

  “行得通,你们真是不开窍。”

  铁若男的亵衣已经卷缠在腰间,好象细细的布条般,她牵着张雅月的手掌放在张阳的上,道:“雅月,这样你就不用怕了,也可以帮你娘亲解毒了。”

  天啊,嫂嫂竟然要我抓着四哥哥的物什!张雅月的心顿时跳到嗓子眼,她虽然下定决心要救大夫人,但那“牺牲”的念头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,而张阳的阳根可是一个具体的东西,那火热的气息、坚挺的硬度,还有细密不休的震动,瞬间就穿透张雅月的心房。

  唔……嫂嫂太过分了,怎么能摸四哥哥的物什呢?不摸,绝对不摸!可是,嫂嫂说得也对,这样总比先前……那样……好得多,啊!羞死人了,四哥哥好讨厌!瞬间张雅月的脑海闪过万千个杂念,最后身子一颤,先前被顶的感觉竟然充斥着心房,久久不愿消失。

  “妹妹,你抓稳呀,嫂嫂我放手了。”

  张阳体内的邪器仿佛转移到铁若男体内,她松手之际,在张雅月的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迷离气息。

  “唔!”

  铁若男呼出的热气钻入耳蜗之际,张雅月忍不住那一缕直钻深处的酥麻,身子猛然一颤,五指本能地急收缩。

  “咚!”

  虚空中仿佛响起一声惊雷,炸得张雅月心海一片空白,等她从茫然中回过神来时,张阳那火热的巨物已经在她掌中微微跳动。

  握住了,张雅月终于握住张阳的之根,兄妹禁忌的快感瞬间升空咆哮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