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豪情征服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十章 豪情征服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章 豪情征服

  “吱呀”一声,张雅月推开张阳的房门,莲足踩起一缕烟尘,道:“四哥哥,我问过娘亲了。藏家她说以前那位大姨娘是母子双亡,你可以放心了。”

  “大姨娘?对了,她在家中最久,应该知道一些蛛丝马迹。”

  张阳那沉重的心灵仿佛吹来一缕微风,他分不清妖灵话语的真假、想不通他娘亲行事的风格,但看穿大夫人的心思,他还是有绝对的把握。

  一抹灵光在张阳的眼底一闪而过,在冲出去之际,他在张雅月的脸上重重吻了一下,开心的笑声终于恢复几分昔日色狼风采:“雅月,谢谢你!我这就去找大姨娘聊天!”

  “啊,四哥哥,娘亲还没有想通,你不能……”

  “雅月,让他去吧,不然他真会失去理智。”

  “对,只有用心病才能冲击心病。只要四郎征服你娘亲,他的元神就会平息下来,这是最好的治疗办法。”

  琼娘与冷蝶挡住张雅月追上去的身影,两女都出身邪门,而且心性偏向我行我素,只要对张阳有好处的事情,她们绝对不会不支持,即使张阳是去调戏他的大姨娘。

  “可是……唉,好吧,我听你们的。”

  张雅月辩驳的话语冲到心窝,立刻又想起羞人的现实,她们母女都已经与张阳这样,她再坚持下去完全没有意义,并心想:也许这样不仅能让四哥哥冷静下来,还能让娘亲不再失眠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一座院子内、花坛前,一道丰腴美艳的倩影正对着几株花草怔怔出神。

  突然一股邪风吹来一具火热的身躯,张阳从大夫人的身后冒出来。

  几乎是张阳凭空突现的第一刹那,玄妙的感觉令大夫人眼帘一颤,好似触电般跳起来,道:“啊,四郎,你、你快出去!我不要见你,快出去!”

  张阳虽然心中有事,但邪器的本能何等强大?他看着大夫人那羞怒交加的国色玉容,还有那玉手难以遮掩的丰满乳浪,顿时他脑中一热,之火猛然咆哮苏醒,暂时把烦躁忘到九霄云外。

  “好姨娘,不是你叫孩儿来的吗?”

  “胡说,我什么时候呼唤你啦?快出去,不然姨娘……死给你看。”

  大夫人对付张阳只有这一招,不过的确很管用。

  怜香惜玉的张阳果然往后退一步,不过邪魅的目光仍丝毫没有变化,道:“姨娘,孩儿有修炼一门奇妙的道术,能够听到对方在梦中的呼唤。孩儿昨夜就听到你的声音,好姨娘一直在呼唤孩儿啊!呵呵……”

  不管多么无赖的话语,张阳说来总是那么理直气壮。

  大夫人顿时浑身颤抖一下,呼吸一紧,随即美眸圆睁,大声戳破张阳的谎言:“胡说,我昨夜一直没睡着,你怎么可能听到声音?”

  “哦,大姨娘一夜没睡,是在想念孩儿吗?”

  邪器的眼睛也睁大了,一脸好奇地问道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在这方面,大夫人怎会会是邪器的对手?大夫人的玉脸瞬间红若滴血,她下意识转身就逃,再也不敢与张阳对峙下去。

  张阳没有用动作阻止,而是用上他最得意的绝招——下流一招!

  “啊”的一声桥吟,大夫人当场身子软,身子扭出最羞人的姿势。

  “姨娘,你怎么啦?身子不舒服吗?”

  “不要过来!啊……你不要过来!唔……”

  大夫人颤抖的话音未完,丰腴玉体再次一抖,的亵衣上已经多了一丝水痕。

  此时,大夫人恨不得立刻钻进地洞,可她全身酥软,根本没有爬行的力量。

  几秒之间,大夫人的酸胀感越来越强烈,她甚至能感觉到玉门花瓣即将决堤,她人生最羞耻的一幕即将出现。

  天啦!要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,还当着四郎的面……,呜……以后还怎么做人呀!大夫人瞬间有了想死的心情,可那奔腾意却不弱反强,甚至即使她死了,羞耻的事情也会生。藏家

  “大姨娘,是不是魔毒的后遗症呀?孩儿立刻扶你回房,再去找芷纤为你医治,好不好?”

  这一刻,张阳乐得眉开眼笑,再无丝毫郁闷的阴影。

  在张阳好心的反复请求下,大夫人终于艰难地点头,并咬着银牙催促道:“四郎,快帮我一把。”

  清泉还在撞击花瓣玉门,湿气已经穿透大夫人的亵衣,在恍惚间,大夫人甚至嗅到“泉水”的气息,羞得她心房剧烈收缩,银牙几乎咬破下唇。

  张阳迈步上前,大手一伸,“光明正大”地搂住大夫人的娇躯。

  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、透衣而入,大夫人只觉得又一道电流钻入她心窝;下一刹那,大夫人觉得的酸胀突然缓解两分,而则悄然胀立而起,在衣裙上浮现出两点**轨迹。

  张阳指尖颤,但并没有趁机抚弄那两点突起,他竟然老老实实的将大夫人扶进卧房。

  也许是因为张阳的老实,也许是的难受有所缓解,大夫人蹒跚移动的时候,眼底闪过一抹如释重负的欣慰喜色,就此任凭张阳进入她的卧房。

  在跨过门槛的刹那,大夫人的呼吸突然又急促起来,她身躯先是陡然一颤,随即整个人化成一滩软泥,就连手指也难以动弹半分。

  “大姨娘,你的魔毒又作了,我马上去找芷纤。”

  张阳一下子跃到床边,放下大夫人后毫不迟疑地向外走。

  如果张阳不走,大夫人肯定会赶他走;不过他这一走,大夫人顿时觉得失去倚靠,不由自主地呼唤道:“四郎,别急着走,先帮我叫一个丫鬟进来。”

  “姨娘,丫鬟帮不了你的。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吩咐孩儿,顾忌太多反而不好。”

  张阳的声音无比低沉,仿佛魔鬼的诱惑般,如丝如缕地缠绕着大夫人的心灵。

  在情势无比紧急的情况下,大夫人的思绪已是一片混乱,在恍惚间,她不由自主顺着张阳的话语思忖起来:是呀,丫鬟在外院,来不及了!四郎就在面前,何必那么多顾忌呢?啊,要流……流出来了!唔!

  大夫人的双手只有紧抓床单的力量,她感觉到水痕已经开始溢出。

  对于威仪雍容的豪门美妇来说,不亚于是要了她的性命,她芳心一震,下腹的危机信号终于冲开她心灵的一道闸门。

  “四郎,快扶我去屏风后面。”

  “啊,原来姨娘要小解呀!人有三急,天经地义,姨娘不用这么不好意思。”

  张阳巧妙地控制着邪恶的力量,让大夫人持续不断“享受”着那种命悬一线般的感觉。

  大夫人的腰身如波浪般颤抖着,双腿拼命夹紧,并不停呻吟着。

  面对这特别的邪情逸趣,张阳不仅忘记郁闷,就连的快感一时也抛到一旁,整个心神都在享受大夫人那若有若无、如泣似诉的低吟。

  终于,张阳把大夫人抱到屏风后面,然后他手一放,大夫人顿时往前倒,差一点撞翻便桶。

  张阳及时抱住大夫人,随即一挺胸膛,理直气壮地道:“姨娘,我帮你解手。放心,孩儿会闭上眼睛的。”

  “啊!不、不要……啊!呜……”

  大夫人反对的声音还未成为语句,强烈的危机感已经涌入她的脑中,微妙的思绪再次盘旋起来:张阳说得对,没人帮忙,自己会的,死也不要那么丢人!

  我可是正国公府的大夫人,再说张阳不是说他不会偷看吗?而且还有衣裙遮掩。

  在这特别的情况下,在大夫人的思绪中,所有的婢女包括张雅月都被她忽略,仿佛在这个世上只有张阳才能帮助她。

  “四郎,你千万……不能……不能睁眼呀。”

  “姨娘,我说过不偷看,就一定不偷看。”

  画面一闪,在这优雅而大气的房间内,屏风角落中,一个少年抱着一个中年美妇,以最让人熟悉的姿势开始把了!

  “唏……”

  清泉激射而出,大夫人禁不住吁出一口大气;两秒后,清泉还在喷射,大夫人则恢复几分清醒,倏地羞红布满她的脸颊,娇躯猛然剧烈颤抖着,弄得那道水柱晃动起来。9g-ia

  大夫人急忙咬紧银牙,稳住被张阳抱着的身子,她看不见张阳的面容,只得低头凝视着衣裙,暗自松了一口大气,心想:还好,这样挡着,张阳肯定看不到。

  唔,这魔毒真是可恶,幸亏张阳这坏小子没有趁机作恶。咦,他为什么这么老实了?难道与张雅月说的事情有关?

  憋了很久的清泉还在激射,畅快在大夫人的心房弥漫,可她的思绪逐渐飘向远方,有意识地忽略正抱着她的张阳。

  张阳变成正人君子——怎么可能!他怎会放弃这等绝世美妙的眼福机会!

  事实上,虽然张阳的目光穿透不了衣裙,但一面铜镜却从梳妆台上飞过来,并在灵力的掩护下,隐形的铜镜直逼大夫人的两腿之间。

  镜面上,只见芳草上挂满露珠,嫣红不停颤抖,一道水柱从嫩红的内喷射而出。

  “呃!”

  张阳还是第一次这样欣赏美人的,看得是无比仔细,而且一想到威仪华贵的大夫人在眼前小解,热血瞬间直冲头顶,之根顿时弹立而起,紧接着又被张阳强行压下去,因为他还要继续享受这特别的刺激。

  水珠逐渐变小,的颤抖逐渐平息,最后张开的缓缓闭合,一滴液体挂在芳草上。

  “四郎,放……姨娘下来,我能自己……走动了。”

  “姨娘,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呢!”

  急促的话音还在飘动,张阳的手上已经多了一块布帛,不待大夫人反应过来,他已经大手一挥,布帛贴在上,无比温柔地轻轻一擦。

  “啊!啊!呀——”

  大夫人的惊叫声只是刹那,一股强烈的羞窘感狠狠击穿她的心房,紧接着快感在她、甚至是上炸开来,心想:天啊!四郎竟然这样做!他……怎么可以?

  张阳刚用布帛将大夫人的擦拭干净,浓腻的蜜汁就飞溅而出,打湿了张阳的手掌,也濡湿大夫人的桃源。

  此时,张阳突然出声,语气中还带着惊诧:“姨娘,你还没有完呀!咦,怎么这么沾手?”

  大夫人闻言,顿时仿佛有九天惊雷在她心海中轰然炸响般,瞬间她脑中一片空白,只知道的紧夹到极限。

  时光不知道过去多久,等大夫人的心神回归躯壳时,她已经躺在床上,长裙正在床边飘飞,而张阳还在为她擦拭,可水渍却越擦越多。

  “好姨娘,你的水好多呀!”

  张阳扔掉布帛,**的手掌在大夫人的眼前晃动。

  大夫人闭上美眸,颤声道:“不是!不是那样!四郎,你不要……再说啦!”

  “好姨娘,我用它帮你止痒,好不好?”

  这时,张阳竟然抓住大夫人的玉手,半强迫地放在他那火热的巨物上。

  坚挺的触感钻入大夫人的掌心,强烈的危机则令她急忙张开眼帘,入目就是张阳那粗长硕大、红光直冒的之根。

  张阳的阳根在大夫人的掌心一震,随即缓缓刺向那饱满柔腻的玉门。

  大夫人的双眸瞬间弥漫着惊慌,她很想阻挡张阳,但玉手却仿佛失去力量,只能握着棒身,眼看着抵在上,研磨几下后又缓缓。

  “滋”的一声,张阳的阳根进去了,一寸、两寸、三寸……

  这一次,大夫人思绪很清醒,那充塞的感觉好似一道缓慢荡漾的浪涛般,从她开始,缓慢而又坚定地涌向。

  狂乱的春风微微一顿,大夫人的玉手紧贴在上,而张阳的并没有停顿,棒身在大夫人的玉手中穿梭,继续一寸一寸地占据她的贞洁心灵。

  快感不停堆积,终于大夫人的玉手松开了,她下意识玉脸一侧、闭上美眸,眼帘颤动间,一滴泪珠若隐若现。

  “好姨娘,孩儿是不是可以进去了?”

  张阳的欲火已经烧红全身,但他心灵的快感还差那么一点点。

  “不、不要!四郎,现在回头还来得及。”

  大夫人本已悲凉地屈服,但因为张阳这一问,她急忙腰肢一甩,将那邪恶之物甩出花径。

  张阳的心中不怒反喜,因为他要的就是大夫人哀羞抵抗,最后在心灵上彻底投降。

  “姨娘,你真不要吗?”

  在附耳低语的同时,张阳的阳根又对准大夫人的玉门,然后他一边问,一边轻轻一挺,再次胀大夫人的。

  “四郎,不要!”

  大夫人的玉手再次握住张阳的棒身,虽然制止了继续深入,但也拔不出那已经的。

  “好姨娘,你肯定不要?”

  张阳追问第二遍,也再次一挺。

  “不要、不要,啊……”

  当张阳的刺入一寸,大夫人急忙玉手用力,并蠕动着身子向后退。

  “好姨娘,你想要对吧?”

  “四郎,我不要……”

  大夫人与张阳就此开始问答游戏,张阳问一句就会一下,而大夫人答一句也会后退一下,最后张阳多少,大夫人就会后退多少。

  张阳不停追问,大夫人则不停后退,在不知不觉中,两人从床头缩到床尾,又从床尾旋转移动,回到床头。而在这上百次的移动之中,阳根也上百次地刺入玉门内。

  张阳的一次又一次的进出,令大夫人的玉手逐渐没有力量,当酥麻轰然击中她的刹那,她紧贴着床榻的肥美陡然弓挺而起,在无意之间,竟让张阳的三寸。

  “好姨娘,你还说你不想?”

  张阳的大手从大夫人的腰肢上离开,往上一滑,得意地拨弄大夫人那好似葡萄的胀大。

  “我……不……想,啊!呜……”

  简单的几个字,大夫人却好似费尽全身力气才说出,而她只要身子往下一沉,就可以甩掉,但她却没有这么做。

  泪珠再次在大夫人的眼角出现而且滑落,当泪痕被她灼热的脸颊加温时,悄然蠕动一下,更加紧密地夹着张阳的。

  要到了,心灵最的一刻要到了!

  邪器之心一声欢呼,他突然抱着大夫人的身子,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翻转。

  转眼间,张阳躺在下面,而大夫人则骑在他的腰间上,而在翻转之际,一直插在内,既没有深入也没有退出。

  “姨娘,坐下来吧!孩儿要你坐下来。”

  “呜,不,我不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”

  张阳已经完全松开双手,可大夫人的身子却依然贴在他身上,虽然如泣似诉地要逃离,但她那布满嫣红之色的丰腴娇躯却一点一点地坐下去。

  一寸、两寸、三寸……突然,大夫人撑在张阳胸前的玉手一颤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她就坐下去了!实实在在地坐下去了!

  “呀——”

  绝望的惊叫声在空间回荡,但大夫人的眼中却没有泪花,只有那长久压抑后,猛然爆的狂乱迷离。

  “呃!”

  到位了,终于到位了!张阳邪恶的心灵终于完全到位!征服的快感从他全身每一个毛孔迸射而出,在恍惚间,他甚至觉得自己征服了天下,再也不用怕任何人,尤其是不用怕雍容华贵的美妇人,包括他那真假难辨的娘亲。

  征服总是抹去恐惧的最好办法!如果谣言是真,那么也许、或者、可能……

  为什么不把天下第一名女人征服呢!那不就是最好的复仇之法吗?

  邪器之心刚一想到这里,大夫人立刻出从未有过的尖叫声。

  张阳顿时回过神来,现已经胀大到极限,并正在大夫人的花房内猛烈冲撞,而且的粗长坚挺乃至滚烫,无不越他平时的极限。

  “四郎,饶了姨娘吧!啊啊……姨娘不行了!真的不行了!呀……”

  大夫人很快就不堪挞伐,在哀鸣的同时,她的却不由自主地迎上前,让张阳之根又一次狠狠她的花房。

  这一撞,正好也是张阳的极限一刻,他出一声如野兽般的嘶吼,就此轰然射出,灌满“母亲”的花田。

  “娘……姨娘,你还要不要?”

  “四郎,要!姨娘要……”

  邪器的精元果然充满神奇力量,大夫人在张阳的撞击下,先是美眸涣散,随即异彩闪烁。四肢一卷,她再次扑入张阳的怀抱。

  春风几度,花叶飘零。

  终于大夫人化为一滩春泥,这时张阳才想起正事,他一边用大夫人的肥球夹着,一边凝声道:“好姨娘,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,一点也不要遗漏。”

  “好,我说!啊……轻一点……”

  过了一会儿,大夫人就用世间最**的语调,说完一件很普通的事情,末了,她娇喘吁吁地补充道:“四郎,我就知道这么多,已经详细对雅月说过一次。如果你不信,你可以去问二妹与郁青、唐云,她们来到张家的日子与我差不多。”

  “好啊,我要一起审问!”

  大夫人一提起二夫人、苗郁青和唐云,张阳顿时胸膛一挺,豪情壮志地说道。

  狂风一荡,张阳很快就把另外三个称呼中带着“娘”字的美妇人弄来。

  在四个成熟美妇或真或假的娇嗔声中,张阳仰天一声大吼,万丈豪情飞扬四射,将他的姨娘与婶娘全部笼罩在其中。

  这时,大夫人无力地躺在床角,唐云则略带羞怒地躲到她身边,二夫人原地未动,苗郁青则主动迎上去,随即就是一声疼与快乐交织的强烈呻吟声。

  张阳并没有入魔,但那团特别的欲火却狂暴无比。

  张阳不到一百下,苗郁青就倒下了,随后二夫人带着几分担忧、几分娇羞还有几分低吟,张开双腿,可很快,二夫人的欢鸣就气若游丝。

  张阳在射完一波后,毫不停顿就来到唐云的面前。

  唐云有点生气,但更多是无奈的叹息,接着她**一分,只见里面竟然早已一片湿滑。

  “吼——”

  当四个“娘亲”重叠在一起的时候,张阳的吼声终于冲天而起,有如一道决绝的利剑般,狠狠剌穿漫天阴霾!

  请续看《邪器》18

  第十八集幻梦落红

  内容简介:

  封面人物:一元玉女灵梦

  张阳怒气沖沖地带着众美人来到吸尘谷,先后被妙姬及小玲珑等人阻拦,张阳却执意要找刘采依,并且要刘采依与他“滴血认亲”……

  张阳被四大长老追杀,在危急时刻,灵梦竟背叛刘采依救了张阳,随后当他们逃命时,灵梦却百般诱惑张阳,更要张阳上了她……

  与灵梦缠绵一夜后,张阳却被醒来的灵梦追杀,但到了晚上,灵梦又要与他缠绵,灵梦到底生了什么事?

  人物:

  一元玉女:正道第一山最优秀的女弟子,修真界十大玉女之,修炼幻梦心诀。

  刘采依:天下第一智慧美妇,行事神秘莫测。

  四大长老:刘采依身边的护卫,来自于天涯海角的四个级高手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