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针锋相对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二章 针锋相对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章 针锋相对

  妙姬眼神一动,正要加入战场,不料小玲珑却挡在她的身前,说道:“师尊,这可是人家的家事,你就不要去搀和了。“藏家xiaoshuo”不管你帮哪一方,都不会有好结果的。”

  小玲珑虽然叫妙姬师尊,但却带着居高临下的语气,然后她娇小的身子微微一震,竟逼得妙姬连连后退。

  妙姬气得脸颊忽红忽白,但又觉得小玲珑所言有理,因为那可是张阳的家事,外人岂能随便插手?不过,妙姬觉得小玲珑的态度很可恶。

  而这一切说来话长,现实不过是眨眼之间。

  不待妙姬与小玲珑掀起真正的杀戮之浪,里面响起一声巨响。

  “轰——”

  没有人知道生什么事情,整座后殿就瞬间化为灰烬,也没有人知道刘采依使出什么手段,就见张阳飞上半空中,随即就好象一片羽毛般飘到地上,这情形煞是怪异。

  张阳并没有受伤,但也失去反击的力量,随后刘采依随意地一抬玉手,张阳立刻飘到她面前,变成动弹不得的阶下囚。

  张阳可是已经进入元虚境界的邪器,可竟然一下子就被刘采依制服了。

  顿时一口凉气从众女的嘴里倒灌而入,一元玉女等人更不由自主地收剑后退,清音则一声娇叱,不顾一切地扑向刘采依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,先前那道光墙再次出现,把清音与其他诸女都挡在另一边,而的烟尘更是迟迟不下坠,在众人的头顶上形成一层浑浊的浮云。

  “四郎,你真要逼我吗?”

  “我不想活得糊里糊涂,你不答应,我绝不罢休!”

  张阳怒声回应,而随着他紧咬钢牙的声音越来越响亮,他慢慢地站了起来。

  在恍惚间,张阳就好似一匹难以驯服的野马般,这让刘采依不由得柳眉一皱,似乎失去了耐性。

  “四郎,这是你逼我的,莫怪为娘要废去你的灵力!”

  说着,刘采依含怒击出一掌,狠狠打向张阳的丹田。

  在结界另一边,众女瞬间面如土色,无论抱持何种心思,她们都不想看见张阳变成一个废人,然而即使她们用尽全力,却也难以打破刘采依设下的结界。

  这时,刘采依依然愤怒,张阳的目光则依然狂野,但好在柳飞絮一直站在刘采依的身边。

  “住手!”

  震惊猛然浮现至柳飞絮的双眸中,驱散盘旋在她眼底已久的犹豫光华,柳飞絮陡然怒斥道:“采依,你怎么可以对四郎下毒手?”

  “砰”的一声,柳飞絮如闪电般挡在张阳的身前,与刘采依对了一掌。

  历经妖灵一劫后,柳飞絮虽然灵力大进,但面对刘采依这含怒的一掌,她还是被打得飞了出去,在惨叫声中,鲜血飞溅。

  “飞絮!”

  刘采依惊声大叫,随即化作一道幻影凌空追上柳飞絮,然后她在柳飞絮的身上点了几下,就一个飞身来到宁芷纤的面前。

  “丫头,赶紧帮她治伤,别愣着!”

  这突然的变化让众女不再争斗,甚至包括张阳在内,都替柳飞絮感到担忧。“百度藏家”

  只见宁芷纤手中的金针飞舞,片刻后,她呼出一口大气。

  刘采依顿时如释重负,几乎是在张阳要开口怒斥的同一刹那,她一指封住张阳的经脉,又回身对众女道:“他是我儿子,我不会伤害他,而你们也不要添乱了,否则家法侍候。”

  虽然真相还没有弄清楚,疑云依然盘旋在众人心中,但冷蝶等女玉手颤抖几下,最后还是不敢轻易对刘采依动手。

  刘采依目光过处,见包括清音在内的人都垂下眼帘,她满意地微笑道:“你们这几个丫头不要都苦着脸,四郎只是一时糊涂,从今天起,他就待在这里,我会让他完全清醒过来。”

  “唔唔……”

  听见如此安排,张阳不能说、不能动,一双眼珠急地转动,喉间出阵阵沉闷的哼声。

  “小羊儿,你也觉得娘亲这提议很好,对吧?咯咯……”

  欢快的笑声抹去刘采依先前的杀气,她轻盈迈步,拖着张阳走向偏房,然后玉手一抖,把张阳扔进一间练功静室。

  “四郎,你如果想通了,就在心里呼唤娘亲,娘亲随时等着你的呼唤,咯咯……”

  刘采依笑声不绝,仿佛还是像以前一样在与张阳玩游戏;不过张阳那愤怒的目光,可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  众女纷纷张大美眸,没有人明白刘采依是否在生气,更无法明白刘采依与张阳究竟是不是母子?

  时间在沉寂中流逝,不知道过了多久,众女就各自离开,而张阳则可怜地被刘采依关起来。

  这时,小玲珑的眼珠微微一转,就以最快的度来到前殿,凝声下令道:“火雷,传令下去,谁敢泄露今天的事情,定斩不饶!知道吗?”

  “属下明白。”

  火雷真人的额头冒汗,身躯微微颤抖,因为别说是刘采依的威势,只是张阳那三声怒吼,就已经震得他气血翻腾、经脉逆转。

  虽然小玲珑已经下达严令,但她的威严还不足以控制住人心,加上不停招兵买马的吸尘谷龙蛇混杂,因此张阳母子反目的消息就有如张开翅膀的鸟儿般,很快就飞遍修真江湖。

  在血月峰上,战火的痕迹还未完全消失,但人心已经逐渐屈服。

  恶狼真人拿着最新的密报,兴冲冲地冲到火狼真人的面前。

  恶狼真人恨不得把所有侮辱的字眼都送给张阳,说道:“师兄,张小儿原来真是野种,只是刘采依利用的工具,狗杂种、贼痞子,嘎嘎……”

  火狼闻言抚须微笑,摇头晃脑地道:“这是天赐良机,即刻告知师尊,提前出兵!”

  “师兄,妖灵只剩下三个,恶煞女已经确定目标,那咱们要先捕捉哪一个?”

  火狼真人的双目精光电闪,杀气腾腾地说出三个字:“金石门!”

  修真界战火一触即,两大级宗师却仍悠闲自在地对坐品茗。

  六道圣君环目四视,由衷地赞叹道:“一元兄,你这混元洞府堪比仙境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

  “一元山虽好,可又怎么比得上真正的天人之境?”

  一元真君放下茶杯,忍不住感慨道:“与上个月相比,我的源生之火又弱了一丝,无论我怎么想尽办法,果然还是人力难以逆天,唉。9g-ia”

  在一番感慨后,一元真君问道:“六道兄,你觉得刘采依与张阳反目是真是假?梦丫头在信上虽然言之凿凿,但我还是觉得刘采依诡计多端,不能不防。”

  六道的面容先闪过一抹无奈,这才思索着回道:“小玲珑也来信了,与灵梦所言一模一样,但如果不是刘采依,我绝不会有半点怀疑。”

  话语微微一顿,六道眼中精光闪现,继续道:“刘采依的心思无人能猜,不过张阳却是我们的指路明灯,以他的行事作风,即使是计谋,他也绝不会伤及他身边的女人。”

  一元真君双眼一亮,接过话头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此事是真!嗯,也对,我们与刘采依相识二十几年,从未见她怀过孩子,如果张阳真与她有杀母之仇,这结果的确不意外。”

  两大宗师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,六道圣君暗自咬牙,凝声道:“不管刘采依有没有诡计,以如今情形,我们何须有太多顾忌?一元兄,你意下如何?”

  六道圣君虽然没有完全细说,但一元真君却完全明白,他双目微微一缩,还是小心地道:“六道兄,开启天门只有一次机会,还是继续观察一下,看透刘采依的想法后,再行事也不迟!”

  话语微顿,一元真君凝声补充道:“没有张阳,还有恶煞冥女,虽然慢一点,但这点时间咱们还有,无论如何,绝不能给刘采依破坏天门计划的机会。”

  六道圣君微微颌,激荡的热血瞬间恢复平静,赞叹道:“还是一元兄心思缜密,难怪我邪门六道虽然人才涌现,却一直被正道十山牢牢压制住,哈哈……”

  “六道兄过谦了。”

  一元真君谦虚地回应,随即话锋一转,由衷地叹息道:“咱们当年斗来斗去,如今回想起来,只觉得好笑呀!凡人再怎么争斗,又怎能斗得过岁月?若不能打开天门,你我迟早化作一圮黄土。”

  六道圣君附和回应,而且因为触及到心愿,他们不由得对突然变卦的刘采依感到更加怨恨,也更加小心谨慎。

  暮色来临,月华如水,仿佛为大地镀上一层美丽的银辉,但吸尘谷却弥漫着一股不散的狂躁之气,而众女之间的裂缝并没有因为时间消失。

  清音看着灵梦时,就好似在看着敌人般,而张幽月对冷蝶也是处处提防。

  但在这种时刻,刘采依不仅没有设法化解,反而还火上浇油,把看守张阳的任务交给张家四月,让清音等女更是愤怒。

  张雅月终于忍耐不住,颤声道:“三姨娘,四哥哥已经躺了一整天,这样下去,他的经脉会受伤,还是……”

  “雅月,不是姨娘心狠,而是你四哥哥已经走火入魔,让他这样待着,对他更好。”

  刘采依一向是张家四月心中的神,不过她这次的解释却令张雅月四女难以信服。

  张宁月看了仰躺在地上的张阳一眼,并没有掩饰眼底那一缕担忧,突然她双眸一亮,灵光一闪,欢声道:“三姨娘,你就别生四哥哥的气了,可以让他戴罪立功,去捕猎剩下的妖灵。”

  “姨娘也想这样,可你四哥哥不答应呀,唉。”

  刘采依一声长叹,张家四月与灵梦的目光都转向一个方向,而迎接她们的果然是张阳火花四溅的目光。

  “四郎走火入魔的情形越来越严重了。”

  刘采依重复了一遍不让人信服的理由,随即玉手一挥,柔声道:“你们先出去,由四月负责镇守院子的四角,灵梦自由巡视,我要帮四郎治疗,绝不能被其他丫头打扰。”

  张家四月与灵梦纷纷行礼离去,转眼间,练功静室内,只剩下一对反目成仇的母子。

  “四郎,你还真是狠心,差一点就震散为娘的仙体了!”

  刘采依坐在张阳旁边的蒲团上,衣袖轻轻一挥,张阳立刻恢复说话的力气。

  “不是我心狠,是你不考虑我的心情,如果你真是我娘亲,何必拒绝滴血认亲?”

  虽然所有的事情都证明一个结果,但张阳眼底还是有一缕侥幸的光华,他多么希望这只是刘采依的一个恶作剧。

  这时,刘采依换了一个坐姿,那高挑的身子在蒲团上悠然伸展,每一个动作都弥漫着诱人的气息。

  “四郎,万欲牡丹此计不只是谣言,而是她几十年怨恨积累的诅咒,所以你才会被谣言控制住心神,即使娘亲听你的,你也不会相信结果,毕竟以为娘的本领,要破解芷纤的手段只是轻而易举。”

  刘采依微微一挺身子,双峰仿佛即将裂衣而出般晃动,紧接着她叹息道:“只要妖灵略施小计,你肯定又会猜想,结果会不会是为娘做手脚,对吧?”

  张阳张开的嘴巴不由得闭上了,忍不住暗自怀疑滴血认亲对天人的作用。

  刘采依看着张阳沉思的神情,一缕异样在她眼底一闪而过,随即扬声道:“你要想知道真相,为娘还有一个更好的法子。”

  瞬间张阳抬起头,希望之光充斥着他的双目,问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  刘采依那如星辰般美丽的眼睛看向窗外的夜空,带着几许回忆的韵味,柔声道:“当年,万欲宫中,只有一个人的心智没有受到丹药影响,只要你找到她,自可问出真相。”

  “万欲宫?你是说妖灵?”

  “对,为娘说的就是万欲宫四大花王之,灵力仅次于万欲牡丹的哀情幽兰,我能感应到,她正在紫雷山上。”

  这时,刘采依收回目光,一边凝视着张阳,一边语重心长地道:“要破解妖灵的诅咒,只能从妖灵身上着手,你自己追寻得到的答案后,才不会胡思乱想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张阳笑了,在刘采依风情万种的身影笼罩之下,他躺在地上笑了起来,而且越笑越大声、越笑越放肆:“刘采依,都这种时候了,你还不忘废物利用,真是名不虚传啊!哈哈……”

  张阳的话语充满嘲弄,还有点自嘲,最后近似喃喃自语道:“你干脆杀了我,不然我一定会报复的!”

  “你真不答应?”

  “绝不!”

  刘采依被张阳的话语激怒,突然翻脸厉声道:“你若不答应,那我只好听你的——废物利用,吸光你的功力,让你变成一个废人,你可想好啦?”

  “废人也不错,我可有十几年的经验,来呀!”

  张阳斜眼上望,挑衅地说道,也许是过度悲愤,他还真有点怀念以前的废人生活。

  “好,我就成全你。”

  怒火终于在刘采依的眼底,她猛然一掌拍在张阳的头顶上。

  与此同时。

  “啊!”

  柳飞絮一声尖叫,从昏迷中突然惊醒过来,她大口大口喘着气,丰满的酥胸有如震荡的鼓面般,心跳声则好似擂鼓声,就连在几米外的宁芷纤也能德到。

  “师娘,调匀呼吸,小心内伤复。”

  毒手玉女急忙走上前,玉手一晃,金针凭空突现。

  “芷纤,别管我,快去救四郎!”

  柳飞絮的玉脸惨白,她用力抓住宁芷纤的手腕,急声道:“快去救四郎。我被刘采依骗了,她一直在玩弄我们。如果四郎不再为她所用,她一定会灭绝后患,快去!”

  宁芷纤手中的金针一缩,随即她没有丝毫犹豫地飞身跃窗而出。

  宁芷纤穿窗而出的身影凌空一折,顺势飞到隔壁房门前,她一边低声疾呼清音的名字,一边推开房门。

  “吱呀”一声,门扉应声而开,里面却没有人。

  “芷纤,出了什么事?”

  不待宁芷纤收回愕然的目光,琼娘已经在她身后出现。

  下一刹那,冷蝶也从房中飘然而出,在听完宁芷纤的解释后,她玉手一翻,一边召唤本命飞剑,一边凝声道:“小音与宇文烟肯定是去单独行动,但咱们也管不了那么多,先把四郎救出,再杀出吸尘谷!”

  同一时刻,在一条深入地下的密道中,两位绝色美女正在小心地潜行。

  “小音,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一条地道,真的会通往关押老公的房间吗?”

  宇文烟圆润的玉脸微微上扬,在洞顶宝石的光辉映照下,她眼底的好奇清晰可见。

  “我也不清楚,只是心里一急,立刻就想到这条地道,也许是玄功感应吧。”

  清音随意找了一个理由,紧接着话锋一沉,凝声提醒道:“小烟,小心脚下,这条地道每隔一段就有一种阵法,如果触动机关,通道立刻就会变换,再也找不出主人所在的房间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咱们无论如何一定要救出老公。三夫人绝对不会是他娘亲。”

  宇文烟的玉脸浮现怒意,紧跟在清音身后,突然她双眸一亮,问道:“小音,你是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?”

  “啊,没……没有,只是想起了这条通道。”

  瞬间,清音的美眸中充满杂乱的光华,身子一颤,就被一股无形的气流牵动,意外地撞向墙壁。

  刹那之间,时光呈千百倍拉长。

  当清音撞在墙壁上时,墙壁竟然一抖,抖出万千道光点,紧接着通道竟如有生命般微微蠕动起来,只等清音撞在墙上,无数个机关就会好似野兽般张开巨口。

  刹那间,宇文烟的脸颊白若积雪,而同一时刻,张阳的脸色已经灰暗如土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