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怒火反击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四章 怒火反击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章 怒火反击

  金石门,正道十山之一。^9g-ia^

  在夕阳的映照之下,金石山更加显得萧瑟、苍凉,就连曾经闻名天下的“金石天梯”也满是秋天才有的落叶,一股如死般的寂静笼罩住山野。

  “嘀塔!”

  只见一滴红色的“水珠”缓缓飘落在天梯上,紧接着狂风巨浪竟从天而降。

  瞬间上千名修真高手从黑暗中冒出来,在无数把刀剑之上,人类的鲜血正一滴滴地往下滴。

  前后不到三日,天狼山人马就杀到金石门的根基之地,那些外围堂口几乎没有起到阻挡大军的作用。

  火狼真人站在天梯下,仰头向上一望,随即振臂一挥,凝声大喝道:“传尊者号令,第一个杀入金石大殿者升为堂主,可得尊者亲传绝艺!”

  “杀——”

  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火狼真人的令旗刚刚挥动,上百道身影已经御剑而起,直向山顶飞射而去。

  突然天空亮了起来,成千上万道光芒在虚空中纵横交错,瞬间形成一道龟纹形状的大网,封住金石山上方的天空。

  “轰隆隆——”

  只见十几慨天狼山修真者闪躲不及,纷纷撞在光网上,瞬间连人带剑都化为灰烬。

  虽然金石门并不强大,并没有级高手存在,但“万符阵”绝对名不虚传,恶狼真人试了一下,虽然没有化为灰烬,但也被打落在地,摔得满脸灰尘。

  火狼真人眉头一皱,凝声道:“从天梯攻上去,见一个杀一个,直到金石门投降为止!”

  “火狼道兄,天梯的凶险绝不在万符阵之下,对方还占尽地利,我看不如聚齐阵法高手,先一层层破去天梯阵法,再挥军直上,可好?”

  三才尊者与血月老祖一起来到火狼真人的面前,脸上隐隐流露出忧虑神色。

  火狼真人的目光在三才尊者与血月老祖之间来回扫视一圈,虽然这四人的辈分都高他一辈,但他却居高临下地冷声道:“三才山人才辈出,就请三位尊者亲自领军,建立头功,相信师尊定会对三位的表现满意。”

  三才尊者同时脸色大变,他们担忧的事情果然变成事实,但他们不想当炮灰,地才尊者与人才尊者的眼角同时扫向天才尊者。

  天才尊者暗自握紧拳头,先暗自恨声咒骂天狼真人一番,随即极力满脸堆笑地道:“火狼道兄,老夫并非不愿立此头功,而是我三才山弟子很少修炼阵法机关,比起血月道兄,老夫等三人在这方面自愧不如,不如……”

  “三才尊者,本座这是命令,不是请求。”

  火狼尊者一声冷斥,打断三才尊者的话语。而在经过两、三个月的“合作”后,天狼山终于露出狰狞的狼牙,连最后一片遮羞布也不给三才山留下。

  在火狼真人森冷目光的凝视下,三才尊者眼神不停闪烁,最后他们身躯一软,仿佛漏气的皮球般,俯身行礼道:“老夫……接令!”

  随后,三才尊者带着三才山弟子杀上天梯。

  火狼真人看着那三才尊者等炮灰臣服的背影,笑得很得意,在一会儿过后,他眼神逐渐变得凝重,因为金石门的反抗出乎意料的猛烈,甚至在“天梯”每一层阵法的帮助下,三才山人马的鲜血四溅奔流,就连赶上去相助的天狼山高手也头破血流。

  “千年宗派,果然名不虚传呀!”

  火狼真人感慨万千地叹息一声,然后令旗一挥,血月洞天与天狼山的主力也杀上天梯。

  鲜血继续奔流、惨叫直冲天际,杀戮从山脚开始,一步一步地往山顶艰难前进。

  在山下,火狼真人的眉头越皱越紧;而在山上,金石散人的脸色更加难看,他面如土色、眼神慌乱,完全失去一宗之主的威仪。

  金石散人俯身向下一望,身躯微微颤抖,更下意识缩回来,急声问道:“各宗宗主可有消息传来?”

  一位花甲长老叹了一口气,上前道:“回宗主,出去求援的弟子多数已经返回,不过……没有宗派愿意出手相助。9g-ia”

  “什么?他们难道不懂什么叫唇亡齿寒吗?就这样看着邪门妖孽攻占我金石门?”

  说着,金石散人再次向后一退,差一点栽倒在地,颤声道:“完啦、完啦!本宗基业就要断送在老夫手里了!”

  “宗主莫急,弟子熟悉天梯每一层阵法,愿意下山阻敌!”

  这时,巧手玉女古韵从人群后方走出来,她的神情依然温柔,但眼眸却浮现出坚定的气息。

  随后,一干年轻弟子随着古韵杀下山顶,金石散人看着他们视死如归的背影,眼神突然闪烁起来。

  在吸尘谷外,是一片连绵百里的原始森林,此时清音等人正在疾步狂奔。

  清音等人逃出吸尘谷不到十里,四大长老的杀气已经破空而来,而面对不能力敌的对手,清音与宇文烟不得不从天空转入地上,靠着森林的掩护,继续向前奔逃。

  “小音,放我下来。”

  这时,张阳终于从昏迷中醒过来,他不顾清音的阻止,挺身一跃,随即傲然站在一块椭圆形巨石上,强忍着万丈恨火,凝声问道:“我怎么在这里?是你们救我出来的吗?”

  清音两人随即以最快的度将事情经过说一遍,末了,急声道:“主人,灵梦与四大长老很快就会追上来,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!”

  虽然逃跑没有面子,但面子怎么比得上性命?张阳恨恨地瞪了天空一眼,随即矮身钻入一片密林中。

  张阳等人离开两刻钟后,灵梦那被烟波笼罩的倩影站在那块椭圆形巨石上,她看着四周杂乱的痕迹,平静地说道:“张阳离开此处不久,咱们只要找对方向,很快就可以追上他。”

  修真者早已经习惯飞天遁地,但对于此种追踪之术一般很少涉猎,四大长老只能干等灵梦搜寻痕迹的结果。

  在一盏茶时间过后,一个长老忍不住皱眉道:“灵梦,你不是能感应到张阳的气息吗?为何这么费时?”

  灵梦扫视地面痕迹的目光没有丝毫变化,回道:“回前辈,晚辈只能感应到他御剑飞过的气息,可如今他用最原始的法子逃逸,因此祖师传授的术法失去了作用。”

  灵梦抬出一元真君的名头,四大长老随即眼珠微缩,再也不好开口质疑。

  又过一盏茶的时间后,灵梦终于双眸亮,率先飞身追入丛林中,而四大长老则沿着树梢疾飞而去,杀气一涌,目光所过之处,惊得走兽奔逃、雀鸟四散。

  “喀嚓”一声,张阳疾奔的身子斩断枯枝,随即碎屑扑向他的头顶,让曾经光芒万丈的张阳身上再添一丝狼狈的痕迹。

  张阳等人已经逃亡大半夜,甚至用尽所有潜踪匿迹的招术,然而灵梦等人的杀气依然忽远忽近,就有如跗骨之蛆般,煞是可恶。

  “主人,他们又追上来了,怎么办?”

  清音与宇文烟虽然都是太虚高手,但她们也不善于凡人的逃命办法,狼狈的模样绝不在张阳之下。

  张阳的身体还很虚弱,但他的心房已经感受不到疼痛,只有一道道的怒火在疯狂灼烧他的灵魂。

  好歹毒的——刘采依,竟然如此穷追不舍,看来不杀掉我,她是誓不罢休了!

  吼——想到这里,怒火似乎激张阳的潜能,他那虚弱的身躯猛然挺立而起,再次大步狂奔。

  清音立刻追上张阳,但随即又停下来,回身催促道:“小烟,你怎么了?身体不舒服吗?”

  “小音姐姐,很快就要天亮了,我们这样是逃不走的,肯定会被追上。”

  宇文烟微微抬头,沐浴在黎明的光华中,瞬间她那丰腴肉感的娇躯艳光大作,美眸凝视着张阳,深情地道:“老公主人,一直以来我都是你的包袱,从未为你做过什么,这一次就让我表现,好吗?”

  虽然宇文烟看似在询问,但在那惊心动魄的美丽光华中,却散出坚决无比的气息。9g-ia.

  “小烟,你要孤身引开敌人?”

  清音瞬间张大美眸,她能清楚看到宇文烟眼底那赴死的决心,禁不住脱口而出道:“不行!要引开敌人就让我去,我的灵力比你强。”

  “小音姐姐,你就给我一次立功的机会吧!嘻嘻,我的鸳鸯戏水诀已经大成,可不像老公只知道用来做那种事。”

  说着,宇文烟两手一震,两团太虚真火陡然在她掌心凭空突现,果然非同凡响。

  清音没有受到宇文烟“嘻笑”的迷惑,再次急声道:“小烟,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!我与灵梦的关系更好,她应该不会对我下杀手,你还是……”

  “不要再说了!”

  张阳沉默两秒,凝声打断清音两女的争执:“你们再争下去,敌人就追上来了!小烟,照你的意思做吧,直线往东边逃。”

  那冷厉的声音还未消散,张阳眼神一凝,凝声问道:“小烟,你会恨我吗?”

  “不会!老公,我真的很开心!”

  宇文烟迅飞跃离去,并在临去之际,回头深深望了张阳一眼,留下一抹灿烂而又幸福的微笑。

  “主人,咱们快走吧。”

  清音虽然对此感到心疼,但事已至此,她还是迅调整思绪,当先向前奔跑。

  在一刻钟后,狂风一卷,灵梦与四大长老同时凭空突现。

  “他们分成两路了。”

  一元玉女的脚尖轻轻拨动杂草,准确地判断道:“左侧是一人,前方是两人,再给我半刻钟,我能分辨出张阳逃跑的方向。”

  “不用那么麻烦,我等也兵分两路,把他们全部拿下!”

  绝对的实力化作绝对的信心,四大长老不愿耽搁那半刻时间,不待灵梦同意,他们已经分成两波,身形过处狂风呼啸,没有丝毫隐蔽杀气的念头。

  灵梦美若星辰的双眸微微一沉,随即飞身向前急追。

  三长老与四长老在追出片刻后,三长老眼神一亮,手指前方的一座山坡,道:“师弟,看见没有?那个小丫头正在翻山呢,哈哈……”

  见目标出现,两大长老立刻跃上半空中。

  在一里外的宇文烟似乎感应到追兵的接近,她也御剑而起,贴地疾飞,很慌乱地越过那座山坡。

  双方之间的距离飞消失,不料在山坡之后,是一座低矮但却连绵很远的山岭,还有一望无垠的丛林。

  三长老越过山坡,看着山峰挡道形成的左右两条岔路,他与四长老相互一望,随即各自追向一个方向。

  这时,四长老很快就看到宇文烟奔逃的痕迹,他满腔的闷火忍不住爆而出,咒骂道:“可恶的小贱人,竟敢让老夫追逐一夜,找死!”

  咒骂声还未散尽,四长老一个飞跃,宇文烟的背影已经出现在他的视线中,接着他再次咒骂一声,然后双臂一展,挟带着呼啸的狂风,就恍如狮子搏兔般,扑向宇文烟。

  宇文烟急地转身,知道已经无路可逃,她索性不再逃逸,随即一声娇斥,飞剑猛然撕裂虚空,将全身的灵力都集中在这一剑之上。

  宇文烟的“以下犯上”,让四长老气得胡须抖,他凌空的身形突然一顿,紧接着一拳打下去。

  呼啸的狂风轻易吹飞利剑,虽然四长老没有一拳打飞宇文烟,却把她双足打进地底,直至末膝,再也难以动弹半分。

  得意的神情在四长老的眼中闪现,看着束手待毙的宇文烟,他感到心神舒畅,袍袖一荡,收回第二道灵力。

  就在四长老收力的瞬间,突然有一把飞剑从地面暗处飞射而出,而在飞剑之后,还有清音那被真火环绕的倩影。

  “砰砰!”

  在接连两声闷响后,清音与飞剑倒飞而回,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。

  四长老虽然猝不及防,但绝对的实力让他化险为夷,不过他还是禁不住重重呼吸一口气,因为清音的力量出他的估计,差一点就震乱他的奇经八脉。

  在感到惊悸的同时,怒火轰然充斥着四长老的眼底,他怎能容忍弱小对手如此的挑衅?

  在刹那之间,四长老的杀气全集中在地面,他双手掌心的元虚真火升腾而起,就好似两头咆哮的恶兽。

  “轰!”

  虽然已经响起的巨响声,但四长老的真火还没有飞射出去,竟是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在他身后出现,狠狠一掌打在他的背后。

  即使四长老是元虚高手,也被这一掌打得鲜血飞溅、身躯翻滚。

  一切说来话长,其实不过是眨眼之间。

  直到张阳凭空突现,一掌得手,宇文烟的飞剑这才栽落至地面。

  “老公主人!”

  宇文烟惊喜地说道。

  这时,张阳出一声怒吼,凌空追上四长老,拳脚则好似般,猛烈地打着四长老那失去控制的身躯。

  在四长老坠落至地面的短短两秒时间,张阳的拳头已经重击四长老几十下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,四长老砸入地上,可张阳依然没有减缓攻击的度。

  张阳的怒火之拳已经停不下来,而他也不敢停下,因为他知道,只要给四长老喘息的机会,惨叫的人将将变成他自己。

  而张阳每打一拳,四长老的护体结界就会散乱一分,但在四长老吐血闷哼的同时,伤势也在迅回复,因此张阳只能抢时间,比的是谁的度更快!

  “砰砰砰——”

  撞击声越来越急促、大地的震颤越来越猛烈,张阳则好似一头咆哮的野兽般,与四长老逐渐“沉”入地底。

  终于,一道“烟花”在大坑中,四长老“啊”的一声,出前所未有的凄厉惨叫声。

  只见一片血浪飞溅而起,张阳的拳头竟活生生打穿四长老的胸膛。

  只听“喀嚓”一声,四长老的肋骨刺穿背部,然后深深地泥土中。

  血腥弥漫、尘土飞扬,张阳缓缓站起来,双目中带着高傲的光芒。

  “老公主人,你们怎么来啦?”

  宇文烟冲入红色的烟尘中,无比激动地投入张阳的怀抱中。

  张阳深吸一口气,只是紧紧搂住宇文烟,没有回应她兴奋的追问。

  清音走过来,笑道:“主人说他不想再逃了,要给这几个老家伙一个教训。”

  话语微顿,清音美眸异彩闪烁,突然调侃道:“再说啦,没有你帮忙,我一个人可伺候不了主人。咯咯……主人可舍不得你。”

  反击总是比逃命更让人热血沸腾,而宇文烟在兴奋过后,忍不住担忧地问道:“老公主人,接下来咱们要做什么?还有三个长老与灵梦,正面对敌,咱们不是对手。”

  “一个一个的收拾掉,反正我的灵力正在迅恢复!”

  张阳仰天一望,如有实质般的目光瞬间横扫虚空,也许是怒火太强烈,也许是“邪器”的体质太邪异,张阳在打败四长老之后,非但没有脱力的空虚感,反而感觉浑身充满力量,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一样。

  “主人,你看,三长老过来啦,我先杀了这个老家伙。”

  说着,清音玉手一扬,剑芒直奔四长老暴露在空气中的心脏而去。

  “不用杀他,就送给三长老一个大礼!哼!”

  张阳阻止清音的攻击,接着他唇角微微一翘,但并不是笑意,而是森冷的杀气。

  在丛林另一处。

  灵梦与两大长老追出几里后,一片水声突然挡住他们的去路。

  只见一座瀑布飞流而下,奔腾的水帘至少百丈,砸起的水雾连天接地,弥漫大片丛林。

  灵梦张望着四周,眼底瞬间闪过一抹异样,随即凝声道:“张阳的气息在这里中断了,可能是水流的影响。”

  大长老飞上瀑布的山头上,凌空往下一望,随即皱眉道:“下面是一条河流,张阳会不会从水路逃走?”

  “不会,这种河道很浅,没有他躲藏的空间。”

  灵梦简洁而肯定地摇了摇头,深邃的目光在瀑布与浅窄的河流间来回扫视一遍,随即眼帘一垂,遮住一丝微不可察的异样光华,然后平静地道:“长老,我下去查看一下,你们去搜寻远处,要注意鸟群的动静。”

  话音未落,灵梦已经顺着瀑布御剑而下,两大长老则一个飞上半空中,另一个贴着树梢四方搜寻。

  一刻钟后,两大长老皱着眉头回到山顶。

  大长老强压下烦躁之情,凝声问道:“灵梦,你可搜寻到张阳的踪迹?”

  大长老那元虚灵力的声浪平稳飘动,即使是雷鸣般的瀑布声也难以掩盖,可灵梦却没有回应。

  等了足足一分钟后,依然没有传来灵梦的声音,而站在山顶上的两大长老先是怒气腾腾,紧接着感到诧异无比,最后如闪电般飞到瀑布边。

  灵梦不见了!困惑的光芒闪烁在两大长老的眼中,他们还没有想明白,却突然感觉到心脏剧烈地跳动,玄门术法让他们同时惊声低叫道:“不好,老四出事了!”

  在血腥弥漫的丛林一角,虚空残云一荡,三长老有如杀神般从天而降。

  三长老已经看见宇文烟与清音逃逸的背影,但却没有追杀的空闲,双足才刚沾地,紧接着就飞身跳入大坑,抱起胸膛凹陷的四长老,急声道:“老四、老四!”

  虽然三长老连声呼唤,四长老却没有动弹,唯有被断裂肋骨夹住的心脏若有若无地轻轻颤动一下。

  “张小儿,老夫定要把你剥皮拆骨!”

  咬牙切齿的三长老吼声震天,随即盘膝坐在大坑旁边,用尽全力为四长老运功疗伤;与此同时,他下意识看向宇文烟等人逃逸的方向,直到宇文烟等人越来越远,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 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,分分秒秒都是那么难熬,终于四长老的心脏开始跳动,三长老这才双手一收,额头上的汗珠立刻滚落而下。

  “砰!”

  然而就在三长老收回灵力的刹那,在他身后的大坑里猛然爆出一团烟尘,在那烟尘之中,一道寒光刺杀而出。

  刺剑势凭空突现,张阳布下的原来是连环计!

  三长老与四长老一样,都因为大意掉入陷阱中,不过他的警戒心比较强,在青铜剑杀气迸射的刹那,他的护体结界已经透体而出。

  那弥漫的烟尘,令时光突然变得无比缓慢。

  这时,三长老主动向后一撞,同时掌心冒出一团元虚真火,强烈的杀气已经充斥他的心窝。

  张阳一剑刺出,剑出无回,剑尖刺中三长老护体法罩的刹那,对撞的火光就有如午夜的烟花般,瞬间映在他的瞳孔上。

  “滋”的一声,青铜剑被元虚结界挡下来,那反弹的力量震得张阳喉间一热,一楼鲜血“缓缓”飞洒而出,三长老则怒声一哼,元虚真火“缓缓”向后打去。

  “呀——”

  在电光石火间,张阳一声长啸,弯曲的青铜剑陡然绷直,剑上光芒飞异变,竟见幻烟的上半身从剑芒中幻化而出,并挟带着元虚之力,再次刺中三长老的护体法罩。

  下一刹那,弥漫着血气的空间突然一片“死寂”,只见两道身影高高飞了起来——还有两道血箭无声飞射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