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激情碰撞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九章 激情碰撞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九章 激情碰撞

  时空一闪,直接到了下一个晚上。9g-ia

  还是那座地下溶洞,张阳得意洋洋地站在妖娆灵梦的面前。

  妖娆灵梦眉稍一挑,半真半假地娇嗔道:“胆小鬼,一整天都躲在水里,那样人家怎么追杀你呀?”

  “呵呵……这样不是挺好的吗?胆小总比我被你杀得四处逃窜好吧!”

  在说话的同时,张阳大手熟练地钻入妖娆灵梦的衣领口,准确地捏住那小巧的乳珠,随即又好奇地问道:“梦梦,你今天只追杀我一个时辰,后来就不见人影了,你究竟去做什么了?”

  “咯咯……不告诉你这无赖。”

  妖娆灵梦巧妙地逃离张阳的搂抱,娇艳欲滴的脸颊往上一扬,再次娇嗔道:“今日的修为获益不足,你别想人家伺候你。”

  话音未落,妖娆灵梦已经逃逸而去,在逃到转角时,她又突然回眸一笑,瞬间百媚横生。

  张阳的胸膛连受重击,妖娆灵梦的**那是何等梦幻的画面?让他不由自主大步追上去。

  一刻钟后,张阳两人先后站在一条清凉的地下暗河面前,当日张阳没有找到,但妖娆灵梦却轻易地嗅到水雾的气息。

  一缕明悟在张阳的眼中闪过,他欢声道:“原来白天的你回来找暗河呀,呵呵……你真是对我太好了,我明天就在这里游泳。”

  “咯咯……美死你,无赖色狼。”

  妖娆灵梦轻盈迈步,衣裙悠然滑落,几步之后,她身上只剩下了肚兜与亵衣,不待张阳有所行动,她转身瞪着张阳,说道:“别闹了,人家要好好洗个澡。”

  只见水花在玄妙的力量牵引下,恍若雨雾般飘飞而起,围着妖娆灵梦团团打转。

  突然,有一双大手穿透雨雾,准确地握住妖娆灵梦的,紧接着“哗”的一声,张阳又撕裂了一件肚兜。

  妖娆灵梦娇羞地闪躲,但又怎能逃得过张阳的追捕?

  片刻之后,妖娆灵梦的乳珠就落入狼口之中。

  突然张阳好奇地问道:“你灵力空间里究竟有多少衣裙?能不能全部拿出来,让我看一下,呵呵……”

  “无赖,你想干什么?”

  幻梦心诀与炉鼎之间心意相通,妖娆灵梦随即玉脸通红,说道:“你想把我衣裙全部撕裂,让白天的我光着身子追杀你?你这个变态,想得美!”

  “梦梦老婆,不要那么迂腐嘛,你有结界护体,除了我之外,谁能看得到呀?哈哈……”

  张阳的脑海中已经开始幻想赤身**的灵梦追杀他的情景,眼中不由得越来越亮。

  “你这混蛋、无赖,去死吧!”

  此时,妖娆灵梦也有了杀气,随即一脚就把张阳踹下暗河。

  张阳可不是会束手待毙的男人,他在水中一滚,随即挟带一片水浪腾空而起,恍如一只雄鹰般,扑向世间最美味的猎物。

  水浪还未落回河中,醉人的呻吟声已经成为这特别空间中唯一的旋律。

  一会儿过后,妖娆灵梦突然慌乱地说道:“四郎,不要撕……”

  “梦梦,已经撕烂了,嘿嘿……”

  阳只见肚兜还贴在妖娆灵梦的上,而她的薄纱则化成碎片,这时张阳的身躯巧妙地卡在她的两腿之间,随即大手一沉,掌心覆盖着那微微隆起、有如嫩白馒头般的处子禁地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热力从张阳掌心透出,一浪接一浪地涌入处子禁地,让灵梦心弦一颤,不由自主地紧咬着银牙,让舌尖上的反抗话音变成缕缕呻吟声。《藏家,最好的》

  张阳用掌心揉动几下,力量很轻微,生恐稍一用力,就会把掌下的娇嫩蜜肉弄坏。

  “四郎、好老公,我会走火入魔的,不要……”

  妖娆灵梦的声音在反抗,但身子却已经酥软如泥,处子悄然自行盛开。

  “好老婆,老公不会害你的。”

  张阳看着妖娆灵梦那嫣红的细缝,禁不住俯身压下去,嘴巴喷出一口热气。

  “啊!”

  当热气涌来,妖娆灵梦的身躯猛然一缩,玉门的颤抖更是厉害,一滴蜜汁突然满溢而出。

  张阳的喉咙瞬间一阵剧烈地震荡,因为仙子竟然在他眼前“湿润”了!

  随后,张阳缓缓伸出舌头,然后轻轻地吸走了那滴蜜汁,幽香顿然在空间弥散开来,欲火则在舌尖上轰然。

  当那滴蜜汁被张阳舔走时,妖娆灵梦一颤,一汪春水紧接着喷涌而出。

  “呀——”

  妖娆灵梦的来得特别快,随即两腿朝天一蹬,竟然将张阳的头夹在她的两腿之间。

  仙子彻底坠入红尘,而邪器的嘴巴与手更是已经肆无忌惮。

  在几番狂浪后,张阳的人生又多了一件丰功伟绩,他把仙子变成了!

  这一刻的灵梦就是,不停颤抖开合,粉嫩更是胀大到极致,就连生死也不能阻挡她的欲火。

  “四郎,来吧,让我做你的女人,我要做你的女人!”

  张阳已经弄清楚妖娆灵梦全身每一个敏感的部位,然而面对这个邀请,张阳m却极力地压下冲动,然后身子微微一退,收回鸳鸯戏水诀的力量。

  “扑通”一声,妖娆灵梦突然推倒张阳,然后飞身骑在他的身上。

  “四郎,给我,我要。混蛋,给我!”

  说着,妖娆灵梦快地抓住张阳的阳根,胡乱地凑向她那蜜汁横流的玉门。

  “呃呜……”

  张阳的闷哼已经带着哭泣的声调,这绝对是他人生最为痛苦的时刻,一元玉女竟然要——他!

  虽然张阳奋力地反抗着,可弱小的他实在敌不过妖娆灵梦,即使他喊破喉咙,也没有救星出现。

  突然,张阳的与妖娆灵梦的重重摩擦一下,强烈的触感让妖娆灵梦的檀口张大到极致,而张阳则不禁睁大眼睛、腰身往上一抬。

  “滋”的一声,半个刺入一团柔腻之中,瞬间娇嫩的紧紧夹住阳根,夹得张阳的灵魂都在颤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这时,妖娆灵梦迅调整玉门的方向,而张阳的腰身也在积蓄力量,突然张阳一声虎吼,就抱着妖娆灵梦滚入水中。

  水面波浪翻腾、水中身影乱颤,下一刹那,张阳腾空而起,双足才刚沾地,他立刻阳根一抖,重重地妖娆灵梦的臀沟里。

  “噗滋!”

  在闷响声中,张阳的滑过臀沟,然后紧贴着滑了过去,那粗长的棒身强横地蹂躏妖娆灵梦的桃源。

  一次……十次……百次……九转冰火钻已经狂,猛烈地摩擦着玉门。

  终于,妖娆灵梦的欲火从全身每一个窍喷射而出,而张阳的则妖娆灵梦的上,并沿着浑圆的美臀缓缓流淌而下。{藏家}

  下一刹那,奇妙的光团出现了……

  新的一天转眼来到,张阳伸着懒腰,悠闲地看了还在打坐调息的灵梦一眼,这才不徐不疾地走到河中,然后顺着河水往前游,神情惬意无比。

  一刻钟之后,杀气腾腾的灵梦睁开双眸,紧接着张阳眼珠子收缩,相隔一天后,他后颈上的汗毛又竖了起来。

  啊,灵梦怎么会游泳了?不好!在心中惊叫的同时,张阳四肢乱舞,就连式也用出来,直到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,原来灵梦昨天回到这里,是在偷偷学习游泳。

  呜……梦美人儿为什么不告诉我,可恶,救命啦!想到这里,张阳不得不惊叹灵梦的悟性,短短一天之内,她就已经成为一条美人鱼,水流不再是她的阻力,反而变成追杀张阳的帮凶。

  地下河水蜿蜒奔腾,在几番激流撞击礁石后,张阳只觉得眼前一黑,身躯紧接着飞下坠,然后又是一连串的巨浪翻腾,毕竟修真者也是凡人,不过是拥有一些非人的力量而已。

  不知道经过多久的水中折腾后,张阳的护体力量已经接近枯竭,灵梦的冰寒气息则越逼越近。

  张阳只是停下来喘一口气,灵梦就已经进入他的视线中。

  灵梦美眸寒光一闪,飞剑立刻脱手飞射而出。

  剑芒在水中激射的刹那,一股旋转的浪涛抢先呼啸而至,以张阳难以理解的方式缠住他的双脚,让他的度顿时慢了下来。

  虽然危机逼近,张阳却神色一喜,眼底突然出现一团亮光。

  眨眼之间,那亮光扑面而来,紧接着是轰隆的巨响充斥着空间,暗河的尽头竟出现了。

  这时,张阳用尽全力向前一跃,身躯刚跃出洞口,飞剑就刺穿他掀起的水浪。

  只见洞口碎石飞溅,但那响声却被瀑布声完全掩盖,张阳凌空下坠的身躯中途一折,张开双臂飞向地面,而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喜欢丛林。

  求生的意念激了人类的潜能,张阳只觉得自己快如利箭,丛林瞬间就充斥他的瞳孔。

  就在张阳即将出得意的长啸声时,突然一道快如闪电的幻影从他头顶上飞过去,然后轰隆一声,那幻影一脚踩下,竟然将大片树林瞬间夷为平地。

  张阳顿时心神一惊,狼狈无比地栽倒在烟尘弥漫的地面上。m直到这时,灵梦的飞剑才从瀑布中飞出来,回到灵梦的手中。

  “狗贼,你竟敢玷污本姑娘的身子,本姑娘要将你大卸八块、千刀万副。”

  灵梦想起今晨醒来时,身子那异样的感觉,以及腿上的干涸痕迹,羞愤至极的声音立刻从她齿缝中迸射而出,而话音未落,她已经连人带剑杀向张阳。

  看着那撕裂虚空的寒光,张阳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生死时刻。

  这一次,张阳依然没有抵挡的能力,不过他脸上却没有惊慌,反而悠闲地弹了一记响指。

  “啊!”

  灵梦的身子应“指”而倒,在惊叫声中,她跃身而起,手中剑芒颤抖起来,说道:“狗贼,你对……我做了什么?”

  “我没有对你做什么。”

  张阳很无辜地摊了摊双手,随即眼睛一眨,嘻笑道:“我只是对你的身子做了些‘什么’而已,嘿嘿……”

  张阳的笑声充满了得意,经过这几夜的努力,他不仅在灵梦身上留下他的烙印,也把邪器的气息注入她的体内。

  “狗贼,去死吧!”

  张阳邪恶的话语再次激怒灵梦,她咬紧银牙,手中法剑再次光芒四射。

  下一刹那,“呼”的一声,风儿吹散剑芒,灵梦竟捣着蹲在地上。

  灵梦败了,败给了张阳的“下流一招”!

  张阳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,用力呼出一口气,毕竟要是灵梦的剑芒再快上一分,那他的脑袋肯定已经与脖子分离。

  在感叹过后,张阳又忍不住得意起来,因为如果不是他昨夜疯狂折腾妖娆灵梦,怎么会有如今的胜利成果?

  嘿嘿……现在都还有点腰酸背疼,不知道她上的牙印消了没有?张阳的目光随着意念变化而变得灼热起来,并问道:“梦梦,是不是很难受呀?”

  “狗贼,不许侮辱本姑娘,呸!”

  道心化身的灵梦只觉得那亲昵的称呼无比刺耳,更恨不得把张阳撕成粉碎,可惜体内奔腾的“水流”却搅乱她的经脉。

  “不要骂我了,昨夜你可是叫我好老公呢!”

  张阳绕着灵梦转起圈,也许调戏仙子太有诱惑力,他继续刺激着灵梦的心灵,说道:“梦梦好老婆,现在叫我好老公吧,如果我一高兴,立刻就放了你,咱们继续玩追杀游戏。对了,这是你昨夜留下的抓痕,你看。”

  说着,张阳撩起袖子,可见他的手臂上还有淡淡的激情印记。

  灵梦顿时大受刺激,昨夜“另一个她”的记忆瞬间闪现,令她双手猛然抓在地上,指尖深深地抓进土壤中,咒骂声低沉无比:“贱人、贱人,贱人——”

  张阳先是享受着折腾灵梦的另类乐趣,随即一惊,不妙的预感如闪电般一闪而过,让他再也不敢有丝毫耽搁,重重一指点中灵梦的要。

  “呀——”

  要被点,灵梦没有变成泥塑木雕,反而仰天一声大叫,一股劲气透体而出,把张阳瞬间震上半空中。

  “狗贼、贱人,我要杀了你们!”

  瞬间,一元玉女一头秀无风自动,升空而起,就恍若一团黑色的烈焰般,散出狂暴的气息。

  怎么会这样?难道梦美人儿也会算错?一口逆血染红张阳的衣袍,震惊瞬间充斥着他的心窝。

  下流一招竟然失效了,虽然张阳绞尽脑汁,但最后觉低估了灵梦的能力,或者说,他低估了这一个灵梦对他的仇恨之心,竟然不惜浑身经脉爆裂,也要将他斩于剑下。

  错误总是要付出代价,虚空一声呜鸣,就见变身成杀神灵梦的飞跃到更高的半空中,然后化作一颗燃烧的流星,飞向张阳的胸膛。

  呜……又来了!张阳不由得在心中惊呼道。

  这一次,由于灵梦的度太快,张阳还没有来得及露出惊慌的表情,金铁交鸣之音已经响起,紧接着燥烂的火花凭空突现。

  “咯咯,我帮你教训这个谋杀亲夫的女人!咯咯……”

  欢快的笑声在四方飞扬,幻烟在火花映照中出现,她出现的刹那,就把邪器的精髓挥得淋漓尽致。

  谋杀亲夫?灵梦足足愣了三秒钟,这才明白过来幻烟说的是谁,顿时令她狂暴得秀如蛇般飞舞,怒吼声直冲上云霄,甚至过度的愤怒让她手中飞剑化成光182点,打神尺与无息玉两大神器飞入她的手中。

  糟啦,梦美人儿设下的禁制全部失效了!难道真要与灵梦生死相搏?张阳心中一跳,四肢血液急回流,下一刹那,他刚刚冷的手脚突然又急升温。

  幻烟一挺,一边扑向张阳的怀抱,一边骄傲地欢笑道:“哥哥,人家提前修复你的经脉,你要记住奖赏人家哟,就像你昨夜奖赏灵梦那样,咯咯……”

  这时,幻烟化作一缕光芒,飞入张阳的眉心处,而她最后一句完全是个人的心愿,却气得灵梦柳眉直竖,双眸红,浑身经脉再次爆裂。

  “扑通”一声,功力全复的张阳还没有出手,灵梦已经从半空中摔下去,砸起一片血色的烟云。

  灵梦落败了,败给幻烟那纯真无瑕却又靡至极的欢笑之音。

  意外的惊喜浮上张阳的脸颊,他一声欢呼,随即飞向地面,一连串杂音立刻在烟尘中回荡不休。

  “狗贼,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梦梦,我在帮你治伤。”

  “无耻狗贼,本姑娘一定要杀了你!”

  “要杀我也不急在一时嘛,呵呵,乖乖别动,让我帮你疗伤。”

  随后,在一声前所未有的愤怒尖叫声后,灵梦突然从烟尘中冲出来,全身只有几缕碎布遮掩,在飞奔之际,两瓣**的暴露无遗。

  “梦梦,别跑呀,你的伤势还没有痊愈。哈哈……”

  张阳昨夜的邪恶目的意外成为现实,等灵梦近似全裸的逃入林中的刹那,他这才悠然弹了一记响指。

  “嗒”的一声,灵梦应指而倒。

  “唉,都跟你说了,伤势还没有痊愈嘛,真是不听话呀!”

  张阳迈着胜利的步伐缓步走上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灵梦那不停颤抖的娇躯。

  “狗贼,有种你就杀了本姑娘,不然本姑娘一定会杀光你身边所有女人!”

  灵梦为了逃避被侮辱的命运,用尽所有的力气吼道。

  “嘿嘿……你就是我身边的女人,你要杀了自己吗?”

  张阳自然不会被灵梦s这小小激将法束缚,他大手一扬,就将灵梦胸前的布条变成碎屑。

  灵梦本能地横臂捂胸,咬牙切齿地道:“张阳,你去做梦吧!本姑娘就算死,也不会像那个贱人一样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死?梦仙子,你知道吗?这世上还有比死更刺激的事情。”

  说着,张阳大手一挥,一股狂风凭空突现,瞬间席卷而过。

  画面一闪,张阳辛辛苦苦地回到那座溶洞、回到春色犹存的暗河边。

  “梦仙子,不要再忍了,再忍下去,身子会坏掉哟。”

  “唔,狗贼、王八蛋,无耻、下流……”

  灵梦从来不知道,原来她懂得那么多骂人的脏话,在疯狂咒骂的同时,她美眸紧闭,恨不得立刻死去。

  原来真有比死还要刺激的事情,此时此刻,灵梦就坠入那样的深渊之中。

  在暗河边,岩石上,张阳将灵梦背身搂入怀中,然后双手紧抓着灵梦的腿弯,让她的双腿大大分开着,这俨然就是——为幼女把的姿势!

  张阳心中的热血一浪高过一浪,心想:为仙子把,那是多么梦幻的愿望啊!

  嘎嘎……

  灵梦在羞辱中咬牙抵抗,张阳则不徐不疾,那带着电流的指尖偶尔才活动一下。

  “咦,梦仙子,你快看,你下面已经有水渍了,不会是已经了吧?”

  “唔!”

  灵梦的银牙咬得咯吱作响,她虽然意志坚定,但内一股洪流猛然冲击而下,让她从身子到灵魂都激烈颤抖起来,心想:不行了,真忍不住了,呜……不要,绝对不要,就算死,也不能在狗贼面前……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