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攻心捕灵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六章 攻心捕灵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六章 攻心捕灵

  随后,三灵女与灵梦也下山,幻烟则隐入结界中,山顶上只剩下清姬与井清恬这一对“陌生”的母女。9g-ia

  “女儿,听娘亲说……”

  “你不用说,我宁愿死在恶煞冥女的手里,也绝不会成为杀父仇人的女人。”

  “你父亲不是被四郎杀死的,女儿,你冷静下来,仔细回想一下吧。”

  “哼,我亲眼看着父亲在我面前逝去,你这……女人怎么能明白我的心情?你走吧,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!”

  井清恬一声怒哼,随即不再与清姬交谈,而清姬则劝说好一阵子后,突然话锋一转,谈起井清恬在襁褓中的趣事。

  慈爱的光辉在山顶弥漫,虽然井清恬假装没有听见,但她双眸则逐渐变得温柔。

  由于紫雷真人一直把井清恬当作门人抚养长大,她何曾感受过母爱的气息?

  因此随着时光的流逝,井清恬的眼眸越来越有光彩。

  终于,清姬说上十句,井清括也会回应一句,虽然母女俩之间的气氛还是很尴尬,但只要清姬不说起张阳,井清恬也就没有再说出“贱人”两字。

  当终于讲完井清恬在幼年的趣事后,清姬看了看脸上带着一丝喜悦的井清恬,略一犹豫后,她突然长叹一声:“唉,有一件事我其实不想告诉你,但见你如今情形,看来不说不行了。”

  “什么事情?”

  “清恬,你知道吗?你父亲其实并不像你想象中完美,他利用张阳,并不全是为了救活我,更多的念头是想吸收玄灵鼎的力量。”

  “不可能,父亲绝对不会这样。”

  井清恬瞬间变脸,再次对清姬怒目而视。

  苦笑浮上清姬的脸颊,那种无奈绝对是自心灵,她说道:“女儿,你知道我当年是怎么死的吗?”

  “不是在万欲宫的大战中……战死的吗?”

  “战死?我还真希望是那样。”

  清姬下意识站起来,拳头握紧几分,眼眸闪过一抹悲凉,说道:“当年,正道灭了万欲宫后,一元真君要选人镇守紫雷山,最后选中你父亲,还允许他在此开宗立派。”

  这些事情井清恬耳熟能详,但她却听得无比仔细,她已经预感到清姬还有后文。

  果然,清姬眼中闪过一缕愤怒,说道:“镇压妖灵需要玄灵鼎,如此神器天下几人不贪?当时就有很多人反对,说我出身邪门,绝对信任不过,你父亲要想得此重任,就必须把我赶出去,而你父亲虽然没有答应,但也没有反对。”

  井清恬不由得张开双唇,可无论她怎么观察,也看不出清姬有撒谎的迹象。

  虽然时隔多年,但清姬如今说起,依然气得梢猛烈飘飞而起,说道:“我当年也像你一样性格刚烈,在一怒之下我就离开紫雷山,不料竟然有人在山脚伏击于我,意图拿我当人质要挟你父亲。”

  “啊!后来呢?”

  “我自然是不愿被人捉住,可在与那人厮杀的时候,我受了重伤,等你父亲赶到时,我已经奄奄一息。”

  说着,清姬的秀不再飘荡,但美眸的怒气却更加强烈,说道:“清恬,你知道最后是怎么样吗?一元真君说不想看见正道各派自相残杀,而你父亲竟然就听了他的话语,让我变成战死的英雄,咯咯……”

  “不可能、不可能的。”

  井清恬不由得摇了摇头,但就连她自己,也知道她这时的声调有多么慌乱。

  “女儿,你如果不信,可以问风、雨两位长老,他们都是当年的见证人。”

  清姬再次坐在井清恬的身边,沉重地叹息道:“如果不是见你这样耿耿于怀,为娘绝不会说出此事,唉。看小说还是藏家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井清恬双唇微微颤抖,却说不出任何话,她又沉默了,然后在沉默中进入梦乡。

  黑白交替,日隐月升。

  当张阳再次走上山顶时,一幕意外的画面令他惊喜万分。

  井清恬竟然趴伏在清姬的腿上,就仿佛一只柔顺的小猫般;而清姬则为井清恬整理微乱的秀,这就是人世间最平凡,也最美丽的母慈女孝。

  “小音,你们……”

  张阳见状,不敢置信地结巴说道。

  清姬并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美眸弥漫着复杂的光华,其中有欣喜、有无奈,还有几分沉重的期待。

  井清恬也看到了张阳,她立刻转过头,可玉脸却不由自主闪过一抹羞红,不过她浑身依然散着抗拒的气息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张阳却仍是眉开眼笑,因为井清恬那小小的抵触对他来说,绝对是小菜一碟。

  “主人,小烟她们呢?”

  清姬看向蜿蜒的山径,却没有看到其他几女的身影。

  “她们去山腰布阵了,预防天狼老儿的突然偷袭。”

  张阳回道,然后他迈步走上前,抱住无比紧张的井清恬。

  心结打开后,井清恬反而比前几天更加紧张,仿佛这才是她的第一次。

  张阳知情识趣,果然没有让清姬这对绝色母女花失望,虽然鸳鸯戏水诀邪异而强大,但张阳柔情的爱抚更加打动井清恬的心灵,不到一刻钟,呻吟声就在山顶起伏飘荡,幽香的蜜汁满溢而出,白嫩的名器玉门缓缓打开。

  “滋……”

  张阳进入井清恬体内的动作温柔而不失激情,而随着阳根一寸寸的推入,井清恬的花瓣与朱唇同时“盛开”诱人的低吟从她舌尖上弹出,与张阳火热的呼吸浑然相融。

  感激之情充斥着清姬的双眸,她一边轻轻抚摸井清恬的香肩,一边不停在她耳边低语安慰。

  张阳开始温柔地,就好似划舟的船桨般,轻轻地推动着井清恬的娇躯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井清恬的呻吟声很细微,似乎是从齿缝中飘出来的余音,但这如泣似诉的呻吟却比任何一次都更加美妙动听。

  一会儿过后,在张阳坚持不懈的“划动”下,井清恬的美臀微微离开云团,并若有若无地迎合着张阳的,“船桨”划动的波纹悠然弥漫,井清恬全身每一寸肌肤都在起伏荡漾。

  两情相悦,情意相通,令张阳心中感到无限温馨,少有的忘记邪情逸趣。

  唯美浪漫的波澜持续涌动,就在张阳与井清恬的心灵开始交融的一刻,突然井清恬出穿云裂空的尖叫声,可那不是欢愉的呐喊,而是痛苦的嘶吼。

  “清恬!”

  张阳与清姬同时神色大变,急声呼唤。

  瞬间,井清恬的身躯扭曲地在一起,玉脸没有一丝血色,双眸更没有灵慧的光华。

  “四郎,不好啦,清恬的经脉要断裂了,她被禁锢太长时间了,帮她解开吧。”

  不待张阳回应,清姬的指尖已经连续点着井清恬的身子。

  道一通,井清恬那扭曲的经脉缓缓舒展,她的惨叫声也逐渐平息。

  张阳与清姬见状,不约而同地吁出一口气。9g-ia

  张阳看着那缩成如毛毛虫般的阳根,不由得苦笑一声,禁不住暗自思忖:难道井清恬真是我命中的克星?唉……

  “呀——”

  张阳脑中的胡思乱想还没有结束,才刚安静下来的井清恬突然又惨叫起来,并贴地翻滚,那强大的力量一下子震开清姬与张阳,她就好似滚木般急滚向悬崖。

  怎么会这样?惊慌瞬间充斥着张阳的脑海,随即他如闪电般飞身一跃,终于在悬崖边抓住井清恬的手腕。

  “狗贼,去死吧!”

  在电光石火间,真正的异变出现了,井清恬眼中的痛苦光化为仇恨,然后寒光一闪,张阳的头颅竟飕的一声飞上半空中。

  原来这一切只是井清恬复仇的计谋,她虽然始终对清姬难以真正生恨,但杀父之仇岂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化解?

  大意的张阳就此付出死亡的代价,只见那死不瞑目的头颅率先向悬崖下坠落,那鲜血喷溅的无头之身紧接着也栽下去。

  “不要——”

  清姬愣了一秒,凄厉的悲鸣声猛然冲口而出,可她没有怨恨井清恬,只是怨恨她自己,如果不是她太过爱女心切,张阳怎会这么容易被井清恬所骗?

  在自责悲鸣的同时,清姬除了与张阳同赴黄泉之外,再没有其他念头。

  然而清姬才刚飞身跃起,突然眼前一黑,一口逆血喷涌而出,瞬间就昏死过去。

  这时,井清恬站在悬崖边,对于清姬的状况却全无知觉,她手持滴血的利剑,看着波谲云诡的深渊,嘴里开始不停喃喃自语。

  “父亲,我帮你报仇啦!

  “狗贼,去死吧,你死有余辜,该把你千刀万剐,咯咯……

  “嘎嘎……我杀了张阳了,我终于杀了他啦!

  “我杀了……四郎,四郎、四郎、呜……”

  井清恬的喃喃自语声逐渐变得混乱,她突然抱着头颅蹲下去,泪水则奔涌而出。

  “当啷”一声,利剑从井清恬的手中滑落,在岩石上蹦跳几下,可谁也没有现,那剑上的血迹正无声无息地变成点点光影。

  “四郎,对不起,我不想杀你的,呜……”

  “真的吗?那你还恨我吗?”

  清朗的男声从井清恬的身后响起,一团光芒凭空突现,而张阳——活生生的张阳,则从光芒的中心悠然走出。

  “你没死?”

  井清恬抬起泪花奔流的脸颊,瞳孔急放大。

  “我死了,刚才已经死在你的剑下,那咱们的仇怨是不是可以一笔勾销了?”

  说着,张阳不待井清恬回复平静,就把她抱入怀中,深情地吻上去,紧接着腰身一耸,狂野而激情地将阳根她的花径内。

  “啊……哦……”

  井清恬能感受到张阳舌尖的温暖,更能感受到内,那不停旋转的神奇之物,心房瞬间一片迷离,她修长的双腿不由自主地盘在张阳的腰间上,而且特别用力。

  在靡的云团上,两个历尽悲欢的男女沉醉在灵欲交融之中。

  微风一荡,灵梦与宇文烟凭空突现。

  “咯咯……老公主人真厉害,终于搞定井清恬了。”

  宇文烟对张阳的崇拜永远没有迟疑。

  “嗯,我也想不到四郎这么狡猾,真是吓了我一大跳。”

  灵梦的娇嗔流露出绵绵情意,张阳所展现出来的智慧令她深感骄傲。

  很快,结界空间内开始风云变色,宇文烟两女神色一紧,纷纷站在张阳两人的周围。

  终于,随着欢鸣声、随着在花房的猛烈激荡,哀情幽兰从井清恬的体内飞出来了。

  在一番挣扎后,哀情幽兰出一声无比哀愁的叹息,最后一掌拍在她自己的胸口上,就化作万千光点随风消逝。

  张阳吁出一口气,随即动作轻柔地放下全身瘫软的井清恬。

  张阳本要开口抚慰“受伤”的井清恬,不料井清恬却突然推开他,疾步奔向昏迷中的清姬,令张阳不由得心想:唉,这算不算过河拆桥呢?嘿嘿……

  就在这时,天灵女御剑而来,隔着很远的距离就大喊道:“四郎,天狼山开始攻打我们了。”

  天灵女的话音未落,整个结界空间猛然一震,剧烈地摇晃起来,轰鸣声连续不断,就好似天狼山的嚣张气焰般。

  在雷峰塔外,两方的大队人马还在山脚厮杀,天狼尊者与王香君则提前杀到塔外,如果不是雷峰塔的结界不凡,他们早已杀到张阳的面前。

  只见在妖灵傀儡之中,新增加了风雨玉女勾魂,她虽然失去灵性,但对阵法的了解还是令天下人羡慕。

  地灵女与玄灵女仍在苦苦支撑,但她们还是节节败退,随即勾魂破阵而入,迅逼近她们。

  “师姐,怎么办?”

  玄灵女的气血已被勾魂震乱,她下意识看向雷峰塔的入口。

  “四郎还在捕灵,绝不能受到打扰。师妹,一定要坚持住,千万不能让天狼老儿得逞。”

  “好,与这些家伙拼了,就算战死了,四郎自会为我们报仇!”

  坠入情网的女人很傻,傻得连生死都可以忽略,地灵女两女同时银牙一咬,并肩杀向气息大变的勾魂。

  两个“弱小”的对手如飞蛾扑火般而来,可勾魂那木然的眼眸既没有得意也没有怜悯,只有死气沉沉的杀气,她左手继续撕裂结界,右手则迎风一晃,一朵丈余大小的幻影荷花随手出现。

  天狼尊者神色得意地看着五个妖灵傀儡,忍不住浑身热血沸腾,已经开始幻想号令天下、唯我独尊的级美景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这时,气脉的震动牵连天狼尊者的内伤,他脸色一白,剧烈咳嗽几声。

  站在天狼尊者身后的火狼真人,见状劝说道:“师尊,弟子护送你下山疗伤吧!井清恬与张阳已是瓮中之鳖,师尊无需费神关注。”

  “不,本座要看着张小儿化为灰烬才会安心,”

  天狼尊者满头白凛然抖动,话锋一转,微微皱眉,说道:“徒儿,命令勾魂留下雷峰塔,为师还有大用。”

  火狼真人一愣,随即震惊地说道:“师尊,你要立刻闭关?可你的伤势还未疫愈呀!”

  天狼尊者神情阴冷地点了点头,目光则越过战团望向雷峰塔,得意地道:“有什么地方能比此处更适合?哈哈……”

  也许是成功近在眼前,天狼尊者在兴奋之下,将心底的隐秘滔滔不绝地说出来?“只要为师得到这几个妖灵的力量,区区伤势自然瞬间痊愈,为师可不想永远依靠恶煞冥女,不然他日如何统领天下?”

  “师尊说得是,弟子愿为师尊冲锋陷阵、开疆拓土!”

  狡兔死,走狗烹,如此浅显的道理,火狼真人怎会不明白?

  “哈哈……好徒儿,你放心,为师一个人也吞噬不了那么多灵力,井清恬就归你了。”

  天狼尊者也是一个聪明的领导者,很清楚恩威并施的道理,况且他也的确没有那么大的“胃口”自然要用来笼络倚仗的好徒弟。

  师徒俩窃窃私语时,结界内传来连串金铁交鸣之音,而因为天狼尊者的命令,勾魂收回了一部分力量,令地灵女与玄灵女意外的有了喘息的机会。

  水莲等四个妖灵傀儡的神色毫无变化,只有王香君衣袂一抖,眼底闪过一缕寒光,似乎是对勾魂的不得力很不满意。

  山脚的厮杀声逐渐向山腰移动,狼嚎声已经充斥整座紫雷山。

  天狼尊者对此毫不意外,也没有喜色,此时他的眼中只有雷峰塔、只有井清括!

  突然,山脚扬起一道烟尘,狼嚎声急减弱,火狼真人不由得回头一看,随即凝声道:“师尊,是七星宫的人马,弟子这就下山指挥,提前把他们消灭在这里。”

  火狼真人飞身离去的时候,勾魂突然全力出手了,幻影荷花瞬间光芒四射,她立身之处的结界轰然碎裂,就连不远处的雷峰塔也剧烈摇晃起来。

  同一刹那,天狼尊者的眼神有了怒气,而王香君的眼底则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得意光华。

  “轰!”

  在的巨响声中,天灵女闷哼着飞出去,地灵女则摔在地上,玄灵女则动作诡异的凌空一顿,突然又飞回来一剑刺向勾魂。

  瞬间两把飞剑碰撞出刺目的火花,金铁交鸣之音冲天而起。

  火花随风而逝,勾魂倒翻着退出好几丈,而玄灵女则凌空傲然而立,浑身没有丝毫损伤,强者的气息迸射而出,令天狼尊者的眼珠子瞬间放大一倍。

  下一刹那,张阳在玄灵女的身后悠然而现,他长臂轻拥玄灵女的纤腰,两人一起缓缓飘向地面。

  烟尘衬托着张阳两人的脚底、劲风吹拂着他们的衣袖,这俨然就是传说中的神仙眷侣。

  张阳落地的一刻,虚空幻影一闪,灵梦与清姬在他身边凭空突现,紧接着井清恬与清姬飞出塔门。

  众女在张阳的身边一字排开,昂扬的斗志充斥着一双双绝美的眼眸,而张阳则一如既往,懒洋洋地看着不可一世的天狼尊者。

  “天狼老儿,你还真有空呀,这么大老远跑来找本少爷喝茶聊天,哈哈……”

  “张小儿,休要废话,老夫今天誓要拿下你的狗头。”

  “喔唷,狼与狗不是近亲吗,天狼尊者,你什么时候从狼变成狗了?真了不起!”

  张阳贼笑着竖起大拇指,乐得身边众女一下子忘记杀气,无不掩唇偷笑。

  修真界何曾出过像张阳这等无赖性情的绝世高手?天狼尊者顿时气得七窍生烟,他不再废话,大手一挥,王香君与五个妖灵傀儡立刻亮出飞剑。

  “慢着!”

  张阳终于不再嘻笑,他眉梢一挑,意外地提议道:“天狼,你不是很想杀我吗?我给你这个机会!咱们单挑,你赢了就砍下我的脑袋;输了的话,就带着你的人马立刻离开,怎么样?”

  “张小儿,你还真是怜香惜玉呀!不过老夫没有心情,你与你身后那群女人,全都得——死!”

  “不单挑,那我就进去喝茶了,你在这里慢慢折腾吧,看你什么时候能打进来!”

  张阳的好斗之心只是一闪而过,话音未落,他已经作势要退入雷峰塔中。

  由于这么一群高手若是要死守,勾魂能不能破阵还真是一个大大的疑问,因此天狼尊者暗自咒骂张阳一声,不得不改变主意,道:“张小儿,你若是要找死,不需要老夫出面,你与我徒儿决斗吧。”

  “也行,反正早晚我都要与她决战。”

  张阳身子一震,身子陡然挺拔几分,他缓步走上前,双方的“观众”则自动往后退,为两个非人的邪器让出足够的空间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