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开启天门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八章 开启天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八章 开启天门

  “慢着,你们究竟在干什么?”

  张阳突然张开眼睛,大手如闪电般抓住柳飞絮的手腕,迷惑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怒色。9g-ia

  “唉,四郎,我们可不是要谋杀亲夫,你别生气。”

  柳飞絮收回金针,随即突兀地反问道:“你抬头看看,我们现在是在哪里?”

  张阳立身而起,一群绝色佳人立刻映入他的眼帘,除了先前折腾他的几女之外,三灵女静静地坐在一角,寒霜立于冷蝶身后,唯独不见灵梦。

  一缕沉重在张阳的眼中一闪而过,他的目光随即越过众女看向四周。

  这是一个椭圆形的密闭空间,四周的墙壁散着古老的金属光泽。

  张阳先是一阵错愕,紧接着心弦一颤,莫名的熟悉感还有亲切感弥漫而出,在那怪异感觉的流动下,他脱口而出道:“玄灵鼎!我们在玄灵鼎里面?咦,玄灵鼎的本体不是已经崩裂了吗?”

  “又被你娘亲修复了,虽然没有器灵,但一样是道家神器,我们现在就被关在玄灵鼎的结界内。”

  不用柳飞絮再仔细解释,张阳已经产生自动联想,他瞬间怒火冲天,厉声道:“他们要把我们炼成丹药!王八蛋、贱人!”

  张阳开始咒骂刘采依,他心中最后一点幻想被残酷的现实毁灭了。

  然而思绪一转,张阳又困惑地问道:“你们这样折腾我,难道是为了冲破这结界?”

  “不是,我们现在的灵力都被禁锢了,就算撞破头也出不去。”

  柳飞絮与张阳并肩而立,她先深呼吸一口气,随即把一元真君与六道圣君的目的说出来,最后苦笑道:“我们实在想不出办法,正好我无意间听你娘亲……

  刘采依说过,只要你不愿意,玄灵鼎的器魂就不能回到本体里,所以大家就想出这个法子,也算是消磨时光吧,咯咯……“张阳大致明白前因后果,但还是忍不住追问道:“那干嘛非要把我打昏?我拼死也不让他们得逞就是了。”

  “你不怕死,但如果刘采依用我们的性命威胁你呢?”

  宁芷纤接过话头,脸上笑意盈盈,完美地隐藏内心的担忧,随即又嘻笑道:“四郎,你意识昏迷是最好的办法,正好我新明一种灵毒,你帮我试一下效果吧,咯咯……”

  “啊,救命啦!”

  突然,一道女人的惊慌尖叫声在角落中响起,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

  张阳再次一愣,诧异道:“凤妃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  凤妃一看见张阳,立刻连滚带爬地冲过来,无比慌乱地道:“四郎救我、四郎快救我,呜……”

  皇家妃子虽然是俗世尊贵之人,但在这修真之地,她却最卑微弱小。

  张阳安抚凤妃一会儿,随即又问起先前的疑问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。对了,好象是护国公主把我抓来的,啊!”

  凤妃回忆到这里,脸色瞬间苍白如土,她还不知道张阳与刘采依之间的事情,自然而然的想错原因,急声道:“四郎,我保证,自从你离开洛阳后,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,绝对没有,你不要杀我呀。”

  “凤妃,你误会了,我与刘采依已经不是母子,是仇人!”

  又是刘采依!她为什么一定要把我逼上绝路?张阳已经没有安慰凤妃的心情,随手一点,把凤妃送入梦乡,他随即对着墙壁狠狠踢了一脚。

  玄灵鼎却纹丝不动,而失去大部分灵力的张阳反而疼得五官扭曲。

  的疼痛刺激张阳的野性,他大步走到宁芷纤面前,主动伸出手,说道:“芷纤,来吧,你有什么灵毒都用出来吧,把我变成植物人也行!”

  听着张阳这等话语,众女强装的笑颜再也维持不下去,一双双美眸纷纷红润起来。{藏家}

  “四郎,没有用的,你已是元虚之体,世间没有任何毒素能伤害到你。”

  宁芷纤失去玩兴,突然间性情大变,全身软软地靠在张阳的怀中,柔声道:“时间不多了,让我们好好度过吧!四郎,你放心,明天这一劫若是过不了,我一定会下去找你。”

  幽沉的气息在玄灵鼎内盘旋不去,众女或坐或站,纷纷靠近张阳。

  宇文烟美眸一亮,突然羞涩地说道:“主人,这可是一个好机会,要不……试一试你的功力到底有多深,能不能摆平我们所有人。”

  众女闻言,玉脸纷纷浮现羞红,无论是温柔端庄的宁芷韵,还是野性明媚的铁若男,抑或是身为一宗之主的冷蝶与柳飞絮,面对如此荒的建议,她们的心房竟然都有跃跃欲试之感。

  既然难以冲破死劫,有什么道理不抓紧每一分钟的快乐呢?

  一干玉人美眸荡漾、妩媚欲滴,甘愿与张阳在快乐中化为灰烬,不料一向荒无度的张阳却正襟危坐,双目透出深邃的光华。

  张阳缓缓扫视着四周,目光与众女一一交会而过。

  “我不想死,更不想看着你们这样强装笑颜,相信我,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,谁也别想在我张阳身上占便宜。”

  张阳的万丈豪情迸射而出,众女芳心不由得一颤,暗自绝望的心灵被张阳的话音触动,不屈的斗志浮上一张张绝色的玉脸。

  “对,四郎说得对,一元与六道又怎么样?任何人都别想欺负我们!”

  张阳表现出的豪情点燃众女心中的斗志,也令她们被阴霾压抑的灵性释放而出。

  众女之中,虽然冷蝶最冷漠,但身为上官云的孙女,又是七星宫之主,她对术法的了解绝非常人可以比拟。

  冷蝶美眸灵光一闪,一边思索,一边凝声道:“六道的禁制虽然强大,但也绝不是不能打破。我外公说过,不管是何等禁制之法,都会有一个‘落点’,只要找到,只需用十分之一的力量,就可以将其破解。”

  柳飞絮的见识也绝对是人间翘楚,她美眸一亮,突然恍然大悟,失声惊叹道:“啊,我明白了,刘采依的话语有隐喻,她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师娘,要找到术法的落点别人办不到,但如果你的金针加上我的灵毒,正好可以刺激到四郎全身经脉的反应,要找出那一点,肯定没有问题。”

  宁芷纤话音未落,琼娘醉意蒙眬的眼眸也有灵光闪过,她喝下一口美酒,微咬银牙,道:“虽然大家的体内都只有一点灵力,但如果全部汇聚到四郎身上,应该有机会冲开禁制。”

  “姐妹们,那就这样做吧,咱们一定要给那两个老东西一记耳光,哼!”

  铁若男的无双长腿跃跃欲试,仿佛敌人就在她面前一样。

  “对,四郎一定能打败那两个老东西,咯咯……”

  清姬身处在众女之中,不由自主又回复以往的欢声笑语,对张阳的崇拜依然无比盲目。

  在一片莺声燕语下,众女纷纷开始行动。

  “哎呀,我忘记了一件事。”

  这时,寒霜突然出一道惊声,然后略带自责地道:“四郎,师尊曾经要我转告你一句话,我虽然不明白,但听师尊口吻,似乎里面有玄机。”

  “霜姨,是什么话?你快说,我们大家一起参详。”

  “对呀,要是破阵的办法就更好了。”

  “凤凰秀士”的名号给了众女希望,她们又纷纷围过来。9g-ia

  寒霜下意识感到一丝紧张,认真回想一下,随即把上官云的语气也模仿得一模一样:“四郎,师尊要我转告你——让他自己好自为之,不到最后一刻,千万不要与刘采依为敌!”

  “啊?”

  张阳原本也是满脸期待,转眼间就变成满脸迷惑,心想:以上官云的性格,绝不可能是要我贪生怕死,那他为什么要我不要与刘采依为敌呢?而什么时候才是最后一刻呢?难道上官云知道……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?还是他已经预见到现在这一幕?

  迷惑有如薄雾般,绕着众女团团打转。

  过了一会儿,宁芷纤率先抛弃苦恼,拉着柳飞絮继续她们搜寻“落点”的准备工作。

  众女随即也纷纷放弃,她们各自盘膝而坐,用尽一切办法增强灵力。

  张阳双目闪过一抹阴霾,随即强自回复心灵上的平静,他合上双眼的刹那,柔声对众女道:“我要打坐调息,并认真想一想,你们暂时不要叫醒我。”

  话音未落,张阳已经关闭身体的知觉,而他的思绪则回到从前,从他变成“人形法器”那一刻开始,他仔细地回忆着每一个人、每一件事。

  玄灵鼎外,夜色下的紫雷山。

  灵梦一脸沉重,不知不觉又走到雷峰塔前,看着塔内散而出的耀眼光芒,美眸不由自主多了几分煞气。

  “灵梦,你这已经是第十次来到这里了,回去打坐吧,不然我们就要以叛徒的名义拿下你了。”

  幻影一闪,几个很少露面的一元山白修真者凭空突现。

  虽然灵梦已经是元虚高手,但在这几人联手的气机压制下,她竟然连飞剑也召唤不出。

  灵梦神色黯然,虽然明知结果,还是忍不住道:“请几位师叔祖再通传一下,灵梦一定要见到祖师。”

  “唉,丫头,你的心思我们几个老头子明白,不过你不要再坚持了,真君与圣君为此等待了几十年,怎么会为你的一句话语改变?回去吧!”

  为的一元山长老袍袖一荡,一股微风就此禁锢灵梦的身子,把她送回练功静室中。

  虽然灵梦极力挣扎,但却只能坐在蒲团上,好似一尊泥塑木雕般。

  同一时刻,几道墙之隔的另一间房间内,小玲珑正在不停地走来走去,眉眸之间少有的散着烦躁不安的气息。

  六道圣君一现身,麻衣护卫立刻回到他身边,令小玲珑的心中立刻多了一根刺,因为现在的她虽然看似风光,但这一切只不过都是六道圣君施舍的结果,只要他愿意,随时都可以将小玲珑打回原形。

  小玲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,因此她暗自握紧双拳,向窗外飞跃而去。

  “主上,冲动不得,请主上三思。”

  院子中,火雷真人身子笔挺地下跪,急声劝谏又要再次背叛师门的小玲珑。

  在火雷真人的身后,是小玲珑的心腹,这些人的生死荣辱都与小玲珑连在了一起,他们谁都不想与六道圣君作对。

  “火雷,你这是要造反吗?”

  小玲珑那月牙美眸微微往上一挑,森冷的杀气迸射而出,毕竟她可不是正人君子,这些手下的性命随时都掌握在她手里。

  “主人,奴才不敢。”

  火雷真人用力磕了一记响头,随即凝声道:“启禀主上,雷峰塔四周早已布满元虚高手,就算天下的修真者联手进攻,也绝对进不了雷峰塔。主上念旧之心属下明白,可是这一去不是救人,只会是送死。”

  “谁说本座要去送死了?混账东西,你们能想到的事情,本座会想不到吗?”

  小玲珑一扫衣袖,冷声道:“闪开,本座这是去拜会采依夫人。”

  邪风一卷,小玲珑来到刘采依布阵之处。

  寒光一闪,张家四月的剑气没有丝毫人情可讲,张雅月冷漠的话音略显呆板,凝声道:“采依夫人闭关,任何人不得打扰!”

  “烦请几位姐姐通传一下,小玲珑有要事相商。”

  “采依夫人有令,任何人跨过这条界限,杀无赦!”

  小玲珑的脚底刚刚抬起,还未落下,张幽月的剑芒已经刺入地面岩石中,而那碎粉的碎石似若利箭般,从张幽月的脸颊边呼啸而过,可她却没有闪躲的念头,任凭脸颊被碎石划出两道血痕。

  小玲珑心神一惊,一口凉气倒吸而入,因张家四月如今的模样令她不由自主想到傀儡人偶,盘旋在心房的一缕希望瞬间化为轻烟。

  刘采依竟然也对她们下这等毒手,看来我先前的猜测错了,张阳与刘采依是真的反目成仇了!思绪转动尽在刹那之间,小玲珑抬起的脚尖顺势一转,就从原路返回下榻之处。

  转身之际,小玲珑没有丝毫犹豫,心中则弥漫着无奈的叹息:四少爷,我已经尽力了,对不起,救不了你!唉……

  紫雷山的夜色更加深沉,夜空无星无月,山野一片漆黑,但无论是灵梦还是小玲珑的一举一动,都没有逃过有心人的目光。

  妙姬与云姬站在张家四月身后不远处,她们看着小玲珑识相离去的背影,不由得充满仇恨地瞪了她一眼。

  “宗主,这小妖女贪生怕死,看来是不会为了张阳拼命了,怎么办?”

  “哼,无所谓,反正六道与一元明日就会飞升天界,她没有了靠山,咱们有采依夫人当后盾,还怕抢不回吸尘谷吗?”

  “咯咯……宗主原来早已有此打算,那咱们更要好好在夫人面前表现一番了。”

  “对,张阳已经没有利用价值,傻瓜才会站在他那一边,咯咯……”

  一对妖妇咬唇窃笑,得意不已,她们随即目光一转,看向整个修真界瞩目的焦点——雷峰塔!

  时光一晃,黎明的曙光划破天际而来。

  万众期待的时刻来临了,人类的呼吸无不变得缓慢而沉重。

  刘采依衣袖微微一抖,玄灵鼎立刻从雷峰塔内飞出来,光芒一闪,张阳等人好似凭空突现,又有如一群羔羊站在狼群的中央般。

  一元、六道还有刘采依都飞上半空中,居高临下地看着神色萎靡的张阳,在他身边的众女也无不是神色黯淡。

  众人的计划似乎没有成功,反而耗尽体内剩下的灵力。

  “小羊儿,最后一刻要来临了,你还有什么要对为娘忏悔的吗?咯咯……”

  刘采依自称娘亲,但语气、神色却没有丝毫亲情的影子。

  张阳身躯一震,恨火充斥着他的双目,咬牙回应道:“我没有什么需要忏悔的,你要说什么就说吧,我会在阎罗王那里等着你!”

  “阎王也收不了为娘的。”

  刘采依声调一沉,一股寒气直透张阳的心灵,随即她又悠然笑语道:“看在母子一场的分上,我劝告你一句,你那点力量只是萤火之光,反抗只会让你比死更难受,还是乖乖听从两位圣君的安排吧!”

  “死就死,我张阳没什么好怕的,有本事就尽管使出来!”

  张阳努力挺直胸膛,可惜失去力量的身躯看上去是那么单薄,他不由自主垂下眼帘,遮住那被怒火弥漫的双眼。

  刘采依也挺直身子,她再次被张阳激怒,少有的杀气腾腾道:“好,既然你不识好歹,那就让你尝一尝什么叫——生不如死!”

  “夫人且慢,让老夫劝说他一番。”

  一元真君笑盈盈地阻止刘采依难,他随即飘落于地,站在张阳面前,一副语重心长的表情道:“小友,老夫不是要故意为难你,因器魂在你体内终有一日会吞噬你的元神,只要你好好配合,不仅能将器魂逼出你的身体,老夫还能向你保证,绝不为难这些关心你的女子。”

  话语微微一顿,一元真君的眼底终于露出一丝寒气,隐带威胁道:“小友,你也不想因你一人牵连这么多无辜吧?”

  来了,威胁果然来了!一干邪器的女人无不怒形于色,而张阳虽然早已料到有这一出,但他根本就解不开这个死局!

  “行,你们动手吧,不要再啰嗦了。”

  张阳双目一闭,人生第一次在强敌面前屈服了。

  “哈哈……小友果然深明大义,就请夫人动手吧!”

  一元真君满心顺畅,欢笑着回到半空中。

  “四郎不要答应——”

  众女花容失色,纷纷惊叫起来,她们宁愿死,也不想看着张阳就这样化为灰烬。

  刘采依见状一甩衣袖,众女立刻变成一尊尊绝美的玉雕。

  刘采依凝神看了张阳一眼,一抹神秘的笑意在她眼底一闪而过,她随即轻轻扬起玉手,玄灵鼎再次迸射出万丈毫光。

  光芒过后,王香君与五个妖灵傀儡也站在“羊群”之中,也许是她们心神受制,也许是感应到三大级高手散出的致命气息,王香君第一次与张阳并肩而立,相互之间没有爆出冲天的战火。

  万事俱备,东风已来!在一元真君与六道圣君的火热期望下,开启天门的仪式再也不可逆转。

  刘采依缓缓向上空升去,张家四月则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,在升到百米高处后,她陡然双手一合,然后急分开,掌心对着大地重重一压。

  “轰!”

  一声惊天巨响,雷峰塔再次轰然倒塌,不过却没有烟尘冲天而起,只有一个光芒四射的法阵从废墟深处浮现。

  阵法的光芒扫过之处,邪器、王香君、妖灵傀儡还有诸女无不当场昏迷;玄灵鼎则凌空一转,自行飞到阵法的中心。

  “把张阳与王香君扔进去!”

  刘采依一边继续动阵法,一边看向一元山的高手。

  “夫人,这等小事何必劳烦诸位前辈?奴家愿意代劳。”

  一元山的高手还未有所反应,妙姬与云姬已经抢先回应,甚至为了表达坚定的立场,她们抓着两个邪器的脚踝狠狠地扔进玄灵鼎内,砸出清晰的撞击声。

  刘采依微微点头,赞许之意飘溢而出,她随即看向两大宗师,凝声道:“两位道友,时机到了。”

  一元真君与六道圣君同时呼吸一滞,双目精光四射,多年的心愿就在眼前,他们怎会有半点怠慢?

  一元真君与六道圣君掌心一沉,两股混元之火凌空飞射而下,就好似两条火龙般绕着玄灵鼎团团打转;一秒之后,玄灵鼎凌空旋转起来,那飞旋的度越来越快、越来越快。

  “呼”的一声,玄灵鼎飞到结界的最高处;同一瞬间,昏倒在地上的众女中,十几个人被狂风卷起来,顺着玄灵鼎旋转的轨迹急飘飞。

  “啊!”

  灵梦与小玲珑都站在最外围,她们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明悟,紧接着是强烈的愤怒,对两大宗师不守承诺的愤怒。

  被狂风卷起的众女正是十三个妖灵宿主,原来她们也是开启天门的祭品之一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