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妖灵重现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二章 妖灵重现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章 妖灵重现

  清姬愣了一下,随即神情慌乱,还以为张阳又走火入魔,急声问道:“主人,你怎么啦?不要吓我!”

  “小音,我没事,清恬有事,妳看着!”

  张阳的动作无比狂暴,但双目却很冷静,在响应清姬的同时,他猛然用尽全力腰身一挺,微微一震,紧接着势如破竹地穿透井清恬的玄关。

  “呀——”

  胀疼与同时充斥井清恬的身心,她陡然一声尖叫,颈好似婴儿的小嘴般,死死“咬”住张阳的阳根。

  井清恬的蜜汁轰然喷溅而出,悉数喷在上;同一剎那,一片玄异的光华从她的肚脐迸射而出,把卧房变成一个晕黄的空间。

  “啊!”

  清姬再次愣,慌乱瞬间占据她的双眸,一个带着恐惧的名词一闪而现——妖灵!

  天啊,妖灵竟然还活着,而且又附在女儿的体内!意念变换之际,清姬完全出于本能,猛然翻身而起,亮出本命飞剑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

  张阳的笑声突兀地响起,他一边抚慰还在中痉挛的井清恬,一边再次把清姬抱入怀中,兴奋地欢笑道:“老婆,别着急,那不是妖灵,是地丹回到清恬的体内。”

  “娘亲,四郎说得对,我能感应到地丹的存在。”

  井清恬展颜一笑,随即羞涩地摇动腰肢,追寻的快感,同时美眸一亮,回复几分紫灵玉女昔日的风采,道:“我可以帮助四郎对付万欲牡丹了,嗯……”

  绵绵情丝融入动人的呻吟声中,的身躯就此镀上完美的光华。

  婉转娇啼,被翻红浪,几次忘我的尖叫后,一对绝色美女终于化为世间最美的软泥。

  张阳在清姬两女的唇上深情一吻,随即挟带万丈情火,扑入另一间房间。

  “臭小子,还没闹够呀!”

  铁若男修长的美腿踢出一道美丽的弧线,而张阳闻着铁若男的香风,竟然舍不得躲开这一脚。

  “哎哟”一声,张阳被踢到床榻上,正好压住宁芷韵的娇躯上。

  被褥凌空一荡,叔嫂三人变成三道滚动的波澜。

  在一阵如疾风骤雨般的撞击声后,灵丹的光华再次闪耀虚空,张阳乐得眉开眼笑,抱着鐡若男在房间内凌空飞旋。

  快感在铁若男的深处,她浑身肌肤荡漾着的波澜,而宁芷韵则羞声惊叫起来,因为铁若男一直咬着她的,丝毫没有放松。

  白天过去了,月亮升起来了。

  张阳化身为采蜜的狂蜂,火热地扑入一片“冰天雪地”中。

  冷蝶躺在床上,淡漠地看了张阳一眼,随即自动掀开被褥,露出一丝不挂的绝美娇躯,说道??“相公,不许把人家弄得起不了床,不然我饶不了你。”

  外表的冷艳,内里的火热,如此诱惑绝非邪器少年能够抵挡。

  张阳连连点头答应,耸身时,动作也十分轻缓。

  片刻,冷蝶突然夹住张阳的腰肢,猛烈地夹磨着九转冰火钻,道:“相公,用力,再用点力,啊……给我,快给我,啊……”

  火热的激情立刻降临,仙丹的光华已经闪过,张阳还在猛烈地撞击着冷蝶的身子。

  “四郎,蝶儿的伤势才刚痊愈,不要伤到她啦。”

  寒霜不知何时进来了,她轻柔地握住张阳的阳根,缓缓引向她那早已泥泞的玉门花瓣……

  春风连续荡漾,张阳推开琼娘的房门。

  “四郎,要想上我的床,先在酒桌上打败我。^9g-ia^”

  琼娘玉手一扬,桌案上瞬间多出十几瓶美酒,强烈的酒香直透张阳心间,虽然张阳不是酒鬼,但却愿意醉死在琼娘面前。

  “好老婆,妳这办法不够完美,咱们这样吧,嘿嘿……”

  张阳也扬起大手,酒泉随即升空而起;同一剎那,琼娘的衣裙被元虚真火化为灰烬,紧接着酒泉悠然洒落在她胸脯上,顺着奔流而下。

  张阳大口一张,接住混合玉人**的美酒,随即一口喝下,末了,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,得意地道:“这才叫吃酒;老婆,怎么样?”

  “嗯,花样倒是新奇,我也来试一试。”

  以酒为引,血月玉女爽朗地跳入之河,她檀口微微一张,酒泉如有生命般酒壶内飞出来,洒落在张阳的胸膛上。

  琼娘的舌尖舔着张阳的胸前,虽然没有男人那般火热激情,但特别的快感还是透入张阳的心窝,让他的也忍不住硬了几分。

  “琼娘,该我啦!”

  张阳酒兴大,两手一动,两道酒泉就有如两条水蛇般,紧贴着琼娘的肌肤游走,而张阳的唇舌则紧追其后,足足花了一盏茶时间,他才将酒泉全部喝进去。

  “啊,四郎,吃酒就吃酒,不要乱咬……”

  血月玉女的娇嗔已经多了几分娇喘,当美酒“逃”到她两腿之间时,酒香顿然飘出不一样的美味。

  张阳舌尖一挑,在上扫动两下,这才满意地挺直胸膛,随即火热地道:“老婆,该妳了。”

  张阳的阳根不停晃动,把心中的执念传入琼娘的心中,她略带羞涩地看了张阳一眼,然后张开檀口,接住从上滑过的美酒。

  美酒与男人的气息一起涌入琼娘的嘴中,两秒后,她舌尖微微一颤,把留在上、不愿滴下来的最后一滴酒珠也吸进去。

  “呃……”

  舌尖与轻轻摩擦的剎那,张阳的六块腹肌陡然绷成岩石,他的十指不由自主挥洒起来。

  在一片砰砰声中,一桌酒壶接连炸碎,数十道酒泉漫天飞舞。

  特别的游戏进入的一刻!琼娘飘飞而起,美眸迷离,彷佛浸泡在美酒的世界中;而张阳则纵身一跃,与美酒一起进入琼娘的花径内。

  琼娘终于“醉”了,张阳则带着一身酒味,飞入柳飞絮的房间。

  “唉,你真是个傻瓜,竟然与琼娘斗酒,那可是她修练的术法,你就是醉死十次也不会是她的对手。”

  柳飞絮主动迎上前,丰润的玉脸弥漫着情爱与母织的光辉,她任凭张阳脱去她的衣裙,揉捏她的,一会儿后,这才柔声道:“你肯定也累啦,先洗个澡,歇息一下,热水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。”

  “飞絮,妳真是我的好老婆。”

  虽然九转冰火钻丝毫没有疲惫的迹象,但张阳却很享受熟妇的关爱,他揉捏着的大手不由得多了几分柔情。

  “哗”的一声,热水溢出宽大的浴桶,张阳躺在桶内,柳飞絮则站在桶外,温柔地按摩着他的肩膀。

  郎情妾意,深情款款,完美的画面却未能持续多久,又是“哗”的一声,张阳把柳飞絮抱入桶中。

  柳飞絮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,随即趴在浴桶另一头,肥美的在水面上若隐若现,蕾收缩之际,水面突然冒出两颗气泡。

  “呃!”

  张阳的心窝再次遭受重创,阳根猛然贴着水面刺过去,水面瞬间升高一尺,水花扑打在柳飞絮最引以为傲的美臀上。

  “啪!”

  当花径的剎那,张阳情不自禁地扬起大手,在柳飞絮那浑圆、雪白、翘挺的上,留下一个激情万丈的五指印。

  “啊……四郎,你这小混蛋,不许打……我的,啊……”

  柳飞絮虽然在娇嗔,可肥美无双的却摇晃得更加**。藏家

  柳飞絮的欢鸣声从低到高,又从高到低,最后整个人趴在桶边,再也没有力气。

  张阳射出一波后,他终于感觉到一丝疲惫,看了看外面破晓的天色,他随即抱着柳飞絮回到床榻上。

  “飞絮,萍儿呢?还在闭关吗?”

  “嗯,不叫她闭关,她肯定会爬上你的床。好啦,千万不要急,等萍儿出关,我与她一起伺候你,咯咯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柳飞絮唇角与眉梢同时微微一颤,一抹神秘的笑意在她美眸深处一闪而过。

  张阳没有察觉到柳飞絮眼底的异样,只是听到那充满诱惑的话语,但一想到母女的情景,陡然又硬了起来,吓得柳飞絮花容失色,连声求饶。

  美人哀求的声音绝对是人间天籁,张阳用口手抚慰一番后,随即勉强离开无双美臀,进入宇文烟的房间。

  “主人,你终于来啦,咯咯……我们都等不及了。”

  完美永远不会拒张阳,早已**的身子轻轻一跳,肉感娇躯投怀送抱的同时,已经夹住阳根。

  “你们?”

  张阳凝神一看,意外的惊喜立刻映入他的眼帘,天地玄黄四灵女竟然并排躺在榻上,虽然她们在装睡,露在被褥外的香肩却是一片雪白。

  张阳一声欢呼,抱着宇文烟跃上肉床,就此实现男人一生最荒的梦想。

  之音、床榻摇晃之声,还有宇文烟五女此起彼伏的天籁之曲,声声交会在一起。

  当平息之时,朝阳已经爬上中天。

  “四郎,怎么样?行不行?”

  柳飞絮早已猜到张阳的目的,早就拖着酥软的身子守候在房门外,似乎比张阳更加紧张地问道。

  “好老婆,妳老公有不行的时候吗?嘿嘿……”

  张阳大手一搂,把柳飞絮抱入怀中,邪恶的笑声还未散去,他突然掀开床上的被褥,宇文烟五女一丝不挂的身子立刻映入柳飞絮的眼帘中。

  娇挺的、酥软的身子、还未闭合的花径,以及那还未完全干涸的汁,让柳飞絮的脸颊浮现红霞,瞪了张阳一眼,随即眼睛一亮,看着黄灵女与宇文烟的部位,出兴奋的低呼声。

  “太好啦,只要有仙丹护体,咱们就有机会打败万欲牡丹。”

  “主人,有什么好事?也给人家说说呀!”

  邪魅的欢笑声凭空突现,王香君那宛如幼女的身子已经扑入张阳的怀中,在柳飞絮的面前,她柔腻的摩擦着张阳的,毫不掩饰挑衅的意味。

  虽然王香君已对张阳死心塌地,但举手投足间还是残留着以往的气息。

  “啪”的一声,张阳在王香君娇小的上拍了一巴掌,留下火辣辣掌印的同时,指尖在她的臀沟内悄然一挑,准确地刺中蕾。

  王香君顿时惊叫着从张阳的怀里跳下来,挑衅的目光瞬间化为羞涩的水雾。

  张阳随手化解女人之间的不和谐,然后温柔地为还在沉睡的宇文烟五女盖上被褥,这才走出房间,眉头微皱道:“飞絮,你们的体内只有仙丹,没有妖灵,不过黄灵女的情形不一样,我差一点没能成功。”

  “四少爷,你是说黄灵女体内的妖灵还活着?啊!”

  王香君闻言一愣,随即低着头,少有地扭捏道:“主人,对不起,都怪我,她们体内的妖灵只是被压制,并没有消失。”

  张阳昨夜已经想到答案,因此他又在王香君上拍了一巴掌,不过这一掌的韵味却大是不同,说道:“小宝贝,这不怪妳,要怪只怪天狼老家伙。”

  王香君的妖邪只在表面,经过玄灵鼎的炼制后,她的内心已经好似一张白纸,张阳的巴掌与微笑,就此成为她生命中唯一的烙印。

  “主人,你真好。”

  王香君眼中泪花闪现,情不自禁又跳向张阳的怀中。

  “咯咯……”

  又一个特别的美少女从虚无中飞出,在空中划过一道**的波浪,竟是幻烟抢先一步,占据张阳的怀抱。

  “哥哥,只剩下四个妖灵了,赶快再次——捕灵吧!”

  幻烟小脸通红,彷佛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跳跃欢呼,说到“捕灵”两字时,眼底瞬间闪过窃喜与得意交织的光芒。

  “妹妹,不用急,我还想好好休息几天。”

  张阳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把目光从幻烟的领口挪开,情不自禁地暗自思忖:娘亲说过时机未到,不要动幻烟,但现在算不算时辰正好呢?

  “四郎说得对,先休息三天吧,好多姐妹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复原。”

  幻烟原本要开口,不料柳飞絮也同意张阳懒惰的念头,她只得嘟起小嘴,不满地咕哝道:“讨厌、讨厌,又要让人家等下去,哼!”

  幻烟一跺脚,就化作一缕幻影,飞回张阳的元神空间。

  “性”福时光如梭如箭,弹指间三日时光已经过去。

  张阳整整荒三天三夜,把自己的女人全部宠爱数十遍,这才志得意满地走入大厅,开始商议对付万欲牡丹的生死大计。

  不用多说,众女早已认定捕猎的目标——勾魂、古韵还有正在张阳身边的水莲。瞬间无数道目光看向同一个方向。

  水莲是这大厅中为数不多的几个“外人”之一,她原本躲在人群后面,如今却是无所遁形,瞬间羞得玉脸通红、手足无措。

  水莲心弦一颤,突然很后悔跟着张阳来到药神山。

  这时,柳飞絮微微一动,巧妙地挡住众女的视线,然后牵着水莲的玉手,体贴地道?“水莲妹妹,后山有一处瀑布的景色不错,走,姐姐带妳去欣赏一下。”

  柳飞絮带着水莲悠然而去,出门之际,她转身给张阳一道暗示的目光。

  “咚!”

  张阳突然听到剧烈的心跳声,别人可能不明白柳飞絮的意思,但他却是福至心灵,浑身热血顿然沸腾起来。

  “主人,你快去吧,我们会好好商量,到时怎么帮助你夺取美人芳心,咯咯……”

  清姬永远是张阳的贴心人儿,她一边嘻笑,一边把张阳推出去,还用妩媚的动作关上房门。

  药神山后山,距离大殿十里之处。

  飞剑缓缓落地,水莲抬头一看,不由得微微一愣。

  原本水莲以为柳飞絮只是在找一个借口,让她避免尴尬,不料这里竟然真的有山谷秘境,只是站在谷口,流泉飞瀑声已经飘入耳中。

  “妹妹,进去看一看吧,妳会喜欢这里的。”

  水莲看到柳飞絮眼底的神秘气息,但却难以明白柳飞絮的弦外之音,最后她含蓄地微笑一下,就走入弥漫山谷的氤氲水雾中。

  飘渺的雾气越来越浓,瀑布之音越来越近,水莲的脚步微微一顿就愣住了,她终于明白过来了。

  这座山谷瀑布竟然与九阳山秘境很相似,如果不是颇多人工凿痕,而且痕迹颇新,她一定会以为这就是九阳山秘境——那个改变她人生,充满哀羞回忆的地“柳姐姐,这是……咦!”

  水莲回头望去,却不见柳飞絮的身影,顿时心弦一颤,忍不住产生莫名的慌乱之感。

  “水姐姐,对不起,当日我骗了妳。”

  一道女人的声音在水莲的身后响起。

  水莲的娇躯猛然一震,那熟悉的声调触动她记忆的闸门,心潮一涌,这个地方彻底变成九阳山秘境,怨恨瞬间充斥水莲的心窝。

  “红玉,我要杀了妳!”

  水莲玉手一翻,本命飞剑凭空突现,接着她在原地急转身,虚空寒光一闪,留下一道凌厉而又略显散乱的轨迹。

  “红玉”化作狂风中的羽毛,身子贴着剑尖起伏飘荡,说道:“水姐姐,我当日所做虽然是为了捕灵,但我知道不应该那么伤害妳,妳恨我吧,我不怨妳。”

  “住嘴,妳这骗子,无耻、卑鄙!”

  水莲紧咬银牙、玉脸扭曲,剑芒越来越刺目,嘶鸣音越来越刺耳,而“红玉”的解释则有如尖刀般,剌入她心灵的伤痕之处。

  “对,我就是一个卑鄙、无耻、下流的骗子,我害得姐姐失去意识、害死金光。”

  无论剑气有多么猛烈,“红玉”的身躯总是距离剑刃有那么一丝丝距离,低沉的声调突然上扬,很激动地反问道:“水姐姐,金光本就该死,不是吗?他为了增强灵力,已经投靠天狼山,甚至还出卖了妳!”

  “胡说、胡说,你胡说!呀——”

  此时,水莲的心灵不仅被剌穿,甚至还被撕开,她承受不住这种痛苦,猛然一声怒斥,万千秀升空而起,瞬间变成修罗杀神。

  同一瞬间,一朵幻影桃花凭空突现,在水莲的头顶上呼啸盘旋。

  “红玉”双目一亮,面对水莲的暴怒,竟突兀地挺身迎上去。

  剑芒过处,“红玉”的身躯一分为二。

  水莲顿时一愣,随即好似漏气的皮球般,身子迅瘫软在地,飞扬的乱也回复柔顺。

  怨恨随着“红玉”的死亡一起化为灰烬,那朵幻影桃花也失去盘旋的力量,凭空而来,又瞬间凭空而去。

  “呜……”

  水莲哭了,她跪倒在地,泪水汹涌而出,不是悲鸣红玉的死,而是哭出积压在心中已久的悲伤。

  “水姐姐,哭吧,哭过这次后,我再也不会让妳哭了。”

  一只温暖的大手破雾而现,轻柔地搭在水莲抽泣的香肩上。

  “张……公子,你……”

  虽然早就知道红玉是张阳所乔装,也知道张阳不可能这样死在她剑下,但当本相出现时,水莲还是感到慌乱起来。

  “叫我四郎。好姐姐,我要给妳幸福。”

  张阳的大手轻轻托住水莲的下巴,缓缓俯,侵略的气息虽然缓慢,但却坚定无比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水莲呆呆地看着张阳的唇舌逼近,乱成一团的心房还未清醒过来,张阳的舌尖已经趁虚而入,狠狠地抹杀她心中最后的阴霾。

  薄雾盘旋、水花荡漾,柳飞絮站在山峰上,看着下面滚作一团的张阳两人,露出欣然的微笑:成功啦,终于没有辜负她这几天的精心安排。

  “噢……”

  随着水莲的一声哀鸣,九转冰火钻长驱直入,激情万丈地夺去贞节。

  春色迷离、肉色翻腾,张阳抱着水莲跃入水潭中。

  水浪时而冲天而起,时而暗流涌动。

  终于张阳一声闷吼,水莲则仰天一声欢叫,之心就此留下丈夫以外男人的烙印,花房更被火热的完全占据,再也容不下张阳之外任何男人的气灵欲交融的剎那,“法欲桃花”毫不意外的出现了。而如今的邪器面对普通妖灵,只是悠然一笑,随手一掌拍下,“法欲桃花”就此灰飞烟灭,随风而逝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