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夺人女友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八章 夺人女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八章 夺人女友

  三大邪门宗主并未追击邪器小组,飞剑一收,他们站在万劫崖边,俯视着阴沉沉的崖下黑云。藏家

  “姓张的小子会不会死不了?连巧匠也能从下面逃上来,也许这万劫阵已经失效。”

  冷蝶的怀疑合情合理,风雨楼主也大为惊疑。

  怜花公子微笑道:“这有何难?试一试就知道了。”

  话音未落,他已经一脚把一个弟子踢下去。

  怜花宫弟子尖声惊叫,本能地放出飞剑,大虚境界的灵力足以被称为高手,但转眼就被崖底的黑烟吞噬,炸成一团血雾。

  “咯咯……看来这万劫阵没有问题,曹道兄,要不再派人下去试一试?”

  风雨楼主可不喜欢滥杀手下,微一皱眉,沉声问道:“勾命,巧匠是如何逃命的?你可有解释!”

  勾命探身,在仔细地查探片刻,随即以惊叹的语气道:“启禀楼主,巧匠的阵法之术已在属下之上,他并未落入万劫阵,而是用隐身、遁地、龟息等连环小阵,让他自己强行藏在山壁上。”

  风雨楼主早就非常欣赏巧匠,而这下连冷蝶也忍不住叹息道:“一个正道的无名之辈竟然也有这等能耐,我邪门六道却人才凋零,何时方有出头之日?唉!”

  “冷宫主不用叹息,张阳已死,万欲宫必会重现,到时就是我等一展抱负的时机。”

  风雨楼主用豪言壮语抹去心底的杂念,随即一挥衣袖,下达撤退的命令。

  时光悠悠,空间朦朦。

  万劫崖下,张阳躺在乱石缝隙间,不知昏迷多久,终于他缓缓张开双眼,愣了好一会儿,才逐渐清醒过来。

  嗯,我被打下了悬崖,坠落时好像还抓到什么人的手?呃,好像是宇文烟……

  还有丘平之!想起宇文烟和丘平之,张阳忍不住跳起来,精神百倍地骂道:“修他老母的,丘平之那小子落地前竟然踹了老子一脚,让老子给他当垫背的,有机会一定要收拾那家伙。”

  泄完怨气后,张阳这才完全看清楚身处的环境。

  这是一座宽大的山谷,四面看不到出口,也看不到上空,只能看到诡异的黑云在上方翻滚盘旋着,有如亿万妖魔在行军布阵般。

  黑云黑得无比稠密,但山谷内竟然还有阳光,完全出张阳的知识范畴。

  黑云下,稀薄许多的黑雾充斥着山谷,雾气弥漫处乱石密布,万千石柱尖利如锥,张阳能落在这块空地上,真应该回家烧香,感谢老天爷。

  嘘……好险!这就是什么万劫阵吧!呵呵,本少爷真是命大,一点伤也没有。

  张阳骄傲地抬起头,随即昂挺胸地迈步走向前,不料才踏出第一步,奇峰怪石就不给他面子,看似普通的石面竟然无比滑溜,令张阳一下子就摔下去,身体砸向锋利的石刺。

  “呀!”

  刹那间,张阳吓得魂飞魄散,四肢乱晃,眼看他就要这么丢脸的完蛋,脚底却无意间踩在一缕黑雾上,他竟然有种踩在实地的感觉。

  张阳急忙借力一跳,回到先前立足处,抹去几滴冷汗后,他小心翼翼地踩出一脚,石面还是滑不溜丢,不过只要是烟雾弥漫的地方,他都能觉得身轻如燕,飘飘欲飞。

  “呵呵……真好玩。”

  在一番试探后,张阳越玩越开心,越玩越熟练,最后负着双手,悠然自得的在山谷内闲逛起来。

  直到张阳的肚子咕噜直叫,他才回过神来,心想:糟啦,这里根本没有出路,还没有食物和水,难道我没有摔死,却会被饿死吗?

  两、三个小时后,张阳累得筋疲力尽,山谷并没有很大,而他的双眼搜遍每一寸角落,但连半丝希望也没有看到。“本章节由藏家”

  “完啦,真的完蛋啦!要是有电话外卖就好了,真怀念垃圾快餐呀!”

  在埋怨声中,邪器少年躺在一块烟雾缠绕的大石上,远远看去,他就像躺在一团黑烟上,颇有点邪门歪道的感觉。

  时光流逝,张阳饿得越来越厉害,他忍不住用手指勾动烟雾,幻想道:“唉,这玩意儿要是能吃该有多好呀!呜,饿死我啦。”

  虽然烟雾并不能吃,但张阳的眼睛却突然亮,因为顺着指尖那一缕烟雾,他看到一条特别的路线,缕缕烟雾千千万万,但他心中总有莫名的感应。

  在不知不觉间,张阳站在一块十丈高的巨石前,他向前一步,石壁竟打开一道缝隙,接着他走了几百米,就见到一个出口,而这时烟雾也退回到石缝内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

  恍惚间,张阳对烟雾产生出强烈的亲切感,就像感谢恩人般,他回身对着石缝内的烟雾挥手告别。

  生命的绿色远远映入张阳了眼帘,绝处逢生的兴奋令他小跑起来,但半个小时后,他的喜悦却直线下降。

  张阳现这里虽然花草繁茂,春色盎然,但依然是绝地,他还是没有逃出万劫阵,好在这绝谷“桃源”内,有十几棵野桃树,让张阳吃得肚子溜圆,他随即振奋心神,在山壁上找到一个外小内大的洞。

  洞干燥又能避风,深处还有千姿百态的石钟乳,张阳跳上一块平整的岩石上,便呼呼大睡起来。

  有了食物和水,还有住处,张阳已解决基本生存需求,随即开始“思念”起一元玉女。心想:那女人会下来吗?能下得来吗?嗯,我是“邪器!―,还有极大的利用价值,她是一元山最杰出的弟子,一定会有办法的。

  刚在崖底的两天,张阳仰望着上方,充满信心。

  两天后,张阳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,也许他并不是那么重要,也许一元玉女并没有那么厉害。

  “什么绝世天才,就是一个自以为了不起的千金大小姐,一遇上真正的强敌,立刻现出原形,白痴!”

  张阳开始用咒骂打时间,无聊之下,还走回乱石区四处闲逛,突然,张阳出欢呼声,因为在黑烟的引领及烟雾的神奇变化下,他在先前走过的地方,意外地找到宇文烟与丘平之。

  两个道法高手各自盘膝于地,正苦苦抵挡着包围他们身躯的诡异黑烟。

  张阳一个箭步冲上去,询问道:“丘兄、宇文姑娘,你们受伤了吗?”

  “张公子,我没事,快救丘郎,他受了重伤。”

  宇文烟虚弱地请求张阳。

  丘平之很惊诧地问道,“张阳……张兄,你能自由走动?”

  “能呀,你们不能吗?”

  张阳迷惑地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拥有法力的宇文烟两人。

  “太好啦,请张兄带我离开这里。”

  丘平之话音未落,嘴角已流出一缕血丝。

  也许是身处绝地,同类的亲切感总会强烈许多,也许是心中对人性还有一丝期待,张阳略一犹豫,还是扶起丘平之,把他带到绝谷桃源。

  脱离危险后,丘平之突然俯身行了一个大礼,道:“张兄,原来你是高人不露相,在下当日多有得罪,还望张兄恕罪!”

  张阳开心地挥了挥手,亲切笑道:“丘兄,你真误会了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自由走动,不过我能肯定我一点灵力也没有。”

  同类的亲切感还在张阳心中弥漫,他伸手去扶丘平之,不料却被他带了个踉跄。

  丘平之眼底闪过一抹怀疑,站直身体,笑道:“既然张兄不愿明说,在下也不敢勉强,只请张兄他日多多指教。“藏家””

  张阳顿时有一种难以解释的郁闷感,兴奋心情直线下降,随口回应几句后,便走出石缝。

  张阳来到少女宗主面前说了一声:“得罪!”

  说完,张阳毫不迟疑地抱起她。

  此时,宇文烟玉脸上浮现一抹羞红,她微闭双眸,颤声道:“张公子,谢谢你的救命之恩。”

  “救命?没有那么夸张吧!我把你们移到另一个地方也算大恩的话,那抬轿子的不就成神仙了吗?”

  “嘻嘻,张公子说话真有意思。”

  宇文烟不由得笑出声,然后强忍着笑意道:“我说的不只是这个,是感谢先前落入万劫阵时,你救了我与丘郎一命。”

  “宇文姑娘,你真把我说糊涂了,我只记得大家一起掉下来,怎么我又成救命恩人了呢?”

  、“你真不明白?”

  虽然宇文烟也有点不解,但却没有像丘平之那样想得无比复杂。

  宇文烟的美眸闪过一抹惊悸,回忆道:“剑匠与我们一起坠下万劫崖,他灵力比我高出许多,却转眼就被撕成血雾,我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是张公子你突然从天而降,带着我与丘郎安然无恙地穿过万劫阵!”

  这万劫阵真有这么厉害?难道与我是邪器有关?张阳现他能在万劫崖上自由走动,烟雾会有所感应,这一切让张阳有了几分猜想,他随即抱着宇文烟,弓腰钻进石缝内。

  “啊!”

  宇文烟突然低低地羞叫了一声,狭窄的通道让她与张阳的肢体无可避免地紧贴在一起,她本能的身子一扭,比少妇还丰满的便撞在张阳的手臂上。~哇,好大、好圆,嗯……那是宇文烟的吗?好像正在变大二团热气在张阳的猛然,他下意识双手一紧,十指几乎陷进宇文烟的肌肤内。

  “呀!”

  宇文烟前一声羞吟还在飘荡,第二声惊叫已冲口而出。处子之身何等敏感,虽然还隔着多层衣物,但她还是能清楚感觉到一根火热的东西抵在臀沟上。

  不待宇文烟爆羞怒,张阳俯身弯腰,一脸尴尬地道:“宇文姑娘,我……对不起,我真不是有意的,一出这石缝,我立刻放开你。”

  “张……张公子,别、别说了,咱们快一点吧。”

  虽然张阳很努力地缩着,但通道的地形却令他们的接触更加紧密,在艰难地走出两步后,张阳手臂一抖,宇文烟的美臀就从他那高耸的帐篷上一擦而过。

  “唔!”

  宇文烟的玉脸已是红若滴血,银牙几乎咬破朱唇,她闪开臀浪,却闪不开乳波,而躲开的碰触,腰肢却与张阳的大手摩擦,最后,她把眼睛一闭,放弃无用的挣扎,假装她是一根木桩、一尊石像。

  “嘿嘿……”

  张阳偷偷地笑了,对这狭长的通道不由得心生感激,恨不得它再长一点、再窄一点,可惜不到一分钟,通道已到尽头。

  宇文烟第一时间张开眼睛,随即用力一跃,那丰腴的美臀擦着张阳的裤子跳下来,她脸颊再次一红,随即有如惊弓之鸟般远离张阳,飞向正在盘膝运功的丘平之。

  绝谷桃源终于多了几分人气,张阳一番辛苦后,心满意足地跳上大石床。

  当张阳一觉醒来后,就见丘平之还在运功疗伤,宇文烟则在生火煮饭。

  这一次,宇文烟让张阳大开眼界,还喜出望外,她的灵力空间内不仅有餐具,还有少量的食材。

  张阳不由得馋得双眼光,忍不住暗自感慨:宇文烟当宗主真是不合适,当个温柔美丽的小家碧玉倒是不错。

  在闲极无聊下,张阳见宇文烟用打火石打火很有趣,主动走上前,笑道:“宇文姑娘,你休息一下吧!我来帮你。”

  “张公子,这是女人家的活儿,而且你没有灵力,还是我来吧。”

  “不就是生个火吗?小菜一碟。”

  张阳抢过打火石用力一敲,“轰!”

  的一声,一团火焰陡然升起,随即张阳一声大叫,像猴子般跳了起来。

  虽然火焰一闪即灭,但张阳却被熏得一脸漆黑,一双滴溜溜乱转的眼珠特别显眼。

  “咯咯……张公子,我说了你做不来,你还不信,去洗脸吧,做饭是我们女子的事情。”

  “谁说男子不能下厨房,我可讲究“男女平等”,你不能歧视我们男子呀!”

  张阳再也不敢碰修真专用的打火石,却挺着胸膛,拿起菜刀,切起食材来。

  “男女平等,我歧视你?咯咯……”

  宇文烟愣了两秒,丰润玉脸猛然如花绽放般,笑得全然不顾礼仪,但却无比畅快。张阳笨手笨脚地切完菜,看了看宇文烟采的野菜,他眼睛一亮,又欢声道:“这些太少了,那边还有很多野菜,看起来就很好吃,我去采。”

  一刻钟过后,喜欢上家务活的张阳回来,还得意地展示着衣兜里的大把野菜,随即轻轻一抖,把美味野菜放进锅里。

  “张公子,不要!”

  正在放置餐具的宇文烟急声大喊,但却晚了一步,看着颜色迅变黑的野菜汤,她苦笑道:“这几种野菜不能混合在一起,不然会变成毒药的!”

  “啊,那怎么办?”

  “怎么办?重做啊,只要你不帮忙就行了,咯咯……”

  宇文烟埋怨了两句,紧接着又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,而自从张阳认识她以来,所看到的笑容加起来也没有今天多。

  宇文烟和张阳开始重新做饭,嘻笑声不绝于耳。

  张阳一边帮倒忙,一边随口讲童话故事解闷,宇文烟听得悠然神往,连丘平之来到她身边,她竟没有感觉到。

  丘平之看了看宇文烟那如花般的笑脸,内心刹那闪过强烈的不满,脸上却微笑道:“张兄果然学识渊博,这些典故在下前所未闻,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了。”

  宇文烟瞬间一僵,紧接着略显慌张地回过身,不管张阳的笑话有多么新奇好笑,她也不再露出银牙。

  虽然宇文烟没有跟张阳有什么过分的举动,但这样与别的男子谈笑,已让她慌乱不已。

  张阳所讲的全是现代故事,自然非常新奇,他一边搅动汤勺,一边随口道:“丘兄过奖了,我这些都是市井笑谈,你与宇文姑娘都是世外高人,当然没有听过。”

  张阳这么一说,两个“仙人”同时点了点头,但心思却各有不同。

  丘平之立刻对那些市井之言嗤之以鼻,宇文烟则对红尘俗世大为改观,觉得并不像师门长辈说得那么污浊,甚至还挺有趣的。

  各怀心思的张阳三人围着石台而坐,吃了第一顿和谐的午餐。

  饭后,张阳懒洋洋地回到洞,继续抱着石头睡大觉,而另一个差一点的石洞则成为另外两人的休息处。

  张阳一离开,丘平之的脸色立刻沉下来。

  宇文烟见状一慌,本能地低下头,颤声道:“丘郎,我刚才与他……”

  “烟妹,那没什么。”

  丘平之意外的没有责怪宇文烟,随即压低声音道:“我要你探一探他的虚实,这家伙不简单,咱们要小心。”

  “他不像有灵力的修真者,也许只是一个巧合罢了。丘郎,你知道,我不喜欢与其他男子交谈。”

  除了本性的矜持外,宇文烟先前与张阳的那一番接触,让她怎么好意思主动接近张阳?

  丘平之眼底闪过一抹不悦,神情却无比深情,柔声道:“烟妹,我不是为了自己,是为了咱们两人,如果张阳诚心装疯卖傻,必会加害我们,反正他不会提防你的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唉,好吧,我去就是了。”

  宇文烟是个好姑娘,但绝对不是好宗主,柔弱的心灵就像俗世的小家碧玉,善良但缺乏主见,很容易就随波逐流。

  见宇文烟终于答应施展美人计,丘平之伪装的深情多了三分得意,随即又喊住宇文烟,沉声叮嘱道:“烟妹,他如果有点小动作,你一定要忍一忍。我们还要等一元玉女来救我们,有他在,一元玉女一定会来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了,不会与他翻脸的。”

  对于丘平之的这个要求,宇文烟倒是回答得很爽快,因为她心底从未把张阳当成坏人。

  这时,丘平之又开始运功疗伤,而宇文烟呆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有点别扭地走出小山洞。

  修真者原本可以几日不食,但为了打时间,宇文烟还是做起一日三餐。

  张阳自动报名当了厨房助手,并且又讲起笑话,但宇文烟却笑得很苦涩,表情一点也不自然。

  张阳疑惑道:“……文姑娘,我怎么觉得你不对劲呀?是生病了,还是练功走火入魔?”

  “啊,我……”

  宇文烟原本正想扭腰摆臀以迷惑张阳,但张阳这么一问,她顿然身子一僵,瞬间面红耳赤,感到无比羞愧。

  让人难受的片刻窒息后,张阳眼珠一转,突然恍然大悟,凑近宇文烟,小声道:“我知道了,一定是丘兄喜欢像灵梦那样的女子,而宇文姑娘为了讨他欢心,特地想改变自己,对吧?”

  “张公子,你……猜对了,我正是在学梦仙子。”

  一提到一元玉女,宇文烟的不由得升起一股怨气,但更多的则是无奈与酸楚。

  “什么梦仙子,不过是一朵自以为了不起的温室花朵,没有一元圣君的名头,她自己能干啥呀?”

  张阳有点夸张地贬低一元玉女,然后话语一转,悄声道:“宇文姑娘,我觉得,你还是做你自己更好、更美丽,原来那样多好看呀!何必非要丑化、委屈自己呢?”

  “啊!”

  宇文烟唇角颤,张阳说的那些话好似巨锤般,一下又一下地击打在她心窝上,令她久久无法回过神来。

  “我有比梦仙子更好的地方?”

  宇文烟喃喃自语,不敢相信张阳所说的话。

  “当然了!”

  张阳毫不犹豫地断然肯定,随口说出一堆现代理论,以现代人的目光,道:“外貌并不是人的全部,即使是外表,也有人不喜欢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,喜欢你这种青春性感。你不知道,天底下有多少女人梦想能拥有像你这样的丰满身材呢!”

  换一个时间,换一个地点,张阳这一番话绝对会让宇文烟视作调戏,但此时此刻,她却缓缓低头,与张阳的目光一起看着那丰满、柔腻腰肢还有那浑圆的臀部曲线。

  恍惚间,宇文烟又想起通道内的那一幕,羞红浮上的刹那,信心也一点一点地苏醒。

  一股糊味钻入张阳和宇文烟的鼻中,但张阳的抢救却弄出一团火焰。

  宇文烟在灭火过后,美眸一亮,紧接着笑得花枝乱颤。

  只见张阳又变成“黑人”,等宇文烟笑够了,张阳才翻了翻白眼,洗脸去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