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百草夫人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二章 百草夫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章 百草夫人

  药神山的前山与后山之间,有一条掩藏在花草树木下的小径。“本站关键词藏家”

  红玉的手下虽然密布在药神山中,但在海萍的引领下,张阳有惊无险地绕过警戒线,看到半山腰的美丽风光。

  “张公子,很快就可以见到宁师姐了。”海萍那秀美的小脸上还残留着羞红,加上张阳跟得她很近,呼吸不时喷在她的脖子上,令她忍不住向前跳上半山大道。

  张阳暗自偷乐,他会喷出那粗重的呼吸是故意的,而当张阳正要追上去调戏时,一股不妙的预感突然钻入他的脑海中,让他下意识向后一缩,藏在灌木深处。

  “萍儿,你怎么在这里?其他人呢?”一道悦耳的女声随风飘来,随即只见穿着紫色衣裙的百草夫人,那有如蜜桃般熟透的娇躯似缓实快,一个眨眼就到海萍的面前。

  “娘亲,我……我随便走走,就走到这里了。”海萍的小脸忽红忽白,她虽然知道百草夫人不会害她,却害怕她不会放过张阳。

  “随便走走,红玉会有那么好心?”百草夫人那高挑而丰盈的身子一侧,那肥美的刮起一缕暗流,随即冲入草丛,直扑向张阳。

  “我是偷偷溜走的,啊,娘亲,爹爹的伤势痊愈了吗?”

  “你爹还是不愿服药,不过你不用担心,为娘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。”

  野性与柔媚在百草夫人的话语间交融在一起,袅袅余音环绕下,她斜眼扫着四周,问道:“萍儿,你从山脚来,沿途可有现异状?”

  “没、没什么,一切都很正常——”

  海萍已手足无措,但花丛内的“刺客”却不紧张,兀自瞳孔张大,紧盯着百草夫人那肥美的臀浪。

  百草老人不是个老头吗?怎么会有这么年轻漂亮的老婆?简直像是海萍的姐姐,古代的女人结婚早,真是一件好事呀!嘿嘿……啊,好大、好圆、好翘挺的呀!修他老母的,老牛啃嫩草,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!

  张阳正在为自己不是那“牛粪”而愤愤不平时,正与海萍说话的百草夫人腰肢一颤,肥美的晃得特别强烈。

  女人的直觉让百草夫人感觉到异常,猛然身子一转,太虚飞剑凭空出现,随即剑尖准确地逮住虚空中留下的目光轨迹。

  “啊!”海萍强忍已久的惊叫声终于出口,她知道百草夫人的个性,急忙抓住她的衣袖,求情的话语直向喉咙涌去。

  就在这时,前山传来一阵猛烈的打斗声,声浪冲天而起,久久回荡,把海萍冲到舌尖的话语硬生生堵回去。

  百草夫人再也顾不得其他,脸色一变,反手拉着海萍凭空而起,飞剑光华一闪,母女俩瞬间就消失在张阳的视野中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美人离去已久,张阳依然沉醉在幻想中,直到山顶的混乱蔓延向山腰,他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。

  这可是个好机会,正好趁乱潜入长生堂!上官云那老狗再狡猾,也会被混乱引走,嗯……天赐良机呀!张阳笑得很得意,可还没走出一百步,他就不由得苦笑起来。

  张阳迷路了,没有海萍的带领,那广袤的大山轻易迷惑住张阳的双眼,但他仗着自己运气好,胡乱地选了一条上山的路。

  片刻后,张阳的苦笑变成自嘲,他竟然走到一群守卫面前,而且领头的还是幻红玉。

  红玉依稀还记得张阳,立刻扬声下令道:“抓住宁芷纤的姘头,格杀不论!”

  张阳转身就想逃,一场追逐随即展开。9g-ia.

  在这一刻钟前,小玲珑穿着药神山弟子的服饰,偷偷溜进药神山的药库。

  “咯咯……”当真正的百草夺天丹近在眼前,小玲珑乐得眉开眼笑,在伸手之际,她已下定决心,要将药神山的天材地宝洗劫一空。

  黑暗中,异变陡生,一个如鬼魅般的幻影从另一侧窗户一跃而入,一掌打中小玲珑的肩膀,毕竟百草夺天丹名震天下,这种机会又是百年难遇,觊觎之辈又岂只有小玲珑?

  在生死刹那,小玲珑用尽全力闪躲,并借着对手的掌力,从来时的窗口撞出去,顿时木窗四分五裂,而小玲珑在吐血逃跑之际,依然紧紧攥着药瓶,于是同样为百草夺天丹而来的蒙面人又怎么会放过她?

  小玲珑虽然吸收妙姬的法力,但只消化一小部分,几个眨眼间,蒙面人就追到她身后。

  眼看百草夺天丹就要易主,狡猾的小妖女突然大喊道:“来人呀,有贼盗!”

  瞬间药神山的修真者从四面八方涌来,穿着药神山服饰的小玲珑随即走入人群中,而那蒙面人则被重重包围住。

  “就是他,那个蒙面人就是盗药贼!”小玲珑站在人群的最后方,一边大喊大叫,一边得意地钻进树林内。

  被包围的蒙面人眼睛流露出焦急,猛然一声狼嚎,手中就多出一把狼头铁杵,随即形状凶残的法器暴射出光华,将一群药神山弟子扫成滚地葫芦。

  在立威后,蒙面人没有停留,身子如箭般飞入树林,继续对小玲珑穷追不舍。

  这时,张阳不顾一切地往前冲,像蛮牛般践踏无数的仙花药草,突然他眼前一花,随即与一个娇小而柔软的身子凌空撞在一起。

  “啊,是你?”

  刹那,一模一样的惊叫声同时出现;而下一刹那,两人纠缠着坠落至山沟。

  小玲珑的手指插向张阳的双目,张阳的大手则抢先掐着小玲珑的喉咙,接着两人的身子一缩,趴在草丛中连动都不敢动。

  在山沟两侧边沿,狂风卷动中,蒙面人与红玉等人同时破空而至,在半秒的惊疑后,两批人马随即杀成一团。

  在连串金铁交鸣声中,蒙面人先御剑逃走,而大展神威的红玉眼底满是傲气,带着一群跟班气势汹汹地追向山脚下。

  “呼……”惊悸犹存的叹息声从山沟中响起,张阳与小玲珑相互看了一眼,随即哑然失笑,虽然还说不上一笑泯恩仇,但至少不会恨得牙痒痒。

  “小梅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“本姑娘叫小玲珑,不是你们张府的丫鬟,哼!”小玲珑不满地翻起白眼,随即美眸滴溜溜一转,笑道:“四少爷,你是来救宁芷纤的吗?咯咯……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多情种呀!”

  小妖女在笑声中扭动着身子,虽然不是丰臀,但那曼妙的身子却别有诱惑。

  张阳双目一热,恍惚间,仿佛看到小玲珑衣裙下的肌肤,就在他迷乱的刹那,鸳鸯戏水诀有如一汪清泉般及时浇灭他体内的欲火。

  青铜古剑突然架在小玲珑的脖子上,张阳的新仇旧恨顿时全涌出来,道:“小贱人,上次害我还不够,又想用妖术迷惑我呀!”

  邪门术法竟然对张阳起不了作用!受了内伤的小玲珑心神大惊,瓜子脸上却满是委屈。“百度藏家”

  “四少爷,我也是受害人,一切都是被紫雷真人那老混蛋逼迫,真正害你的是井清恬,不是人家这种弱女子。”

  小玲珑的眼泪一滴滴滚动,好象珍珠般砸在张阳的心中。

  张阳想了想,觉得小玲珑只是一个帮凶,骨子内那怜香惜玉的天性作,眼底的杀气开始动摇。

  一丝微不可察的窃喜从小玲珑眼底一闪而过,她一边调息治伤,一边殷勤道:“四少爷,奴婢知道宁姑娘被关在什么地方,还知道有一条密道可以直达百草堂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那么多?”

  “咯咯……人家在药神山已经待了好些天,本来是想趁乱弄一些仙丹,没想到却被四少爷你逮住了!”一抹羞红爬上小妖女的脸颊,使害羞的她又多了三分娇美,令张阳的利刃彻底失去力量。

  “小玲珑,你替我带路,并救出芷纤,咱们的帐就算清了,走吧!”

  “四少爷,你真好,人家还想当你的丫鬟,好吗?”

  “找到密道再说。”张阳的态度虽然强硬,但心窝已被小玲珑弄得又酥又麻。

  药神山还在一阵混乱中,让小玲珑轻易地来到一座不怎么隐蔽的洞口前。

  见张阳眼底有几分怀疑,小妖女微笑道:“四少爷,这是药神山的禁地密道,奴婢为你开道。”

  受伤的小玲珑略显艰难地爬向里面,张阳犹豫两秒,还是弓着腰,钻进有小半人高的石道内。

  密道左弯右绕,分岔连绵,而且还分好几层,在爬行两、三百米后,张阳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:这哪是密道,分明就是一个下水道系统嘛!修他老母的,又上小妖女的当了!

  张阳正要抢先下手制住小玲珑,就有一股水流突然从一个较大的岔口奔涌而至,眨眼就把小玲珑俺没。

  张阳见状,急忙往上跳,紧紧抓住通道的上壁,闪躲那股还冒着雾气的水流。

  当水浪过去,见小玲珑被冲走,张阳本能地呼唤道:“小玲珑,你在……”

  这时,呼唤声突然戛然而止,竟是小玲珑从暗处冒出来,并点中张阳的道。

  “四少爷,你原来这么关心人家呀!看在你刚才好心的分上,人家就不弄死你了。”话语微微一顿,眉飞色舞的小玲珑先吃了一粒百草夺天丹,然后半弯着身子,拖着张阳的身躯向前走,道:“四少爷,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,咯咯……”

  “砰!”的一声闷响,张阳的脖子被挨了一掌,然后被小玲珑强行塞进一个石缝内。

  时间在昏迷中失去意义,不知道过了多久,张阳的脑子才开始缓缓运转。

  “咦,什么声音?好象是女人的笑声,好多女人呀,我回家了吗?”在朦朦眬胧间,张阳的耳边萦绕着阵阵女人的嬉戏声,那感觉让他心生暖意,还以为回到美女如云的正国公府。

  “哗啦啦……”流水声驱散张阳的睡意,他睁开眼睛,就见到一片春色。

  这里是一个山腹,在十米外,有一座烟雾缭绕的天然温泉,温泉池内有一大群女人——七、八十个一丝不挂的美丽女人!

  邪器少年顿时喉咙热,瞳孔大张,在扫过那群女人的的刹那,他觉得自己已经灰飞烟灭。

  如果张阳不是亲眼看到,很难想象这种画面,一大片同时颤抖,一大片同时扭动,还有那一大片漂浮在水面的芳草。

  呃,太刺激了!这里是男人的天堂吗?呜……妈妈咪呀!

  在石缝内的张阳在震撼中身心陶醉,而水池内的女人们则开始商议正事。

  池水微荡,百草夫人那肥美的半浮在水面上,语气多了五分凝重:“萍儿,人来齐了吗?”

  海萍从七、八十个**少女中游出来,道:“娘亲,你叫女儿通知的师姐妹都来了,还有十几位师姐被红玉监视,暂时脱不开身。”

  “嗯,有她们引开红玉那贱人也好。”

  提起那大逆不道的红玉,百草夫人不由得重重拍了水面一掌,倏地水花溅到她那侧对张阳的上,顺着好似蜜桃般熟透的**往下流,一直流到那肥美的臀沟上。

  张阳的瞳孔再次张大,甚至过极限,他紧咬着钢牙,忍住呼吸,而那火热的目光一直凝视着百草夫人的。

  海萍从深水区游到浅水区,身子一挺,随即破水而出,气愤地说道:“娘亲,好多弟子都投向红玉,真是太可恶了,他们已经公然宣称要建立什么新药神山。”

  女人们群起愤怒,张阳则目闪异彩,心想:想不到海萍看起来那么娇小,但身材竟那么有料,尤其那翘挺的小,果然不愧是百草夫人的女儿,嘿嘿……

  原来是一个绝色小美女!

  海萍还不知道自己在张阳的心目中已经大为升值,兀自挥舞着小拳头。心百草夫人来到海萍的身边,绝色母女俩的丰姿虽然勾魂夺魄,但此时此刻,她们的眼底却弥漫着愤怒与杀气。

  这时,那些女弟子们逐渐安静下来,柳飞絮随即振臂一挥,嘶吼道:“上官老儿要灭我药神山,我们也不能让他好过。既然七星宫的高手大多来到这里,我们就以牙还牙,先一步灭掉七星宫!”

  “师娘,我们支持你,消灭邪门歪道!”一群如花似玉的美少女在这情形下,全变成恶罗刹。

  听到这里,张阳的心中不再有绮念,冷汗往外冒,道:“这些女人这么干,先不说成不成功,芷纤肯定会被她们害死!了疯的女人好可怕!”

  这时,一个在外警戒的女弟子冲进来,一脸慌乱道:“师娘,不好了,凤凰堂的人正向这里来!”

  “别慌,没有上官云,红玉只是个跳梁小丑,大家分批出去,表情尽量自然一点,明晚开始行动。”

  在百草夫人的指挥下,女弟子们缓缓离开温泉池,当红玉进来时,只剩下百草夫人与海萍母女俩。

  “咦,师娘、小师妹,你们兴致真好呀!师尊还在吃药,你们竟然有心情泡温泉。”

  “大胆,为师的事岂容你干涉,没大没小!”

  百草夫人带着一身水珠重重地踏上台阶,张阳立刻穿过她的臀沟,看到那嫣红的花蕾。

  张阳正想偷看第二眼,可百草夫人手一招,衣裙已包裹住她那高挑而丰腴的身子。

  红玉虽然有级法器在身,但百草夫人的气势却丝毫不减,两女的目光在虚空中碰撞在一起,火花闪烁几秒后,红玉不得不让路。

  百草夫人傲然离去,而海萍一边穿着衣服,一边跟上百草夫人,却不幸地被红玉当作泄闷火的目标。

  “咯咯……海萍师妹,留下来陪师姐聊聊,这么久没见,师姐我有很多话要与你讲哟!”

  “不要,我……”海萍小脸胀红,却甩不掉红玉的手。

  百草夫人本要出手,红玉却先道:“师娘,别怪徒儿没有提醒你,上官前辈今天的心情很不好,如果你不在师尊身边,师尊说不定会出意外。”话语微微一顿,狐假虎威的红玉又说道:“师娘,弟子只是想与小师妹聊聊天,她不会有什么秘密不能让弟子知晓吧?咯咯……”

  柳飞絮难忍怒气,正要爆出来时,海萍及时道:“娘亲,您去照看爹爹吧!女儿就留下来陪师姐聊天。”

  “嗯,萍儿,你就陪红玉聊聊吧,我会叫你三师姐在外面等你,别耽搁太久。”

  百草夫人念及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刻,而且认为红玉不敢真的伤害海萍,随即明显地给了红玉一个警告的眼神,这才飞身离去。

  这次,百草夫人想错了,她才刚离去,红玉立刻一扫衣袖,把海萍扫回水中。

  “小丫头,你还没吸取教训呀,上次没有摔死你,今天还会那么幸运吗?咯咯……”残忍而得意的笑声完全抹杀红玉的姿色,令她的颧骨显得更加突出。

  海萍感觉到红玉已经失去理智,随即放出本命飞剑,大骂道:“贱人,我要替姐妹们报仇!”

  红玉闻言笑得更加阴沉,冰玉环的光华一闪,将海萍的飞剑打成碎片。

  红玉手一伸,把海萍从水中拎起来,嘲讽道:“小丫头,你说是你脑袋硬,还是墙壁硬?唉,你这漂亮的脸蛋马上就要变成母夜叉,真是可惜呀!”话音未落,毒蝎女人一挥手,把海萍砸向石壁。

  “啊!”石壁在海萍的眼中迅地放大,令她本能的出尖叫声。

  突然,海萍的额头停在石壁棱角前分毫处,原来是红玉抓住她的脚踝。

  红玉并不想就这样杀死海萍这猎物,在威胁过后,她诱哄道:“师妹,你我也有十来年的同门情谊,我怎么舍得杀你呢?你还是说吧,我向你保证,以后我当上药神山道尊,不会伤害你父母,怎么样?”

  “呸!我才不会上你的当,你真无耻,一定会不得好死!”

  海萍杏目圆睁,颇有几分百草夫人的丰姿。

  叛徒最恨、最怕别人说她背叛,红玉顿然恼羞成怒,再次把海萍的脑袋对准墙壁,道:“你这不识好歹的白痴,去死吧!”

  海萍没有尖叫也没有怒骂,而是把眼睛一闭,做好慷慨赴义的准备。

  这时,红玉却突然松开海萍,不怒反笑道:“真不愧是师尊的女儿呀!师姐我很佩服,咯咯……”笑声未完,红玉双手一动,竟然把海萍的衣裙撕成碎片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不只海萍惊讶地叫出声,连在暗处的张阳也忍不住感到困惑。

  见海萍一脸煞白,令红玉终于有几分胜利者的感觉,她一只手掐住海萍的,竟然出色笑声——与男人欲火焚身时一样的笑声。

  “小师妹,你不怕死,怕不怕这个呢?师姐我不喜欢男人,但对女人可是很有兴趣的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无耻,呀!”海萍颤抖着身子,**虽然被红玉捏得十分疼痛,但却没有她心中的恐惧强烈。

  在暗处的张阳双唇一张,舌头一吐,心中连连惊叹:修他老母的,竟然是个女同性恋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