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源生之火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五章 源生之火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五章 源生之火

  张阳那贪财的幻想被宁芷纤打断,她凝重地道:“四郎,该你了,只有点燃冷蝶的源生之火,我与师娘才能动刀。$9g-ia$”

  张阳还在平复心情,寒霜已走到寒玉床前,小心地握住冷蝶那丝毫没有温度的玉手,然后身子一弯,美臀高翘,冷声道:“张阳,来吧,快一点。”

  女人竟然以不耐烦的语调催促男人上她?

  顿时张阳正在酝酿的情绪一顿,尴尬远远多于欲火,连一向有精神的阳根也变成霜打的茄子,他站在寒霜的身后,看着那浑圆的,却是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  “咯咯……”宁芷纤被逗笑了,她一边迅地做着术前准备,一边对海萍道:“小师妹,你帮一下他吧,丢死人了。”

  “啊,我……”海萍身子一抖,羞得手足无措。

  “小师妹,反正你们早就那样,就不要扭捏了!上吧,这是为了药神山,师娘不会怪你的。”宁芷纤眨了眨眼睛,虽然她素日并不在意之事,但并不代表没感觉,海萍与张阳眉来眼去那么频繁,又怎么可能逃得过修真高手的注意?

  “我……我们……没有什么,唔……”

  海萍的小脸羞红到脖子,结结巴巴的话语等于不打自招,而宁芷纤的调侃又给了她提示,心想:对呀,这可是一个好机会!娘一向管教严格,如果生米煮成白饭,她一定不会反对我与四郎哥哥在一起。

  海萍为了未来的幸福,她先偷看还在与手术刀“交流”的柳飞絮一眼,随即走到张阳身后,张开双臂抱上去。

  温暖而柔软的少女娇躯果然比冰块诱人百倍,张阳脊背一挺,立刻感觉到的挤压。

  “萍妹妹!”

  “四郎哥哥!”

  在深情的呼唤声中,张阳与海萍四肢交缠在一起,躯体扭动,粗重的喘息声充斥着房间每一个角落。

  “你们快一点,不要再磨蹭了!”寒玉床边,寒霜愤怒地出声了!她虽然不想被张阳碰,但张阳对她一点冲动也没有,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这一道“破坏”声还未落地,另一道更强的“破坏”声轰然炸响。

  “萍儿,你在做什么?混账!”

  百草夫人张开美眸,第一眼就看到海萍在张阳的怀中娇啼婉转,而且还是罗衣半解,酥胸微露,身为母亲,她怎么可能不气得秀飞扬,杀气冲天!

  “师娘,不要生气。”宁芷纤及时拉住百草夫人,以最快的度解释一遍,末了,轻笑道:“师娘,四郎与小师妹情投意合,你就成全他们吧!徒儿向你保证,我这姐姐一定会照看她,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。”

  事情已经如此,百草夫人可不想海萍白白被占便宜,只能郁闷地答应。

  想到宝贝女儿一不小心就被陌生男人拐走,百草夫人忍不住狠狠地瞪了“偷女贼”一眼!

  护犊的目光如刀似剑,令张阳的后背好似被针扎般,不由得回头一看,立刻就被百草夫人的威严吓着,而他的身体也被准岳母的浑圆臀浪“吓”着了!

  “呃!”张阳出一声闷哼,突然弹起来,像铁棒一样打在百草夫人的女儿上。

  “嗯……”海萍全然不知这是百草夫人的功劳,感受着张阳近似狂的,她又是羞涩,又是慌乱,还有一丝丝窃喜。

  张阳终于上足“弹药”,他一个转身,搂着寒霜的腰肢,双手随即有如弹琴般,挟带着鸳鸯戏水诀的力量,在她的身上游走着。“本站关键词藏家”

  这一刻的张阳是一团火,一团誓要融化冰块的欲火,他的手很快就钻入寒霜的衣领内,强行捏住一团柔腻。

  “嗯,这么大!可惜好冷呀!”

  因为七星宫术法的关系,寒霜的虽然已硬起来,但却散着阵阵寒意,再加上张阳与她之间无情也无欲,那寒气更是直透张阳的心窝。

  张阳的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美女竟然对他没有吸引力,阳根的咆哮声越来越小。心想:修他老母的,这七星宫的女人还叫女人吗?

  男性的自尊激起张阳那熊熊燃烧的怒火,他凶猛地抱住寒霜,然后偷偷瞟向百草夫人,倏地张阳的阳根在幻想中又胀大几分,然后他手上一用力,“哗!”

  的一声,撕裂寒霜的下裳。

  古代女人没有丝袜之类的贴身衣物,几层裙角一裂,立刻露出修长的双腿,还有那薄纱掩盖的。

  张阳腰身一耸,火热的贴在寒霜那冰冷的大腿上。

  下一刹那,豪情万丈的张阳冷得浑身一颤,钢牙抖。

  修他老母的,太可恶了!迎难而上才是大丈夫!张阳的心窝一声怒吼,整个人向前一压,暴胀的阳根重重一顶,便隔着一层薄纱顶在一团柔软上。

  “啊!”寒霜那丝毫不带岁月痕迹的玉脸陡然一绷,张阳的撞击令她身子一抖,银牙差一点咬破下唇,但那呻吟声还是冲出檀口。

  “噢……”张阳的舌尖猛烈抖动,不是因为快感,而是受不了那股钻心彻骨的冰寒。张阳本想一鼓作气地拿下寒霜,却没料到阳根所抵之处仿佛是冰寒地狱的入口,即使还隔着一层薄纱,他的已开始浮现冰霜。

  海萍顿时睁大眼睛,叫道:“寒长老,快收回你的灵力,你会害死四郎的。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会这样,这是七星玉女诀的本能反应,除非我散功,否则没有办法,只能靠他自己……支撑过去。”寒霜说到羞人之处,脸色虽然仍苍白如雪,但眼底却闪过一抹羞涩,同一刹那,她的悄然收缩一下,无意间“咬”住张阳的半个。

  张阳被“咬”得麻,脚趾紧,这一“咬”虽然给了他一线生机,但还不够,已冻得浑身僵硬的张阳艰难地扭动脖子,求救地看向百草夫人。

  这一下,百草夫人终于明白张阳频频转头的原因,令她浑身不由得燥热得有如火烧,羞怒的杀气恶狠狠地迎上前。

  宁芷纤也对张阳的“表现”感到不满意,迈步走上前,一把将寒霜的衣裙完全撕成两半,又抓着张阳的大手覆盖在寒霜的上。

  “四郎、寒长老,不管你们愿不愿意,你们必须迅,再拖下去,冷蝶就会魂飞魄散了!”话语微微一顿,宁芷纤扬声道:“小师妹,你也来帮忙,唉,太没用了!”

  海萍的身子扭成麻花状,胆怯地看着百草夫人,而百草夫人略一犹豫,最终还是背过身,无奈地点了点头!

  长生堂外,寒风肆虐,四目苍茫。

  长生堂内,却是春色迷乱,暧昧横流。

  海萍出阵阵呻吟声,宁芷纤则用尽全力,抚摸着七星宫大长老的冰冷身躯,而不远处,百草夫人背对而立,承受着身后一**的冲击。

  暖流一丝丝上升,邪恶一寸寸成长,张阳的手探入海萍的,摸到幽香蜜液。

  “萍妹妹,好湿呀……”

  “唔……四郎哥哥,不要……痒、痒死了……”

  张阳的手指在海萍的眼前晃动,指尖那闪亮的液体羞得她面红耳赤。“本站关键词藏家”

  太混账了、太混账了!萍儿竟然出那么不知羞耻的声音,那混账的张阳,究竟对我家萍儿做了什么?百草夫人不想偷听,但声浪,尤其是海萍的呻吟声直往她耳中灌。身为,她又羞又怒;身为人母,她则忧急如焚。

  “萍妹妹,我想……”

  “不要,四郎哥哥,不要……这样,啊,好疼……”

  海萍的哀鸣刚一响起,百草夫人那肥美而浑圆的臀浪立刻原地一转,急声阻止:“混蛋,不许破萍儿的身子……啊!”

  百草夫人的斥责声戛然而止,神情不由得呆滞,望着海萍与张阳,一时竟然手足无措。只见张阳正咬着海萍的指尖,咬得她眉眸微蹙,这一幕本也是羞人画面,可与百草夫人的想象比起来,纯洁得好似孩童的游戏。

  “娘亲,你……你在说什么呀?”

  “我……嗯!”柳飞絮美眸一闪,从错愕中回过神来,一刹那,她陡然舌尖一颤,就像看到恶鬼猛兽般,急地转过身。

  看见了,我竟然看见张阳的,看见丈夫以外男人的!虽然只是惊鸿一瞥,但柳飞絮的脑海中已多了一个羞窘的烙印。

  天啊,怎么会那么……雄伟?不可能的,怎么可能?一定是幻觉!百草夫人慌乱地晃动着大,而海萍被百草夫人一吓,呆呆地趴在张阳的怀中,睁大那无辜的双眸。

  “嘿嘿……”张阳偷偷得意,先前的一幕全在他邪恶的掌控下,百草夫人的反应令他浑身热,尤其是她的目光落在阳根的刹那,令他体内的欲火终于爆啦!

  “啊……四郎哥哥,行……行啦!”

  海萍只觉得手中之物突然狂,一手也难以掌握。

  同一时间,寒霜出呻吟声,宁芷纤的双手已经攻击到她的媚唇花瓣。

  弓弦已经拉满,但张阳的利箭却不愿立刻射。

  冰冷的寒霜又怎么比得上百草夫人?不懂情调的冰块岂能与肥美的大相提并论?更何况,那还是海萍母亲的大!“母女花”这个邪恶而禁忌的字眼在张阳的脑海中浮现,他随即分开海萍的双腿,直逼她的桃源禁地。

 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形下,如果不是百草夫人就在旁边,已然情动的海萍必然守不住贞节,不过她却有点生气了!

  也许是气张阳的粗暴,也许是直觉猜到张阳的目的,海萍一扭腰肢,急声埋怨道:“不要这样,啊……我要生气了!”

  “萍妹妹、好老婆,给我,我要!”张阳更加用力,竟强行把海萍压在寒霜的身上,重重一插,急躁道:“萍妹妹,别动,我插不准……”

  百草夫人再次大惊,仿佛遭到雷劈电击般,心想:插不准?插什么不准?啊……

  难道他这次……咖百草夫人一急,肥美臀浪转到一半又突兀地停下来,不由自主地想到先前一幕,想到那雄伟到夸张的玩意儿。

  万一又想错了怎么办?怎么能再去看他那东西?要是夫君在就好啦。不能看,千万不要转身!可是……百草真人的身影在百草夫人眼前不停晃动,但护女情切的她还是一咬牙,转过身,玉手在不知不觉中攥成拳头。

  不就是男人的那玩意儿嘛,有什么大不了?要是敢对萍儿胡来,姑奶奶就阉了它!身为、人母的百草夫人目光一沉,紧接着又一次目瞪口呆,娇躯有如触电般呆在原地。

  张阳果然在插,不过不是插海萍,而是插寒霜,但海萍虽然没有受到威胁,却握着张阳的调整着的位置,比被插还要羞人!

  “啊,唔……”百草夫人的身躯剧烈颤抖着,不敢相信那个荡的少女是她那清纯活泼的女儿。

  天啊!萍儿怎么了?被妖术迷惑了吗?不!不是的!萍儿这是在拯救药神山,她为了大家,竟然愿意牺牲自己,真是好女儿呀!

  百草夫人眼眸中的光华连连变换,身为母亲的宠溺之心,让她下意识为海萍找到好理由,在心灵上原谅她后,百草夫人这才心弦震颤,急忙收回呆的目光。

  唔……我竟然看着张阳的在呆,要是让夫君知道了……啊,不要再想了,不要乱想了,一切都是为了大局。百草夫人的意志绝对非同寻常,心思连续转了三遍,心海波澜随即消失不见。

  就在百草夫人呼吸恢复平静的刹那,张阳突然出一声惨叫,接着是海萍诧异、惊慌的叫声。

  “啊,不好了,冻……冻成冰了!师姐、娘亲,你们快来!”

  张阳本要一鼓作气寒霜的体内,没有想到一,却插在上,接着就是庞大十倍的寒流涌出,一下子就把连带着海萍的小手全冻成冰块。

  宁芷纤露出从未有过的震撼,急忙道:“师妹,不要挣扎,那样会弄伤四郎。”在提醒海萍后,宁芷纤话锋一转,怒道:“寒长老,你这是有何意图?”

  “我……也不知道会这样。”寒霜果然不是故意弄成如今的情形,焦灼地道:“我的七星玉女诀已经完全失控,你们快想法子呀!”

  张阳的已经失去感觉,眼看冰层不停蔓延,他下意识向后退,不料却与寒霜连成二体。

  “不要乱动,你们三个都会受重伤!”

  在这种情形下,百草夫人终于顾不得矜持,如旋风般来到寒玉床前,直视着张阳的,以她丰富的江湖经验及精湛的医道说出解决方法。

  “寒长老是走火入魔,因为玉女功法受到外来刺激,就好似两个仇人生死决战。为今之计,张阳只能加强灵力,强行冲过这一关。”

  张阳听得明明白白,但却愁眉难展,苦笑道:“我明白,可是……我已冻得骨头冷,经脉堵塞,根本无法使出鸳鸯戏水诀。”

  “唉,你这混蛋,真想累死人家呀。”宁芷纤一声娇嗔,随即扑到张阳的怀中,一边调戏他,一边凝声道:“放松心神,我会助你运功。”

  修真界十大玉女之一的毒手玉女竟然贴在男人身上,不停蠕动、摩擦,令她的师娘忍不住暗自吐舌,想不到爱徒还有这么女人的一面。

  “呃……”张阳的钢牙!点一点地打开,呼吸一点一点地加重,冰层终于停在他的根部,不过依然对他的春丸虎视眈眈。

  海萍的唇角飘出呻吟,略一犹豫,随即当着百草夫人的面单手搂着张阳的腰部,然后伸出香舌舔起来。

  宁芷纤和海萍的唇舌、玉手划过之处,留下的不仅是的痕迹,还有她们的元阴气息。

  “滋……”冰层出现丝丝裂缝,张阳用尽全力动九转水龙钻,“冰棒”虽然重重一抖,可惜却没能震破冰层。

  “四郎,用力,快用力,再坚持一下!”

  宁芷纤两女不停加油,可张阳却在最后关头败下阵,道:“芷纤,还有其他法子吗?我没劲了!呃……好冷呀。”

  张阳反击不成,冰层又一次威,寒霜虽然拼命咬牙运功,但张阳的春丸转眼间就多了一层冰霜。

  张阳先前以目光调戏百草夫人,此时享尽艳福的他终于遭到报应,插在寒霜那娇嫩的花唇内,却好似鬼门关!

  邪器少年那张清俊的脸颊已无血色,毕竟如果完全冻成冰柱,再碎成冰屑,还能重生吗?

  在危急时刻,宁芷纤望向百草夫人,急声道:“师娘,只差一点了!我与师妹的元气已快耗光,师娘,靠你了!”

  “我……”百草夫人也有被徒儿吓住的一刻,虽然事关药神山的命运,但她身为,又怎能做出那种行为?更何况海萍在旁边,而那个男人更是女儿的情郎。

  “娘亲,快救救四郎、救救女儿……”在这关键时刻,海萍的哀求起了决定性的作用。

  “师娘,不要再犹豫了,师尊不会怪你的。”

  “娘亲……”

  宁芷纤凝重的劝说,海萍反复的哀求,还有张阳出的痛苦哼声,悉数在百草夫人的心房盘旋打转,天人交战,终于,百草夫人来到张阳的身边,一咬银牙,颤抖的玉手伸向丈夫以外的男人的之源!

  五寸、四寸、三寸……百草夫人的玉手并不慢,但在这紧张、凝重、好比天塌地陷的一刻,时间却被千百倍拉长。

  “咚咚咚!”张阳听到那强烈的心跳声,听到血液沸腾的声音。

  三寸、两寸、一寸!终于百草夫人的玉手一收,握住张阳的精囊,在距离海萍双目不到一尺的部位,她不轻不重地握了一下,把禁忌的力量打入张阳的体内。

  “呃!”张阳喉咙一荡,浑身三千七千个毛孔瞬间而开,沸腾的热血化作熊熊大火,染红他全身的每一寸肌肤。

  百草夫人的玉手握住春丸的刹那,张阳的向上一弹,只听“啪!”的一声,冰层炸成漫天飞舞的冰屑。

  一切说来话长,现实只不过在百草夫人“一握”的瞬间。

  百草夫人一握即收,紧接着飞身后退,在慌乱之际,她甚至不知道成功与否,只知道百草真人的身影在脑海中出现,正以斥责的目光凝视着她。

  唔……我这是怎么了?怎么会答应如此荒唐的事情?要是被人知道此事,怎么还有颜面在天地间行走?意念一动,一道杀气如闪电般涌入百草夫人的脑海中,下一刹那,她又想起海萍与宁芷纤。

  算啦,杀人灭口只会制造更多麻烦,唯一的办法就是忘记此事,忘记那雄伟的阳根,唔……贱人,不要再想了!柳飞絮咬紧银牙,不停在心中咒骂着她自己。

  这时,寒玉床边又响起一声惨叫,竟是张阳终于破冰成功,强行一半,沾上寒霜的之血。

  相比占有一个冰块女人的初夜,张阳更加陶醉在那“一握”的时光中,在第|下后,他就像菜鸟似的起呆。

  “四郎,不要胡思乱想,救人要紧。”

  毒手玉女对张阳无比了解,他的眼神一动,她就已知道他内心的邪恶念头。

  救不活冷蝶,人生将走到尽头!张阳勉强收回偷望百草夫人的目光,随即腰肢向前一耸,略显粗暴地充塞着寒霜的幽谷花房。

  “啊……”阳根这么一刺一挑,寒霜紧咬的银牙一松,舌尖一弹,正式拉开一场特别欢爱的序幕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