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美嫂激情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六章 美嫂激情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六章 美嫂激情

  张阳一出帐篷,寒风立刻扑面而来。“搜索藏家”

  “嗯,既然小烟这妖灵宿主怀上灵胎,那嫂嫂呢?她曾经也是宿主,会不会也……嘿嘿。”

  兴奋勾动张阳的热血,也增强他的胆色,虽然刘采依的威胁他不敢忘记,但他却摇身一抖,化为一抹如虚似幻的影子,飘向芷韵的帐篷。

  这时,黑暗中飘出一道无奈的叹息,看着张阳钻进宁芷韵帐篷的背影,那人略一犹豫,还是没有出声阻止。

  “嫂嫂,啊!”张阳怀着火热之心,却遇上一把冰冷的弯刀。

  帐篷内,果然有嫂嫂,但却不只有温婉柔媚的二嫂,还有野性火爆的三嫂。铁若男一抬手,刀刃贴着张阳咽的喉轻轻滑动,道:“四郎,半夜三更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  “我……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芷韵姐解决,还有芷纤托我传话,要说给芷韵姐一个人听。”张阳小心翼翼的在刀口前挪开脖子,然后毫不掩饰眼底的灼热,凝视着宁芷韵,隐隐透出哀求之意。

  以宁芷韵的本性,要她做出大胆的回应无疑是要她的小命,但张阳的眼神还有缠绕在她心中的情丝,却令她连死也不怕。

  “若男,既然……是妹妹……的私房话,那就……就……”

  宁芷韵所有的勇气只能到这地步,好在铁若男早就知道内情,她脸颊一红,随即用力收刀,大步向帐外走去。

  “臭小子,我会在帐外守着,有话快说,这里不是家里,你不要太过分!”铁若男手持弯刀,傲立在门外,美眸圆睁,横扫四方。

  这时,一股冷风吹来,铁若男心弦一颤,双颊瞬间羞红密布,终于反应过来。啊,这哪里是在监视臭小子,分明就是在替他把风,帮他做坏事呀!唔……不!不是的!这都是为了芷韵,既然她已经陷进去了,就帮她挡住外人的目光吧。想到这里,铁若男的双腿不再颤抖,并不由得竖起双耳,监听着里面的动静。“啊,四郎,不要……若男会听到的!”

  “牛皮帐能隔音,三嫂听不见的。好嫂嫂、好娘子,想死我了!”

  帐内的张阳睁着眼睛说瞎话,而铁若男不仅听得到对话,连两人衣服摩擦的声音都能听到。她在心中刚开始咒骂张阳时,帐内竟然响起一道悠长的呻吟声,似乎还有宁芷韵咬紧银牙的声音。

  啊,他们在干什么?不会已经……那样了吧?臭小子,明知道姑奶奶在外面,他还敢……唔!

  铁若男恨恨地握紧刀柄,却突然现她已是四肢酥软,根本没有挥刀杀人的力气,心想:嗯,算啦……芷韵又没有叫救命,就随他们吧!

  帐篷内,摇曳灯火下,宁芷韵趴伏在矮桌边,罗衣半解,半露。

  张阳撩起宁芷韵的下裙,连她的外衣也来不及脱,就急不可耐地挺枪而入。“滋!”的一声,张阳那火热的宁芷韵的花径,寸寸,花瓣丝丝盛开,羞人的蜜液顺着**缓缓流出。

  “噢……四郎,你这坏家伙、坏老公!”

  “嫂嫂,我的好嫂嫂!”

  在相隔有如天长地久般的一段时光后,张阳终于又与宁芷韵合为一体。

  张阳的轻柔地撑开宁芷韵的玄关,虽然没有疯狂的,但灵与欲的快感却浑然交融,令他们不由自主地紧紧贴在一起,痴迷地深吻着。

  在好一番两舌交缠后,张阳一边柔柔耸动,一边抚摸着宁芷韵那饱满的,很期待地问道:“嫂嫂,你怀上孩子了吗?”

  “四郎,你知道小烟怀孕了?”宁芷韵先反问一句,随即有点消沉又有点羞怯地道:“我没有,不过芷纤肯定会蓝田种玉;四郎,你失望了吗?”

  “好嫂嫂,我要爱你一辈子,有的是时间让你怀上,嘿嘿……”张阳嘴里说不性急,双手却紧紧地抱住宁芷韵的腰肢,并用力耸动起来。“百度藏家”

  快感随着急的直线上升,宁芷韵撑在桌边的双手一颤,竟然把矮桌摇得咯吱作响。

  宁芷韵急忙改变姿势,然后紧咬银牙,不再出羞人的呻吟声。

  “嫂嫂,不用忍着,若男姐不会笑话咱们的。”

  张阳的手指在宁芷韵那丰腴的上轻轻滑动,指尖在碰到蕾的刹那,他竟然动“九转水龙钻”。

  “呀!”

  终于,宁芷韵开始纵声欢呼,水龙九转,她则连连尖叫九声,叫声未消,绝美的已撞在矮桌上,撞出一声美妙的闷响。

  张阳的心中爱极宁芷韵,但为了“照顾”在外面的铁若男,他横下心来,双手揽住宁芷韵的双腿往上一提。

  “啪……啪……”

  小小的帐篷内,温婉高贵的宁芷韵上半身趴在矮桌上,双腿则离地而起,被迫夹在张阳的腰间,而她那丰盈的身体随着张阳的进出而猛然晃动着。

  “四郎,我……我不行了,啊……不要……

  “啊……四郎、好老公,饶了奴家吧,唔……嫂嫂用嘴好吗?”

  宁芷韵怎堪如此挞伐?她含羞带怯坐在地毡上,又怕又爱地张开檀口,含住丈夫以外的,但无论怎样变化,端庄优雅的宁芷韵在技巧上仍比不上宇文烟,但张阳体内的快感却远过先前。

  张阳强忍着快感,压下的冲动,然后中指一竖,突然刺进宁芷韵的蕾。

  “呀!四郎,疼、疼死我啦,你这狠心的坏蛋……”

  宁芷韵又是一声惨叫,弄得在帐外的铁若男呼吸大乱:臭小子、王八蛋,搞了好久呀!芷韵也真是的,怎么什么都听他的,好……好浪呀丨唔……怎么还不结束?

  帐内,宁芷韵一直努力想结束,她左手摇动着张阳的棒身,右手揉捏着精囊,檀口则吮吸着那粗大的,而她那浑圆的正随着张阳的手指轻轻旋转着。“四郎,你快泄出来吧,好老公,啊!”

  “嫂嫂,快了,就快了!”张阳一时控制不住,五指一紧,捏得宁芷韵的严重变形。

  宁芷韵手酸了,嘴也酸了,而她也终于明白情郎的邪恶目的。

  “四郎,你想要……若男吗?坏家伙!”

  宁芷韵这么一问,帐内帐外的两颗心脏同时剧烈一颤,帐内的张阳呼吸热,重重跳动一下,目光充满邪恶的请求。

  宁芷韵换了一个姿势,舌尖舔过张阳的,出一声无奈的叹息,呻吟道:“啊……我受不了啦,救我,若男,救我……”

  帐内又响起撞击声,令帐外的铁若男长腿一软,竟然站立不稳,心想:天啊,芷韵在叫我救她,真的叫我救她!怎么救?难道要我替她……晤!寒冷的夜晚也挡不住禁忌的火焰,在宁芷韵一声接一声的哀求中,铁若男的双腿越来越紧,片刻后,她唇角一颤,湿痕在火热扩散开,令她连脚尖都钻进泥土里。9g-ia

  春色空间内,张阳虽然躺在下面,却抱着宁芷韵的身子不停耸动着;宁芷韵虽然又一次喷涌出蜜汁,但却真的感觉到在隐隐作痛。

  “四郎,我真的受不了啦,啊……”

  宁芷韵的眼底已流露出一丝怨怼,令张阳心一软,打开早已到达临界点的,同时柔声道:“嫂嫂,弄疼你了吗?对不起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宁芷韵轻轻嗯了一声,感觉到张阳那之物的剧烈脉动,她再次鼓足勇气,摇晃着肥美的,同时送上深情的目光。

  叔嫂两人的目光在虚空中相对,情意绵绵,这时张阳的轰然打开。

  就在这刹那之间,帐门突然被掀开了!

  铁若男进来了,邪器的另一个美嫂终于进来了,不过她送上的不是她火热的身子,而是一把冰冷的弯刀。

  “臭小子,快松开芷韵!”

  铁若男的刀锋只是砍向矮桌,却把宁芷韵吓了好大一跳,她本能的从张阳身上滚下来,“啵!”的一声,宁芷韵的离开张阳的,而铁若男的惊叫就此出现。

  “呀!”

  “噗噗噗……”张阳的了,好像子弹一样射向空中,神奇地击中两米高的帐篷。

  射完了,而帐内的三人同时变成化石,宁芷韵羞不可抑,张阳一脸迷离,铁若男则呆看着张阳的,一脸的不敢置信。

  竟然射…………那么高?天啊!在几秒的沉默后,铁若男仿佛脚底踩到尖针般猛然跳起来,转身就逃,并大骂道:“臭小子,明天再与你算帐,哼!”“四郎,看你做的好事,叫我明天怎么面对若男?”

  宁芷韵虽然埋怨情郎,但还是强撑起身子,并拿起丝巾,清理着张阳身上的欢爱痕迹,温柔的动作绝对是贤妻的典范。

  张阳最为宁芷韵这一刻的神态着迷,突然紧紧地抱住宁芷韵,深情地呼唤她的名字。

  宁芷韵先是吓了一跳,生恐张阳又性致大,随即芳心一暖,反手抱住张阳的身躯,似姐亦母的与张阳相偎相依在一起。

  真情挚爱的时光如梭如箭,转眼已是第二天清晨。

  享受了一夜温香软玉,张阳更不想经历刀光剑影,可刘采依这一次却铁了心,无论张阳怎么哀求、怎么耍赖,她都没有改变主意,而且还露出人间最为“亲切”的微笑。

  刘采依这“微笑”一出,方圆一里内的万千生物无不寒毛直竖。

  张阳知道刘采依真的生气了,只能怀着最后的侥幸,哀求道:“娘亲,我的灵力不高,幻烟又重伤未醒,而且对皇城完全陌生,你就换一个适合的高手行动吧。”

  “我要的就是你武功低、面孔生,如果是成名高手,一进入洛阳就会被探子现,只有你,才能顺利隐藏在人群中,完成其他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”

  张阳完全感觉不到刘采依这是在赞扬他,不由得白眼一翻,退而求其次地道:“那让小音陪我去吧!”

  “也不行!小音已在城中露过面,邪门修真者都认识她。”

  刘采依坚定地抹杀张阳偷懒的念头,随即压低声音道:“娘亲让你刺杀王莽,只是说给其他人听听,此番令你入城,只是想让你查出叛乱背后的根源。娘亲有一个预感,要调查此事非你不可。”

  张阳听出美丽刘采依话中的弦外之音,心弦一震,失声惊叫道:“啊!娘亲,你是说——这件事又与妖灵有关?修他老母的,那玩意儿还缠着我不放。”

  “小羊儿,这就要你入城查探清楚了!去吧,小心行事,如若太危险,就退出洛阳,切勿强行犯难,区区王莽,娘亲还不看在眼里。”

  临别之际,刘采依终于说出一个母亲应该说的话,然后突然一掌拍在马的上,令马儿四蹄狂奔,带走还不愿踏上危险旅途的张阳。

  一夜的时间,铁若男又恢复野性爽朗,她扬声欢笑,轻轻一抖缰绳,胭脂马儿很快就越张阳。

  时光一晃,空间一转,化了妆的叔嫂两人站在东都的城门前。

  张阳抬头细看,虽然这里不是他那个世界中的洛阳,但还是忍不住生出几分感叹。

  当年张阳在游历洛阳古城时,何曾想过自己会亲眼见到一千多年前洛阳最为雄浑壮观、辉煌灿烂的一刻。

  “儿啦,扶娘进城,快呀,你这不孝子!”这时,一根拐杖打在粗布少年的腿上,拄杖的老妇人白苍苍,但这一拐的力气可不小。

  “哎哟,娘亲,别打,孩儿这就扶你。”

  一脸黝黑的少年急忙弯腰俯身,在旁观路人的关注下,他扶着年迈的母亲,缓慢走过城门。

  关卡在一对贫穷母子身后刚一消失,粗布少年立刻呼出一口气,埋怨道:“嫂嫂,为什么不扮成夫妻呀?这样多臀扭,会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的!”

  “哼,姑奶奶愿意,臭小子,休想占我的便宜,要是敢对我动手动脚,就让你好看。”

  离开大营后,只剩下张阳与铁若男独处,铁若男却无端爆怨气,一路上没给张阳好脸色看过。

  如果是以往,废物四少爷必然受不了,但现在的邪器却是表面哭,心里乐,偷笑不已。

  三嫂越不正常,越代表着她的芳心正在颤抖、在挣扎着。嗯,要是遇到客栈只剩下一间房就好了!嘿嘿,也许可以用银子帮帮忙,只要与三嫂睡上一张床,到时再……念及此处,张阳禁不住追上铁若男几步,假装平静地道:“若男姐,娘亲说过,秘阵要每日辰时才能打开一次,咱们今天先住店吧?”

  这是正事,铁若男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,不过她还是充满警戒地瞪了张阳一眼,仿佛看穿他的邪恶念头。

  上天还真听到宠儿的呼唤,可惜回应的却太过于热情。

  战乱时节,让洛阳只许进,不许出,一到夜晚更是全城戒严。

  张阳与铁若男一连走了五、六家客栈,果然每一家都人满为患,多到连一间空房也没有。叔嫂两人身为身负重任的探子,但进城的第一天却全耗在找客栈上。

  眼看日头逐渐西斜,张阳与铁若男不由得着急起来,要是遇上巡城军,那可就麻烦了。

  “四郎,到民房借宿,出重金。”

  铁若男不愧是巾帼英雄,视钱财如浮云,但钱再多,城中平民也不敢要,因叛军早已下了严令,凡是私自收容陌生人者,一律满门抄斩。

  太阳的余晖一寸一寸地消失在地平线以下,暮色晃晃悠悠的向两个不合格的探子逼来。

  “嫂嫂,我有办法了!咱们躲进大户人家的柴房吧!小时候,我与幽月她们就经常在那里捉迷藏,挺好玩的。”

  邪器少年回忆起童年的快乐,铁若男却眉毛一挑,打击道:“你们是在玩新娘子游戏吧!四夫人讲过,曾当场抓到你们过,而且还全都光……”

  铁若男的调笑突然戛然而止,因一说起“光”,她忍不住又想起那一幕,想起张阳在清音、宁芷韵、百灵还有……在——夫人身上光的靡情景。

  同一时间,张阳心海荡漾,也是浮想联翩。

  嗯,虽然柴房比起客栈差远了,但勉强能凑合,一样可以施展鸳鸯戏水诀,把三嫂变成一个水做的人儿,嘿嘿……张阳正想到邪恶之处,突然铁若男一脚踢向他。

  铁若男在某方面还真是敏感,仿佛看出张阳邪恶的心思,低声骂道:“休打鬼主意,姑奶奶就不信这洛阳城没有空房间!就算一夜找不到,也不会与你这色狼露宿在同一条街上。”

  冤屈的喊叫正要冲出张阳的喉咙,一声暴喝已经破空而至。

  “什么人?站住,亮出户籍路引!”

  一队战骑如狂风般出现,马上的兵将虽然不是负责巡逻的小兵,但两个可疑的人影还是引起他们的警戒。

  “将爷,我娘亲年纪大,忘了路,小人这就扶她回家,请将爷原谅,不要惩罚我娘亲,小人愿替娘亲挨罚。”

  张阳说了一大堆废话,不仅递上路引,还递上一大锭银子,照理说,他这表现完美无缺,奈何那为的刀疤脸将领却皱起眉头。

  刀疤将领一边仔细查阅路引,一边随口问道:“吴大志,你住在东街小巷,那里本将军去过,你们的里长还是姓赵的那位吧?”

  呵呵……雕虫小技,电视里见多了!张阳闻言内心非常高兴,随即脸不红,气不喘,无比镇定地答道:“将爷,你记错了吧?我们的里长不是姓赵,一直都是刘家的大儿子。”

  “当啷!”一声,张阳话音未完,刀疤武将已抽出佩刀,厉声道:“大胆细作,还敢胡说八道,来呀,拿下!”

  几个身手敏捷的副将从马上飞跃而下,森冷的刀光可没有半点作戏的样子。

  糟糕,看来弄巧成拙了,修他老母的,真倒霉!

  张阳的心中在骂人老母,而铁若男的弯刀则与那些将领的兵刃碰在一起。事已至此,张阳五指一收,决定来一个杀人灭口,以最快的度击杀这十几个俗世兵将。

  青铜古剑凭空出现,上古法器光芒吞吐,下一刹那,意外再次出现。

  为的武将竟然一刀震散张阳的灵力剑芒,令张阳吓得心神一惊,失去平衡的身子与同样落败的铁若男撞在一起。

  “四郎,走!”

  不仅刀疤将领会道术,连几个副将也浑身灵力迸射,于是铁若男果断地扔出一张符咒,炸出一大片烟尘。

  烟尘散去,叔嫂两人已经消失不见,地上则倒下一个吸入毒烟的叛兵。

  刀疤将军一提骏马,顺着大道向前猛追,在马儿四蹄离地的同时,他扬手扔出一物,顿时天空“砰!”的一声炸出一圃美丽的烟火。

  “传令,张阳已入城,全城搜杀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