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家丑外扬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四章 家丑外扬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章 家丑外扬

  “四郎,你在干什么?混蛋、下流!”

  这时,房门被重重推开,只见铁若男满脸通红,除了气愤、不满外,还有三分羞窘。“本章节由藏家”

  “嫂嫂,我这样……还不是你害的!”

  张阳先是大为心虚,仿佛偷吃的丈夫被妻子捉奸在床,紧接着狡猾地色色一笑,用暧昧化解铁若男的怒火。

  在这种情形下,铁若男见张阳还要提先前的事情,甚至还故意当着她的面,将缓缓从元铃的抽出来,令铁若男心窝一颤,竟然也有羞涩扭捏的时候,道:“啊,四郎……你,混蛋,还不快把裤子穿上!”

  先前墙角的一幕至今还在铁若男的心海浮动,浑身酥软的她仿佛变了一个人般。

  狂喜从张阳的眼底暴射而出,他挺着,缓缓逼向铁若男,道:“好嫂嫂,我还难受得很,给我吧!”

  在最合适的时刻,张阳动猛攻。

  “四郎,不……不要,先前已经错了,不能再错下去,这样怎么对得起你三哥?”

  “嫂嫂,这不是错。男欢女爱,本就天经地义,我一定要把你从三哥身边抢过来。”张阳一把搂住铁若男的腰肢,轻撩衣裙,就见先前被他破坏的白纱正在铁若男的轻轻飘动着。

  张阳这小叔竟如此大胆,扬言要抢他兄长的妻子,但这一刻听在铁若男的耳中,芳心却分外甜蜜。

  缕缕情丝弥漫着胭脂烈马的全身,烈性的娇躯在张阳的凝视下软了。

  就在天雷即将撞击地火的刹那,铁若男腰间的玉索突然一紧,太虚法器出怪异的呜鸣声响。

  一股烦躁猛然由铁若男的脑海中升起,矛盾的思绪仿佛飞舞的火舌般,百倍放大她的火爆野性。

  “噗!”的一声,在铁若男芳心羞乱到极点时,野性点燃怒火,但她这次没有抽出弯刀,而是从腰阆抽出太虚玉索。

  “臭小子,别想我放过你,咱们新帐与旧帐一起算!”

  张阳原先还有些嘻笑,但等玉索呼啸着劈头砸下时,他才脸色大变,知道铁若男这一次不是半真半假,而他灵力本就不高,在猝不及防之下,被玉索抽打得凌空翻滚,惊叫着撞到墙上。

  在致命的一索过后,张阳的惊叫声刺入铁若男的双耳,令她心弦一惊,就像被针刺到般猛然扔掉太虚法器,扑向一动也不动的张阳。

  “四郎、四郎,你别吓我!”

  “嫂嫂,你刚才好凶呀,真狠心!”

  张阳睁开眼睛,眼底写满惊悸与疑惑,如果不是他在危急时刻用出“法器共鸣”这一招,现在必然已被打得魂飞天外。

  铁若男人生第一次急得泪珠滚动,带着泣声道:“四郎,我也不知怎么就动手了,你伤着没有?快看看伤着没有?”

  张阳五官一颤,突然大声喊痛:“哎哟,好疼,嫂嫂,我这里受伤了!”

  “哪里?快让我……啊!臭小子!”

  张阳牵着铁若男的玉手摸向伤处,而焦灼的铁若男凝神一看,赫然现手中抓着的竟然是红光直冒的大。

  铁若男玉脸一红,顿时明白过来,而她虽然娇嗔,但却没有强行挣脱,反而掌心一颤,握得更加有力。

  “若男,不好啦!”在急切的呼唤声中,苗郁青推门而入,但当她看到房内景象时,不由得愣在原地。

  只见元铃一丝不挂,昏迷不醒,而铁若男与张阳正在替她穿衣裙,房内一片狼籍,随处都可以见到虐的痕迹。^9g-ia^

  张阳一见到苗郁青,脸一红,急忙远离床榻,同时以别扭的声调道:“婶娘你来得正好,帮三婶娘穿衣吧!侄儿……不方便做这些事。”

  张阳快步来到门外,然后很懊恼地瞪了老天一眼,心想:唉,怎么搞的?为什么每次一到关键时刻总会受到打扰?难道老天爷有这种特殊的兴趣?

  房内,苗郁青那丰腴的身子再次一颠,震惊的目光从元铃那红肿的艰难地挪开,惊声追问道:“是谁把元铃……弄成这样的?是阿马?”

  苗郁青的语调透着无比怪异的感觉,而铁若男则眼底流露出羞涩,尽力表情自然地道:“我与四郎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,可能是吧!”

  苗郁青与铁若男简单的替元铃穿上中衣,把她塞入被子内后,苗郁青随即回过神,急道:“哎呀,我差点忘了正事,阿马自杀了!”

  “自杀?内奸自杀了!”张阳返身冲回房内,本能地怀疑道:“会不会是同伙杀人灭口?”

  苗郁青摇着头,沉吟道:“应该不会,守礼与若男拿下他后,惊动了大家,一直是你父兄他们审问,寻常的下人一个也不许靠近。”

  身份暴露,立刻自尽灭口,果然是合格的内奸呀!张阳的内心对阿马这内奸竖起大拇指,随即灵光一闪,道:“阿马死了,不是还有三个相似身份的小厮吗?把金、戈、铁三人全抓起来,他们很可疑。”

  “不行!”

  铁若男与苗郁青竟然同时出声反对,让张阳的嘴巴张大后一时收不回去。

  两秒后,苗郁青一声长叹,对铁若男点了点头,随即快步走到门外。

  铁若男清了清喉眬,叹息道:“四郎,事到如今也不能再瞒你,其实金戈铁马不只是小厮,还是叔父的变童,你现在明白了吗?”

  “变……变童?嫂嫂,你是说……叔父有那种癖好?”

  张阳顿时目瞪口呆,一想起忠勇侯曾经对他大为青睐,豆般大的汗珠立刻从他全身滚出来,心想:修他老母的!

  “你大惊小怪干什么?这种事在达官贵人的府上可多了,在军中更是平常!”

  铁若男虽然说得大声,但她那小麦色肌肤多了一层异色,违反自然规律的玩意儿果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。
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!”

  邪器用力吐出一口大气,回想起他那个世界的“汉代”,似乎也盛行男宠之风,他便不再为这事感到诧异了。

  意念一转,张阳皴眉道:“那为什么不查其他三个小厮?”

  苗郁青带着几丝难堪,站在门口接过话头,解释道:“其他三个人都是自小在侯府长大的孤儿,不会有问题,只有这阿马是圣上赐给你叔父的小太监。如今看来,必是妖人从中做了手脚,才会多出这么一个祸害,唉!”

  苗郁青无奈地叹息,这时铁若男走到她身边,安慰地挽住苗郁青的胳膊,柔声补充道:“原来的阿马在半年前就暴毙死亡,看来也不是个巧合,可惜内奸已经自杀,什么也问不出来。”

  “他死了,就只能从三婶娘口中找出答案,看她透露多少秘密给内奸。”张阳说到这里,顿时感到心虚,随即往外走,略显慌乱地道:“婶娘,就由你们问口供吧,侄儿在这里不方便,先离开了。”

  张阳把元铃干得死去活来,然后又变身纯洁的小绵羊,一副循规蹈矩的模样避嫌离去,信步来到前庭。

  “小四,三婶娘那里的情况怎么样?她招了吗?”张守义先迎上来,在关切询问后,又悄然低声赞叹道:“四弟,做得好,二哥对你真是刮目相看呀!”

  连夸奖也要躲躲藏藏,张阳忍不住苦笑在心中,随口敷衍张守义两句,而当他走进厅中四顾一看,现忠勇侯的神色果然很难堪,全然没有以前的豪爽气势。9g-ia

  丑事只要不戳破,大家都可以假装不知道;一旦破了那层窗户纸,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微妙起来。

  正国公的神色比以前还要严肃,冷漠地看着张阳,问出与张守义一样的问题。

  “回父亲,大婶娘与三嫂正在审讯三婶娘,具体情形孩儿也不清楚。”

  “没用的东西,连一点小事也办不好!”正国公怒声斥责张阳,随即看向忠勇侯,有点尴尬地道:“二弟,你也累了,先回房休息吧,这里就交给为兄处理。”

  “嗯,多谢大哥。”忠勇侯起身离座,略一犹豫后说道:“大哥,如果元铃只是被妖人利用,就……放她一条生路吧!是我……对不起她,唉!”

  威名尽毁的大将军神色黯淡,从张阳身边走过时,他下意识顿了一下,随即又加快度走出厅门。

  张阳顿时觉得浑身不是滋味,在张家一干人等目光的笼罩下,立下大功的他却仿佛罪人一样,心想:修他老母的,这就是所谓“家丑不可外扬”吗?真没意思!

  这时,张阳的眼睛陡然亮,带着几分怒气从十余个张家族人身上扫过,然后凝视着上的正国公,沉声问道:“父亲,内奸的身上有何线索?”

  正国公与张守礼不约而同地皱眉,而张守义回道:“小四,西门统领在阿马身上找到邪门怜花宫的隐秘印记,看来王莽很早就与妖人勾结上,意图谋反已久!”

  怜花宫?又是这些怪物!难道他们真不放过我吗?听着熟悉的名称,张阳的心中升起一团烈火。心想:如果邪门妖人这样咄咄相逼,那我为什么还要逃避“邪器”的使命?

  时间没过多久,铁若男与苗郁青相携而入,使张阳的心陡然悬起来,他终于有点害怕了。

  铁若男扬声禀报道:“三婶娘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阿马是内奸,不过她知道的事情大多已被阿马探听到。”

  苗郁青的脸上浮现几许同情、几许无奈,似有所指地道:“这也不能全怪元铃,她只是被内奸利用。大伯,我已命人将她软禁在房中,待叛乱平息后,再商量如何处置,您看这样处理可好?”

  “既然她不是内奸,侯府的事就由弟妹自行处理吧!”

  正国公向后一靠,又瞪了张阳一眼,然后望着一干家将与旁系族人道:“所有人各回岗位,不得再谈论此事,违令者,斩!”

  元铃竟然没有说出被人的事情,让某个男人又是轻松,又是困惑,但张阳仍暗自呼出一口大气,竟然很无耻地念叨好人有好报。

  在如释重负后,郁闷又笼罩着张阳,他随苗郁青一起退出来,而铁若男则坐到张守礼身边,距离他越来越远。

  唉,不能打铁趁热就是失败呀!张阳叹息未完,一道美丽高挑却冰冷而无趣的倩影进入他的视线中。

  只见唐云疾步向张阳——身边的苗郁青走来,然后牵着苗郁青向侧面走去。

  “大姐,三妹的事怎么处置?”

  “没事了,大伯已经答应让我们自家处置。”

  “那就好,小妹先回房了!”

  唐云绕行半圈后便冷漠离去,明显是不想与张阳有近距离的碰面。

  两个中年美妇的声调虽轻,但又怎么逃得过邪器的六识?

  张阳的心头连连猛烈跳动,被一团迷雾弄得有点头晕目眩。心想:怎么会这样?结果怎么能这样?不守妇道之罪绝不会比内奸轻多少,为什么好像所有人都不责备三婶娘?尤其是大婶娘与二婶娘更隐隐流露出一丝愤愤不平!奇怪,太奇怪了!究竟是世道变了,还是我变了……嗯,三嫂应该知道原因,可她正在张守礼身边,唉!

  一个白天悠然过去。

  夜里,张阳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眼看天色就要亮,他陡然一个翻身,猛地化为一道幻影,再一次潜入后宅。

  幽沉弥漫的房间内,一阵寒风凭空出现,在灯火熄灭的刹那,蒙面的张阳站在床榻前。

  在床上的风少妇突然惊醒,不待张阳出手,她抢先堵住朱唇,半坐在床头上,神情慌乱地看着黑影。

  “是你!你又要……干什么?”

  粗哑的假声从张阳的嘴里喷出,蒙面黑巾微微掀动:“就是我,美人儿,大爷又想你了!”

  “不……不要,奴家还疼着呢!”

  元铃虽然脸色大变,但却绝不是因为害怕,她那颤抖的声调甚至还透出丝丝媚意,一点也不像一个刚刚被捉奸在床的妇。

  张阳目光闪动,想到房外连一个看守也没有,内心的好奇更加强烈,故意装出凶神恶煞的模样,道:“贱人,你不怕本大爷?”

  “咯咯……你又不会吃了奴家,奴家怕什么?”

  元铃身子一动,胸前的丝被随之滑落,随即一对布满瘀痕的立刻映入张阳的眼帘。

  “贱人,真是个贱人!”张阳强行把目光从元铃的上移开,更加凶狠地问道:“告诉本大爷,你偷人被抓,为什么没有受罚?说,不然本大爷杀人灭口!”

  元铃**一颤,也许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个目的,令她一阵诧异,愣了好几秒,随即竟然开始仔细地打量着蒙面的张阳。

  怪异的气息突然笼罩着整个房间,而张阳这凶人扮得真不怎么样,他越来越觉得不妙,干脆转身就走。

  “你是四郎!”

  元铃突然喊出张阳的名字,而且语气非常肯定,尾音还流露出几分惊叹:一向以为是阴人的小四竟然那么威猛而狂暴,真是奇妙!

  张阳顿时浑身一颤,离去的背影更像是落荒而逃。

  “四郎,你回来,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,咯咯……不然我就要大声喊了!”

  “贱人,大爷不姓张,你想死吗?”

  “飕!”的一声,张阳扑到床榻上,浑身杀气腾腾。

  “咯咯……你不会杀我的,咱们可是露水夫妻,一夜情。”元铃把手伸向张阳的蒙面黑巾,同时有点得意地说道:“整个府里只有四郎新到,才不明白原因。好侄儿,这下你明白了吧!”

  “什么原因?”

  张阳虽然闪开元铃揭开黑巾的手,但这一句追问等于是不打自招。

  “咯咯……好人,你以后经常来找三婶娘,三婶娘就告诉你原因。”元铃原来是食髓知味,竟然迷上张阳的大!

  张阳的手勾着元铃的下巴,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,手上力量一强,怒声道:“快说,不要啰嗦!”

  元铃白了张阳一眼,妖娆放浪地抖着,道:“阿马上奴家的床,侯爷不仅早知道,而且还是他默许的。我这侯爷夫人其实就是个花瓶,用来替侯爷遮丑。四郎,你现在明白了吧!”

  张阳的手指松开了,怜悯在他眼底闪现,他虽然已隐约猜到三分,但心头还是咚咚狂跳:如果元铃所说是真,那大婶娘与二婶娘会不会也是一样?不……不可能的,大婶娘那么温柔端庄,慈爱善良;二婶娘冰冷无趣,怎么会像这风一样呢?

  一直以来,张阳都觉得苗郁青就是完美的母亲形象,此时内心的一团烦乱影响着他的思绪,令他下意识再次转身就走,不想再面对风而浪的元铃。

  “好人别走,你回来,奴家再告诉你一个大秘密。”

  张阳站在窗边,回头看着半裸的元铃,而她因为动作过猛,牵动的伤口,顿时疼得眉眸颤抖,反而平添三分诱惑。

  的力量把张阳拉回床边,风的元铃一手探入张阳的衣内,抓住那无敌水龙钻,迷离低语道:“府中还有偷情的人,我虽然不敢肯定是奶还是二奶奶,但肯定有奸夫,我亲眼看过有男人的影子往她们住的方向走。”

  “胡说!大婶娘绝对不会,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荡呀!啊……”

  张阳声调一变,低头一看,元铃竟然已含住他的,痴迷地舔吸着。

  “咯咯……奴家的确是不假,但一个女人如果独守空房十几年,我就不相信她还能守得住!”

  “贱人,休得诬蔑我婶娘!”

  张阳生气了,他用力一耸,随即深深元铃的喉咙内,插得她美眸翻白,又是痛苦,又是兴奋。

  很快,欲火焚烧空间,张阳挺身,再次充塞元铃的花房。

  “啊,好疼,疼得好……舒服呀!”

  “贱人!”张阳的巴掌狠狠打下去,在元铃的上、上、大腿上,留下一道道五指印,然后是一波又一波的射满元铃的全身。

  蛮横并不能改变道理!当张阳从有如一瘫软泥般的元铃身上爬起来时,他不得不认可元铃的话。心想:唉!我不也对二姨娘胡来吗?二姨娘比大婶娘更加优雅端庄,大婶娘有个……奸夫也不奇怪!

  邪器怀着一股闷火,直接从后宅走向前厅,此时他已懒得再掩饰,只想尽快离开这不祥之地。

  大厅内,张阳面对父兄那微责的目光,身子一挺,脸上瞬间慷慨激昂,朗声请命道:“父亲,虽然内奸已除,但叛贼依然肆虐,圣上还在危难中,孩儿请命即刻出,诛逆贼,救圣上!”

  诛杀王莽是何等大事,而张阳在正国公的心中只有小聪明,他怎么会相信张阳有能力?但张阳说得这般正气凛然,如果他不同意,就好像他心中没有忠义一样。

  爱惜名声胜过生命的正国公还在想着措辞,张守礼已经抢先道:“父亲,就让小四去吧,让天下人看看我张家儿郎没有一个是懦夫。”

  张守礼难得出声帮了废物张阳一次,不是因为他心性变化,而是身为男人的直觉,让他总觉得张阳应该远离这里、远离他的妻子,而且离得越远越好。

  张守礼这么一说,连侯府家将统领西门雄也忍不住开口附和,于是正国公仔细地看了张阳一眼,终于点头答应。

  是夜,子时一刻,那道仿佛独立于尘世之外的石门又一次缓缓开启,张阳跃身而出,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刹那,他心中闪过万千感慨。

  “四少爷,末将只能送你到此,祝四少爷马到功成,旗开得胜!”

  西门雄亲自把张阳送到石门外,铁血统领也禁不住吸了一口新鲜空气,随即第一次用尊敬的军礼,送走敢于冒险的张阳。

  张阳飞身离去,而当西门雄正要关闭石门时,铁若男突然出现,而她只亮了一下正国公的令牌,就轻轻松松地跨步而出,相比张阳出阵的辛苦果然大不一样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