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再入东都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六章 再入东都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六章 再入东都

  张阳暗自对张正这父亲抱以同情之心,不过他可不敢把最后一个问题浪费在这方面。“本站关键词藏家”

  突然张阳一字一顿、无比凝重地问道:“娘亲,你到底是什么来历?怎么知道这么多妖灵与万欲宫的秘密?”

  “小羊儿,不用这么紧张,娘亲告诉你就是了。”

  刘采依一向很神秘,但这一刻的她神秘得让张阳有了目眩神迷的错觉,仿佛她近在眼前,又远在天边,怎么也捉摸不透。

  “为娘知道这些,是因为当年毁灭万欲宫的主谋一共有三个人,除了六道圣君、一元真君,还有一个,你猜呢?”

  不待张阳有所反应,刘采依的声调凝重几分,接着又说道:“如果你还想知道娘亲为什么要灭万欲宫,现在又为什么要让你去捕灭妖灵,你必须成为i邪器完全体!”

  “啊!”

  张阳顿时觉得眼前有了雷鸣电闪的幻觉,足足一分钟后,他才出一声惊叫,心想:妈呀!娘亲竟然是幕后主脑之一,还能与正邪两道的两个级大佬一二角鼎立!邪器、邪器i为什么是“邪器”?还有邪器完全体是什么意思?

  咦,六道、一元,还有娘亲似乎都有同一个目的,他们到底想干什么?难道真是要拯救天下苍生吗?怎么看,娘亲也不像那种无私无我的好人呀!呜,糟啦,心中的问题更多了!在片刻的出神后,张阳本想继续死缠烂打,可抬头一看,刘采依已然不见踪影。

  不满的情绪在张阳的眼中盘旋,他不由自主地御剑腾空而起,寻找刘采依留在虚空中的一缕幽香,如闪电般追上去。

  在张阳的感觉中,他只在山丘上愣了几秒钟,但追到天字号院子大门前时,竟然现刘采依已经离开了一个时辰。

  满心迷惑的张阳这才明白过来,他又遭到刘采依的“暗算”,像个傻子般在山丘上呆立好久。

  太过分了、太欺负人了!竟然连亲生儿子也下得了手,还用毒药,自己果然只是一个“制造”出来的东西!自怜自哀的张阳一脸委屈,而两个挡路门神瞪了他几眼后,随即不约而同地笑起来。

  张宁月笑得最夸张,她指着张阳道:“四哥哥,你真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呀!咯咯……三姨娘说了,如果你想上吊,让我们立刻替你准备绳子。”

  张静月的轻袖半掩着檀口,见张宁月越说越不像话,便红着脸打断她的戏语,柔声道:“四哥哥,别听宁月胡说,三姨娘带着各派高手去校场了,她要演练阵法,以阵破阵。”

  对于刘采依的强大,张阳毫无惊喜感,随意点了点头,目光下意识看向远处。

  张宁月故意一个横身挡住张阳的视线,然后手一扬,一封书信变戏法般凭空突现,道:“四哥哥,这是三姨娘给你的新任务。”

  张阳带着几分忐忑拆开信封,看到第一行字,就扑通一声摔倒在地:进宫!

  娘亲的条件竟然是叫他再次进入东都皇宫,继续救那个什么狗屁皇上,呜……

  太过分了!

  张宁月两眼光华闪动,落井下石地道:“四哥哥,三姨娘说你已经应承了她,愿意再次上刀山,下火海。咯咯……马上出吧!”

  “宁月,别再闹了。$9g-ia$”

  张静月关怀的目光映入张阳的眼帘,在略一停顿后,她低声道:“三姨娘叫你休息三日,三日后的辰时准时出。”

  张宁月对张静月的“叛变”很不满意,高挑纤细的身子一挤,她又占据张阳的视野,瞪了张阳一眼后,随即拉着张静月奔向校场。

  “唉,宁月这丫头被娘亲带坏了!”

  张阳懒洋洋的看着张宁月两女消失,看完信函后,他在原地沉吟一会儿,这才向清音与宇文烟的房间走去。

  春色犹存的房间内,两个绝色好似两只乳燕般,并肩飞入张阳的怀抱。

  “主人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二少爷与三少爷都已编入军中,现在驿栈里,除了我们之外,只有二少奶奶与三少奶奶在。”

  清音说到这里,瓜子玉脸的笑意已无比暧昧,宇文烟紧接着补上一句,将暧昧化为**的挑逗:“老公主人,你现在可以为所欲为了!咯咯……三夫人为你设想得真是周到呀!”

  对于刘采依在这方面的“照顾”,张阳既欢喜又有点哭笑不得。

  还是清音的世界最单纯、最开心,她腻在张阳的怀中,出人世间最纯净的诱惑呻吟声:“主人,人家想要……啊……”

  张阳体内的欲火瞬间冲天而起,他把一切烦恼都抛到脑后,纵情一跃,投入粉色中。

  完美与少女宗主也尝到“冰火水龙钻”的强大,当两女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后,张阳一个飞身,大白天就冲入两个嫂嫂的房间。

  “啊,四郎,你……”

  昨夜的激情令宁芷韵还躺在床上休养,不料张阳的之根又强行挤入她的花径内。

  一阵阵撞击声肆意地飘荡,在几分钟过后,铁若男手持战刀,怒气冲冲地踢开房门;下一刹那,铁若男玉脸一红,战刀当啷一声坠落在地。

  就见在床榻上,宁芷韵正骑在张阳的身上,并不停旋转着肥美的,而且她还紧抓着张阳的手掌,强行压在她粉红色的上。

  “若男,快来一起教训这小贼。”

  “啊,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这一刻,宁芷韵与铁若男仿佛交换心灵般,宁芷韵野性地蹂躏着张阳,铁若5男则扭捏地站在门口,修长的双腿欲进欲退,颤抖不已。

  “三少奶奶,我帮你吧,咯咯……”

  两个绝色突然出现,在一阵欢笑声中,两女架着铁若男扑上床榻。

  一场春色大戏就此开始,幻烟自动展开最强的结界,一边保护张阳的**,一边津津有味地欣赏着眼前一切。

  时间不停过去,虽然张阳不知道多少次,但“冰火水龙钻”却越战越勇。

  奇妙的变化在风浪雨中出现,宁芷韵四女虽然一次次败在邪器身下,但她们身子的恢复时间却越来越短。

  到了第二天,当张阳的抵在宁芷韵的蕾上时,她竟然主动向后一撞,激情地套棒。$9g-ia$那狂欢的春水从床榻流到地上,醉人的汁洒在桌面、墙角,还有椅子、柜子、凳子上。

  第三天,当宁芷韵四女身子的敏感到达极限的程度时,幻烟突然有了强烈的感觉。

  不知何时,幻烟脱去衣裙,分开双腿,一边观察、抚摸她自己的,一边好奇地问道:“哥哥,幻烟下面也流出水来,里面还有点痒,你能把你的棒子幻烟的洞洞里面吗?”

  说话之际,幻烟已飘到张阳的上空,娇美的**朝左右一张,还没有长出芳草的距离张阳的眼睛只有一尺。

  “轰!”

  的一声,的惊雷同时在一男四女的脑海中炸响,铁若男的瞬间剧烈收缩,夹得张阳身子一颤,激射而出。

  “妹妹,你还小,再过一阵子,哥哥一定……把棒子……你洞洞里。”

  张阳用尽全身力量,这才移开亮的眼睛,但他舌头却反抗主人的意志,尽力向幻烟的舔去;幻烟眨了眨眼睛,一向听话的她却身子往下一沉,那晶莹粉嫩、清香扑鼻的桃源细缝就此压在张阳的嘴上。

  “哥哥,幻烟不是人类,不怕疼,来吧,幻烟也想试一试交配的感觉。”

  幻烟学着宁芷韵几女的动作,在张阳的嘴上柔柔蠕动,弄得张阳禁不住又是一声闷哼!

  如此要求,以邪器的定力,能抵挡三秒钟已是奇迹。

  张阳呼吸一乱,双目虽然被幻烟的蜜处遮掩,但他双手好似长出眼睛般,准确地捏住幻烟那微微隆起的。

  “啊,哥哥,这感觉太奇妙了,……幻烟感觉到了,幻烟有了人类的感觉了。”

  嫣红的之丝开始在幻烟身上游走,随着“人性”的飞增长,幻烟身子一紧,一股处子琼浆涌入张阳的嘴中。

  “噢……”

  幻烟与张阳的呻吟声同时响起。幻烟回味着适才那如般的快感;张阳则心神狂喜,他不仅吞入幻烟的处子蜜液,还吞入一股玄妙的力量!

  幻烟可是一柄上古法剑,而我则是人形法器,如果能得到幻烟的处子之身,会不会也得到青铜古剑的上古灵力呢?想到这里,张阳的理智还在挣扎,但他双手已把幻烟压在身下,欢呼着对准还没有绽放的花瓣。

  “主人,快停下!”

  清音与邪器心意相通,她及时抓住,用她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知识急声解释道:“主人,幻烟的灵体还不稳定,你这样会毁了她。”

  宇文烟身为鸳鸯湖宗主,阅过的经典自然数不胜数,精修男女双修之术的她认真附和道:“老公主人,小音说得对,灵体就等于幻烟的修行,只有她灵体稳固后,你才可以与她阴阳和合。”

  “那……我再忍一忍,呵呵……”

  张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随即向瘫软如泥的宁芷韵与铁若男伸出魔爪。

  “不,我要交配,我一定要成为真正的女人!”

  突然幻烟飞起来,嘶吼声还在回荡,一股黑烟已经卷住张阳的身子,接着她怒视着宁芷韵四女,厉声骂道:“你们为什么要反对?为什么要独霸我的哥哥?哼,你们都是坏女人,我要杀了你们!”

  “啊,幻烟的眼睛,你们看……”?芷韵的声音让呆的张阳惊醒过来,他凝神一看,就见幻烟的眉心有如水浪翻滚般异光四射,仿佛长出第三只眼睛,而且是一只凶光四射的眼睛。

  不好,幻烟竟然走火入魔了!身为半个法器,张阳瞬间就明白幻烟的可怕状况,急忙大声道:“妹妹,冷静点,听哥哥解释。”

  “不,我不听,她们就想独霸哥哥,就是不要幻烟成为女人,哼,坏女人,一定得死——”

  张阳顿时心脏剧烈收缩,情况比他预料中的还要糟糕,宇文烟只是下意识运转灵力,立刻就被幻烟的触手缠住脖子。

  混乱瞬间升级,铁若男第一个反应过来,太虚玉索凭空出现,同时急声道:“四郎,快制住她,再找三姨娘想法子。”

  走火入魔乃是修真者最恐惧的灭顶之灾,张阳情急之下也想不出别的办法,唯有念动控制本命法器的道诀,不料异变的幻烟却强行挣扎起来,怎么也不愿变回剑身原形。

  “哥哥……我要做女人,啊!好疼呀,我要做女人!”

  猛地一道凶光从幻烟的第三只眼睛,目标竟然是张阳,而被她勒住脖子的宇文烟瞬间满脸胀红,呼吸迅减弱。

  “四郎,不要再犹豫,强行制住她!”

  铁若男那**的身子已经跃到幻烟身后,她不是不想出手,而是根本没有把握能打昏幻烟而又不伤到幻烟。

  “妹妹,哥哥要……”

  事已至此,张阳也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。

  就在这时,清音突然挡在张阳身前,急声道:“不要,那会令她受重伤。让我来,主人,让我劝劝她。”

  “杀,我要杀光你们这些坏女人!”

  几秒的时间,幻烟的煞气已经增长一倍,看着缓缓走过来的清音,她的触手恶狠狠地抓过去。

  “对,幻烟说得对,一定要杀光坏女人!”

  清音没有丝毫抵抗的意思,突然大声附和,还热情地鼓励道:“幻烟是个好孩子,一定要杀光坏女人!”

  “你说我说得对?你也同意吗?小音……姐姐。”

  幻烟的触手虚空一顿,眼神虽然迟疑,但还是喊出亲切的称呼。

  “嗯,姐姐肯定同意,幻烟是好孩子、是好女人,自然要杀光坏蛋。”

  “咯咯……姐姐真好!”

  幻烟的第三只眼睛还是光芒四射,不过她本来的双眸则弥漫笑意,欢声道:“姐姐说得对,幻烟一定杀光坏蛋。”

  悄然间,幻烟的目标已经从坏女人变成坏蛋,清音的声调则更加轻柔,夸奖道:“幻烟要杀坏蛋,你自己肯定不会想成为坏蛋,对吧?”

  不待幻烟回应,清音又缓缓走上前两步,继续道,“幻烟是好孩子,以后还会成为好女人,你说哥哥是坏蛋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了,哥哥是好人,幻烟最喜欢哥哥了!”

  “嗯,那哥哥是好人,幻烟还生哥哥的气吗?”

  “不生气了,幻烟怎么会生哥哥的气呢?”

  在不知不觉中,清音已经走到幻烟面前,此刻的她不仅声调慈和,全身都散着从未有过的温暖光华,令目瞪口呆的张阳使劲眨眼,一副不敢置信,犹如梦中的表情,心想:现在的小音好……陌生呀!今天怎么啦?难道是“愚人节”吗?

  “幻烟真聪明,你很快就会长大了,长大了就是个美丽善良的好女人,比姐姐们都美丽。”

  清音一边温暖着幻烟的内心,一边伸出双臂将幻烟抱在怀里,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、肩背,更加慈爱地哄道:“幻烟知道吗?大人就要有控制力,你这样不仅会伤着自己,也会伤着哥哥,还会让姐姐们心疼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在清音的抚慰下,幻烟的第三只眼睛缓缓闭上,她浑身的焦躁逐渐消失。

  “真的,姐姐永远不会骗好孩子,姐姐唱歌给你听,好吗?”

  清音轻轻摇动着双臂,嘴里哼起摇篮曲。

  片刻后,恢复天真的小乖乖地躺在清音的怀中,还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  “啊?”

  张阳看着这一幕,震撼的心灵突然闪过一抹异样:这样的小音好象一个慈爱的母亲,真会哄孩子呀!

  “咚咚咚!”

  下一刹那,张阳的心脏猛然剧烈跳动起来,一种害怕失去珍贵宝物的恐惧有如万千树藤般紧紧缠住他的心房,令他身躯飞变冷,连幻烟恢复正常的喜悦也化为灰烬。

  张阳神色的突变引起铁若男三女的注意,三双迷惑的目光同时落在张阳脸上,又顺着张阳缓缓伸出的大手,落在还在“哄孩子”的清音身上。

  张阳的指尖在颤抖、掌心在冒汗,短短几米的距离,张阳却用了好几分钟,手指最后还是来到清音的香肩上方,一时之间竟然拍不下去。

  就在这时,清音放下幻烟,突兀地回过头来,欢声道:“主人,幻烟已经没川事了。来嘛,人家还想要……”

  瞬间,那个完美又回来了,张阳下拍的手掌顺势一转,激动地抓住曾经名叫清姬的绝色的晶莹,抓得特别紧,生怕那粉红色的从指缝中飞走一样。

  “啊,主人,讨厌,人家的都要爆了,咯咯……主人,快修太母。啊!啊……”

  “滋!”

  的一声,掀起一汪春水,先前的插曲就此随风消散。

  三天过去了,张阳虽然满心不舍,但还是毅然踏上二次冒险之旅。

  当张阳来到洛阳城墙下的一刻,终于明白刘采依要他辰时出的原因,因为一群正道修真者在同一时刻攻进天狼大阵。

  试探性的攻击热闹却不惨烈,满天法器飞舞一会儿后,正邪双方各自鸣金收兵,而张阳则趁机隐身飞过城墙,又一次踏上东都的土地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