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幕后祸首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八章 幕后祸首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八章 幕后祸首

  “轰!”

  内侍话音未落,房门已被张阳一脚踹飞,门板飞在半空中,瞬间四分五裂。9g-ia

  一秒钟后,那内侍也飞起来了,而且下场比门板更惨。

  “张公子!”

  凤妃得救了,刚一倒入张阳的怀中,她立刻昏迷过去,滴滴洒落的鲜血染红张阳的手掌,也融化他怜香惜玉的心肠。

  邪器少年法诀一转,一大堆灵丹妙药从灵力空间飞出来,他毫不犹豫的将其用在凤妃身上。

  修真界的圣药果然名不虚传,片刻时间,凤妃就伤势痊愈,连疤痕也没留下。

  “张公子,你又救了奴家一次,你的大恩大德,奴家来世定然做牛做马v为奴为婢报答你。”

  凤妃满脸珠泪地重重跪下去,她身体的伤已经好了,但心灵却依然被绝望包围。

  凤妃的玉体在恐惧中微微颤抖,破裂的衣裙下肉色春光若隐若现。

  张阳本要俯身抱起凤妃,可一低头,却无意间看到半抹深红的,还看到上的小巧乳环。

  “咚!”

  邪器少年瞬间心如擂鼓,忍不住向后一退,面对如此虐的画面,他心底竟然生出一抹飘忽的酥痒。

  在恍惚间,张阳想起自己与“恶之邪器”齐心协力的时刻,想起他虐王香君、横扫三大邪门的威风情景。

  “张公子、张公子……”

  凤妃担忧的呼唤把张阳的心神唤回来,她随即虚弱地自行站起来,茫然道:“张公子,你是做大事的大英雄,奴家不想拖累你,你先走吧。”

  张阳的确有独自离去的念头,毕竟他有重任在身,但一听凤妃有寻死的念头,他立刻豪情万丈,拍着胸膛道,“凤妃娘娘,张阳绝不是见死不救的混蛋,再说,你上次还帮过我,我怎能不报答?只要有我在,绝不容许别人伤害你丝毫。”

  惊喜充斥着凤妃的双眸,她看着张阳,一时之间竟然激动得说不出话。

  女人的崇拜总能让男人热血沸腾,张阳带着凤妃踏上飞剑,更加豪迈地道:“凤妃娘娘,我先带你救出皇上,然后再去斩杀王莽!”

  “啊!”

  飞剑的急令凤妃的身子一歪,张阳的豪言令她心弦一颤,热的身子就此倒在张阳的怀中。

  空间一闪,青铜古剑缓缓降落在金銮大殿内。

  “皇上真在这里吗?”

  凤妃的脸颊布满红云,落地之际,她略显慌乱地离开张阳的怀抱。

  张阳没有脸红,只是暗自骂了骂那不听话的某样物事,笑道:“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王莽与天狼妖人从没想过皇上只是藏身在密室中,当然,我娘亲的设计也没有那么简单,不先破障眼法,也不能找到密室入口。”

  凤妃眼底的异彩更加强烈,邪器随即一声朗喝:“天地正法,须弥万化,现!”

  在凤妃充满期待与崇拜的目光笼罩下,金銮大殿内,虚空好似湖面荡漾般,层层水纹浮动不休。

  两个眨眼后,密室通道入口毫不意外的出现了。

  张阳不敢再继续耍帅,神色一正,沉声道:“凤妃娘娘,你守在这里,一有动静立刻叫一声,我很快就会带皇帝出来。”

  凤妃在无形中也紧张起来,紧咬着下唇,用力点了点头,还示意张阳快一点进去。

  张阳俯身冲入密室通道,他很快就看到密门,伸手推门的一刻,后颈汗毛突然一竖,无端生出一股冷意:咦,皇帝老儿不会又玩失踪吧?修他老母的!

  门打开了,坏运气并没有追上张阳那如虚似幻的身影,奢华的空间内正躺着一个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,形貌与张阳记忆中的皇帝一模一样。"百度搜索藏家小说"

  “你……你是何人?”

  皇帝翻身坐起,先是惊吓得两手抖,随即用力坐正身子,怒斥道:“大胆,见了朕,还不下跪!”

  张阳愣了一下,随即一边在心中比出中指,一边作势跪下去,膝盖还未沾地,又自然地弹起来。

  “臣张阳见过圣上,臣乃正国公之四子,奉娘亲护国公主之命前来救驾。”

  “啊,你是长公主的儿子,就是朕那个废物外甥张四郎?”

  张家四少爷的名声还真不小,都快赶上护国公主,竟然连亲戚多得数都数不清的皇帝也记得!

  也许是身处危难,也许是刘采依的原因,皇上一时失言后,竟然道歉道:“是朕失言了,四郎切勿记在心上。护国公主今在何处,是否已诛杀逆贼王莽?”

  什么事也不做,坐等忠臣良将送上大礼,这就是历代皇帝最拿手的绝活,汉平帝绝对是这其中的佼佼者。

  张阳微俯的身躯猛然挺直,在心情不爽之下,故意用市井口吻,道:“回皇上,王莽那狗东西还活蹦乱跳,我娘在城外,她叫我来救你出城。你安全了,铁家军才敢进攻,不然总像娘儿们一样打得没力气。”

  兴许皇帝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粗鄙的话语,一时之间竟然露出欢喜的表情。

  张阳可没有心情再啰嗦下去,小小戏弄皇帝一下后,他又急切地道:“皇上,请随臣离开皇宫,再不走,邪门妖人很快就会追上来。”

  “好、好,立刻摆驾!”

  皇帝自行跳起来,在逃命一刻,所谓真龙天子与市井百姓并没有两样,一边逃,一边担忧地问道:“四郎,外面有多少人前来护驾,有把握杀出城吗?”

  “回陛下,外面只有臣妾一人。”

  凤妃的声音突然在通道内响起,张阳一脸惊讶地抬头望去,而汉平帝一听到那声音,瞬间面如土色,浑身颤抖,连连后退。

  同一时间,城外,两军阵前。

  “咚!”

  一声鼓响,三千名铁骑冲入天狼大阵,兵锋最强处正是一干正道修真者。

  战火又开始了!而且比以往猛烈许多。

  火狼真人原本还有几分悠闲,直到刘采依的大旗在先锋军中出现,身躯才陡然弹起来。

  真正的决战来临了,来得猛烈而又突兀!

  刘采依令旗一挥,天狼阵一角,片刻就被铁蹄踏平,叛军与邪门弟子的尸体躺满一地,许多人连眼睛都来不及眨,一下子就被死神抱入怀中。

  “啊,那不是铁家军,是护国公主的飞云铁骑!”

  一个资历很老的叛军将领一声尖叫,随即扔下武器,抱着头转身就逃。

  邪门三宗的弟子当然不是俗世兵将可比,但听到“飞云铁骑”的名号,他们的脸色也沉了三分。

  城门楼上,火狼真人身躯一颤,下意识喃喃自语道:“好一个刘采依,竟然训练出这么一支人马,已经可以在修真界开宗立派了!”

  刹那震撼过后,火狼真人眉毛一掀,狼性爆,厉声叱喝道:“变阵,迎敌!逃跑者,斩!”

  混乱的杀场不乏聪明之人,小玲珑无疑就是聪明人中的聪明人,“飞云铁骑”还未亮出旗号,她已嗅到危险的气息,抢先一步悄悄退到安全之地。《藏家,最好的》

  片刻后,火雷真人一身狼狈地来到小玲珑的面前,眼带惊悸地道:“玲珑姑娘,情势不妙,咱们逃还是不逃?”,小玲珑急转动眼珠,皱眉问道,“巨狼在不在阵中?”

  火雷真人下意识抖了抖铁臂,以恭敬的语调低声道:“你猜得真准,巨狼果然不在天狼山镇守的阵脚,看来他又去对付张小儿了。”

  小玲珑眉毛一挑,竟然有点兴奋地追问道:“那你有没有照我的吩咐,把这情况传给血月玉女知道?”

  “传了,可不见血月洞天有动静。”

  4“他们不动,那本姑娘就亲自动手。走,随我去皇宫,教训巨狼那条蠢狗。”

  火雷真人一听要与巨狼真人正面生冲突,不禁露出一丝惧意,但在小玲珑眼角冷光的扫视下,他立刻咬牙跟上去,同时小心地问道:“玲珑姑娘,你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大力气帮助张……四郎?”

  “咯咯……本姑娘要他爱上我,而且是死心塌地、毫无戒备的那一种。”

  洛阳城,一座普通的宅院内。

  血月玉女倏地站起来,英姿飒爽地道:“不行,不能看着张阳死在巨狼手上,那是六道圣君给我的任务。”

  “回来!”

  一道太虚结界封住厅门,血月老祖一甩袍袖,严厉斥责道:“老夫已经答应火狼的请求,不再干涉天狼山的行动,你们谁也不许出去搅和。”

  血月玉女原地回身,如雕塑般精美的玉脸上一片凝重,道:“祖师,邪器的生死至关重要,咱们若是任其自生自灭,又如何向六道圣君交代?”

  “哼,我血月洞天行事为什么要向六道交代?老夫当年与他可是平起平坐!”

  不甘心的怨气泄过后,血月老祖神色一缓,柔声开解门下资质最优秀的弟子,道:“琼娘,如今正道各宗都已到达,如果我等还与天狼山为敌,传出去,我们就是圣门叛逆、正道的走狗,难道你想那样吗?”

  “这……弟子明白了。”

  天下大势非一人之力能够左右,血月老袓的话语未尝没有道理,血月玉女一声长叹,沉重地走向厅门。

  “琼娘,你还要违抗祖师的命令吗?”

  两个血月洞天弟子横剑拦住琼娘,谁都不想因为一个张阳引来宗派大祸。

  “祖师,弟子先行回山了!”

  血月玉女轻轻一晃,从两个同门弟子迟疑的剑锋下悠然飘过,那玄妙的身法令同门弟子大为羡慕,而血月老祖则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皇宫,密室通道内。

  “凤……凤妃,你、你……你这奸贼!”

  皇帝说到第二个“你”字时,手指已指向张阳,在过度惊恐下,他突然张开龙口,像狗似的咬向张阳的手臂。

  “砰!”

  的一声,张阳毫不客气的一脚踹昏皇帝,随即双目精光一闪,他看着凤妃,冷声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  “咯咯……”

  凤妃笑了,一直在张阳面前楚楚可怜的女人笑了,笑得放浪而又阴险:“本宫可是货真价实的凤妃,张公子,你要不要帮本宫验身呀?”

  “是你策划这次叛乱?”

  一道灵光照亮张阳的心海,他呼吸一重,忍不住脱口而出道:“原来你就是被妖灵附体的宿主!”

  “妖灵?你是说蔷薇大仙吗?咯咯……张阳,你算是说对了,有大仙在,本宫还有什么办不到,本宫坐定皇后凤位了!”

  痴迷的语调中途一顿,凤妃微耸的颧骨剧烈一抖,咬牙切齿地道:“哼,皇后那贱人一直压在本宫头上,这次看她还怎么斗?咯咯……小莽儿,出来吧!”

  “爱姬,本王来了!”

  王莽应声出现,靡地搂住凤妃的身子,然后又以卑下的姿势亲吻着她的手背。

  张阳看着舌头长长的“小莽儿”,五官扭曲得比昏迷的皇帝还厉害,可在他的记忆中,王莽可是一代枭雄,现在却像一个病态的被虐狂。

  修他老母的!这历史也扭曲得太恐怖、太恶心啦!邪器脸色急白,胃里一阵翻江倒海。

  凤妃还以为张阳怕了,更加得意地道:“为了让你引路找到这昏君,本宫可是煞费苦心,今日终于可以正式向你道谢了。”

  气息大变的凤妃身子如蛇般微晃,手指在王莽的脸上滑动,命令道:“小莽儿,去抓住昏君,只要有他在手上,那些自命忠臣的蠢货肯定会任凭我们摆布。”

  “爱姬,这天下很快就是我们的了,嘎嘎……”

  王莽用力咬住凤妃的,咬得鲜血奔流,而凤妃则出一声欢鸣!

  如果不是杀气逼来,张阳还真不想打断这一对疯狂男女的虐大戏,他的目光从王莽与凤妃的身旁飞过,射向通道尽头。

  “巨狼,既然来了就出来吧,本少爷今天没有带骨头来!”

  “张小儿,你会有骨头的,本座要把你全身的每一根骨头一一拆下来!”

  巨狼真人如铁塔般的身躯傲然出现,他越是痛恨张阳,就越是耐心谨慎,在一步步逼近张阳的同时,本命法器上已是真火飞腾。

  此处无疑是一个封闭空间,绝对难以轻松逃走,张阳心神顿时沉重许多,他略一思索,一个飞身站在皇帝身边。

  “王莽,你替我挡住巨狼!”

  命令式的口吻在密室内余音回荡,王莽三人神色迷惑,怪异地看着理直气壮的张阳。

  “张小儿,休想装神弄鬼,本王要为女儿报仇!拆你的骨,喝你的血!”

  当啷一声,王莽的法剑离鞘而出,虽然比不上巨狼真人的气势,但绝对也是高手。

  张阳可没有疯,清俊的脸颊突然浮现怪笑,剑光一闪,照亮皇帝的脖子。

  “王莽,你不是很想当皇帝吗?我帮你宰这旧皇帝,你就可以当新皇帝了!”

  活着的皇帝可以要挟各方诸侯,死了的皇帝只能燃起万丈怒火,等于是无价之宝变成绝命毒药。

  王莽瞬间脸色大变,凤妃则不屑而凶恨地道:“张四郎,你这点伎俩也敢在本宫面前丢人现眼?本宫最讨厌人家吓唬了!哼,巨狼真人,杀了他!”

  巨狼真人本已不耐烦,狼头杵一振,如闪电般的轰鸣声在通道内滚动不休。

  同一刹那,张阳的笑容更加灿烂,眼角斜挑着敌人,剑光则不慢反快,毫不迟疑地斩向皇帝的脖子。

  紧张的气息令心跳静止,时光在这刹那千百倍延长。

  凤妃三人紧盯着张阳的剑刃,不屑的冷笑飞消失:近了!更近了!啊!不好,这家伙真的疯了,原来他也是一个叛臣贼子!

  在剑刃割破皇帝脖子的刹那,凤妃急忙惊声尖叫:“张四郎,停手!”

  张阳停手了,上古宝剑上“龙血”已经急奔流,虽然并未伤着皇帝的大动脉,但只要这样持续一会儿,无价之宝依然会变成绝命毒药。

  王莽真的慌了,以不敢置信的目光瞪着比他还反叛的张阳,怒声道:“张小儿,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

  张阳是真的不在乎皇帝的死活,神色一冷,反过来威胁道:“你杀了巨狼,我就送你皇帝老儿。”

  “王八蛋、狗杂碎,吼!”

  邪门修真者的怒火完全爆,他抡起狼头杵,恶狠狠地砸向无处闪躲的张阳。

  狂风一卷,刹那间,密室内所有人都急闪动,乱成一团。

  昏迷的皇帝先动了,被张阳一脚踢飞起来,有如石头般迎向巨狼真人的太虚法器。王莽与凤妃顿时吓得面如土色,他们一个飞身扑向皇帝,一个则扑向巨狼真人,为了追逐权势顶端的梦想,他们连生命都豁出去了!

  尤其是凤妃,手无缚鸡之力的她气势比王莽还强,厉声咒骂道:“巨狼,你敢坏本宫大事?”

  巨狼真人如若不收狼头杵,皇帝与凤妃必将同时化为碎肉,在生死瞬间,巨狼真人怒恨交加,五官扭曲,但还是怒吼着收回本命法器。

  狂风呼啸回卷,王莽及时接住皇帝,张阳则从王莽身边疾射而过,他一声朗喝,令密室空间更加混乱不堪。

  “刺剑势一”就见上古宝剑彷如流星般,趁着巨狼真人被迫收力的机会,张阳一剑飞出,直刺他的咽喉。

  玄妙的剑诀搅碎虚无空间,吃过一次大亏的巨狼真人身子一紧,听到大喝声的刹那,他本能地挥杵挡住他自己的上三路。

  剑与杵如闪电般相遇,没有出金铁交鸣的撞击声,只响起刺耳的摩擦声。

  上古法剑贴着狼头杵飞过,在火花四射中,张阳顺着剑势从巨狼真人的鼻尖前飞跃而去,留下得意的讥笑声。

  “巨狼,不要放过张小儿,快杀了他!”

  情势一变,凤妃立刻催促巨狼真人追杀,王莽则急忙止住皇帝伤口的鲜血。

  “他逃不了了!”

  中计的巨狼真人脸上反而没有怒火,先冷冷地扫了碍手碍脚的王莽与凤妃两眼,这才不徐不疾地向出口走去。

  王莽与凤妃互相一望,随即追上去,在走出通道出口时,惊喜立刻掩没他们的双目。

  城外,战场上已是横尸遍地,血流成河。

  战局正倒向刘采依一方,但没有一、两个时辰还不会出现结果。

  刘采依从容地挥舞着令旗,在三千名飞云铁骑的纵横驰骋下,一群正道修真者逐渐沦为配角。

  就在这时,一缕酒香飘过万千头顶,如有生命般飘入刘采依的鼻中,她眼眸微微一动,四大护国长老从容御剑而去,片刻后,他们带着血月玉女急返回。

  “琼姑娘,是否张阳有了危险?”

  “张公子落入王莽的陷阱,性命危在旦夕;奈何琼娘有师命在身,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此消息告诉夫人。琼娘告辞!”

  血月玉女举起血玉酒萌,遥遥敬了刘采依一礼,随即无比洒脱地告辞离去。

  “公主,让我们去救公子吧!”

  一刻钟内破阵?灵梦虽然已很敬佩刘采依,但眼底还是充满怀疑。

  不说风雨楼与怜花宫,单凭天狼山高手守在这天狼阵中,要抵抗一、两个时辰也绝不是问题,除非刘采依还有高手助阵,而且至少是上官云那等元虚修真者!

  念及此处,一元玉女忍不住看向远处苍穹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