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法阵伏击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七章 法阵伏击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七章 法阵伏击

  黎明的光华刺破天际,钻入春色犹存的靡空间。【藏家】

  “呀!”

  一声尖叫突然撕裂清晨的静谱,张阳与宁芷韵同时惊醒过来。

  两人身子一动,立刻传来异样的触感,宁芷韵玉脸一红,又羞又窘地白了张阳一眼,道:“四郎,你还不……拔出去。”

  一夜美梦过去,张阳的竟然还留在宁芷韵的花径内,而男人清晨本就一柱擎天,这么一番动作,又自动胀大几分。

  张阳缓缓将硕大的往外抽离,好不容易要全根退出,却因为宁芷韵的一声娇羞呻吟,令他禁不住耸身而上,“噗!”

  的一声,拉开清晨缠绵的序幕。

  一番灵欲交融后,张阳抱着宁芷韵那瘫软如泥的丰盈玉体,心满意足地道:“好姐姐,你也做了恶梦吗?”

  “嗯,做了一个好奇怪的噩梦!”

  宁芷韵趴在张阳那还算结实的胸膛上,幸福与羞涩的光华在她周身悠然盘旋,轻声道:“我梦到芷纤,她像仙女一样在天上飞,然后突然栽了下来,抱着头……”

  “大声惨叫,接着变成另一个人,是不是这样?”

  张阳突然接过宁芷韵的话头,以怪异的声调补充道:“我也做了一模一样的恶梦,还梦到她要杀我。”

  “是呀,我就是梦见芷纤要杀你,所以才吓得尖叫出声,怎么会这样?”

  也许是坠入爱河的女人都会变傻,此时成熟端庄的宁芷韵竟好像小姑娘般慌得手足无措,玉脸白,道:“四郎,这会不会是什么预兆?还是我们这样……触怒了老天?”

  “好姐姐,这只是个梦,你不用担心。我喜欢你,你喜欢我,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在一起有什么错?”

  张阳重重地抓住宁芷韵的香肩,随即声调一重,双目闪闪光,豪情万丈道:“嫂嫂,我誓,从现在起,绝不让任何人伤害你、欺负你,就算是老天爷,我也要与祂拼命!”

  “四郎,不要说不吉利的话,我不怕了。”

  宁芷韵柔美一笑,幸福再次浮上脸颊。

  平静的一天很快过去,正当张阳以为那只是一个巧合时,叔嫂两人又一次同时从恶梦中惊醒。

  张阳眼眸一沉,思绪如光般转动起来。

  在困惑之下,张阳不等天色大明,就去用力敲响乾坤老人的房门,然后以最简洁的方式、最快的度说出这件怪事。

  “老头,是有人用道术捣鬼,还是我梦到不祥之兆?”

  “呵呵……你其实已经猜到答案了。”

  惊喜从乾坤老人眼中一闪而过,他整理一下思绪,这才不疾不徐地道:“妖灵附体,选择的宿主总有一点相通之处,恶情苟药生前就精于医道,所以才会找上神医世家出身的令嫂。”

  事关己身,张阳的智慧高运转,从乾坤老人突兀的解释中,他已明白一切,急声道:“老头,你是说,妖灵逃出我嫂嫂体内后,又找上医术更好的宁芷纤!修他老母的!”

  “对,正是这样。”

  乾坤老人喝了一口清茶,随即为张阳讲解道:“这些日子,老夫仔细研究了一下,现只要灵力未达大虚境界,就有被妖灵附体的可能,而且即使是大虚破天高手,如果内心出现强烈的负面情绪,同样可能被妖灵抓住破绽。”

  “老头,你什么都说“可能”,还真像个算命先生呀,嘿嘿……”

  “呵呵,邪器、妖灵都是前所未有的现象,老夫也只能瞎蒙了。“藏家””

  奇妙的和谐感从一老一少心中升起,张阳咧嘴一笑,问出最后一个疑问:“那我与嫂嫂为什么会同时做这梦呢?”

  “你嫂嫂曾是宿主,妖灵身上还带有她的灵魂气息,你们加起来就有如镇魂炼的功效,说不定以后都可以用这办法搜寻妖灵的踪迹。”

  张阳点了点头,突然想起第一次看到宇文烟时的幻觉,他脑子一转,又强自将那荒唐的念头压下去,他可不想把恩人拖下水。

  对工作很不热心的张阳翻了翻白眼,随即叹息道:“唉,看来又要继续当贼了,我还想逃走呢!”

  “张小子,你说对了,不仅要继续当贼,而且还要更卖力,晚了的话,妖灵一旦重生,另一个美人必会魂飞魄散。”

  “知道了,我暂时不会逃跑了,咱们快离开这里吧!反正宇文烟也说了,外人绝对学不会戏水诀,我看她不像在撒谎。”

  张阳来此只为救治宁芷韵,但乾坤老人的要求自然不只于此。

  乾坤老人神秘笑道:“宇文烟没说错,外人肯定学不会,只有“内人”才有机会,哈哈……张小子,老夫有点小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  天空风云飘动,邪器小组突然离开鸳鸯湖。

  张阳懒洋洋地坐在飞天马车内,在完美与柔媚嫂嫂的陪伴下,他斜着眼睛望着几个当车夫的大人物。

  金光脸色阴沉,水莲暗咬朱唇,幸亏剑匠任劳任怨,闷不吭声地抓住车辕,“飕!”

  的一声破空而起。

  启程一刻的尴尬过后,邪器小组人员二御剑升空,除了原先的人外,还多了两个人一丘平之与宇文烟。

  丘平之是主动跟随,宇文烟则是一元玉女利用丘平之逼迫而来,两人的加入令这特别的队伍又多了两种色彩。

  盗月婆婆凌空一顿,望着永远一脸神秘的乾坤老人笑骂道:“你这老家伙的葫芦里又卖什么药,为什么叫巧匠提前出?”

  “我们此去的路上必会经过万劫崖,崖下有一座万劫古阵,虽然是残阵,但威力还是很强大,老夫有点担心,所以派他去查看,呵呵。”

  盗月婆婆老眼一翻,一脸怀疑道:“你这老家伙会这么简单?我可警告你,张小子可是一件宝贝,你要是弄坏,老婆子绝对不会对你客气的。”

  马车内,张阳高举着一只小布袋左看右看,上瞧下瞧,最后还用手撕了好几下,末了,既郁闷又羡慕地叹息道:“这玩意儿真诡异,这么小,竟然能装那么多东西。”

  “主人,那是须弥袋,不会道术也能使用,咯咯……那可是个好东西,乾坤老人还真是大方。”

  清音大大地夸赞乾坤老人一番,而宁芷韵虽然不懂道术,但心思却更加细腻,有点担忧地道:“四郎,那老神仙给你这宝贝,是不是此行很危险呀?”

  “好姐姐,放心吧!老头的算计很厉害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张阳心窝一暖,拥着宁芷韵,解释道:“老头为了让宇文烟教我全部的戏水诀,在一个叫什么万劫崖的地方设了个埋伏,准备制造一次假事故,让我英雄救美,顺便把那讨厌的丘平之赶走。”,叔嫂两人深情依偎,而突然清音趴在车窗前,欢呼道:“主人,你看,轮到水莲居士拖车了。”

  “是吗,那咱们开始吧,嘿嘿……”

  “啊,四郎、小音,你……你们,不要……”

  完美主动掀起长裙,内里竟然没有穿中衣,张阳的大手立刻抓住清音那诱人的,宁芷韵本想阻止,不料却被张阳大手一带,把她也卷入羞人的波浪中。

  马车外,水莲一声闷哼,羞怒交加,虽然她已下意识有所准备,但还是抑制不住脸颊迅变红。

  可恶,太可恶啦!总有一天要把这臭小子给阉啦!啊,怎么会想到那种事上面,唔!水莲芳心一颤,拉车的丝带又如波浪般起伏不休。"百度搜索藏家小说

  修真之地,邪门之界。

  风雨大殿内,一只幻鸟如闪电般落在风雨楼主手上。

  片刻后,风雨楼主眼露杀气,怪笑道:“好消息,一元玉女等人已经离开鸳鸯湖,正往西北方向前进。”

  “那正好,我们也可以提前行动。”

  七星宫主冷蝶立身而起,已经修复的七星彩裙顿然星光闪烁,道:“两位道兄,我知道有一处天然妙境,能助我等一击成功!”

  “哦,什么地方?那一元玉女手下可有两个老怪物。”

  怜花公子涂满脂粉的面容浮现着一丝担忧,毕竟乾坤老人与盗月婆婆的名头绝对不小。

  冷蝶那张冷若冰霜的玉脸闪过自信的微笑,缓缓说出三个字:“万、劫、崖!”

  同一时间,邪门六道之一的吸尘谷。

  小玲珑围着妙姬团团飞舞,第无数次地追问道:“师父,你真不出谷吗?再不出手,张阳就被风雨楼的人杀死了。”

  “不出,你也不许偷溜,乖乖闭关练功,时机一到,为师自会带你出谷。”

  “可是六道圣君不是下令了吗?要我们阻挠风雨楼的行动。”

  小玲珑天性好动,早已想到红尘去闹个天翻地覆,偏偏妙姬这次却下了少有的决心。

  妙姬脸色一沉,斥责道:“小丫头,你懂什么?张阳如今身边高手如云,人强马壮,哪轮得到我们帮助?要想让他感激我们,就要等待,等到他落入险境,就是我们出手的时机。”

  “徒儿明白了,师父这是坐山观虎斗,也叫渔翁得利,咯咯……师父真是狡猾,徒儿佩服。”

  “咯咯……既然佩服为师,那就乖乖听话。”

  红纱飘拂,乳浪晃荡,妙姬终于恢复妖娆本性,勾着小玲珑的下巴,没有半点师尊威严地浪笑道:“小玲珑,要不要为师传你吸阳**,再送你几个壮男,享受一番。”

  小玲珑闻言眉飞色舞,妖性绝不在妙姬之下,她半真半假地婉拒道:“师父的神功徒儿当然要学,不过这谷中炉鼎都是师父抓回来的,徒儿喜欢自己动手,咯咯……”

  “你这丫头还是不想与男人上床,对吧?”

  妙姬怎会看不出小丫头的心思?突然感慨万千道:“你就这一点与你娘亲像,不过你比她聪明多了。小丫头,你不想把清音从张阳身边救出来吗?”

  妙姬笑盈盈地看着得意的徒弟。

  小玲珑心中暗自一惊,如瓜子般的小脸依然妖媚,表情自然地道:“师父,你不是已经说,娘亲在张阳身边过得很开心,只要她开心就好,道不道德我可管不着。”

  妖女说妖话,绝对合情合理,妙姬**一抖,师徒两人同声浪笑不休。

  “轰!”

  一声巨响,马车被水莲重重砸进大地。

  这已是邪器小组出的第五日,不知是巧合还是一元玉女故意的安排,每次落地休息前,总是水莲在控制马车,而众人总会听到这狂躁的“停车”声。

  张阳对此没有半点怒气,反而与清音搂搂抱抱,故意从水莲身边走过,唯有宁芷韵难以抹去羞涩,一边整理被弄乱的衣裙,一边下定决心,整晚躲在车内绝不出去。

  邪器小组各怀心思,分几处休息。

  与此同时,修真界有名的凶险之地一万劫崖上,巧匠把最后一张灵符打入山顶,然后呼出一口气。

  虽然巧匠足以称得上是阵法大师,但要完成乾坤老人的交代还是颇费一番心力。看着在地表上蔓延游走的上百道灵光,巧匠的大红脸难得露出微笑的表情。

  “道兄的设计果然鬼斧神工,让人佩服呀!”

  一道幻影在十丈外凭空出现,以特别的步伐行走在巧匠布下的机关阵法中。

  “你是风雨楼的邪道一勾命!”

  巧匠的红脸一沉,毫不迟疑地一掌打向地面。

  电光石火间,又一道幻影横空飞来,在阵法即将被动的刹那,挡住巧匠的灵力。

  幻影一定,只见风雨楼主那瘦小枯干的身影凌空悬立,太虚辟地境界的气势有如一座大山般霸道地压向巧匠。

  不待巧匠有所应变,勾命已抢先站在机关抠纽处,沉声道:“巧匠道兄,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已无路可逃,何不加入风雨楼,你我共同钻研上古阵法?”

  巧匠眼睛微闭,灵力感应到四周有群高手的气息,他望着勾命,表情木讷但无比坚定地道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  话语声中,巧匠突然整个人急收缩,就仿佛融化的冰块般,转眼间,原地只剩下一件宽大的外袍。

  “五行遁术!哪里逃?”

  勾命身子一蹲,一掌拍在地上,而风雨楼主掌心法诀一转,灵力化作一把短矛,以雷霆万钧之势,山顶的一块岩石中。

  那岩石瞬间炸成千百块碎片,在满天烟尘中,只见巧匠脚踏飞剑,冲天而起。

  “咯咯……投怀送抱呀!可惜长得有点丑。”

  怜花公子早已在半中空等待,他的笑声虽然让正常人反胃,但太虚凡境界的灵力却货真价实,他身后还有七星宫主冷识的身影。

  虚空一声炸响,勾命不忍地叹息一声。

  只见巧匠在惨叫声中被抛飞几十丈,最后有如一块顽石般坠下万劫崖。

  三大邪门宗主在崖边并肩而立,曹孟皱着眉头,叹息道:“能在你们手中抵抗三招,此人在正道的名气不大,修为却如此不凡,死了真是可惜呀!”

  怜花公子扭着身子,尖声道:“正道的伪君子死一个算一个,就怕他没死透,走漏风声就麻烦了。”

  冷蝶无喜无悲,第一个收回眺望崖底烟云的目光,很肯定道:“下面就是万劫阵,伤不了太虚高手,怜花道兄若是不放心,可以下去找一找。”

  “人家可不想冒险,咯咯……还是尽快布下陷阱,送一元玉女那小贱人一个大礼。”

  这时,勾命俯身禀报道:“启禀楼主,巧匠留下的阵法正好可以利用,只要加入百道霹雳符,威力将强上十倍,属下有信心在片刻间令所有人形神俱灭!”

  “包括盗月老太婆与乾坤老儿吗?”

  “回楼主,就是一元老儿也很难全身而退!”

  勾命的回应,让风雨楼主顿然仰天大笑:“哈哈……真是天助我也,若能诛杀一元玉女,邪门各派必会闻风而来,共兴大业!”

  一会儿,张阳乘坐的“飞车”如愿出现。

  张阳探头往下一看,就见有一半是有如海浪一般的黑云,一半是陡峭险峻的山峰,即使隔着百丈距离,一股煞气依然钻入他体内,心想:万劫崖果然名不虚张阳心神一惊,突然对乾坤老人的算计有点担心。

  丘平之也心惊于万劫阵的可怕,但在一元玉女面前,他自是潇洒无惧的表情,而且主动说道:“梦仙子,小生先行一步,为仙子扫尘。”

  “多谢丘兄关爱,劳烦你了。”

  一个“你”字从灵梦口中飘出,令丘平之刹那间欢喜得浑身骨头酥,随即驱动飞剑,抢在所有人前面落向万劫崖山顶。

  山顶暗处,以风雨楼为主的邪门人马呼吸一紧,许多兵器上顿时射出灵力光芒。

  风雨楼主那枯干的身躯开始膨胀,厉声命令道:“全给本座沉住气,十丈内才是阵法威力最强的范围,准备好,绝不能放走任何一人!”

  此时,丘平之不知死活地加飞行,而张阳的飞车也开始下降,邪器小组距山顶还有一百丈、九十丈……五十丈、四十丈……

  “轰!”

  一声突然提前响起,一道高大的人影从崖边飞上半空中,两手不断扔出灵符的同时,他扬声大吼道一,“快撤,有埋伏!”

  “啊,是巧匠!出事啦!”

  剑匠与巧匠有着深厚的同门情谊,于是他不顾一切地急冲而下,而金光闻言则大惊后退。

  巧匠大喊的同时,一元玉女与盗月婆婆不约而同地抓住马车,二话不说地飞后退,紧张之际,就连飞剑转身的时间也不敢耽搁。

  事出突然,水莲没有收回水袖的时间,于是她在无意间沾到张阳的光,搭上顺风车。

  “动手!”

  风雨楼主仰天大吼,刹那间,上百个邪门高手凭空出现,随即上百件法器狠狠砸向山顶地面。

  “轰隆隆……”

  符咒、法器好似现代手榴弹般猛烈了!在如闷雷般的轰鸣声中,法阵的光芒充斥在山顶间,陡峭的山峰猛然一抖,紧接着整座山头腾空而起,撞向猝不及防的邪器小组。

  下一刹那,飞上天空的山头了,不是炸成碎块,而是化为厅粉,亿万颗沙砾如龙卷风般撕裂虚空。

  “啊!啊!”

  两声的惊叫被声掩盖,丘平之与剑匠虽然没有进入法阵中心,但两人连挣扎也没有,就被卷进狂风中。

  “丘郎!”

  宇文烟因为心情郁闷,一直在队伍最后面,幸运地躲过灭顶之灾,但她却自己冲向死神的怀抱。

  马车退得很快,加上又有一元玉女三大高手保护,然而在第一重狂风过后,车厢顷刻间四分五裂。

  第二重法阵力量扑来,一元玉女、盗月婆婆与乾坤老人咬牙上前,三道太虚灵力合在一起,虽然法罩的威力世间罕有,但也只坚持十几秒钟,三人随即就被“吹”到百丈外。

  与此同时,张阳三人与马车碎片一起直线下坠,清音惊叫着扑向张阳,张阳却把怀中的宁芷韵扔过去,无比坚定地道:“保护嫂嫂,别管我!”

  “四郎!”

  宁芷韵与清音都不想离开张阳,可惜一团乱流袭来,把她们吹向天空,而张阳则加砸向地面。

  张阳转眼就看到地上的巨石,忍不住头皮麻,想到西瓜爆裂的画面。

  “咚!”

  心跳声在张阳耳内回荡,他的头顶在距离石头一尺不到的地方,突兀地停了下来。

  在危急时刻,水莲的法器丝带缠住张阳的脚踝,接着她手腕一收,本想把张阳扯上半空中,不料有股如刀刃般的乱流飞过,丝带随即断为两截,而张阳则“飕!”

  的一声,顺着抛荡的轨迹落下万劫崖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