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道尊千金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一章 道尊千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章 道尊千金

  这时,金光与水莲还有沉默的巧匠也走过来。9g-ia.

  金光略一犹豫,还是微微俯身,沉声道:“金光愿追随仙子返回一元圣山,再商大计。”

  “唉,金道兄,你的好意心领了!散了吧,灵梦太自大了!”一元玉女素衣飘动,玉手一摊,掌心凭空出现一只药瓶,道:“道兄,这是灵梦答应的谢礼,请务必收下,服食此丹后闭关一个月,你定能进入太虚凡境界。”

  “多谢仙子!”金光神色大喜,手指微颤地接过一元山的练功宝丹,然后看也不看张阳一眼,随即腾空而起。

  水莲先对一元玉女施礼,然后对宁芷韵几女笑了笑,最后悄然瞥了张阳一眼,这才放出飞剑。

  “水莲居士,再见。”张阳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,挥手道别时竟然还挤了挤眼角。

  “飕!”的一声,水莲玉脸飞霞,又羞又气,还有点心慌意乱,暧昧的气息刹那浮现,令水莲急忙稳住飞剑,迅远离那令她越来越“害怕”的邪器少年。

  “梦仙子,巧匠不想中途放弃,在下会在俗世继续盘桓,等仙子再次出山,告辞!”巧匠的话简单明白,甚至在临走之际,第一次对张阳点头一笑,然后如水般沉入地面。

  散啦,邪器小组就这样散了?张阳感慨长叹,看着与四周万物格格不入的灵梦,突兀道:“梦仙子,你还真是个大小姐呀!自以为是、心高气傲、眼高手低、好高骛远!”

  落井下石的贬义成语一直冒出来,最后张阳还穷追猛打,沉声问道:“你说,我骂得对不对?”

  “你……张阳,不要太过分了!”

  烟波已失去飘逸,一元玉女的怒火第一次那么软弱而无力。

  张阳随意一笑,厚脸皮地挨着一元玉女坐下来,讥讽道:“遇到强敌就要逃回家,上官云还真是没有骂错你,真像一个回家告状的鼻涕虫。”

  堂堂一元玉女被比作鼻涕虫,令灵梦的秀陡然升空而起,最后竟失控大骂道:“张阳,你这好色无耻、胆小记仇、狡猾卑鄙的家伙,有什么资格批评我?要不是你一次次阳奉阴违,与我对着干,我会遇到这种麻烦吗?混蛋!”

  仙子原来也会泼妇骂街,而且还骂得酣畅淋漓!

  “呵呵,还不服气呀?那好,咱们去市集走一走,让我看看你这救世玉女到底有多合格!”

  张阳哂然向前,而一元玉女看着他那自信的背影,美眸一颤,竟不由自主跟上去。

  “主人想干嘛?与这坏女人斗法吗?”

  清音看得一头雾水,宇文烟虽然对张阳充满崇拜,但也一知半解,道:“老公可能在攻击灵梦的内心,想不到她也会被骂得服服贴贴!嘻嘻……”

  “四郎这是在刺激灵梦的斗志。”宁芷韵对张阳非常了解,随即又因宁芷纤之事长叹一声。

  在去市集的路上,张阳头也不回地随口问道:“灵梦,大概一元山从小就教你什么斩妖除魔、拯救世界、匡扶万民之类的大道理,对吧?”

  “斩妖除魔,那有错吗?”

  “没有错!不过……”张阳抬头望着天,越时代的话语脱口而出:“你认口为靠打打杀杀,天下就能安定吗?既然说是为了黎民百姓,那你告诉我老百姓要的是什么?对你们这些‘神仙’的崇拜吗?”

  “这……你这是歪理,那你说说看百姓要什么?”

  “走快一点,你很快就能看到一元山没有教你的东西。”

  张阳加快脚步,向映入眼帘的市集走去。

  一元玉女一愣,能感觉到张阳不仅有自信,而且浑身散着神秘的气息,是她从未在任何人身上见过的这世界独一无二的气息,不由得心想:难道这区区市井,真有连一元祖师都不懂的东西?

  行走在市集中,张阳不再嘲讽,反而带着亲切的欢笑,不停拿着各种货物如炫耀般的在一元玉女眼前晃动,还故意与商贩讨价还价,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在远处的宁芷韵三女顿时哭笑不得,一元玉女则机械地跟在张阳后面,有点不适应这环境。

  忙碌的身影、混杂的气息,还有聊天声、吵杂声、欢笑声、哀叹声,人生百态尽在这市集内。

  片刻后,张阳指着一个断腿的乞丐,以怪异的语气道:“你看,这人的双腿都断了,一只手也有问题,还爬着在找吃的,真可怜!灵梦,要不你劝劝他,让他自杀好了,何苦这么艰难地活着呢?”

  灵梦仿佛没有听到张阳的话,兀自环望着四周,看了一遍、两遍、三遍……

  突然她唇角微微一弯,浮现一抹昔日的——不,比以往多了几分红尘味、多了几许真诚的微笑,接着她走到那乞丐面前,放下一大叠银票,令乞丐不由得睁大眼睛,完全不敢置信。

  张阳的唇角弯出得意的弧度,道:“嗯,辛苦没有白费,这女人还算有救。咦,那钱袋怎么有点眼熟?啊!”说着,张阳摸着空空如也的腰包,愁眉苦脸地道:“太过分了,你是一元玉女,怎么能当小偷呢?”

  “这不是张兄教导灵梦的吗?咯咯……张兄不会只懂说,不懂做吧?”

  这时,一个念头在张阳的脑海中如闪电般出现:呜……也许我干了一件傻事,这样的一元玉女比以前更加可怕了!

  不待张阳反击,灵梦的素衣在市集间轻盈飘动,玄妙的道法让身人只觉得清风拂面,却没有看到美绝人寰的仙女风姿。

  “张兄,灵梦明白了,油盐柴米才是黎民百姓最关心的事情,他们要的是丰衣足食,不是要斩妖除魔的‘神仙’。”

  “啪!啪!”张阳以鼓掌回应,如释重负地欢欣一笑,道:“仙子救过张阳,如今算是两不相欠,那咱们就各走各的,以后也不用再见了!”

  张阳潇洒离去,而一元玉女只是看着他的背影,并没有阻拦。

  “咯咯……主人,你真是太厉害了!”清音三女欢呼道,并簇拥着张阳。【藏家】

  张阳颇为自得地昂挺胸,看了看天色,道:“芷韵姐,咱们先回宁府。”

  画面一闪,张阳简单地搪塞宁家人的疑问,然后以最为认真的表情,望着他生命中三个女人。

  “小音、小烟,我命令你们带着嫂嫂上京城,我则与幻烟去药神山。”

  张阳的眼神无比坚定,宁芷韵三女的嘴唇动了好几次,但难以反抗自家男人的命令。

  霸道过后,张阳柔声道:“嫂嫂,要对付上官云,就算有再多人也没用,他既然是为了救冷蝶,那我就有办法救出芷纤,相信我!”

  虽然明知道张阳是在安慰她,但宁芷韵还是芳心生暖,柔情万千地道:“四郎,我听你的,我们在京城的正国公府等你。”

  三个美人终于上车离去,清音还仍跟着张阳,而在这关键时刻,宁芷韵充分挥出“大姐”风范,语重心长地道:“小音,不要去。越是在困难的时候,我们就越要让四郎没有后顾之忧,那才是真正对四郎好。”

  完美不懂大道理,但却很听二少奶奶的话,随即放下车帘,与宇文烟忧虑地长叹一声。

  送走宁芷韵三女后,张阳来到宁伯温面前,大略把情况说了一下,最后道:“以芷纤的医道要救人应该没问题,不过为了万一,宁伯伯,你还是安排大家避一下,小侄先去药神山了!”

  吸尘谷。

  妙姬虽然不像横狼一样惨死,但也伤得她元神摇晃,吐血不止,幸好还没~过灵力自愈的程度。

  邪门妇疗伤只有一招——采阳补阴。

  “混账,男人呢?快把男人给我抓来,没有壮的,老的、小的都行!”

  妙姬“疗伤”不到三天,谷中蓄养的炉鼎已经用光,在恼怒之下,她更不讲道理,一干吸尘谷弟子跪在她闭关的山洞外,或是瑟瑟抖,或是脸色青,或是敢怒不敢言。

  “咯咯……师尊,别生气,怒气伤身。徒儿有带好东西回来,可以进来吗?”

  这时,娇美而曼妙的小玲珑意外地出现了。

  “小玲珑,这几天,你又死到哪里去了?哼,带来什么?”

  “回师尊,徒儿这几日出去当了一次小偷,弄到一瓶药神山的百草丹。”

  不待小玲珑说完,妙姬欢声道:“好徒儿,快拿进来。”

  小玲珑那身七彩短裙轻盈飘动,她走到洞门口,对一干同门道:“各位师兄、师姐,你们下去吧!我会尽心服侍师尊。”

  众人闻言,喘了一口气,随即如逃难般迅离去,小玲珑见状,月牙美眸微微一弯,这才进入山洞。

  妙姬满脸红光,接过一只有着药神山标帜的白玉瓶,问道:“徒儿,药神山实力不弱,你是怎么来去自如?”

  “师尊,你在闭关疗伤所以不知道,上官云那老怪物已经把药神山打得七零八落,咯咯……徒儿就算把他们的药库搬光,他们也没有心思理会。”

  “上官老贼是带冷蝶去治病,对吧?”

  妙姬自然猜到原因,不禁欣然点头,随即迫不及待地打开瓶子,然后一口吞光整瓶丹药。

  药神山的镇派之宝百草丹,不仅治伤有奇效,而且还能增强修真灵力,妙姬岂能不狼吞虎咽?

  小玲珑的瓜子脸光华闪烁,再次凑到妙姬面前,恭敬地道:“启禀师尊,徒儿有一件事瞒了师尊许久,就是徒儿曾得六道圣君赐予一本道书,可惜至今仍无法参悟,现在献给师尊,还请师尊宽恕徒儿隐瞒之罪。”

  “哦,什么道书?”

  “就是这本《百川归流**诀》。”

  小玲珑送上道书,令妙姬顿时万般惊喜,百草丹已让她开心不已,而那传说中失传的道书更让她喜上眉梢。

  在这一刹那,妙姬觉得小玲珑是那么的忠心、孝顺、可爱;然而下一刹那,妙姬的微笑突然僵硬起来,竟是一根金针从道书下飞射而出,射入她的体内大。

  “小玲珑,你真大胆!”

  妙姬想动,却现无法动弹,她这才现所谓的“百草丹”其实是化功毒药。

  “师尊,徒儿还有一件事隐瞒你,就是这本书,徒儿已经全部学会。”

  小玲珑露出诡秘的微笑,玉手压在妙姬的头顶上,笑眯眯地道:“百川归流就是要吸你灵力,**诀就是要让你魂飞魄散,永远没有报仇的机会,咯咯……”

  妙姬浑身一颤,怒恨充斥着她的双眸,但她勉强压下怨恨,怀着最后的侥幸,勉强笑道:“小玲珑,为师就是喜欢你的心狠手辣!从今日起,吸尘谷少宗主之位就是你的了!如何?不要犯傻,你若欺师灭祖,一定会遭天下的修真者唾弃,将很难行走在这江湖上。”

  “咯咯……师尊,您这么虚怀若谷,徒儿也越来越喜欢您,不过……”小妖女话锋一转,突然一掌打在妙姬的胸口上,笑脸如花地道:“徒儿还是觉得您死了更好!师尊,您练功过度,暴毙在洞中是很正常的事,对吧?”

  妙姬的唇角流血,小玲珑再凑近妙姬几分,邪魅而得意地道:“至于欺师灭祖嘛,几个月后就是修真斗法大会,徒儿我有了师尊的功力,定能一战成名,到时吸尘谷上下捧我还来不及,谁会计较以前的小事呢?”话音未完,小玲珑另一掌已印在妙姬的丹田要害上,她的掌心好似漩涡般疯狂地吸取着妙姬的灵力。

  “呀!”绝望的惨叫声在石洞内急促回荡,不到一分钟,妙姬已变得鸡皮鹤,枯坐而逝。

  吸足灵力的小玲珑离地而起,秀飞扬,灵力大增的她,那处子少女的娇嫩与邪门功法的妖媚浑然交融在一起,诱惑力已越妙姬。

  嗯,还有一段时间才是修真大会,去哪里玩一玩呢?对了,药神山正乱得一塌糊涂,再去一趟,说不定能浑水摸鱼,弄到真的百草夺天丹,咯咯……

  红尘俗世,幽州宁家。$9g-ia$

  在宁府一干人等的相送下,张阳踏上新的旅途。

  情况如此紧急,可张阳还在宁府“浪费”半天时间,令养伤的幻烟深感疑惑,好奇地问道,“哥哥,这些人无关紧要,你为什么要这么安排?”

  “妹妹,做人很复杂,不只是计算结果那么简单;如果他们出事,我就算把芷纤救出来,她也不会开心。”

  张阳感觉到幻烟仍感到迷惑,他略一沉吟,言简意赅地道:“妹妹,如果你喜欢哥哥,肯定不想哥哥不开心,对吧?”

  “嗯,幻烟喜欢哥哥,愿意与哥哥交配。”

  张阳闻言,冷汗顿时从全身冒出来,纯真的器魂虽然说偏话题,但却看到他心底深处那见不得光的东西。

  邪器少年心虚地朝四处看了看,随即继续讲解“人”的道理:“妹妹,如果你想杀一个人,但杀了那个人却会令哥哥不开心,你还会杀吗?”

  “不会!”幻烟脆声回答,然后又道:“哥哥,你与人类女人交配时,幻烟有股冲动想打跑她们,那如果幻烟把她们打跑,你会不开心吗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一波未完,二波又起,“嫉妒”两字冲到张阳嘴边时,他聪明地及时咽下去,而为了不被问题淹死,他立刻道:“妹妹不用生她们的气,只要想着哥哥是喜欢你的,你就会感到开心。”

  “嗯,是这样呀,幻烟明白了。”受伤的幻烟出虚弱的声音,随即在张阳的脑海中睡着。

  张阳顿时感到如释重负,突然心弦一动,随即向前一望,只见在百丈外的城门口,有一个飘逸动人的仙子盈盈而立。

  前一秒,素衣仙子若隐若现,如梦如幻;后一秒,她回眸一笑,百媚横生。

  “啊,一元玉女,你?”

  “张兄,见到灵梦,觉得很奇怪吗?”一元玉女走到张阳面前,道:“多谢张兄骂醒灵梦,小女子虽然帮不上大忙,但回山前愿送张兄一程。”

  “你要送我去药神山?上官云可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,你还想当斩妖除魔的大英雄?”惊喜在张阳眼底升起,提醒也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。

  “灵梦明白,老百姓需要的不是大英雄,而灵梦也不想当大英雄,只是送张兄一程,不会破坏张兄的大计。”

  一元玉女竟然露出调侃笑意,她真的“进化”了!

  张阳甚至感觉到,一元玉女的灵力在一夜之间突飞猛进,难道这就是修真界传说的顿悟?嗯,如今的灵梦还会逼着他当“贼”吗?

  也许是察觉到张阳心中那乱七八糟的念头,灵梦悠然笑道:“张兄放心,你若不愿意,灵梦以后不会再逼你。”

  世上真有这种好事?呵呵……张阳忍不住喜上眉梢,也不管灵梦所言是真是假,他跳下马,急声道:“那好,快用你的飞剑带我飞行,我正在愁呢!这匹马就算跑到死,也去不了药神山。”

  “咯咯……”一元玉女的笑声比往日少了三分神秘,多了几许欢快,虚空幻影一闪,她握着张阳的手,悠然破空离去。

  张阳在高飞行中,忍不住在内心呻吟道:灵梦的手真是柔软而娇嫩呀!好象没有骨头一样,嘿嘿……她的身子也这么柔若无骨吗?要是能摸一摸可就爽死了!

  药神山,堂堂的正道十山之一,如今仍满目疮痍。

  在那强大到不可抵抗的“客人”镇压下,药神山弟子有如奴隶般,围着山顶忙得满头大汗,个个一脸紧张,惶惶不可终日。

  这时,人类的本性纷纷暴露出来,一部分人坚守心灵,却有一部分人则投向红玉新建立的凤凰堂,甚至仗着上官云的威,开始在药神山作威作福、狐假虎威!

  山腰临近悬崖的一处平台上,一群如花似玉的少女正在研制药草,从她们布满血丝的眼阵中可以看出来,美梦已经与她们隔绝多日。

  一个圆脸少女抵抗不住睡意,打了个瞌睡,随即一条冰雾幻化的鞭子凌空抽来,在圆脸少女身上留下一道火辣辣的鞭痕。

  这情形早已生无数次,其他女人不约而同地身子一颤,噤若寒蝉。

  打人的红玉露出阴冷而蛮横的笑容,她身后的一个跟班上前两步,指着红玉手腕上的法器,耀武扬威地道:“你们看清楚了!那可是凤凰秀士赠给红堂主的‘冰玉环’!在这药神山上,已经没有人是红堂主的对手,你们还是识相点加入凤凰堂,不然有你们好受的!”

  “红玉,好歹你也是药神山弟子,怎么能这样欺负同门?”一个十六、七岁的少女愤然站出来,清秀的玉脸上充满怒意,苗条的身子因为过于激动而微微颤抖着。

  “哟,这不是我们的道尊千金吗?红玉多有失礼,切勿见怪,咯咯……”红玉假装惊讶,在一番做作后,脸色一变,齿缝间蹦出刺耳的声调:“海萍,你还以为现在是以前吗?你还可以仗着你爹作威作福呀?呸,做梦,告诉你,你比她们更讨厌、更下贱!”

  “红玉,我从没做过那种事,不像你这个坏女人,太过分了!”海萍的双眸充斥着怒气,但想到百草真人反复的嘱咐,她勉强地松开拳头。

  “过分,什么叫过分?”海萍极力忍耐,红玉却很不满意,她高耸的颧骨微微一抖,怒道:“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!你爹百草真人已经没用了,就像一块腐朽的木材,而凤凰堂才是药神山的希望,‘新药神山’一定能在本堂主手中扬光大!”

  新药神山?红玉竟然想当道尊!

  瞬间,平台上鸦雀无声,众女原本以为红玉只是一时贪念,没想到她的野心竟然如此大,与她们印象中那个小心眼的红玉已大大不同。

  “红玉,你敢骂我爹,你这大逆不道的贱人!”

  海萍与另外两个美少女终于忍不下去,她们飞跃而起,三把飞剑虽然只有灵虚境界,但暴怒的杀气还是刮起一股狂风。

  另外四、五个少女见状美眸一亮,可惜还来不及一起出剑,反抗已经有如午夜的昙花般一闪即逝。

  红玉几乎没有移动,当海萍的剑气射来时,她手腕上的太虚法器“冰玉环”猛然急旋转,冰雾长鞭如闪电般飞旋出现,一记横扫,在海萍左右的两个少女被打倒在地,而海萍则被打上半空中,惨叫着落下悬崖。

  “小师妹!”众女惊声大叫,无不把红玉恨到骨子里,但却没人敢再挑战这大叛徒。

  红玉的跟班看了崖下一眼,随即小声道:“堂主,这要是被百草夫人柳飞絮知道,怎么办?”

  那跟班不提百草老人,只提百草夫人,眼底甚至还浮现习惯性的敬畏。

  红玉嘴上虽然嚣张,但末了还是道:“你们怕什么?百草老儿夫妻俩活不了几天了,再说,我只是点了那小贱人的道,这点高度摔不死修真者的!”

  药神山山脚的一座树林内。

  一元玉女与张阳并肩而立,轻柔微笑道:“张兄,千里送君,终须一别,灵梦告辞了!张兄切记,不可与上官云硬拼,此人吃软不吃硬。”

  一元玉女轻提莲足,素衣微微飘荡,缓缓消失在张阳的视野中。

  张阳嗅了嗅残留在风中的幽香,随即双目一凝,灵虚之光包裹他的双脚,托道尊干金着他身形腾空而起,豪情万丈地飞向药神山。

  突然,“砰!”的一声,有一物从天而降,砸得张阳头晕眼花,在落地后,他本能地抱着那柔软的“天降之物”,在山坡上滚动起来。

  花叶飞落,烟尘滚动,慌乱之际,响起一声少女的羞叫。

  “啊,放开我!色狼!”

  “喂,是你该放开我吧,我在下面!”在喊冤的同时,张阳又忍不住捏了那少女一下,掌心感受到一团柔腻。

  “你……”海萍的声音已透出泣音,她不是不想动,而是道被点,只能微微扭动着。

  海萍那苗条的身子压在张阳的身上,羞窘交加地挣扎起来,而她这么一动,一根火热而粗大的玩意儿立刻顶在她的上,树林内随即又响起一声尖叫。

  张阳享受着这从天而降的艳福,嘴里却邪恶地埋怨道:“姑娘,你再这样,我可要叫非礼了!你想干什么?救命啦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王八蛋!”海萍的玉脸已红若滴血,羞急到极点,突然她伤势加重,当场吐血昏迷。

  “糟啦,玩过头了!”

  张阳脸色大变,急忙翻身坐起来,从须弥袋内掏出一大堆药瓶,也不管丹药对不对,每样都喂了海萍好几粒。

  这些药是张阳从盗月婆婆那里半哄半骗弄来的,每一样可谓是天材地宝,这么灌下一大堆,虽然浪费,但也成功医治海萍的内伤,令她清醒过来。

  不待海萍再次惊叫,张阳已抢先一步道:“姑娘,刚才是我不好,你要是还生气,就揍我一顿吧!”

  邪器少年假意将脸凑过去,海萍又羞又怒,但拳头却举不起来,她咬了咬下唇,娇嗔道:“你先解开我的道,我原谅你了。”

  “解开道,怎么解?我不会。”

  张阳看着躺在面前的海萍,无辜的神情倒不是假装,但他亮的眼睛却让海萍误会了。

  海萍心弦一紧,吓唬道:“你这坏蛋,本姑娘可是药神山弟子,你要是敢欺一剩道尊千金负我,我娘亲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张阳唇角一抖,差一点笑出声,他一边想:原来是一个没有经历人世险恶的傻丫头,一边话锋一转,一本正经地问道:“你是药神山弟子,那与毒手玉女熟不熟?”

  “你是谁,问宁师姐作什么?”

  “我叫张阳,是她的……好朋友,特地来救她的,我知道上官云那老混蛋正在药神山,对吧?”

  张阳还未说完,海萍已经一声欢叫,打断他的话,紧接着以有点怪异的目光看着张阳,反问道:“你就是阴州的张四郎?那个……奇怪的家伙?”

  “我就是张四郎,呵呵……”张阳笑得非常别扭,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名声这么响亮,连药神山一个女弟子也知道,可惜看这情形,宁芷纤肯定没有说好话,不然这小丫头的目光不会那么古怪。

  两人随即互报姓名,而单纯的海萍自然把张阳视作自己人,愤怒地说起红玉的事,但说到一半,又突然话锋一转:“张四郎,你快解开我的道呀,我带你上山见宁师姐,她正被上官云关在长生堂,被迫救治邪门妖女。”

  “海姑娘,我真的不会解,你告诉我该怎么做!”

  “那……你先用一分灵力拍打我的腰部。”

  因为张阳的大名,令海萍决定相信他,她羞涩地闭上眼睛,扭着那盈盈一握的腰肢。

  “海姑娘,那我就动手了,力道够不够?”

  “哎哟,重……重了,疼……你轻一点。”

  “轻,太轻了,咯咯……好痒呀!”

  草木间,一男一女做着十分正经的事情,但声音却令风云热,天地哀羞。

  “海姑娘,这样行不行?痒不痒?”

  “不……不痒,你就这样……快一点。”

  “不痒的话,那我就再用点力好吗?”

  “好,你……往下一点,位置不对。”

  在让人想入非非的声音中,张阳艰难地解开海萍腰背上的道,然后在海萍羞臊的指引下,他的大手来到她的。

  “海……海姑娘,得……得罪了。”

  “别急,檀中是要害,你拿捏不准力道,不能拍,只能……揉。”当海萍说完这一句话时,她已羞得浑身颤抖,恨不得钻进地洞内。

  海萍的虽然不大,但却挺拔,而随着紧张,在衣裙下微微起伏着。

  张阳忍不住呼吸一热,掌心略带急促地压在海萍的正中间,随即认真地揉动起来。

  一圈、两圈、三圈……张阳的大手不停揉捏着海萍的。

  “唔……”海萍从未想过,她会在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面前,出这么奇怪的呻吟声。

  啊,好热呀,还有点酥痒,怎么会这样?他的灵力好……奇怪呀!在不知不觉中,海萍的双腿纠缠在一起,她第一次感觉到“摩擦”的快乐。

  张阳在无意间看到海萍胸前的两粒凸点,“轰!”的一声,张阳那难得的老实本分不见了,鸳鸯戏水诀的力量在他脑海中疯狂咆哮着。

  “……”海萍的呻吟越来越大声,身子的扭动越来越激烈。

  张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鸳鸯戏水诀的运转越来越顺畅,在他眼中,海萍已变得一丝不挂,正对他出热情的邀请。

  快了!快了……只要再加一把力,这个小美人就会宽衣解带,嘿嘿……

  艳福虽然来得毫无预兆,但张阳丝毫没有犹豫,这么清纯美丽的处子,世间又有哪个男人抵抗得了?

  吃了她,趁着大好机会吃了她!兽性的充斥着张阳的心窝,他鼻尖一耸,已经嗅到处子散出来的幽香,他清楚感觉到他的手手每转一圈,就会胀大一分,连衣裙都不能遮掩那美妙的凸点。

  胀大,胀大,再胀大!突然海萍身子一挺,一道湿痕在她的不断扩大。

  海萍美眸迷离,娇美的身子已经对张阳完全开放,但张阳久等的机会虽然来临了,可张阳却扑了个空,因鸳鸯戏水诀把海萍的催到极点的一刻,同时也打通她阻塞的经脉。

  海萍在这危急时刻跃身而起,躲开张阳的扑击,随即红着脸,羞声道:“张……公子,谢谢你的援手之恩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小事一桩,海姑娘太客气了。”

  邪器少年脸色微红,内心无比后悔,恨不得一拳捶死自己,心想:唉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!

  关系微妙的变化,令海萍忍不住生出一缕扭捏,而且连舌尖的余音也在微微颤抖。

  “张公子,上官云一直守在长生堂门口,除了七星宫的大长老寒霜外,不容许任何人进去,还有,一旦妖女的性命不保,上官云一定会血洗药神山,你有什么好法子吗?”

  张阳苦笑道:“比拼灵力,咱们是自寻死路,要想化解这一劫,重点在冷蝶的身上。”

  “可芷纤师姐即使医术再好,也不可能高过我爹呀!我爹已经断言绝对难以起死回生。”

  “你爹,难道你是百草真人的女儿?我从芷纤那里听过你的名字,说她有个小师妹善良勇敢、聪明活泼、法力高强……”

  其实宁芷纤在好色的情郎面前,并没有提过清纯活泼的小师妹,而张阳为了利用这不知世事的小丫头,随口就说出一大串赞美的话语。

  这时,海萍被张阳夸得眉飞色舞,勇气倍增。

  张阳随即又道:“谁说弟子不能胜过师父?而且我还另有绝招,一定能医好冷蝶。海女侠,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吗?”

  张阳那挺拔的身躯微微向前俯,向海萍伸出求援之手。

  张阳的双目明亮,整个人仿佛傲立在太阳中心,令海萍眼帘一颤,突然感到心慌意乱,竟不敢直视张阳。

  一缕嫣红爬上海萍的玉脸,她以从未有过的别扭声调,道:“张……张公子,请随小女子来,我知道一条隐蔽的捷径可以直通后山。”

  世外道山之巅,盘旋着飘渺云烟。

  百草真人坐在百草居前院的凉亭,抚摸着闷疼的胸口,不时咳嗽几声。

  海承善虽然号称修真界第一神医,有无数方子可以治愈内伤,但却没有一个方子能让他化解胸口的郁结。

  “夫君,服药吧,身体好了,才有精力与上官云斗下去。”一缕春风驱散寒意,一袭紫色长裙裹着一个成熟美妇,快步而至。

  “夫人,芷纤的医术再好,也不可能救活一个必死之人,我们斗不过上官云的,药神山必会被他夷为平地,唉!”

  “夫君,不可说这种胡话,你是药神山的道尊,是弟子们的精神支柱。”

  百草夫人的裙角扫过之处,风儿卷起地上的枯叶,枯叶一扬,紧追着长裙掩映下的臀浪,那是一对肥美浑圆、万中无一的,即使是“万种风情”四个字,也不足以描述那**的魅力。

  百草真人被百草夫人所吸引,苍白的脸色一红,接着出更加沉重的叹息,不舍地道:“我是没用的废物,夫人,趁上官云还没有下毒手,你先从密道离开吧!”

  百草夫人那椭圆形的玉脸一绷,柔媚中多了分野性,怨声道:“上官云再强,也只是一个人,他敢灭我药神山,我等为何不能灭他七星宫?”

  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!百草夫人的气势让曾经的一代高手大为汗颜。

  也许是年老考虑得更加周到,也许是岁月磨去锐气,百草真人急声劝道:“夫人,不可意气用事,你还是下山避难吧!”

  “夫君,谁说大难临头,夫妻就一定要各自飞?我柳飞絮就不怕上官云。”

  “夫人,留得青山在,不怕……”

  百草真人夫妻俩正在争执时,一股冰冷的寒气猛然从天而降。

  “百草老儿,你们不用争执了,救不活蝶儿,谁也别想活着离开!哼!”上官云的冷哼声有如一道惊雷,炸得药神山上下余音难止。

  虽然上官云在另一座山头,但百草老人与一干弟子已吓得垂低眉,唯有柳飞絮怒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  上官云冷声威胁后,又以不屑的声调命令道:“百草老儿,山脚有人闯入,立刻抓住他,如有反抗,格杀勿论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