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木棒惩罚_情欲邪器
快看小说网 > 情欲邪器 > 第四章 木棒惩罚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章 木棒惩罚

  张阳的瞳孔瞬间暴增数倍,倏地往上,重重地弹在海萍的。“搜索藏家”

  海萍鼻尖一颤,羞人的单音涌过双唇,但她的呻吟却被红玉的一声惨叫俺没。

  张阳抓着海萍的手,然后用力一耸,粗大的木棒头就狠狠地红玉的,接着就是一连几十下的迅猛。

  红玉醒了又昏迷,接着又醒,然后再昏迷……惨叫声先是穿云裂空,后来悲哀而柔弱,最后已是若有若无,只剩下一缕缕血丝在水面漂动。

  “张公子,她已经……快死了,还弄吗?”海萍恢复善良,但玉手却还在惯性中动作。

  “萍妹妹,再……再坚持一下,快了……啊,叫我哥哥,快叫我好哥哥……”

  张阳的双手覆盖着海萍的**,此刻的他不再想着惩罚红玉,只想追逐那酥麻透心的瞬间,阳根在海萍的上摩擦得无比迅猛。

  “啊!!张公子,别……别这样,啊……哥哥,四郎哥哥,好哥哥!”海萍的潜意识中预感到很坏的事情就要生,可这如触电般的快感却在她的猛然,下意识的向后猛撞,与张阳一起飞向那迷人的云霄。

  特别的摩擦声成为温泉池的主旋律,张阳与海萍沉醉在最紧张、最激动的时刻,而红玉则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惩罚。

  “啪……”张阳不顾一切地耸动,不论撞击的是海萍的臀沟、还是,那粗大的只是一味的耸动。

  海萍的手腕随着身子一起猛烈地颤动着,而插在红玉的木棒自然也动得十分凶猛。

  “呀!”

  张阳背脊一挺,顿时有如火热的岩浆般的喷射而出,海萍的臀沟内、桃源上、;海萍也了,春潮汹涌而出,与张阳那火热的交会在一起。

  在仿佛有股电流穿过张阳与海萍躯体的刹那,海萍的手腕猛然一抬,红玉的伤口又被撕裂三寸,疼得红玉浑身一颤,紧接着如死鱼般一动也不动。

  三声不同意义的尖叫在同一刻响起,又在同一瞬间结束,红玉在血水中昏迷,海萍则趴在张阳的怀中,久久不敢抬起头。

  “萍妹妹,没事了,你已经惩治坏人,做了女侠应该做的事情。”

  “四郎……哥哥,她……死了吗?”无论怎么样,善良的海萍总觉得难受,杀人还不是她能够承受的压力。

  “红玉没事,只是昏迷了。”

  张阳挥了挥手,抹去心底的罪恶感,随即再次抱住海萍,大手亲密地抚摸着她的秀,道:“乖,有四郎哥哥在,不会让她再欺负你。”

  海萍此时心乱如麻,张阳趁虚而入的安慰有如一道暖流般温暖她的芳心,也悄然占据她的心房。

  “四郎哥哥,你真好。”

  在靡犹存的空间,又多了一缕迷离而唯美的气息,张阳与海萍站在染红的池水中,久久没有松开对方。

  好一会儿,张阳先从无声的情愫里回过神来,柔声道:“萍妹妹,你娘亲的计划太冒险了,会害死芷纤。我有更好的计划,你能劝你娘亲,让她再忍耐一下吗?”

  两人已是如此的关系,海萍怎会不答应?张阳随即又咬着她的耳朵密语一番。海萍听得玉脸微红,轻轻点头,含羞带怯的娇俏风姿一不小心又点燃张阳的欲火。

  张阳的呼吸骤变,好在海萍还有最后一分自制力,急忙道:“好哥哥,时间不多了,还是……快点行动吧。”

  张阳虽然胀得难受,但事情紧急,他也只能无奈地叹息。

  恨恨地诅咒上官云一句后,张阳抱起海萍走出山洞。9g-ia

  几番春色荡漾后,温泉池回复宁静,只剩下开花的红玉随着水流,缓缓在原地打转。

  混乱的一天终于过去,清晨的阳光悠然照耀着天地。

  药神山后山,幽静清雅的长生堂门前。

  上官云盘膝坐在一方天然石台上,十指飞洒,弹出的琴音却一点也不悦耳动听,只有深秋的肃杀、冬日的严寒。

  “宁芷纤,你要的东西已准备齐全,再给你两天时间,如若不能救活蝶儿,老夫就让药神山寸草不生!”

  药神山后山,幽静清雅的长生堂门前。

  上官云盘膝坐在一方天然石台上,十指飞洒,弹出的琴音却一点也不悦耳动听,只有深秋的肃杀、冬日的严寒。

  “宁芷纤,你要的东西已准备齐全,再给你两天时间,如若不能救活蝶儿,老夫就让药神山寸草不生!”

  元虚高手的声音回荡在药神山每一个角落,而宁芷纤的回答则只进入上官云一人的耳中!

  “上官云,你不用给我期限,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,冷蝶的脏腑全伤,头颅积血,我救不了她!”

  “小丫头,找死!”

  凤凰秀士一拨琴弦,灵力化作一只幻影飞爪飞进大门,重重地掐住站在门口的宁芷纤脖子。

  毒手玉女既不挣扎也不惊叫,直到飞爪自行松开,她这才冰冷地道:“要想成功,你必须找来张阳,他懂得换心之术。”

  “张阳?他是谁?人在何处?老夫这就去找他。”

  “没用了!冷蝶只有一日的性命,你的度再快,也不可能赶得上。”

  宁芷纤也许已经认定没有活路,竟然唇角一挑,故意讥笑道:“其实你已经见过张阳,就是想救我的那个人。上官云,是不是有点后悔呀?”

  “小丫头,杀了你,我也不会放过那小子,你们全都得死!”

  一代凶魔的威名果然名不虚传,上官云怒吼过后,只见山巅的一座凉亭顿时矮了半截,宁芷纤更是被狂风卷到半空中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药神山弟子突然出现,在院门口探出半个身影,小心翼翼地禀报道:“上官前辈,有个叫……张阳的年轻人求见。”

  “谁?”上官云一个飞身,在海萍面前凭空出现,道:“你是说张阳,一个身穿锦袍、腰扎玉带的少年?”

  海萍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还是被上官云的气势吓得玉脸白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只能不停点头。

  “快叫他来,快去!”

  一刻钟过后,在海萍的带领下,张阳走到山顶,不待上官云威,他老远就俯身作揖。

  “上官前辈,误会,上次真是误会,晚辈要是知道你是为了救人,怎么也不会反对的!呵呵……还请前辈大人有大量,不与后生小辈计较。”

  顿时在四周的人无数个下巴都往下坠,皆心想:这就是来救宁芷纤的“英雄”?怎么好象流氓、无赖呀!

  张阳睁眼说瞎话,上官云则无暇与他计较,他略一调匀呼吸,凝声道:“张阳,听说你会换心之术?”

  “呵呵……雕虫小技,不足挂齿,前辈能否容许晚辈助芷纤一臂之力?”

  “你是想与宁芷纤见面吧?”

  “前辈,你真是火眼金睛,一眼就看穿晚辈目的,呵呵,不过……”张阳面对元虚凶魔时竟然神色自若,话锋一转道:“前辈你先别生气,如果我帮忙救活冷宫主,那多好呀!要是救不活,也就是给您老多添一道下酒菜,您老不会有半点损失嘛!”、张阳说得合情合理,而上官云虽然看他很不顺眼,但却想不出反对的理由。9g-ia

  “小子,希望你不是来送死,寒霜,放他进去。”

  张阳露出得意的表情,竟然不知足地要求道:“医治冷宫主,还需要一些精通医道的帮手,老前辈,为了冷宫主,你不会反对的,对吧?”

  上官云看了跟在张阳身后的海萍一眼,冷冷地挥了挥衣袖,算是默认。

  七星宫大长老寒霜见状,有点诧异地看了张阳一眼,这才打开灵力结界。

  张阳进去了,就这样简单,而不费一点力气地进入长生堂,站在毒手玉女面前。

  当长生堂内庭的大门关上,张阳立刻紧紧地抱住宁芷纤。

  宁芷纤在眼前被人抓走,极为刺激张阳的自尊心,甚至已经成为张阳的心魔,此时他忍不住热血沸腾,道:“芷纤,我誓,以后不会再看着你被别人欺负,修他老母!”

  “嗯,四郎,我一看到食盒上的图案,立刻猜到你来了。”毒手玉女也有小女人的时刻,依偎在张阳的怀中,她终于露出疲惫的表情。

  “呵呵……七星宫的人没有觉吧?我就知道你能看懂我的暗号,好老婆,你真聪明!”

  “是你狡猾,竟然想到了那种鬼主意。”

  宁芷纤那高挑而纤细的身子在张阳的怀中挪动一下,她虽然不是寻常女人,但情郎为她冒险,她又怎能不感觉到幸福呢?

  重逢的兴奋时刻过后,张阳下意识压低声音,略带紧张地问道:“芷纤,要用换心手术治冷蝶吗?”

  “那是我吓唬上官云的!只需用手术修补她的心脏,并放出她脑部的瘀血,就可以了。”毒手玉女谈起医道,浑然忘记喜怒哀乐,平静而认真地叙述道:“要治好冷蝶的伤并不是最难的,难的是要怎么护住她元神空间的‘源生之火’。”

  “我这里有一元山的仙丹,还有盗月婆婆的凝神丹,给她灌下去吧,多一点机会。”

  宁芷纤摇头道:“单论医治伤病,百草夺天丹天下无出其右,你这些东西收起来吧,也许日后有用。”

  “芷纤,那就只能用最后一招,我可不想死在这里,尤其是死在一个老疯子手中。”

  “张……四郎,什么是最后一招?还有比百草夺天丹更好的丹药吗?”海萍在旁边听了好久,终于找到插话的机会,在问话的同时,下意识的含情脉脉地看了张阳一眼,又有点心虚地看了看宁芷纤。

  张阳挺直胸膛,自信满满地道:“不是丹药,是比丹药更厉害的绝招!”话语微微一顿,张阳看着躺在寒玉床上的冷蝶,有点狠辣地道:“如果救活她,咱们就用她当人质,逼上官云誓离开;救不活嘛……照样用她当人质!”

  “连死人你也想利用,下流!”毒手玉女白了张阳一眼,然后呼吸一定,话题回到正事上:“四郎,我对上官云说必须要你帮忙,并不全是假话。要想护住源生之火,最好的办法就是你的鸳鸯戏水诀,之火与元神相通,你只需……”

  “不行,绝对不可以!”冷厉的寒风打断宁芷纤的话语,寒霜推门而入,冷声道:“我家宫主冰清玉洁,岂能被男人玷污!”

  “我玷污她?”一股怒气涌入张阳的心窝,他越看眼前这个中年美妇越不顺眼,脱口道:“老姑婆,别以为你是女人就可以不讲道理,你倒是想一个更好的主意出来呀,不然我可就要玷污你家宫主了!”

  “老姑婆”五字一入寒霜耳中,她顿时勃然大怒,光华一闪,太虚高手的飞剑凭空出现,剑尖点在张阳的喉咙上。

  宁芷纤柳眉微皱,海萍则大惊失色,只有张阳浑不在意地冷笑道:“你是想让冷蝶死得早一点,对吧?老姑婆!”

  “住口!臭男人!”

  寒霜的本命飞剑杀气腾腾,但剑尖却被张阳的喉咙“顶”得不停后退。

  张阳步步紧逼,把寒霜连人带剑地逼到角落,他完全掌握住形势,也吃定面前这个灵力强大又冷艳如霜的“老姑婆”。

  “大长老,想出好主意了吗?想不出来,就乖乖把剑收起来!”说着,张阳上前,只靠双手撑着墙,他的胸膛距离寒霜的只有几寸距离。

  “滚开,不要靠近我!”

  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,竟令寒霜面红耳赤,她高挑的身子一矮,从张阳的手臂下逃走。

  张阳保持着花花公子的经典姿势,侧头调侃道:“大长老,我是问你正事,你怎么开口骂人呢?太没礼貌了。”

  寒霜顿时羞怒交加,但又无可奈何,她的目光在冷蝶身上停留片刻,最后咬牙道:“我与宫主同修一门功法,就由我代替宫主,做鸳鸯戏水诀的桥梁。”

  大长老竟然愿意牺牲自己?现在还有这么忠心的人?张阳在诧异之余,不由卵得重新审视这个一脸冷漠的中年美妇,带着一丝敬意道:“那也行,不过你可要想清楚。”

  张阳的态度让寒霜很不适应,七星宫弟子都不习惯与男人打交道,尤其是马上就要生关系的男人,更是令她一阵慌乱,她索性移开目光,完全把张阳当作空气。

  张阳自讨没趣,耸了耸肩膀,随即呼出一口长气,道:“芷纤,可以开始了吗?”

  “还差一个帮手,师妹,去请师娘。”宁芷纤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,她故意提高声音,让外面的上官云也听到里面的对话:“要想救活冷蝶,咱们只有一次机会。手术时必须绝对安静,受到丝毫惊扰,她就永远回魂无术!”

  “宁丫头,你只管救治蝶儿,老夫保证,一只苍蝇也不会让它飞进去。”

  上官云的声音如有生命般在空中飘动,从寒玉床上飘过,然后突然像刀剑般刺入张阳的脑海中。

  “姓张的小子,老夫会叫人看着你,你最好老实地救人,要是敢对蝶儿动半点不轨念头,老夫就活生生撕碎你。”

  不待张阳出声回应,上官云再次一声大喝,声浪覆盖整座药神山:“红玉何在?进入长生堂听令!”

  药神山瞬间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呼吸一紧,感觉时间慢无数倍。

  来了,决定生与死的时刻来临了!

  山腹,温泉池。

  一道闷哼在水雾中飘动,红玉挣扎着站起身,“啵!”的一声,她用力地拔出塞在的双头棒。

  “呃……”有如撕裂般的剧痛摧毁红玉的意志,她闷哼着趴在水池边,心中浮着无比沮丧的念头:完了,上官云的声音那么开心,肯定是找到救活冷蝶的办法,可恶!冷蝶一活,我就死路一条。老天保佑冷蝶快死吧,哎哟,好疼……张阳,姑奶奶一定要杀了你!

  红玉只是抬了一下脚,前后两处立刻剧痛难忍,血丝顺着她的臀沟、大卯腿不停流淌。

  “不行!绝不能坐着等死!”

  当红玉绝望到极点时,突然升起一股怨气,那异样的气息令她忘记的剧疼,倏地跃身而起,眼神分外阴森。心想:破坏!一定要破坏他们的好事!既然上官云那么信任姑奶奶,那就混进长生堂动一下手脚!冷蝶、柳飞絮、宁芷纤还有那个臭男人,全部去死吧!药神山是我红玉的!

  “喂,你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?被张阳搞傻了吗?咯咯……”

  古怪精灵的嘻笑声从水雾深处响起,不待红玉回过神,双头棒那沾血的一头已又一次插进她的,而细小的一头正被一只秀美的小手紧握着。

  红玉已经够妖、够邪,但小玲珑更妖、更邪,她紧接着一掌打在双头棒上,“砰!”的一声,红玉像皮球般撞向山壁,转眼间只剩下了半口气。

  “咯咯……真好玩,难怪那家伙玩得那么开心!”

  恶人自有恶人磨!小玲珑再次握住双头棒,玩得眉飞色舞,玩得红玉一片血淋淋。

  “咦,这法器还有点意思,归本姑娘所有了!”

  小玲珑轻易掠夺太虚法器冰玉环,随即眨动着美眸,就像挑货物般打量着红玉,道:“你这蠢货的模样虽然不怎么样,但毒心肠还可以,本姑娘就废物利用,再玩大一点,咯咯……”

  妩媚的笑声在山腹内盘旋,灵光一闪,小玲珑的**诀就用在红玉身上。

  药神山后山,长生堂内。

  百草夫人很快就出现,从进屋的第一刻,她眼底的惊叹就没有消失过,宁芷纤带给她太多的震撼。

  “芷纤,这是什么东西?里面装的是什么?”

  “输血袋,里面装的是与冷蝶血型相配的鲜血,等一会儿用来补充冷蝶的血液。”宁芷纤仔细解释,又主动补充道:“这是张阳明的。”

  “啊!”百草夫人的肥美香臀重重颤抖一下,忍不住仔细地看了张阳一眼,随即又被一样奇怪的东西吸引住。

  “芷纤,这又是什么?”

  “这是手术刀、手术钳,用来切割……”

  宁芷纤表现出少有的耐心,不只是因为百草夫人是她师娘,而且必须要让百草夫人明白每一样器械的用途,而每一次的解释后,她总会加上一句——这是张阳明的!

  越是精通医道者,感受到的冲击越是震撼灵魂!百草夫人天生野性,深藏傲骨,无论是道法还是医术,她从不愿意屈居在百草真人之下,可这一刻,她却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儿,或是从未见过世面的山里娃。

  张阳,他到底是什么人?医神转生吗?这就是传说中的换心之术吗?好奇的念头一波接一波,百草夫人不由得目闪异彩,信心倍增,并把手术与张阳这两样新奇的“东西”同时刻入她的脑海中。

  宁芷纤逐一解释完毕后,平静而认真地说道:“师娘,师尊受了伤,这药神山只有你能助我一臂之力。等会儿,四郎会先点燃冷蝶的‘源生之火’,就请你替她开颅放血,我再修复心脏。”

  “好,给我半盏茶的时间,我先熟悉一下这些……手术刀。”

  柳飞絮只听了一遍宁芷纤的介绍,就被要求立刻使用,如此困难的要求,就连海萍也忍不住担心,但柳飞絮却欣然答应,丰润的玉脸上还充满着兴奋。

  柳飞絮双眸一闭,两团光华从她掌心缓缓升起,幽蓝的灵力凌空一顿,紧接着化成千百道光束,射向室内的所有医疗器具。

  “啊,她在做什么?”张阳不由得张大嘴巴,困惑不已。

  “娘亲在感知这些药物的灵性,这是我们药神山的独门秘法,能把药效挥到极致。”海萍在张阳的耳边悄声低语,毫不犹豫地说出药神山成为医道第一山的大秘密。

  几秒后,室内的所有药物、器具包括手术刀都出神奇的呜鸣声。

  张阳又是眼珠一突,胡思乱想的老毛病又作了:哇,要是我把这一招学会,回到地球,那该多大的财呀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kxs9.com。快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kxs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